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夫妇:交换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朋友夫妇:交换

朋友夫妇:交换

作者:辛凝炎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2 17:08:06

最新章节:你总算醒了
小说简介:谈起正事,白善也收起了脸上的嬉笑,正色道:"不是很多,目前是一百八十袋官盐" 太子挑眉,"我记得你新盐场才开了两月左右吧? "是" 这就很不错了,太子的手指忍不住敲了敲桌子,颔首道:"孤要去盐场看一看" 白善表示没问题,"殿下打算何时去? 太子觉得此事宜早不宜迟,便道:"吃过饭就走吧" 白善:"殿下不在青州城多停留吗? 太子就瞥了他一眼道:"孤是为盐场来的,在这儿停留做什么? 他最看不惯白二郎的就是这点儿,到这个地方,觉得稀奇要留一留,到那个地方觉着不错也想住一晚上玩半天,他时间很多吗? 白善摸了摸鼻子,在心里对郭刺史说了一声抱歉后应下,"殿下想怎么看? 白善意有所指的道:"两位御史和唐大人那边" 太子嘴角微翘道:"带上,还有你们的刺史,都带上"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白善,问他,"盐果然是晒出来的,且出产果然有这么高,也能食用? 白善正色道:"是真的" 太子便点了点头,严肃的道:"孤带着这么多人去给你捧场,你可不要砸了场子" 白善瞬间明白了太子的打算,起身郑重的行礼,"臣必不负殿下信任" 太子点了点头,这才转头看向周满,"明达和驸马要留在青州,说是要避暑" 太子说到这里一脸的嫌弃,"在比京城更湿热的地方避暑,啧,罢了,孤懒得说他们,你多注意些,别让他们生病了,他们出门还是孤给做的担保呢" 周满立即应下,笑嘻嘻的问,"公主他们能留到什么时候? 太子就瞥了她一眼后道:"留到京城的暑气过去" 这么一算时间似乎也不长。 太子不乐意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起身道:"走吧,去用早食" 早食是分开的,郭刺史倒是很想和太子同桌用一顿早食,但太子拒绝了,并让吴公公让他们准备准备,一会儿他们要直接去北海县。 郭刺史没想到太子竟然这么急,很想热情招待一下对方,奈何他现在连人都见不到。 "白大人和周大人呢? 郭刺史的幕僚道:"太子留下俩人一同用早饭了" 他顿了顿后道:"还有公主驸马一起" 不愧是太子的伴读和驸马的师兄师姐,待遇和他们有很大的不同啊。 郭刺史也能叹息一声,转身去招待太子的随行官员。 白善和周满在陪同太子用早饭。 刺史府给太子准备的早食还是很不错的,俩人都吃得津津有味。 太子胃口本来就好,一抬头,看到胃口同样好的周满白善和白二郎,他的胃口就更好了。 明达细嚼慢咽的吃了一碗小米粥,又吃了半个肉饼便用不下了。 才吃了一碗面的白二郎便接过那半个肉饼啃了,又吃了一个馒头一个鸡蛋 太子见状甚是满意,吃得多长得壮,这才是男子汉嘛。 不过太子还是有些嫌弃白二郎,道:"以后每日早起练剑,不指望你上战场杀敌,也不能手无缚鸡之力" 白二郎抓着筷子,"殿下,我是文官" 太子更嫌弃了,"你进翰林院多少年了,修出一本书了吗?打算什么时候出翰林院进六部轮习? 白二郎:"翰林院也挺好的" 他暂时还不想离开翰林院。 太子颇有点儿恨铁不成钢,虽然明达不需要白二郎给她争取荣华富贵,她本身就很荣华富贵了,但太子依旧对不思进取的白二郎很看不上。 明达却很喜欢白二郎的这份淡然,和太子道:"太子哥哥,朝中还有哪个地方清贵过翰林院吗? 太子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白善和周满端着碗,眼睛却不由悄悄的抬起来瞥向白二郎,抿嘴一乐。 