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玛丽被窝网全集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生活中的玛丽被窝网全集

生活中的玛丽被窝网全集

作者:单于乐英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6 23:58:05

小说简介:满宝坐在椅子上,看了眼桌上的饭菜,不是特别想吃。 她想留着肚子回西一院去吃,不过她依旧举筷挑了一些爽口的菜吃。 八头坐在他爹的腿上,盯着小姑看了一会儿,伸手想抢她的筷子吃东西。 满宝抓住他的手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才吃过东西" 白珩放下了筷子,笑问满宝:"周小娘子一早就出门了? 满宝笑着点头,"去给上官拜年" 白珩便忍不住打探,"太医们过年也要值守,听说周小娘子除夕夜也去值守了? 白善微微挑眉,端起茶杯挡住表情,不动声色的掀起眼皮看了白珩一眼。 满宝点头,不太想提起宫中的事,笑道:"我年纪还小,只管听大人们怎么说就怎么做" 白珩便笑道:"这倒是,不过周小娘子现今可是有名的神医,论医术,太医院里怕是都没几人能比得上周小娘子吧? 满宝虽然被夸得高兴,但依旧摇头,实事求是的道:"我比萧院正刘太医他们还差太多了" 满宝不太想说太医院的事儿,白珩便只提了几句,然后就看向白善笑问,"过了年你们还是去崇文馆吧? 白善和白二郎笑着应了一声。 白珩便叹息着和几人道:"善宝是我们族中天赋最好的了,像他爹,从小就读书厉害。其他的孩子虽有心,但天赋上就是差了一些,也不知道今春他们能不能考进国子监? 满宝这才知道白珩带他两个侄子过年也要进京是为考学来的。 周四郎就要意思意思夸一下白景和白辰,表示他们还是很厉害,应该能考进的,结果他才张嘴,向铭学已经笑道:"人这一生是很讲时运的,读书科举也是一样,白二少爷和白三少爷今年若是考不中,不过是缘分未到而已。白五爷不用忧愁" 这话要是别人说,白珩一定觉得对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或是在冷嘲热讽,可是向铭学说的,结合他的人生经历,白珩便只能跟着点头微笑,心中微微叹息,竟是忍不住认同起来。 或许是真的讲究时运吧。 看向铭学,本也是个翩翩佳公子,从小读书,小小年纪就自己考进了府学,要不是突生变故,恐怕他如今也正在国子监里读书呢。 可现在,他孑然一身,父母亲人全然不在了,身边只有三五族人,凭他之前读了多少书,将来都不可能走仕途这一条道了。 再看白善。 白珩忍不住微微扭头看了白善一眼,他们父子祖孙三辈才是真正的恰逢了这时运二字啊。 四叔过世的时候恰逢乱世,只留下一个年幼的白启,大家都觉得四房估计也就是这样了。 可刘老夫人不仅养大了白启,还让他在新朝建立之后先考进了县学,后又考进了府学,一路到国子监中读书。 他们这一辈,白启读书最好,他考进国子监时,他大哥也才比他先一年考进去。 但他大哥比白启大六岁。 所有人都觉得白启怕是他们这一辈中最出息的,那时候,大房还特意拉着刘氏入股族中的生意,当时两房关系和睦,他父母有空就叮嘱他多和白启来往。 谁也没想到,白启外放益州会一去不回,只留下一个才出生不久的白善。 族中,包括他,都觉得四房没指望了,但刘老夫人却又一次将孙子抚养了起来,而且,白善走的比白启还要高,还要远。 白启在他这个年纪时还在府学里上学呢,可他现在已经在崇文馆里读书,不仅可以时常见到太子和孔祭酒,甚至还有机会见到皇帝。 他比白氏任何一个子弟都要走得远,走得高。 白景和白辰都十八九了,却还没考进国子监呢。 这就是时运吧。 四房有这个时运,是他们抢也抢不来的。 白珩心中微微叹息,笑着勉励了白善和白诚两句,让他们好好读书,为国为君尽忠。 三少年为了红包陪坐了一会儿,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后便起身找借口先跑了,连八头都没带。 八头坐在他爹的腿上也安然得很,不断的扒拉东西又不断的被扯开手,和他爹玩得不亦乐乎,也不想和他小姑走。 