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拍拍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国产拍拍

国产拍拍

作者:华新达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2 17:34:51

最新章节:哪凉快哪待着去!
小说简介:"并不会怎么办,"杨和书道:"他会说,陛下早已查清原委,知道此事和你们母子无关,只是现在也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是你舅舅所为,你们母子主动应下,皇帝素来宠孩子,他知道你这是因为忧心舅舅,心里只会心疼你,觉得你是赤子之心又孝顺,又怎么会怪罪你呢? 杨和书道:"就是生气也是一时的,跨过年,殿下多孝顺些,陛下也就好了。看陛下对三皇子就知道,儿子们再错,那也是儿子,虎毒还不食子,何况陛下一下疼宠五皇子? 白善三人听得目瞪口呆地,要不是看到杨和书脸上沉寂的表情,他们几乎都要相信这番话了。 杨和书几乎能猜到他父亲说这番话的表情,他幽幽叹息了一声道:"贵妃进宫时间早,对杨家很有感情,和堂叔也兄妹情深,所以我不敢确定" 满宝则关心另一件事,说起来,她到现在都没确定徐雨和许安兄弟俩的仇家是谁呢。 "所以宫里那些细作是都是杨溶培养的? 唐大人没说话,案子岂是可以随便外露的? 杨和书却没多少顾忌,笑道:"怕是不止杨溶一家,还有其他家,比如崔家、王家、卢家,而这一家之中又分为需多加,比如我杨家,那件事我父亲应该没参与,但宫中也必定有他的人手" 满宝愣愣的问道:"为什么? "为的可就太多了,"杨和书道:"说不上对错,要真问为什么,那应该是为了整个家族吧" 他道:"也没指望他们做什么,好好当差,将来杨氏若有女子入主后宫,那就可以将这些人手用起来;或是将来杨氏有灭顶之灾,他们可以示警一二,其余的便是打听一些消息了" 满宝不可置信的问,"这不算错吗? 杨和书微微一笑道:"你以为各世家里就是干净的吗?我这家里也有别人家的耳目,更不少宫里的耳目的。他们也并不打算此时害我们,不过是有备无患而已,要都论出对错来,那得往前论上百年了" 不仅满宝,就是出身世家的白善和白二郎都目瞪口呆,"你们家里也有细作? 杨和书笑着颔首道:"自然,别的人家或许没有,我家是族长一支,前朝大乱时手上有过七八万的部曲,这里头怎么可能全是忠心耿耿的人呢? 他毫不避讳的在三人面前道:"历朝历代都是如此,君臣既可以相得,也可以互相攻守。但陛下心怀天下,我们这些人也不该只看到家族荣耀,也更该看一看族外的百姓,还看一看千秋之后" 杨和书赞许的看着白善和满宝道:"或许你们二人才是最能理解的,君臣既然目标一致,那就是君臣共治天下,彼此该以信任为先。当今任人唯贤,君行君道,臣也该尽臣意,天下自然太平。我堂叔和父亲僭越了" 唐鹤惊讶的看向他,这是他第一次听他说这样的话,忍不住微微坐直了身体,问道:"你果真是这样想的,天下百姓竟比你的家族还重要? 杨和书微微颔首,看了白善和周满一眼后道:"我记得你们二人与我说过,人百年之后都是枯骨,而百年子孙相传,也该出五服了,再传个百年,血缘关系早不知淡到了何处,往前千万年来数,人不都是出自炎黄吗?与其眼界如此之窄,只看一族之利,不如看全天下百姓的利益" 白善和满宝一脸迷茫,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们说的? 杨和书皱眉,歪头问,"你们不记得了吗,那年秋收,我去七里村巡视,看到你们在地里收稻子,午时你们收工在棚子里休息,不知谁摸出一本野史话本来,上面有许多小故事,其中一个是曹操问荀彧,家族和再改变。 唐夫人却点头道:"不仅顽皮,脾气还很大" 她压低了声音,尽量不让外面的人听到:"一不如意就发脾气,我以前都不知道知鹤为什么要跟他好" 杨夫人不开心了,轻声道:"相公聪敏,又人品贵重" 就算她是她表妹,唐夫人也不会赞同她的话的,"嗤"了一声后道:"一直是知鹤哄着他好不好? 杨夫人虽声音温和,却很坚定的道:"夫君温文尔雅,我倒没少看表姐夫生气" 满宝夹在俩人中间,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总觉得有些害怕,于是悄悄的起身溜了。 