用过饭,太子便出去见郭刺史等人,他们只带了简易的行李,显然并不打算住在北海县。 但是白二郎和明达公主他们的行李都带上了,太子看见了也没说什么,而是叮嘱道:"去了北海县你们就留在县城里,别到处乱跑" 明达立即表示反对,"太子哥哥,我要去看大海" 太子想了想,很快妥协,"也行" 周满总算知道太子跟来的好处了,要是皇帝,不知道要多费多少口舌呢。 郭刺史看到太子立即上前道:"殿下,车马都准备好了" 太子微微点头,"走吧" 太子先往前去,白善和周满落在了后面,就悄悄的溜到唐鹤和殷或身边。 唐鹤和殷或也站住等他们,等他们到了跟前就忍不住问,"你们这是长高了? 俩人一听特别高兴,尤其是周满,一脸期待的看着唐鹤,"唐学兄,我长得多吗? 唐鹤只看了她一眼敷衍道:"高了不少,"然后看向白善认真的打量,"与我一样高了,再长岂不是要高过我了? 一旁的殷或客观的道:"唐学兄,白善已经略比你高了" 唐鹤: 周满轻轻地哼了一声,扭头问殷或,"你祖母也让你出远门? 殷或浅笑道:"祖母她很理解我" 不仅周满和白善,连一旁的唐鹤都很怀疑的看着他。 前面太子的车队已经出发,唐鹤道:"走吧" 大吉他们这才牵着白善他们的马过来,"郎主,我让他们谈起正事,白善也收起了脸上的嬉笑,正色道:"不是很多,目前是一百八十袋官盐" 太子挑眉,"我记得你新盐场才开了两月左右吧? "是" 这就很不错了,太子的手指忍不住敲了敲桌子,颔首道:"孤要去盐场看一看" 白善表示没问题,"殿下打算何时去? 太子觉得此事宜早不宜迟,便道:"吃过饭就走吧" 白善:"殿下不在青州城多停留吗? 太子就瞥了他一眼道:"孤是为盐场来的,在这儿停留做什么? 他最看不惯白二郎的就是这点儿,到这个地方,觉得稀奇要留一留,到那个地方觉着不错也想住一晚上玩半天,他时间很多吗? 白善摸了摸鼻子,在心里对郭刺史说了一声抱歉后应下,"殿下想怎么看? 白善意有所指的道:"两位御史和唐大人那边" 太子嘴角微翘道:"带上,还有你们的刺史,都带上"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白善,问他,"盐果然是晒出来的,且出产果然有这么高,也能食用? 白善正色道:"是真的" 太子便点了点头,严肃的道:"孤带着这么多人去给你捧场,你可不要砸了场子" 白善瞬间明白了太子的打算,起身郑重的行礼,"臣必不负殿下信任" 太子点了点头,这才转头看向周满,"明达和驸马要留在青州,说是要避暑" 太子说到这里一脸的嫌弃,"在比京城更湿热的地方避暑,啧,罢了,孤懒得说他们,你多注意些,别让他们生病了,他们出门还是孤给做的担保呢" 周满立即应下,笑嘻嘻的问,"公主他们能留到什么时候? 太子就瞥了她一眼后道:"留到京城的暑气过去" 这么一算时间似乎也不长。 太子不乐意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起身道:"走吧,去用早食" 早食是分开的,郭刺史倒是很想和太子同桌用一顿早食,但太子拒绝了,并让吴公公让他们准备准备,一会儿他们要直接去北海县。 郭刺史没想到太子竟然这么急,很想热情招待一下对方,奈何他现在连人都见不到。 "白大人和周大人呢? 郭刺史的幕僚道:"太子留下俩人一同用早饭了" 他顿了顿后道:"还有公主驸马一起" 不愧是太子的伴读和驸马的师兄师姐,待遇和他们有很大的不同啊。 郭刺史也能叹息一声,转身去招待太子的随行官员。 白善和周满在陪同太子用早饭。 刺史府给太子准备的早食还是很不错的,俩人都吃得津津有味。 太子胃口本来就好,一抬头,看到胃口同样好的周满白善和白二郎,他的胃口就更好了。 明达细嚼慢咽的吃了一碗小米粥,又吃了半个肉饼便用不下了。 才吃了一碗面的白二郎便接过那半个肉饼啃了,又吃了一个馒头一个鸡蛋 太子见状甚是满意,吃得多长得壮,这才是男子汉嘛。 