等周四郎回归神来时,想把儿子扔到一边不管又不舍得,只能叹息一声继续抱着他和白珩说话。 满宝三人跑出去,她便拿出红包来打开,看到里面非常好看的金裸子,很高兴,"你们的呢? 白二郎道:"谁还把红包随身带着呀,我都放回屋里了" 白善则从袖袋里取出自己的,也倒开来给她看,发现他们俩的一样大小不说,连上面的图案都是一样的,便高兴起来,"你五叔真大方,随便一个红包都是金裸子。我只打算串铜板,到时候出门去,遇见同僚家里比我小的小孩儿就给一个红包" 白善听她还限定了年纪,便忍不住笑起来,"比你小的可不多,正好,明天就有两个" 说的是唐鹤的儿子和杨和书的儿子。 白善和白二郎想起了什么,怔了一下后道:"等一下,你要给他们红包,那我们岂不是也要给? 满宝也怔了一下,片刻后乐得连连点头,"是呀,我们可是同门师姐弟,我年纪还比你们小,我都给了,你们好意思不给吗? 白善:"可我们还没挣钱呢,也没有工作" "就是啊,"白二郎纠结道:"我们家里的规矩,成家了才要给红包的,我们既没成家也没立业,为什么要给? 满宝瞪着眼看他们,"我不管,既然我要给,你们也得给" 白善想了想后道:"这样吧,我陪你一起给了,二郎的那份钱则存起来,回头我们可以出去买吃的" 满宝略一想便答应了,然后看向白二郎。 给他们三个花总好过给别人花,白二郎也点了点头,但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往前又走了一段后才想起来,"你们都给了就我不给算怎么回事?关键是我还出钱了,不行,我也要给! 不然总觉得他小了一辈似的。 满宝和白善不想他竟然反应过来了,只能一边惋惜,一边哈哈大笑起来。满宝坐在椅子上,看了眼桌上的饭菜,不是特别想吃。 她想留着肚子回西一院去吃,不过她依旧举筷挑了一些爽口的菜吃。 八头坐在他爹的腿上,盯着小姑看了一会儿,伸手想抢她的筷子吃东西。 满宝抓住他的手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才吃过东西" 白珩放下了筷子,笑问满宝:"周小娘子一早就出门了? 满宝笑着点头,"去给上官拜年" 白珩便忍不住打探,"太医们过年也要值守,听说周小娘子除夕夜也去值守了? 白善微微挑眉,端起茶杯挡住表情,不动声色的掀起眼皮看了白珩一眼。 满宝点头,不太想提起宫中的事,笑道:"我年纪还小,只管听大人们怎么说就怎么做" 白珩便笑道:"这倒是,不过周小娘子现今可是有名的神医,论医术,太医院里怕是都没几人能比得上周小娘子吧? 满宝虽然被夸得高兴,但依旧摇头,实事求是的道:"我比萧院正刘太医他们还差太多了" 满宝不太想说太医院的事儿,白珩便只提了几句,然后就看向白善笑问,"过了年你们还是去崇文馆吧? 白善和白二郎笑着应了一声。 白珩便叹息着和几人道:"善宝是我们族中天赋最好的了,像他爹,从小就读书厉害。其他的孩子虽有心,但天赋上就是差了一些,也不知道今春他们能不能考进国子监? 满宝这才知道白珩带他两个侄子过年也要进京是为考学来的。 周四郎就要意思意思夸一下白景和白辰,表示他们还是很厉害,应该能考进的,结果他才张嘴,向铭学已经笑道:"人这一生是很讲时运的,读书科举也是一样,白二少爷和白三少爷今年若是考不中,不过是缘分未到而已。白五爷不用忧愁" 这话要是别人说,白珩一定觉得对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或是在冷嘲热讽,可是向铭学说的,结合他的人生经历,白珩便只能跟着点头微笑,心中微微叹息,竟是忍不住认同起来。 或许是真的讲究时运吧。 看向铭学,本也是个翩翩佳公子,从小读书,小小年纪就自己考进了府学,要不是突生变故,恐怕他如今也正在国子监里读书呢。 可现在,他孑然一身,父母亲人全然不在了,身边只有三五族人,凭他之前读了多少书,将来都不可能走仕途这一条道了。 再看白善。 白珩忍不住微微扭头看了白善一眼,他们父子祖孙三辈才是真正的恰逢了这时运二字啊。 四叔过世的时候恰逢乱世,只留下一个年幼的白启,大家都觉得四房估计也就是这样了。 可刘老夫人不仅养大了白启,还让他在新朝建立之后先考进了县学,后又考进了府学,一路到国子监中读书。 