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直播咋样看黄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花间直播咋样看黄

花间直播咋样看黄

作者:皇甫静耀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2 16:43:32

最新章节:被蹲点了
小说简介:他们七里村一共有六十八户,独占这一大片嗯,山坡吧,在山坡上,随便开荒。 而平地上的荒地很少,有的也多是土石居多,还贫瘠,还不如开山坡上的呢,所以周四郎扛了锄头和镰刀就往山坡上走,他打算站在高处,看得远远的,到时候看哪块顺眼就开哪块。 周四郎想得任性,但满宝会答应吗? 当然不!!! 满宝被背到山顶,周四郎看了看,就指了一块草最少的山腰道"我们去那儿开一块" "不行!满宝想也不想就拒绝,指了坡地另一块地道"我要开那块" 周四郎看去,发现那里不仅草很茂盛,长得足有满宝那么高,还有很多低矮的灌木,想也知道那些根要多难挖了,顿时拒绝,"不行,那块地没这块好开" 但那里有很多草,还有小树,说不定会有科科喜欢的,还想和科科换糖的满宝坚持,"就要开那块" 她找的理由也很正当,"你看那里的草长得多好啊,还有树呢,以后种豆种瓜也能长得好,再看你选的那块,只有那么点草,长得一点儿不比我选的好,哎呀,还有石头呢,小草最不喜欢石头了,豆和瓜也一定是" 周四郎不高兴了,"到底是你开荒还是我? 满宝掐腰道"是你,但你得听我的,不然我回去就告诉爹,说你故意选了一块坏地好偷懒,让爹揍你" 周四郎气得不行,偏他还不能不听她的,因为他们爹一定会听满宝的话的。 摸了摸身上的伤,周四郎只能气哼哼的道"行,就开那块,走吧" 周五郎便要背她,满宝想了想,挥手道"不用背了,我要自己走下去,四哥,你先去开荒吧" 周四郎气得够呛,"你个矮冬瓜怎么走下去?还不得五郎跟在一边照顾你? "那怎么了,六哥留下也行" "不行,他们还得帮我开荒呢" 周五郎和周六郎却也不想干活儿,连连摇头道"出来前娘交代了,一定要看好妹妹,四哥,你先下去割草,你就拿了一把镰刀,我们下去也没用啊" 周四郎一呆,"你们没拿镰刀? 周五郎笑,"我们要背满宝,哪有手拿镰刀? 周四郎就看向大头和大丫他们,大头也机敏的道"我们以为叔叔们带了,我们就没带" 周四郎就指使大头道"你现在就回去拿镰刀,赶紧的" 大头就道"一会儿就要回去吃早饭了,吃过饭再拿来也行的,现在回去,来也干不了多少活儿了,四叔,不然我们陪小姑慢慢往下走,您先去割草吧" 众人"就是,就是四叔就快去吧" 周四郎就觉得自己众叛亲离了,而罪魁祸首就是满宝。 满宝比他还凶,"快去啊,不然回去吃饭我要告诉爹,就说你偷懒" 周四郎扛着锄头和镰刀转身就走。 满宝心满意足了,迈着小短腿顺着山路往下走,时不时的揪一下草,薅一把花,五郎六郎和大头大丫们都是在山里玩惯了的,见幺妹老老实实的走着路,就撒野了似的跑出去玩儿,看见漂亮的野花摘一朵,看见能吃的野果子更要摘一摘,挖一挖,看见一窝蚂蚁都能看半天,开心得不得了。 满宝努力的挖出一把草,抹了一把脸,在心里问科科,"这个你要不要? 科科的声音里透着无奈,"宿主,这种牛筋草很早以前你就录入过了" 满宝怀疑,"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系统就把满宝录入的牛筋草调出来,上面还有它的生态特征,产地生境,繁殖方式和主要价值等,一条一条全都列得清清楚楚。 满宝最喜欢读书了,看到文字就高兴,她兴奋的问,"这些字是哪来的? 