不过太子还是有些嫌弃白二郎,道:"以后每日早起练剑,不指望你上战场杀敌,也不能手无缚鸡之力" 白二郎抓着筷子,"殿下,我是文官" 太子更嫌弃了,"你进翰林院多少年了,修出一本书了吗?打算什么时候出翰林院进六部轮习? 白二郎:"翰林院也挺好的" 他暂时还不想离开翰林院。 太子颇有点儿恨铁不成钢,虽然明达不需要白二郎给她争取荣华富贵,她本身就很荣华富贵了,但太子依旧对不思进取的白二郎很看不上。 明达却很喜欢白二郎的这份淡然,和太子道:"太子哥哥,朝中还有哪个地方清贵过翰林院吗? 太子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白善和周满端着碗,眼睛却不由悄悄的抬起来瞥向白二郎,抿嘴一乐。 用过饭,太子便出去见郭刺史等人,他们只带了简易的行李,显然并不打算住在北海县。 但是白二郎和明达公主他们的行李都带上了,太子看见了也没说什么,而是叮嘱道:"去了北海县你们就留在县城里,别到处乱跑" 明达立即表示反对,"太子哥哥,我要去看大海" 太子想了想,很快妥协,"也行" 周满总算知道太子跟来的好处了,要是皇帝,不知道要多费多少口舌呢。 郭刺史看到太子立即上前道:"殿下,车马都准备好了" 太子微微点头,"走吧" 太子先往前去,白善和周满落在了后面,就悄悄的溜到唐鹤和殷或身边。 唐鹤和殷或也站住等他们,等他们到了跟前就忍不住问,"你们这是长高了? 俩人一听特别高兴,尤其是周满,一脸期待的看着唐鹤,"唐学兄,我长得多吗? 唐鹤只看了她一眼敷衍道:"高了不少,"然后看向白善认真的打量,"与我一样高了,再长岂不是要高过我了? 一旁的殷或客观的道:"唐学兄,白善已经略比你高了" 唐鹤: 周满轻轻地哼了一声,扭头问殷或,"你祖母也让你出远门? 殷或浅笑道:"祖母她很理解我" 不仅周满和白善,连一旁的唐鹤都很怀疑的看着他。 前面太子的车队已经出发,唐鹤道:"走吧" 大吉他们这才牵着白善他们的马过来,"郎主,我让他们"太子殿下! "一位太子,一位公主和一位驸马,带着朝中的武众臣一起到了青州,周大人你说我能睡得下吗? 周满一愣,瞪眼,"公主和驸马?是白二吗?咳咳,我是说,是明达公主和白驸马吗? 白善也惊住了,愣愣的抬头看向郭刺史。 郭刺史听到周满的称呼便悄悄松了一口气,脸上也不由带了笑意,颔首道:"正是明达公主和白驸马" 周满便忍不住去看白善,白善也看向她,俩人默默地对视了一下,按下心底的雀跃,努力绷着脸做出倾听状。 郭刺史似乎看出了他们的兴奋,轻咳一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后就一副忧愁的样子,"就不知道殿下为何直奔我们青州而来? 他怀疑人是白善和周满招来的,毕竟不说周满,她是崇馆编撰,有上折的渠道和权利,就是白善,他从中书省出来,肯定也有联系京中的渠道。 实际上,人也的确是白善招来的。 白善和周满隔空对视一眼,白善便低头道:"大人,或许是为了盐场而来" 郭刺史便眉头一跳,问道:"你们北海县的盐场也存在几十年了,殿下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起来了? 白善:"或许不是突然对北海县的盐场感兴趣,只是因为需要了解官盐,所以才过来看一看盐场? 郭刺史的心脏跳得更快了,这意思是朝廷要对盐政出手了? 如今大晋大半的盐都出自江南,虽说各地井盐和海盐也有不少,但能够大量提供给各地,并且缴纳了大量盐税的,便是江南。 而江南的盐税和盐政 就算郭刺史没到过江南,只是想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了,那不知是多少钱,不知涉及了多少人的利益 他咽了咽口水,明智的没有再问,而是道:"时辰也不早了,太子殿下他们应该也起身了,你曾是太子伴读,肯定更了解太子的习惯,不如你们二人去问问太子住得可习惯,看还有什么需要添置的,告诉我,我好叫人准备" 白善起身应下,看向周满。 