他们这一辈,白启读书最好,他考进国子监时,他大哥也才比他先一年考进去。 但他大哥比白启大六岁。 所有人都觉得白启怕是他们这一辈中最出息的,那时候,大房还特意拉着刘氏入股族中的生意,当时两房关系和睦,他父母有空就叮嘱他多和白启来往。 谁也没想到,白启外放益州会一去不回,只留下一个才出生不久的白善。 族中,包括他,都觉得四房没指望了,但刘老夫人却又一次将孙子抚养了起来,而且,白善走的比白启还要高,还要远。 白启在他这个年纪时还在府学里上学呢,可他现在已经在崇文馆里读书,不仅可以时常见到太子和孔祭酒,甚至还有机会见到皇帝。 他比白氏任何一个子弟都要走得远,走得高。 白景和白辰都十八九了,却还没考进国子监呢。 这就是时运吧。 四房有这个时运,是他们抢也抢不来的。 白珩心中微微叹息,笑着勉励了白善和白诚两句,让他们好好读书,为国为君尽忠。 三少年为了红包陪坐了一会儿,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后便起身找借口先跑了,连八头都没带。 八头坐在他爹的腿上也安然得很,不断的扒拉东西又不断的被扯开手,和他爹玩得不亦乐乎,也不想和他小姑走。 等周四郎回归神来时,想把儿子扔到一边不管又不舍得,只能叹息一声继续抱着他和白珩说话。 满宝三人跑出去,她便拿出红包来打开,看到里面非常好看的金裸子,很高兴,"你们的呢? 白二郎道:"谁还把红包随身带着呀,我都放回屋里了" 白善则从袖袋里取出自己的,也倒开来给她看,发现他们俩的一样大小不说,连上面的图案都是一样的,便高兴起来,"你五叔真大方,随便一个红包都是金裸子。我只打算串铜板,到时候出门去,遇见同僚家里比我小的小孩儿就给一个红包" 白善听她还限定了年纪,便忍不住笑起来,"比你小的可不多,正好,明天就有两个" 说的是唐鹤的儿子和杨和书的儿子。 白善和白二郎想起了什么,怔了一下后道:"等一下,你要给他们红包,那我们岂不是也要给? 满宝也怔了一下,片刻后乐得连连点头,"是呀,我们可是同门师姐弟,我年纪还比你们小,我都给了,你们好意思不给吗? 白善:"可我们还没挣钱呢,也没有工作" "就是啊,"白二郎纠结道:"我们家里的规矩,成家了才要给红包的,我们既没成家也没立业,为什么要给? 满宝瞪着眼看他们,"我不管,既然我要给,你们也得给" 白善想了想后道:"这样吧,我陪你一起给了,二郎的那份钱则存起来,回头我们可以出去买吃的" 满宝略一想便答应了,然后看向白二郎。 给他们三个花总好过给别人花,白二郎也点了点头,但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往前又走了一段后才想起来,"你们都给了就我不给算怎么回事?关键是我还出钱了,不行,我也要给! 不然总觉得他小了一辈似的。 满宝和白善不想他竟然反应过来了,只能一边惋惜,一边哈哈大笑起来。白善并没有带满宝去见他那两位族兄,别说她,就是他和对方都不太熟,属于那种在大街上迎面见到都认不出的那种。 他们也并没有让白善感到很高兴,他对本家的人都不太喜欢,所以直接和满宝一起到西一院去吃小钱氏给满宝准备的晚午餐。 家里人都吃过午食了,只有满宝和周立君周立如没吃,她本想在厨房里给她们支个小桌子就差不多了。 见白善白二郎也过来了,便干脆让他们坐在饭厅里吃。 她领着周立君和周立如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来,见白善和白二郎都坐下了,便拉了满宝出门,小声问道:"你惹你们上官生气了? 满宝惊诧,"大嫂怎么知道的? 小钱氏点了一下她额头道:"你当别人是傻子不成?哪有上门拜年不留客吃饭的? 满宝一听是这个理由就立即分辩道:"大嫂,你不知道,这就是官场的规矩,下属到上官家里拜年可以,但上官留不留下属吃饭就要看缘分了" 小钱氏表示怀疑,"哪有提着礼物上门却不留饭的? 满宝道:"还有提着礼物上门连主人的面都没见着的呢,远的我们不说,就说季相家,他是宰相,满朝文武除了另一个宰相,谁都在他之下,要是提着礼物上门就可以见到他,还能跟他吃顿饭,你看他家的门槛是不是要被踏坏了" 满宝自信满满的道:"所以啊,不是谁都会留下属用饭的,不过您放心,明儿我去见另一个上官,他肯定会给我留饭的" "是杨大人吗? "是呀" 小钱氏就道:"我记得杨大人喜欢吃我们家的鸡汤,不如我明儿熬一锅,你带去给他尝尝? 