妖神记小说免费阅读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妖神记小说免费阅读

妖神记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梅辉蝶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1 22:29:06

最新章节:再退婚!
小说简介:梅娘子是梅先生的独女,江南人,今年二十有三了,很瘦弱的一位娘子,满宝先写下她的基本信息,这才问道:"你成亲了吗? 梅娘子顿了一下后道:"是,成婚有五年了" "生产过孩子吗? 梅娘子脸色似乎更苍白了些,摇头道:"没有" 满宝记下,放下笔后道:"我们去里屋检查一下" 里面是拿来做针灸的床,大丫鬟扶着梅娘子进去,解开了斗篷铺在床上才让她躺上去。 满宝摸了摸她的肚子,换着方位的按,问道:"疼吗? 头两下她都只是说有点疼,第三下时她脸色骤然一白,疼得都说不出话来,不由自主的蜷缩起肚子。 满宝见状微微皱眉,不由拿起她的手静静地摸了摸脉,半晌后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痛的?以前有过这样的情况吗? 梅娘子微微点头,一旁的大丫鬟就代为回答道:"疼是五天前开始疼的,以前有过这样的情况" 大丫鬟看了眼梅娘子的脸色,见她还算平静,便照实说道:"以前有过两次,第一次不知原委,后来才知道是有孕了,第二次大夫说孩子落在了宫外,也要打掉,所以" 满宝就明白了,少腹血瘀,只能活血化瘀了。 满宝在心里推演了一番药方,不太有把握,于是道:"梅娘子,我于这活血化瘀上的经验差些,不如我请了陶大夫过来一起商量方子? "不行,"梅娘子抢在丫鬟前急切的道:"周太医,我,我想保下这个孩子" 满宝:"梅娘子,这个孩子保不住的,它落在了宫外,现在还小,等过一段时间他越长越大,被压迫之下就会破裂,到时就是大祸了" 梅娘子红着眼睛摇头,"周太医,若是打掉他,我在江南也能请大夫开方,何至于千里迢迢的到京城来?为的就是要保住这个孩子呀" 满宝:"可这个是保不住的呀,他没有落在宫内"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落到宫内去? 满宝:她暂且没有这个本事,嗯,或许可以问一问莫老师? 满宝思索片刻后道:"你且等一等。 满宝转身出去,梅先生正在外头团团转,看到她出来立即道:"周太医,话我都听到了,在下只想问,这个孩子能否保住? 虽然还没有问过莫老师,但以她对现在医学的了解,满宝还是摇了摇头。 梅先生颓丧下来,但很快又打起精神来,"那还请周太医保住我女儿,这胎,这胎就打掉吧" "父亲——"隔着一道帘子,里面的人显然也听到了梅先生的话,梅娘子显然不能接受父亲如此轻易就妥协了。 满宝点了点头道:"二位且捎带,我去找陶大夫来会诊,怎么治,有什么结果,容后再讨论" 不仅梅先生,帘子里的梅娘子也升腾起了一丝希望,但想到济世堂的陶大夫他们之前也看过,那丝希望又摇摇欲坠起来。 满宝撩开帘子出去,迎面就碰上了和郑大掌柜在说话的百草堂掌柜,满宝和他也算熟,于是点了点头算打招呼,转身去敲陶大夫的门。 陶大夫应了一声,满宝探头进去看,见他正埋头给一个病人写药方,便往后看了一眼,见没人了,立即笑吟吟的站在一旁等。 陶大夫将药方交给病人,等他出去了以后才笑问:"周小大夫来问梅娘子的病? 满宝便坐了过去,"您之前给她看过? 陶大夫颔首,他虽然不能像周满那样上手在人小娘子身上摸来摸去,但通过脉象,又问了一些以前的事,经验丰富的陶大夫已经猜出她是少腹血瘀的实症,当时就给了她开了活血化瘀的药。 不过这个方子也是有风险的,因此当时他的建议时再请一个稳婆,或者等一等,去太医署里请个女学生过来,吃了药后看化瘀的效果如何再下药。 结果梅家父女都不舍得放弃这个孩子,坚持要保住胎儿,说真的,陶大夫的确没这个本事,甚至他可以拍着胸脯肯定,满京城里无人有这个本事。 胎儿已经着床在宫外,这个可怎么移到宫内呢? 陶大夫有些期待,又有些探究的看向周满,"周小大夫有办法? 满宝摇头,"没有" 陶大夫便叹息一声,"那就只能活血化瘀了,我问过她日子,我猜着她有孕也有一个来月的时间了,再晚,胎儿自落,只怕会引起大出血,到时候能不能保住母体都不一定" 满宝点头,皱眉道:"她之前已有两次这样的情况,为何不先找了大夫治好再生育孩子? 陶大夫稀奇的看着她,"胎儿外落,这病怎么治? 