系统道"牛筋草在我的发明者的世界里还存在,这是百科馆里面的知识,你录入以后,凡是百科馆里有收录的知识点,都会在收录植物的后面显露出来" 系统顿了顿后道"宿主,我觉得你就算不能找到我的发明者那个时代灭绝或珍稀的物种,最起码也要找一些珍贵或价值较高的植物录入,那样点击下载的人多了,我们才能得到更多的积分,我才能给你换更多的糖" 说真的,他跟着满宝一年多了,除了三样植物有人点击下载过外,其他的植物都无人问津,而那三样植物的点击率也不高,他基本上是用自己的积分给满宝换糖吃。 满宝却不失望,她正津津有味的看着牛筋草后面的解析,她早已经背完了千字文,而得到系统的那天,就是她得到千字文文稿的那天,她每天都对着背诵认字,现在很多字都还不会写,但她已经能认识它们啦。 所以这通篇下来,满宝是认了个七七八八,不认识的字她也不客气,直接问科科。 系统向来有问必答,关键是满宝也比较可爱就是了,谁能忍心拒绝一个四岁多的可爱小孩呢? 不,满宝一直坚持自己今年六岁了,嗯,虚岁。 满宝读完了,但还是不懂她的意思,不过她也不是都问,她基本上只问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上面说牛筋草能祛风利湿,清热解毒和散瘀止血是什么意思? 科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中医认为,人吃五谷杂粮,且受环境的影响,人的体内会有湿毒和热毒,比如上火的时候可以用牛筋草熬汤服用,可以祛风利湿,清热解毒,至于散瘀止血更简单了,要是有人摔跤磕到出血了,可以把它捣碎了敷在伤口上止血,同样能口服" 满宝"哇"了一声,"这草草这么宝贝啊,不行,我得多挖一点带回家" 满宝就抓住了草用力的往上一拔,费了老大的劲儿才能把草拔出来。 系统也觉得这草挺不错,所以暗暗的给满宝鼓劲儿,还给她想了一个办法,"你用旁边的藤蔓把它们捆起来就能抱回去了" 满宝觉得特别有道理,拔了不少的牛筋草,等五郎和六郎摘了一把野果过来时,她脸上手上都是泥,拔得大汗淋漓,俩少年都惊呆了,跑上前问,他们七里村一共有六十八户,独占这一大片嗯,山坡吧,在山坡上,随便开荒。 而平地上的荒地很少,有的也多是土石居多,还贫瘠,还不如开山坡上的呢,所以周四郎扛了锄头和镰刀就往山坡上走,他打算站在高处,看得远远的,到时候看哪块顺眼就开哪块。 周四郎想得任性,但满宝会答应吗? 当然不!!! 满宝被背到山顶,周四郎看了看,就指了一块草最少的山腰道"我们去那儿开一块" "不行!满宝想也不想就拒绝,指了坡地另一块地道"我要开那块" 周四郎看去,发现那里不仅草很茂盛,长得足有满宝那么高,还有很多低矮的灌木,想也知道那些根要多难挖了,顿时拒绝,"不行,那块地没这块好开" 但那里有很多草,还有小树,说不定会有科科喜欢的,还想和科科换糖的满宝坚持,"就要开那块" 她找的理由也很正当,"你看那里的草长得多好啊,还有树呢,以后种豆种瓜也能长得好,再看你选的那块,只有那么点草,长得一点儿不比我选的好,哎呀,还有石头呢,小草最不喜欢石头了,豆和瓜也一定是" 周四郎不高兴了,"到底是你开荒还是我? 满宝掐腰道"是你,但你得听我的,不然我回去就告诉爹,说你故意选了一块坏地好偷懒,让爹揍你" 周四郎气得不行,偏他还不能不听她的,因为他们爹一定会听满宝的话的。 摸了摸身上的伤,周四郎只能气哼哼的道"行,就开那块,走吧" 周五郎便要背她,满宝想了想,挥手道"不用背了,我要自己走下去,四哥,你先去开荒吧" 周四郎气得够呛,"你个矮冬瓜怎么走下去?还不得五郎跟在一边照顾你? "那怎么了,六哥留下也行" "不行,他们还得帮我开荒呢" 周五郎和周六郎却也不想干活儿,连连摇头道"出来前娘交代了,一定要看好妹妹,四哥,你先下去割草,你就拿了一把镰刀,我们下去也没用啊" 周四郎一呆,"你们没拿镰刀? 周五郎笑,"我们要背满宝,哪有手拿镰刀? 