唐鹤见她溜出来,就好奇的问道:"你们在里面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满宝就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后摇头道:"没什么,烤肉吧,我想吃肉了" 屏风内室的人不知道最后有没有吵出结果,反正好一会儿她们才把孩子给带出来,脸上还是笑嘻嘻的。 唐夫人把儿子塞给唐大人,就找了个位置坐下,扭头问满宝,"你怎么跑出来了? 满宝找了个借口,"我想吃肉" 唐夫人扭头看了一下天色,问道:"这会儿还没到午时吧,你们早上出宫的时候不是吃过早食了吗?宫里的伙食是不是不好呀,我看知鹤也瘦了好多,他才在宫里吃几天呀? 唐鹤立即道:"伙食还是可以的,我这是累的" 唐夫人就顺口问道:"你这案子算了了吧,以后还要进宫吗? 唐鹤摇头,"已经都交给大理寺,剩下的事儿不关我的事了" 唐夫人就看向杨和书,正想问对他是否有影响时,他突然抬头对屋里伺候的下人道:"这儿人太多了,迎月几个留下,嬷嬷带着其他人回去吧,院子也需要人看着" 嬷嬷正要说话,杨和书清冷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身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嬷嬷心中一凛,连忙低头避过杨和书的目光,低低地应了一声后带着人退了下去。 迎月看着人下楼,还到楼下确定人走远后直接把门给关起来。 唐鹤看得咋舌,问道:"这是你继母给的?你竟会用她给的人? "不是,"杨和书冷淡的道:"是父亲给的,说是带孩子很有一套,所以我就收下了" 唐鹤微微皱眉,很显然,这个下人不是很听话,不然杨和书也不会如此表现。 白善抬头看了一眼楼里,见留下的都是彼此的心腹,他便毫不隐晦的问杨和书,"学兄是打算离开京城了吗? 杨和书露出笑容,微微点了点头道:"是有这个打算,已经在运作了,最近有空,我们多出来聚一聚" 满宝没想到他真的要走,一时情绪有些低落。 杨和书见了便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道:"相逢有时,你我都在朝中为官,总有再见的时候,不必失落" 唐鹤比他们想得都开,笑道:"伤心什么,以他之能,出不了几年我们就又能再见了" 杨和书笑着点头,似乎一点儿也不为这次的外放而伤感。 满宝抬头问道:"是升迁调出,还是平级? 杨和书道:"这个不打紧的" 满宝就叹了一口气道:"那就是贬官调出了" 杨和书失笑,"你怎么成了一个官迷似的? 连白二郎都知道,"位高才能权重,权重说的话才管用" 杨和书和唐鹤都惊讶的看向他,"你这是长大了呀" 白二郎就自得起来,"那是自然的" 白善则问,"是去哪儿? 杨和书便道:"暂定夏州,但具体还得再等一等,吏部那边还未同意" 不过他既然说出口,显然此事已经大致定下了。 满宝算了算夏州的距离,觉得不是很远,于是高兴起来,问道:"那学嫂去吗? 杨和书看了一眼崔氏,笑着点了点头道:"要上任也得过了年之后,我得把手上的事儿都交接出去,到时候孩子也大了一些,所以会带着一起上任" 见杨和书一直脸上带笑,满宝也能感觉到他是真的心里很平静,并不如她想的那样失意和愤懑,便不由挠了挠脑袋问:"杨学兄,贬官不伤心吗? 杨和书眼中闪过笑意道:"我不是很伤心,不过要是你,估计会哭鼻子" 满宝就忍不住挪了挪身子,嘟囔道:"我心理也很强大的" 杨和书便笑道:"我不是很求名利,又年轻,本来就想多外放几年看一看各地的民生风土人情的,不论外放去哪儿,将来都多的是机会" 白二郎忍不住乌鸦嘴,"万一将来一直留在任上不得重用呢? 杨和书自信的道:"升官的才能我还是有的,且陛下用人重贤"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出口,太子也不是会公报私仇的人,他自认这段时间和太子共事得还算愉快。 他年纪不大,将来多的是机会。 而人生哪有一帆风顺的,他并不觉得这次的挫折多难受,只怕难受的会是其他人。再改变。 唐夫人却点头道:"不仅顽皮,脾气还很大" 她压低了声音,尽量不让外面的人听到:"一不如意就发脾气,我以前都不知道知鹤为什么要跟他好" 杨夫人不开心了,轻声道:"相公聪敏,又人品贵重" 就算她是她表妹,唐夫人也不会赞同她的话的,"嗤"了一声后道:"一直是知鹤哄着他好不好? 杨夫人虽声音温和,却很坚定的道:"夫君温文尔雅,我倒没少看表姐夫生气" 满宝夹在俩人中间,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总觉得有些害怕,于是悄悄的起身溜了。 