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不卡性爱网站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欧美不卡性爱网站

欧美不卡性爱网站

作者:贸珩翕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11:16:33

最新章节:问苍茫大陆
小说简介:"那点冬小麦也就够乡下人自己家嚼用,谁往外卖呀?伙计道:"现在我们的粮食还是高价从外头进回来的,这个价不算高了,您要等粮价降下来,那得等到夏收,甚至是秋收之后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买的三个客人闻言,只能无奈的道:"那给我量一斗吧" 离夏收至少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呢,谁能饿着肚子等到那会儿? 不过他们也没买多,现在不像去年遭灾的时候,他们觉得粮价只会越来越低,不会再往高处去了。 所以他们宁愿多跑几趟一次就买一斗,也不多花那点冤枉钱。 杨和书看着伙计给他们量米,问三孩子,"去年之前,你们这儿的米价是多少? 白善宝表示不了解,白二郎就更不知道了。 满宝道:"我二哥从家里运来县城卖是八文一斗谷,听说粮铺卖出去是十文钱" 杨和书皱眉,那这差的也太多了吧? 他伸手捏了一把谷子,问小二,"你们现在谷子是怎么卖的? "三十文一斗" "以前是怎么卖的? 小二笑了,问道:"客观您问的以前是多以前? 杨和书感兴趣的问,"在这之前的都算,我在外头好似没看到这么贵的谷" "哎呦,那是您没见过,别的不说,就开春那会儿,这谷就是四十八文一斗,更往前,去年五月,雨水刚停,但外头路塌了粮食进不来的时候,六十文一斗都买不着" 满宝都听得目瞪口呆,心中暗道:她那会儿的系统里要是也有这么多麦子,一定想办法把它换成钱。 可惜没有如果。 杨和书不动声色的问,"那更往前呢? "更往前就是没遭灾的时候了,其实每月,甚至每旬的谷价也都有不同,但也差不到哪儿去,最高的时候不过十五文一斗,那一般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伙计道:"低的时候,十文一斗,或九文一斗也是有的,多半是秋收结束后不久,那会儿新粮多。有的陈粮,八文一斗也卖出去了" 杨和书便叹气,看来去年的水灾对罗江县的影响还是很大啊,这粮价像坐着云的神仙一样,上上下下起伏得剧烈。 伙计却不以为然,道:"您别嫌弃我们的粮价高,听东家说,益州那边才可怜呐,现在谷价虽然也是三四十文,但那是因为有朝廷压着的,粮铺里根本没摆出多少粮食来,每日都不够抢的" 杨和书没想到益州是这样的情况,忍不住问,"那百姓吃不饱不闹吗? "闹什么,私底下悄悄的卖呗,五十文一斗,六十文一斗,那些粮商都在私底下卖,那些百姓害怕他们连这点也不卖,也不敢声张" 杨和书怀疑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满宝和白善宝白二郎也不看粮食了,纷纷挤上来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 被三双这样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伙计忍不住心虚,他左右看了看,发现粮铺里只剩下他们这几个人,这才硬着头皮小声道:"我东家也想把粮食运到益州赚一笔的,但他没有门路,去了后反而被当地的粮商排斥,最后只勉强保了本回来" 所以一生气,不免就在后院骂起来,一骂起来,他不就知道了吗? 满宝三人恍然大悟:原来这也是个奸商啊! 满宝问:"益州不种冬小麦吗? "哎呦,要不怎么说他们倒霉呢,去年他们那儿的良田直接被冲了,一直到入冬都还有水洼呢,更别说那沃土都叫冲走了,能种才怪呢" 杨和书却能考虑得更全面些,只怕是土地能种也没人种。 去年犍尾堰决堤时他还在翰林院,正好要负责抄录来往的公文,据说当时整个益州还活着的百姓都在往外逃。 赈灾后百姓还愿不愿意回到故土都不一定呢,没有人,便是土地能耕种也没人种呀。 比如罗江县内现还留着的益州流民就不少。 杨和书想到这里心中一顿,既然益州那边情况这么糟,那他干嘛要把那些流民劝走? 留下就地安置不就好了? 若是能够再回去把家里剩余的人带来就更好了。 杨和书目中生辉,一回神,就见三孩子和伙计都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他忍不住轻咳一声,问道:"怎么了? 四人一起摇头,满宝想:杨大人一定是在想好吃的东西,不然怎么会像流口水的样子呢? 不过科科说过,太说实话也会遭人讨厌的,所以有时我们要学会沉默。 白善宝将麦子和谷的价格问了一遍,然后顺嘴问道:"那你们粮铺收粮食吗? 伙计眼睛一亮,笑道:"收呀,收呀。