周四郎就看向大头和大丫他们,大头也机敏的道"我们以为叔叔们带了,我们就没带" 周四郎就指使大头道"你现在就回去拿镰刀,赶紧的" 大头就道"一会儿就要回去吃早饭了,吃过饭再拿来也行的,现在回去,来也干不了多少活儿了,四叔,不然我们陪小姑慢慢往下走,您先去割草吧" 众人"就是,就是四叔就快去吧" 周四郎就觉得自己众叛亲离了,而罪魁祸首就是满宝。 满宝比他还凶,"快去啊,不然回去吃饭我要告诉爹,就说你偷懒" 周四郎扛着锄头和镰刀转身就走。 满宝心满意足了,迈着小短腿顺着山路往下走,时不时的揪一下草,薅一把花,五郎六郎和大头大丫们都是在山里玩惯了的,见幺妹老老实实的走着路,就撒野了似的跑出去玩儿,看见漂亮的野花摘一朵,看见能吃的野果子更要摘一摘,挖一挖,看见一窝蚂蚁都能看半天,开心得不得了。 满宝努力的挖出一把草,抹了一把脸,在心里问科科,"这个你要不要? 科科的声音里透着无奈,"宿主,这种牛筋草很早以前你就录入过了" 满宝怀疑,"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系统就把满宝录入的牛筋草调出来,上面还有它的生态特征,产地生境,繁殖方式和主要价值等,一条一条全都列得清清楚楚。 满宝最喜欢读书了,看到文字就高兴,她兴奋的问,"这些字是哪来的? 系统道"牛筋草在我的发明者的世界里还存在,这是百科馆里面的知识,你录入以后,凡是百科馆里有收录的知识点,都会在收录植物的后面显露出来" 系统顿了顿后道"宿主,我觉得你就算不能找到我的发明者那个时代灭绝或珍稀的物种,最起码也要找一些珍贵或价值较高的植物录入,那样点击下载的人多了,我们才能得到更多的积分,我才能给你换更多的糖" 说真的,他跟着满宝一年多了,除了三样植物有人点击下载过外,其他的植物都无人问津,而那三样植物的点击率也不高,他基本上是用自己的积分给满宝换糖吃。 满宝却不失望,她正津津有味的看着牛筋草后面的解析,她早已经背完了千字文,而得到系统的那天,就是她得到千字文文稿的那天,她每天都对着背诵认字,现在很多字都还不会写,但她已经能认识它们啦。 所以这通篇下来,满宝是认了个七七八八,不认识的字她也不客气,直接问科科。 系统向来有问必答,关键是满宝也比较可爱就是了,谁能忍心拒绝一个四岁多的可爱小孩呢? 不,满宝一直坚持自己今年六岁了,嗯,虚岁。 满宝读完了,但还是不懂她的意思,不过她也不是都问,她基本上只问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上面说牛筋草能祛风利湿,清热解毒和散瘀止血是什么意思? 科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中医认为,人吃五谷杂粮,且受环境的影响,人的体内会有湿毒和热毒,比如上火的时候可以用牛筋草熬汤服用,可以祛风利湿,清热解毒,至于散瘀止血更简单了,要是有人摔跤磕到出血了,可以把它捣碎了敷在伤口上止血,同样能口服" 满宝"哇"了一声,"这草草这么宝贝啊,不行,我得多挖一点带回家" 满宝就抓住了草用力的往上一拔,费了老大的劲儿才能把草拔出来。 系统也觉得这草挺不错,所以暗暗的给满宝鼓劲儿,还给她想了一个办法,"你用旁边的藤蔓把它们捆起来就能抱回去了" 满宝觉得特别有道理,拔了不少的牛筋草,等五郎和六郎摘了一把野果过来时,她脸上手上都是泥,拔得大汗淋漓,俩少年都惊呆了,跑上前问,他,万一他闲了又去赌钱怎么办? 钱氏思索,四郎做了这么大的错事要是不罚,家里其他儿子和儿媳肯定不服,但真把人打坏了,她舍不舍得是另一回事,回头治伤还需要钱呢,那才是真的心痛呢。 