满宝:"外落总有原因的,找到原因治好它,下次胎儿自然就会落在胎内了" 陶大夫却摇了摇头道:"这谈何容易,先不说她无病无灾的时候很难查出原因,就说当下,她胎儿外落,此症京城里能把出这一点来的大夫不超过十人,更不要说一些州府,经验少的,可能一人都把不出来,她之前便落了两胎,这一胎再落,想要治好,难" 满宝就皱起眉来,她解剖过女性拟人模特,胎儿外落,一般只有两个地方,她不信没有原因,而既然有原因,就一定有办法查出来再治好。 不过当下还是要商量一下活血化瘀的方子。 陶大夫上次摸过梅娘子的脉象,心中有数,加之这次周满可以上手检查,所知更细,因此开的方子也更贴合些。 俩人商量出来药方,陶大夫道:"最要紧的还是得要病人自愿打胎,吃这种药本就有风险,她若心中不愿,风险只会更高" 满宝明白,一边让科科给莫老师发邮件,一边去找梅先生父女。 满宝没将药方给梅先生,而是先找了俩人谈话,"这一胎是保不住的,根据您给的日子,我们算过你的孕期,应该有三十五天到四十天左右,胎儿外落,这个时间已经是极限了,再等下去,它恐怕会自己破裂,到时候怕是要引起大出血" 她道:"先打掉这一胎,然后再治疗,等调理好身体再生产便是,梅娘子也还年轻,何必急于一时呢?梅娘子是梅先生的独女,江南人,今年二十有三了,很瘦弱的一位娘子,满宝先写下她的基本信息,这才问道:"你成亲了吗? 梅娘子顿了一下后道:"是,成婚有五年了" "生产过孩子吗? 梅娘子脸色似乎更苍白了些,摇头道:"没有" 满宝记下,放下笔后道:"我们去里屋检查一下" 里面是拿来做针灸的床,大丫鬟扶着梅娘子进去,解开了斗篷铺在床上才让她躺上去。 满宝摸了摸她的肚子,换着方位的按,问道:"疼吗? 头两下她都只是说有点疼,第三下时她脸色骤然一白,疼得都说不出话来,不由自主的蜷缩起肚子。 满宝见状微微皱眉,不由拿起她的手静静地摸了摸脉,半晌后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痛的?以前有过这样的情况吗? 梅娘子微微点头,一旁的大丫鬟就代为回答道:"疼是五天前开始疼的,以前有过这样的情况" 大丫鬟看了眼梅娘子的脸色,见她还算平静,便照实说道:"以前有过两次,第一次不知原委,后来才知道是有孕了,第二次大夫说孩子落在了宫外,也要打掉,所以" 满宝就明白了,少腹血瘀,只能活血化瘀了。 满宝在心里推演了一番药方,不太有把握,于是道:"梅娘子,我于这活血化瘀上的经验差些,不如我请了陶大夫过来一起商量方子? "不行,"梅娘子抢在丫鬟前急切的道:"周太医,我,我想保下这个孩子" 满宝:"梅娘子,这个孩子保不住的,它落在了宫外,现在还小,等过一段时间他越长越大,被压迫之下就会破裂,到时就是大祸了" 梅娘子红着眼睛摇头,"周太医,若是打掉他,我在江南也能请大夫开方,何至于千里迢迢的到京城来?为的就是要保住这个孩子呀" 满宝:"可这个是保不住的呀,他没有落在宫内"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落到宫内去? 满宝:她暂且没有这个本事,嗯,或许可以问一问莫老师? 满宝思索片刻后道:"你且等一等。 满宝转身出去,梅先生正在外头团团转,看到她出来立即道:"周太医,话我都听到了,在下只想问,这个孩子能否保住? 虽然还没有问过莫老师,但以她对现在医学的了解,满宝还是摇了摇头。 梅先生颓丧下来,但很快又打起精神来,"那还请周太医保住我女儿,这胎,这胎就打掉吧" "父亲——"隔着一道帘子,里面的人显然也听到了梅先生的话,梅娘子显然不能接受父亲如此轻易就妥协了。 满宝点了点头道:"二位且捎带,我去找陶大夫来会诊,怎么治,有什么结果,容后再讨论" 不仅梅先生,帘子里的梅娘子也升腾起了一丝希望,但想到济世堂的陶大夫他们之前也看过,那丝希望又摇摇欲坠起来。 满宝撩开帘子出去,迎面就碰上了和郑大掌柜在说话的百草堂掌柜,满宝和他也算熟,于是点了点头算打招呼,转身去敲陶大夫的门。 陶大夫应了一声,满宝探头进去看,见他正埋头给一个病人写药方,便往后看了一眼,见没人了,立即笑吟吟的站在一旁等。 陶大夫将药方交给病人,等他出去了以后才笑问:"周小大夫来问梅娘子的病? 满宝便坐了过去,"您之前给她看过? 陶大夫颔首,他虽然不能像周满那样上手在人小娘子身上摸来摸去,但通过脉象,又问了一些以前的事,经验丰富的陶大夫已经猜出她是少腹血瘀的实症,当时就给了她开了活血化瘀的药。 不过这个方子也是有风险的,因此当时他的建议时再请一个稳婆,或者等一等,去太医署里请个女学生过来,吃了药后看化瘀的效果如何再下药。 结果梅家父女都不舍得放弃这个孩子,坚持要保住胎儿,说真的,陶大夫的确没这个本事,甚至他可以拍着胸脯肯定,满京城里无人有这个本事。 胎儿已经着床在宫外,这个可怎么移到宫内呢? 陶大夫有些期待,又有些探究的看向周满,"周小大夫有办法? 