唐鹤见她溜出来,就好奇的问道:"你们在里面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满宝就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后摇头道:"没什么,烤肉吧,我想吃肉了" 屏风内室的人不知道最后有没有吵出结果,反正好一会儿她们才把孩子给带出来,脸上还是笑嘻嘻的。 唐夫人把儿子塞给唐大人,就找了个位置坐下,扭头问满宝,"你怎么跑出来了? 满宝找了个借口,"我想吃肉" 唐夫人扭头看了一下天色,问道:"这会儿还没到午时吧,你们早上出宫的时候不是吃过早食了吗?宫里的伙食是不是不好呀,我看知鹤也瘦了好多,他才在宫里吃几天呀? 唐鹤立即道:"伙食还是可以的,我这是累的" 唐夫人就顺口问道:"你这案子算了了吧,以后还要进宫吗? 唐鹤摇头,"已经都交给大理寺,剩下的事儿不关我的事了" 唐夫人就看向杨和书,正想问对他是否有影响时,他突然抬头对屋里伺候的下人道:"这儿人太多了,迎月几个留下,嬷嬷带着其他人回去吧,院子也需要人看着" 嬷嬷正要说话,杨和书清冷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身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嬷嬷心中一凛,连忙低头避过杨和书的目光,低低地应了一声后带着人退了下去。 迎月看着人下楼,还到楼下确定人走远后直接把门给关起来。 唐鹤看得咋舌,问道:"这是你继母给的?你竟会用她给的人? "不是,"杨和书冷淡的道:"是父亲给的,说是带孩子很有一套,所以我就收下了" 唐鹤微微皱眉,很显然,这个下人不是很听话,不然杨和书也不会如此表现。 白善抬头看了一眼楼里,见留下的都是彼此的心腹,他便毫不隐晦的问杨和书,"学兄是打算离开京城了吗? 杨和书露出笑容,微微点了点头道:"是有这个打算,已经在运作了,最近有空,我们多出来聚一聚" 满宝没想到他真的要走,一时情绪有些低落。 杨和书见了便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道:"相逢有时,你我都在朝中为官,总有再见的时候,不必失落" 唐鹤比他们想得都开,笑道:"伤心什么,以他之能,出不了几年我们就又能再见了" 杨和书笑着点头,似乎一点儿也不为这次的外放而伤感。 满宝抬头问道:"是升迁调出,还是平级? 杨和书道:"这个不打紧的" 满宝就叹了一口气道:"那就是贬官调出了" 杨和书失笑,"你怎么成了一个官迷似的? 连白二郎都知道,"位高才能权重,权重说的话才管用" 杨和书和唐鹤都惊讶的看向他,"你这是长大了呀" 白二郎就自得起来,"那是自然的" 白善则问,"是去哪儿? 杨和书便道:"暂定夏州,但具体还得再等一等,吏部那边还未同意" 不过他既然说出口,显然此事已经大致定下了。 满宝算了算夏州的距离,觉得不是很远,于是高兴起来,问道:"那学嫂去吗? 杨和书看了一眼崔氏,笑着点了点头道:"要上任也得过了年之后,我得把手上的事儿都交接出去,到时候孩子也大了一些,所以会带着一起上任" 见杨和书一直脸上带笑,满宝也能感觉到他是真的心里很平静,并不如她想的那样失意和愤懑,便不由挠了挠脑袋问:"杨学兄,贬官不伤心吗? 杨和书眼中闪过笑意道:"我不是很伤心,不过要是你,估计会哭鼻子" 满宝就忍不住挪了挪身子,嘟囔道:"我心理也很强大的" 杨和书便笑道:"我不是很求名利,又年轻,本来就想多外放几年看一看各地的民生风土人情的,不论外放去哪儿,将来都多的是机会" 白二郎忍不住乌鸦嘴,"万一将来一直留在任上不得重用呢? 杨和书自信的道:"升官的才能我还是有的,且陛下用人重贤"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出口,太子也不是会公报私仇的人,他自认这段时间和太子共事得还算愉快。 他年纪不大,将来多的是机会。 而人生哪有一帆风顺的,他并不觉得这次的挫折多难受,只怕难受的会是其他人。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2 17:34:5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