钱氏道"行,明天就让你四哥下地开荒" 满宝这才高兴起来,"我去监督四哥" "我看你是想出去玩吧,地里蛇虫多,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让你大侄子他们跟着去就行" 满宝"不要,我也要去" 以前她觉得自个家挺好的,不缺吃,不缺穿,她每逢集日都有糖糖吃,虽然她并不是很爱吃糖。 所以她以前就想认字而已,她觉得认字读书让她很快乐,而科科没有书给她,只能给她糖。 她吃过了,那些糖虽然比二哥从集市上带回来的甜,但她还是不太爱吃。 不过她现在知道了,原来他们家还是很穷的,她得挣钱,她现在还小,不能下地干活儿,也不能出去做工,赚钱的唯一方法就是卖糖了。 不过因为她一向懒,没有挖菜菜给科科,科科已经很久不给糖给她吃了。 对了,科科是突然出现在她脑海里的东西,是去年春天她终于完整的把千字文背了下来,庄先生很感动的把自己的手抄的一沓千字文文稿送给了她。 她高兴的抱着文稿跑回家,然后一回到家科科就出现了,它说它是百科馆的分馆,主管生物科,是意外遗失在这里的。 它需要收集很多生物物种,以在百科馆内换得能量离开。 一开始满宝没听懂,只当自己有了一个朋友,她很高兴的和娘亲说了。 只是钱氏当她是小孩做梦,哄了她一阵。 满宝很聪明,渐渐明白别人是看不到,也听不到科科的,所以她不再提起这事,只当这个朋友只有自己看得见,听得见。 为了朋友,她勉为其难的去找了一下没见过的小草给科科,不过家里人一直不放心她在外面跑,平时侄子侄女们能出去玩,她却一直被大嫂带着。 最多只能在村里玩儿,是绝对不能出村的,更别说到地里去了。 满宝缠着娘亲,就差在地上打滚了,钱氏今天身心俱疲,见闺女这样,想着她年纪也不小了,正是最好玩的时候,也不忍心总是拘束她,就勉为其难的点头道"好好好,去吧,去吧,只是你要听五郎六郎的话,不许乱跑,也不许晒太久的太阳,知道吗? 满宝高兴的应下。 晚上的时候还吃了一碗满满的饭,和五哥六哥及侄子侄女们抢着把菜吃光了。 除了这几个少不更事的孩子,大人们的胃口实在是不太好,家里好不容易存了一点儿钱,一夜之间就回到了赤贫,心情能好才怪。 周老头扒了一筷子的饭,头一次觉得粮食堵心,竟然吃不下了。 一想到那十五两银子,他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疼得红了眼眶,最后忍不住摔了碗又去把四儿子揍了一顿才算好。 周大郎几个在他们爹揍过老四后,不好跟着揍,只能臭着一张脸扒饭。 钱氏和儿媳妇们一起吃的稀饭,现在秋收过去了,家里除了男人,也就满宝能吃干的,其他人吃的都是稀的,只是稀饭也挺浓稠的,至少可以让人吃饱。 但钱氏放下筷子后道"家里一文钱也没有了,这样的日子过得心慌,从明天开始家里不做干的了,都做稀的,老大媳妇,以后米少放一点,就要入冬了,冬过去还有春夏两季呢" 小钱氏低头应下。 看了满宝一眼,问道,"那小姑怎么办,她身子弱,也吃稀的吗? 钱氏拢着眉道"明天你带上六斤粮去学堂,让老大去求一求庄先生,以后满宝午饭在学堂里吃了,菜都是跟自家菜地里买的,以后每天你多割两颗过去就行了" 小钱氏应下,快手快脚的吃完和弟媳妇们一起收拾碗筷。 满宝觉得那样不好,问道"娘,那大丫他们呢? 钱氏伸手摸着她的脑袋,含笑道"大丫他们身体好,不用吃干的,你身体差,多吃一点,不然生病了家里还得出钱给你买药" 大丫和大头们从小就被灌输这样的思想,爷奶爹娘从小就告诉他们,小姑身体不好,不许他们推她,欺负她,要给她多吃一点,养胖一点就不会生病。 不然生病了就得花钱买药,到时候他们就没钱买糖吃了。 所以从小对于小姑跟着爷爷和爹他们吃干的,他们喝稀的一点意见也没有。 而且小姑对他们也挺好的,年纪比他们小,但总是给他们吃糖,对于小姑,他们还是很喜欢的。 所以此时奶奶一看过来,他们就连连点头,表示小姑你多吃点儿,我们在家吃稀的就行。 "地里还有些谷串,回头我们去找来烤着吃" "不行,明天我们要去帮四哥开荒"满宝道"不过我们可以去找野果子吃" 老周头看向满宝,"开荒? 