满宝摇头,"没有" 陶大夫便叹息一声,"那就只能活血化瘀了,我问过她日子,我猜着她有孕也有一个来月的时间了,再晚,胎儿自落,只怕会引起大出血,到时候能不能保住母体都不一定" 满宝点头,皱眉道:"她之前已有两次这样的情况,为何不先找了大夫治好再生育孩子? 陶大夫稀奇的看着她,"胎儿外落,这病怎么治? 满宝:"外落总有原因的,找到原因治好它,下次胎儿自然就会落在胎内了" 陶大夫却摇了摇头道:"这谈何容易,先不说她无病无灾的时候很难查出原因,就说当下,她胎儿外落,此症京城里能把出这一点来的大夫不超过十人,更不要说一些州府,经验少的,可能一人都把不出来,她之前便落了两胎,这一胎再落,想要治好,难" 满宝就皱起眉来,她解剖过女性拟人模特,胎儿外落,一般只有两个地方,她不信没有原因,而既然有原因,就一定有办法查出来再治好。 不过当下还是要商量一下活血化瘀的方子。 陶大夫上次摸过梅娘子的脉象,心中有数,加之这次周满可以上手检查,所知更细,因此开的方子也更贴合些。 俩人商量出来药方,陶大夫道:"最要紧的还是得要病人自愿打胎,吃这种药本就有风险,她若心中不愿,风险只会更高" 满宝明白,一边让科科给莫老师发邮件,一边去找梅先生父女。 满宝没将药方给梅先生,而是先找了俩人谈话,"这一胎是保不住的,根据您给的日子,我们算过你的孕期,应该有三十五天到四十天左右,胎儿外落,这个时间已经是极限了,再等下去,它恐怕会自己破裂,到时候怕是要引起大出血" 她道:"先打掉这一胎,然后再治疗,等调理好身体再生产便是,梅娘子也还年轻,何必急于一时呢?梅娘子却很怀疑,"孩子打掉后真的还能再怀上吗?而且再怀上他就能总在宫内吗? 满宝并不能给她保证,应该说,绝大部分病症大夫都是不能给病患绝对的保证的。 便是风寒咳嗽这类常见的病症,也有可能某一人得了以后久治不愈,直接病死的可能,何况梅娘子这种不常见的病症呢? 事关生死,满宝直接扭头去看最有可能倾向于她判断的梅先生。 果然,梅先生咬咬牙,劝说梅娘子道:"将这孩子打掉,我们治好了再要下一个孩子" 梅娘子泪流,"父亲,方郎他等不起了,您之前不也说试一试吗? 可那是没见过周满前。 一路北上,他们路过某地时也偶尔会请当地出名的大夫问诊,一些人根本就看不出女儿是有孕,还有几个人看出了,但无一不给出打胎的建议。 他们四天前来到京城,当即就来了济世堂求医,只是济世堂里两位最好的大夫看过给出的建议也是打胎。 当时他们请不到周满,也没有门路,便将这一条街上的其余三家医馆都看过了,没人可以给出梅先生父女想要的答案。 梅先生这才打听起周满来,本来他们千里迢迢的来京城,也是奔着周满来的。 打听到她和护国寺的智忍大师有些交情,而他早年间曾和智忍大师相识,因此便求上门去。 现在连周满也这么说,梅先生就放弃了。 孩子再重要,也没有自己的女儿重要。 梅先生看了周满一眼,满宝机灵的起身,带着周立如出去,将空间让给他们父女二人。 梅先生就劝说梅娘子,"囡囡,我们听周太医的,这次打胎过后我们就长住京城,一直等到你病好了我们再走" "你放心,周太医是名满天下的名医,她连太子的病症都能治好,你的病症自然也没问题" "可是出门前方郎说过,这次若还是不行,我们之间恐怕"梅娘子咬了咬嘴唇,思考了很久,还是流着泪道:"父亲,不然给方郎纳一房妾侍吧" "傻孩子,你说什么呢,"梅先生很无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我要你招婿,要的是一个你生的孩子,要是给他纳妾生孩子,不如不要孩子,到时候在族里找个孩子过继过来,好歹还流着我们梅家的血脉" 梅先生脸色淡然,不在意的道:"他既然如此在意子嗣,想来现在也不是很愿意做赘婿,既如此,我们给他和离书就是" 梅娘子张大了嘴巴,"这,这怎么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其实梅先生在头两次女儿落胎后就不是很想让她再生孩子,也和女婿谈过,他当面应得好好的,没想到还是让梅娘子怀孕了。 而这次来京,女婿并没有上心,宁愿留在江南也不陪同上京,梅先生冷笑了一声,和女儿道:"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先打胎,等你调养好了身体父亲再给你招个女婿,这天下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能没有吗? 梅娘子显然不能接受。 梅先生便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1 22:29:0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