小公子家里是有粮食要出手吗? "你们的麦子多少钱一斗收? "三十文一斗收" 杨和书都忍不住皱眉,"刚才我们刚问过价,你们的白面是九十文一斗了" "是啊,这麦子碾成白面是有损耗的" 那也不可能损耗三倍去吧? 伙计道:"我们这价格算公道的了,客观们不信只管各个铺面去打听打听,其他家多是只给二十八九文一斗的" 满宝则指着角落里金灿灿的麦粒问,"那个呢,那个多少钱? "那是麦种,更贵了,不是论斗,而是论斤了,一斤要十二文" 一斗大概是十二斤左右,所以这一斗 满宝心算了一下,咋舌道:"这是要一百四十四文一斗呀" 白善宝也看到了角落里的麦种,眼中闪着亮光,他扭头去看满宝,满宝也正好看着他,俩人忍不住一起咧开嘴乐呵。白老爷把碗拿稳了,问道:"你们这麦种是金子做的呀? 白二郎认真的想了想后摇头:"不是" 白老爷是真的很想把碗扣他脸上去。 他放下碗筷,揉了揉额头道:"算了,我不跟你说,吃完饭你去把善宝和满宝找来,我和他们说" 白二郎不太开心的吃了一大口饭,明明说好爹这里他来谈,刘祖母那里他们去谈的,凭什么爹这里也要他们来谈? 白老爷看了儿子一眼,认真的道:"二郎,善宝和满宝是你的师兄师姐,以后不要直接称呼其名,要叫师兄师姐知道吗? 白二郎泪汪汪的看着他爹。 白老爷就有些心软,放软了语气道:"就算不叫师兄师姐,也可以叫他们的小名呀,善宝是你堂弟,满宝的年纪也比你小是不是? "那我就叫他们小名!白二郎当机立断,然后又顺势推销了一波他们的麦种,"爹,你买我们的麦种是不会吃亏的,我们今天都去县城粮铺看过了,他们的麦种都卖到一百四十四文一斗呢,他们的麦种可比不上我们的" "你怎么知道比不上? "我当然知道比不上了,我们家的麦种就是从粮铺里买的不是吗?但我们小农庄的种子是跟满宝家买的,我们一亩最高的有五石,最低的也有三石半呢" 白老爷瞪大了眼,忍不住坐直了,"你说什么,你们最高的亩产是多少? 声音太大,吓得白二郎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一直安静吃饭的白老太太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道:"好好说话就好好说话,你吼孩子干什么? 白老爷正要说话,白老太太突然道:"行了,亏你们还是读书人呢,食不言都不懂,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都给我先吃饭" 白老爷的一口气就憋在胸口,差点要憋死。 他看着傻儿子欲言又止,但在老母亲的瞪视下,他没敢再开口,只能低头快速的吃饭。 然后一放碗筷,也不管白二郎有没有吃饱,直接拎了他就出门,"娘,二郎也吃饱了,我去考校考校他功课" 白老太太和白太太阻止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孩子带走。 白太太一脸的忧虑,白老太太就道:"行了,别担心了,听那音是好事,他不会揍老二的" 白二郎也觉得老爹不会揍他,所以乖乖的跟他走了。 白老爷把儿子拎到书房,转身吩咐下人道:"去厨房让人再准备些吃的来,嗯,点心,肉,和一些甜羹多准备一点儿,再去把堂少爷和满小姐请来,就说我有事跟他们谈" 等人都走了,白老爷才让儿子坐到椅子上,问道:"说罢,你们的麦子果真这么高产? "那是当然,还是我们看着白庄头带着三个长工一起称的呢,也是我们看着入库的,"白二郎之前已经被白善宝和满宝算了一脑门的账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数字就记住了几个简单的,然后就知道了一个道理,"爹,你用了我们的麦种,那是一年就粮仓满溢,两年就富可敌国了" 白老爷:"这话谁教你说的? "没谁教,我从满宝那儿听来的" 一听就是吹牛的话,他有些忧心,"你怎么好的没学会,全学的这些? "谁说我好的没学会?我都会种地了,你会吗?我还会看称了,你会吗?我还会拿着绳子把粮袋绑起来,你直到走出粮铺,杨和书才低头奇怪的看着俩人,"你们傻乐什么呢? 白善宝咧着嘴笑,脑袋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道:"没什么,我想回家了" 满宝也道:"我也想回家了" 白二郎:"我现在已经精神了,不想回家了" 满宝不理他,对白善宝道:"我要去买点儿肉,然后就回去吧" "我和你一起去,我也要买些肉回去" 白二郎不太高兴的嘟了嘟嘴。 杨和书就停下脚步,他去过卖肉的菜市,那儿一点儿也不好闻,所以他挥手和三人告别,"那等下次你们来县城,我再带你们去我家做客" "没问题,杨大人后会有期" 杨和书失笑,"后会有期,还有,没事少看一些话本,你们现在年纪小,小心移了性情" 三个孩子心虚的吐吐舌头,转身跑了。 大吉默默地跟上。 杨和书这才发现大吉的存在。 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看向身后,"这一路上我都没留意白家的这个下人,他是护卫? 