周满便也起身,和他一起行礼后退下。 等人一走,同在屋里的两位幕僚便道:"大人,难道朝廷要对江南的盐税出手? 郭刺史:"你问我,我问谁呢? 他伸手揉了揉额头,"我们这位陛下心思深沉,也能屈能伸,谁能知道他此时心里想什么? 但不管想什么,他知道了白善来北海县怕不只是来当个小县令而已。 他就说嘛,就算外放,也不至于从一个中书舍人外放成一个下县县令吧? 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郭刺史想了想,最后还是叹息一声,有些心痛的道:"把宋家送来的珊瑚树和银钱都还回去吧" "大人" "既然白善没有回过县衙,那此事就当没发生过,你再派人去北海县衙走一趟,白善既然判了,那就依律来处置吧" 太子在此,此时一动不如一静。 幕僚一想也是,只能应下,不过他还是有些怀疑,"大人,白县令果然没有收到消息,对县衙里的事一点不知道吗? 郭刺史哼哼两声道:"本官不管他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他既找好了理由,也果然着急的来见我,我便当他没有怠慢我,也当他是真的不知道" 而且,白善也给了他他想知道的消息,他已经不单单是他的下属了,他们更多的是合作的关系,既如此,那就不能以一般属下的目光来看待他了。 下午六点见 太子他们就住在刺史府中,他们来得突然,郭刺史就算心里想给他们造出一间行宫来也来不及啊。 所以郭刺史将正院和最好的两个院子让了出来,自己带着家人住到了一个小院中。 不过他一晚上没睡,目前看不出来对他有什么影响。 下人给周满和白善领路,带着俩人去正院。 但白善没进去,和守住院门的两个侍卫对视了一眼后果断的问下人,"白驸马也住在正院里? 下人愣了一下后道:"公主和驸马在那边院子" 白善立即道:"太子殿下可能还没醒,我们先去拜见驸马" 周满也连连点头,"先去拜见公主" 下人迟疑了一下后便带他们转弯去另一个院子。 白善和周满就遥遥与守门的两个侍卫打了个招呼就走。 俩侍卫: 那院子也不远,就在正院的隔壁,嗯,隔了一条路而已。 这次守门的是公主府的婆子,她们和周满熟啊,看到俩人便咧开嘴笑,屈膝行礼道:"周大人和白大人来了,二位稍后,奴婢这就进去通禀" 白善和周满便笑着颔首,站在门外等着,顺便打量一下刺史府的后院。 比他们县衙后院可大太多了,好像他们带来了不少人呢,不知道他们县衙后院能不能住得下 正思索着,俩人听到蹬蹬的脚步声,扭头过去看,就见白二郎拎着袍子就跑来,蹦出院门后就看着俩人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我们会在此见面吧?哈哈哈" 白善和周满也忍不住笑眯了眼,一个上去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个则上去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胳膊,也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白二郎嘶的一声,往后一缩,左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和肩膀,有些不满,"你们故意的吧? "没有,"白善否认,高兴的道:"是真的激动,你们是怎么来的?陛下竟然同意让你和公主一同出来? 