哪有上门拜年带一锅鸡汤的? 但满宝咽了咽口水后连连点头,"好呀,好呀" 反正杨学兄和唐学兄也不是外人,带一锅汤上门也没什么的。 小钱氏就笑道:"那我今晚就把鸡杀了明儿一早就炖上" 满宝就觉着好饿呀,她就想转身回去吃饭,却还是被小钱氏给抓住拉了回来,继续原来的问题,"所以你还是得罪了上官? 满宝:"大嫂,萧院正年纪大了,忘性也大,您就放心吧,过两天就好了,不信你问立君,她和立如今天在萧家是不是收了好多红包? 小钱氏:"" 她没告诉满宝,她得罪萧院正的这个事实就是立君猜出来,然后刚才给她烧火煮菜时不小心说漏了嘴,她这才知道的。 小钱氏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满宝,见她脸上一点儿忧愁都不见,便知道这事儿应该不是很要紧,这才放下心来。 但还是叮嘱了两句,"别和上官闹意见,知道吗? 满宝连连点头,摸着肚子问,"大嫂,饿了" 小钱氏这才让她去吃饭。 小钱氏炖的鸡汤鲜美得很,虽然用罐子装了,盖子也盖得很严实,但用篮子提了带上车的满宝三人还是觉得香味扑鼻而来。 三人同时咽了咽口水,然后白二郎摸了摸才吃过早食的肚子,小声道:"好像又饿了" 满宝就伸手按住了竹篮,白善道:"再等等,等到了唐学兄家就能吃了" 杨家现在门庭冷落,家庭氛围也不太好,杨和书不太想他的朋友去他家里感受这份不美好,所以早早和他们约好了在唐家见面。 他们到唐家大门口的时候正巧杨和书的马车也到了侧门。 大吉拉住马车先让杨家的进去,他这才赶了马车跟上。 唐家的下人早知道杨和书和白善他们要来拜访,因此看见两家的马车便拆了门槛让他们进门,一边还让人去通知大爷。 杨和书在侧院里下车,转身扶了一下崔氏,突然闻到了什么,回头看向白善他们的马车。 白二郎和白善已经一前一后的从车上跳了下来,一人转身接过一个大竹篮,一人则转身扶住周满。 杨和书的目光便落在白二郎提着的竹篮上,忍不住翘起嘴角笑,扶着崔氏上前,"这是你们带来的礼物? 崔氏惊讶的看了杨和书一眼,哪有当面问人送的礼的? 白二郎已经点头,挡住嘴巴小声的道:"是周大嫂熬的鸡汤,给我们在午饭上喝的" 满宝道:"明明是特意给杨学兄熬的" 杨和书就笑出声来,和满宝道:"没想到周大嫂还记着这事儿,我们进去吧" 大吉和跟车的护卫从车上抱下来好几个盒子,那是给唐家的年礼,还有一份在车上,是给杨和书的,不过得等他们做客出来后再给。 不,应该是再交换,因为杨和书也给他们准备了年礼。 奶娘抱了孩子上来,有丫鬟撑开了斗篷给他挡风。 满宝好奇的凑上去看了一眼,正对上他滴溜溜的黑眼睛。 满宝"呀"了一声后道:"才百日没多久吧,看着好聪明呀" 崔氏高兴起来,立即点头道:"我也觉得他比别的孩子要聪明一些,现在似乎都会认人了" 几人一边说话一边往里去,才走了一段就迎上来迎接他们的唐鹤和唐夫人。 大家笑着见礼便往后院去,走了几步,唐鹤忍不住吸了吸鼻子,扭头问唐夫人,"这是什么地方在熬汤,香味儿还传到前面来了? 唐夫人当然也不知道,就随口回了一句,"是厨房吧? 唐鹤却停下了脚步,眉头一皱道:"不对,我怎么觉得这味儿没变多少?大厨房的味道能飘到前面这里来吗? 满宝干脆跑到白二郎身后,扯过身后的斗篷冲着篮子就扇了扇,问唐鹤:"唐学兄,这会儿是不是觉得更香了? 唐鹤目光就落在了白二郎提着的篮子上,他:"" 其他人看着满宝也半响说不出话来。 唐夫人最先反应过来,笑问:"你们上门怎么还提着汤?怎么,怕我不给你们喝汤不成? 唐鹤却也有幸喝过小钱氏做的鸡汤,他闻了闻后问道:"是你大嫂做的? 满宝骄傲的点头。 唐鹤就露出笑容,笑哈哈的道:"来就来了,你们怎么还这么客气? 杨和书淡淡的笑道:"大概是因为周大嫂知道我爱喝她炖的鸡汤吧" 满宝点头,小声道:"我大嫂一直记着呢" 唐鹤: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6 23:58: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