万田:您没留意他,那您留意到我了吗? "少爷,我问过了,他是白善少爷的家丁" "家丁啊,那就是护卫了" 万田没纠正,杨和书也没往心上去,谁家还没几个家丁护卫不是? 更往前一些,他家还有部曲呢。 杨和书背着手晃回县衙。 满宝给家里买了肉,便跟白善宝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话,当然把白二郎也给扯了进去。 他们觉得把他们收下来的麦子当粮食卖太亏了,他们的产量这么高,麦子这么好,应该当麦种卖才对呀。 大吉架着马车,听车里的三个孩子商量着要怎么把他们的麦子吹出去,哦,不,是卖出去惬意的眯了眯眼,干脆放松了一点儿缰绳,任由老马自己晃悠的往七里村走,并不驱赶。 三个孩子一致认为,一样东西要人买,得需要人知道它是好东西。 那么他们的麦子,哦,不,是麦种好在哪里呢? 满宝已经找出了许多优点,最先一点,也是最大的一点就是产量大! 满宝道:"我们的产量是一般麦种的两倍! 白善宝实事求是的道:"没有两倍! "你真笨,没有两倍是因为他们种的田不够肥沃,给的肥不够多,水没浇好的原因" 白善宝抿了抿嘴道:"祖母说,好孩子是不撒谎的" 白二郎站满宝那边,道:"这不是撒谎,这是吹牛!卖东西的都要吹牛,我爹说这叫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白善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满宝叫:"王婆! 满宝气得去揍白二郎,"叫师姐,叫师姐! 白二郎被打得嗷嗷叫,气道:"我又没说你是王婆,我就是那么一比喻,比喻" 白善宝笑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满宝下手更重了。 车外的大吉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最后白善宝还是被俩人说服了,问道:"然后呢,还有什么优点? 满宝照搬商城上关于麦种的注解,道:"抗涝耐旱,植株高大坚强" 白善宝一呆,"那到底是抗涝,还是耐旱? "两个一起! "这,这两个不是相反的吗,怎么能两个一起呢? 满宝想了想道:"不能算相反的吧,比如人,一个人抗涝耐旱,就是他既不会被水淹死,也不会少了一点水喝就渴死" 白善宝歪头想了想,总觉得她说的是歪理,但他没有证据。 而此时,庄先生正在白家和白老爷吃吃喝喝,俩人正说到今年刚收上来的冬小麦。 庄先生笑问,"你七里村的地能收上来多少斤麦子? "产量倒比往年春小麦还多些,就是不知道秋收这些地能收上来多少稻子,"白老爷道:"毕竟地薄了些" "村里不是有新的堆肥法子吗,多堆些好了" 白老爷就能笑着摇摇头,"到底不是自个的田地,长工们总有不尽心之处,所以肥是怎么都不够用的" "您就没想过换一换麦种? "换麦种? 庄先生笑道:"白老爷还没去看过七里村其他人家的收成吧,大岭那边的地也没去看过? 白老爷眯起眼睛笑道:"那块地已经给二郎他们了,我总不好一直过问,村里的麦子嘛" 白老爷想了想,其实他也偶尔去田间走动的,似乎村里的麦田是长的比他地里的好。 他若有所思问,"他们用的种子和我家的不同? 虽然各家用的麦种基本上是自家留下来的,但其实本源都差不多,隔个两三年,他们还要去粮铺里进一批新的麦种,以试验能否增加产量。 他和县城粮铺经常合作的,没道理他们进了新的麦种他不知道。 庄先生没有再提这件事,只对他笑了笑。 不过白老爷也很快就知道了。 因为白二郎这个坑爹的儿子在吃晚食的时候顺嘴问了他一句,"爹,你要不要跟我们买麦种? 白老爷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下午庄先生说的话,他停了一下问道:"你哪来的麦种? "我们自己种的呗,我们那二十多亩的麦子都可以做种子" "这么自信?白老爷笑道:"谁家的麦种不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哪有这样成片收割后脱粒卖的? "怎么不可能,去年村里的人种冬小麦,就是拿的麦种跟满宝家换的粮仓里的麦子,也并没有挑选过,结果你看,今年谁家的麦子都长得比我们家的好,可是大丰收呢" "你怎么知道? "我就知道了,"白二郎理所应当的道:"白善和周满告诉我的呗" 白老爷不动声色的问,"那他们有没有告诉你卖给我的麦种多少钱? "一百五十文一斗" 白老爷差点把饭碗扣他头上去,白太太都忍不住抬起了头,然后看看丈夫,又看看儿子,忍不住语重心长的对儿子道:"二郎啊,虽然那庄子有你的一份,但你不能帮着外人欺负你爹呀" 白二郎不高兴了,道:"我没欺负我爹,这可是我跟他们商量了好久才商量下来的价格,给爹的价是一百五十文一斗,给刘祖母的也是这个价,外人要买,那得一百八十文才行"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11:16:3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