白二郎便骄傲的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和公主求了好久的,主要是公主没出过远门,这次正好太子出行,来的又是有你们在的青州,不然别的地方陛下也不让我们出来了" 白善就问:"你们来的人多吗? "多得不得了,不过除了我和明达是来找你们玩儿的,也就殷或是闲人,其他人皆要跟着太子,后面还要去别处呢,你不用担忧花销的事" 白善:"殷或也来了? "来了呀,跟唐学兄他们住在另一个院子里呢" 周满:"唐学兄也来了? "是啊,"白二郎理所当然的道:"太子要巡视,身边总要有个擅长断案的人,陛下就钦点了唐学兄,除了唐学兄,御史台那边还出了两个御史呢,你们可要小心点儿,这两位御史很是铁面无私,要是被他们发现有贪污受贿或是怠政严苛等行为" 白善轻咳一声,压低声音道:"这话儿你可以过后找个隐秘之处悄悄与我们说,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个做什么? 但此时压低声音也玩了。 隔壁正院的太子本来也才醒来没多久的,正半闭着眼睛抬手让人服侍穿衣服,白二郎一连串的"哈哈哈"让他一个激灵醒过神来,差点儿没站稳。 太子睁开眼,斜着眼睛扫了一眼隔壁院子的方向,收回手去接过内侍奉上来的湿帕子,才要擦脸又听到两声熟悉的"哈哈哈"大笑,他就顿了一下,看向外面,"白善和周满来了? 吴公公也竖起耳朵听了一下,弯腰细声回答:"好像是的,奴才出去看看? 太子乱抹了一下脸,丢下帕子后道:"去看看,让他们过来回话" 吴公公知道太子是不习惯青州的气候和这边居住的习惯,笑着应了一声后退出去。 一出院子他就问守门的侍卫,"看见白大人和周大人了吗? 侍卫:"看见了,在公主和驸马处" 吴公公好奇的问:"他们才来过? 侍卫:"就到了路口,往门口看了一眼后就离开了" 吴公公便去找他们。 明达也梳妆好了,出来和周满相见,俩人手拉着手悄悄说话,"我和父皇母后说了,京中炎热,所以出来度暑后再回去" 周满咋舌,"青州比京城还热呢" 这是明达没想到的,"不是说青州近海,海边凉快吗? 周满想了想后道:"风倒是挺大的"就是太阳也没少晒,汗也没少流就是了。 明达想了想,也不纠结,挥手道:"不管了,能出门就好,你不说,我不说,父皇也不知道这边比较热啊" 周满一想也是,问她,"你要跟着太子去巡视,还是留在青州? 明达道:"我倒是想跟着太子哥哥四处走一走,但他嫌弃我们得很,这一路上就不断的嫌弃我们走得慢了,反正到了青州他就不怎么管我们了,我打算和二郎留在青州,若是可以,到附近几个州县走一走,见见世面也好" 周满:"听说莱州有个渡口,那里有船可出海,不仅可以南下江南,去到岭南,还能渡过大海去新罗和百济呢" 明达听着神往不已,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肯定不能渡海,周满也知道不行,于是提建议道:"去渡口见识见识渡海的船只也不错呀" 明达狠狠的点头,心中雀跃不已。 "可惜长豫姐姐大着肚子不愿出门" 周满:"长豫公主就是不大着肚子也不会愿意出远门的,我们到时候去海边看看有什么土产,到时候给她带一些回去" 明达颔首,眼睛亮晶晶的,俩人对视,皆看到了各自眼中的兴奋。 明达问她:"青州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周满正要回答,吴公公找了过来,哎哟一声,"白大人,周大人,您二位怎么在这边儿,太子殿下等着要见你们呢" 白二郎和明达干脆就陪着俩人一起过去见太子。 太子却很嫌弃白二郎和明达,直接和俩人道:"不知今日刺史府准备了什么早食,合不合你们的口味,你们去看看" 明达一听就是太子有机密事和俩人说,干脆就拉着白二郎出门。 屋中的下人也陆续退了下去,只留下了吴公公一人奉茶。 太子问白善,"如今新盐场那边晒出了多少盐?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2 17:08:0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