钱氏道"忘了和你们说了,明天就让老四去开荒,他欠着家里的钱,总要做点营生赚钱" 老周头可不觉得开荒能赚什么钱,不过也好,免得那小子闲着又想赌钱的事,还是得找点事给他做。 因此道"老五,老六,明天你们跟着一起去,他要是偷懒就给我捶他" 满宝自告奋勇,"爹我来,五哥六哥肯定打不过四哥" 老周头就露出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行,你来,你四哥要是敢不听话,你就拿棍子抽他" 满宝就好像得了圣旨一样高兴,晚上早早的睡了,并在脑海中承诺科科明天一定帮它找以前没找到过的植物,并且要求,"你可一定要给我准备多一点糖,我要拿去卖的" 系统简直愁死了,满宝录进来的植物都是非常常见的,一年多了,效益没看见,它反而得把自己以前剩的那点积分去换糖给她。 不换不行啊,这就是个小娃娃,要不是有糖在前面吊着,她才不会和它玩这个游戏呢。 不错,满宝一直把这当做是一个游戏,从来没想过用它达到人生巅峰,实现什么非凡的人生目标。 一年多了,系统的雄心壮志早被磨得差不多了,好在绑定了宿主,就算没有能量支持它离开这个空间,回到原位面,也能保持运行。 等宿主大一点就好了。 这是系统给自己的安慰。 再不济,最坏的结果也是当宿主死亡以后,到时候它再选择一个野心大一点的宿主就行了。 系统悄悄的扒拉自己剩余的积分,计算着还能换多少糖给她。 满宝自以为跟科科约定好,就拖过自己的小被子盖好,闭上眼睛美美的睡觉。 第二天鸡刚打鸣没多久,院子里就有了声音,满宝翻了一个身,拱着小屁股钻进被子里继续睡觉。 农家人一向早起,就算秋收结束了,那地还得休整呢。 而且周大郎,周二郎和周三郎都在白地主家里接了活儿,他们也得出门了。 等院子里传来"嗷嗷"的叫声和拍打声,满宝终于揉着眼睛爬了起来,她脸蛋红扑扑的去推窗,看到她爹正把四哥从屋子里拽出来,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赶出去干活儿,她立刻想起了昨天晚上答应科科的事。 也顾不得睡了,满宝立即爬下床穿好衣服,蹬蹬的跑出去道"四哥,你等一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啊" 钱氏一把抓住她,道"不急,先洗一把脸" 早饭没那么早,得等到太阳到半空时才有得吃,小钱氏让小姑子去洗脸,又给她灌了一碗白开水,这才去摸了一个鸡蛋冲散了给她喝。 满宝一脸嫌弃的把鸡蛋水喝了,转身就跑去追四哥。 五郎他们几个正站在门口等她,早上鸡蛋水是满宝的福利,就是老周头和钱氏都没有。 据说当年小姑差点病死,就是靠着鸡蛋水活过来的,从那以后她就雷打不动的一颗鸡蛋,少了谁的也不会少了她的。 家里没想周四郎开荒开出什么好地来,所以除了正主周四郎外,也就派一群孩子去给他帮把手。 比如五郎,六郎,大房的大头和大丫,还有二房的二丫和二头。 五郎今年十四,六郎十二,都是大小伙子了,用村里的话说,已经可以说亲,过两年就能自己生大胖小子了。 大头和二头都是满宝的侄子,一个九岁,一个六岁,大丫和二丫则是满宝的侄女,一个八岁,一个七岁。 底下还有大房出的三头,也是侄子,跟满宝同岁,他今天也很想去,但被他娘拦住了,他得带着三丫和四头去菜园里拔草。 三丫是二房的,四头则是三房的,年纪都很小,都是四岁,路不好走,只能在家里拔草。 山路崎岖,满宝也不好走,于是五郎和六郎就轮流背她,四郎不用想了,他身上带伤,能自己走到地里就算能耐了。 农家小福女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2 16:43: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