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大尺度吸舌湿吻在线观看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日韩大尺度吸舌湿吻在线观看

日韩大尺度吸舌湿吻在线观看

作者:郑觅霜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7 01:09:11

最新章节:遁空符
小说简介:都没忍住吃了好几块,然后见大家光顾着吃喝去了,便问满宝,"你不是说找了大家来是讨论未解的问题的吗? 满宝一边吃一边道:"是呀,但也得吃饱了再说嘛,你看这会儿时辰还早呢,我们宫门落锁前都可以在这儿说,放心吧,我都和太子妃说好了的" 殷或胃口小,他此时已经吃好了,所以放下筷子直接问,"到底是什么未解的问题? 满宝偏头想了想,拦住正要说话的长豫公主后道:"长豫公主想参股做些生意" 殷或怔了一下后问道:"你们是打算叫上大家一起出钱吗? 刘焕就考虑一下自己的钱袋,然后扭头问正埋头苦吃的白二郎,"如果我和你借钱做生意" "这不可能,"白二郎直接拒绝了,"要是连做生意的本钱都是借的,那还做什么生意? 刘焕道:"我不信你们一开始置办产业时没借钱,你们难道一早就提前存好前了? 白善道:"我们没借钱,家里直接给了钱做的。而且我们自己也存有钱" 白二郎补充道:"不老少呢" 满宝举手道:"我当时最穷,不过我现在最有钱" 毕竟她可是工作的人了呢。 刘焕瞪着眼睛看他们,"你们怎么存的钱? 白善和白二郎理所当然的道:"月钱呀" 白二郎道:"我们的月钱虽比你的少,但也是有的" "你们可真能存,月钱竟然都能存下来" 白善就笑道:"你要是在我们村,肯定也能存下来。我们要花钱得去大集,从街头逛到街尾,花的钱绝对不超过二十文" 一旁殷或淡淡的道:"或是像我一样体弱,没有别的花用,自然也可以存下来的" 长豫见他们跑题,忍不住敲了敲桌子,"能不能回归正题? 满宝:"哦,对,长豫要做生意,你们觉得她可以做吗? 白善便问做的是什么生意,预计成本是多少,可需要他们帮什么忙吗? 其他人也洗耳恭听。 明达看向满宝。 满宝就道:"我没有提前和他们说,所以你看,他们都不觉得长豫做生意有问题" 说完,她看向白善等人道:"皇亲国戚和朝廷官员是不能经商的" 几人: 殷或迟疑着问,"长豫公主还打算亲自管理吧,这些事情交给下人去就好" 长豫立即理直气壮起来,看看明达,又看看满宝,"你们看,他们都没觉得有问题" 满宝点头道:"这就是问题了" 白善也反应过来了,笑道:"我知道了,你是想议一议该怎样防止有权有势之人仗势欺人,与民争利? 明达问:"为什么不是阻止,而是防止? 白二郎道:"怎么可能阻止?那不是捅了马蜂窝?别说我们,就是陛下也办不到的" 殷或和白善满宝一起点头,这也是满宝组局的原因,阻止是不可能了,不过可以胡乱的讨论一下怎样更好的防止。 殷或问,"你们打算讨论出来了干嘛? 满宝问:"我们要是能讨论得出来就让刘焕和刘尚书转达一下,要是讨论不出来,我们可以给陛下写一个折子,让他给我们解答解答嘛,其实我也挺好奇的,万一将来我家的药材生意和药膏生意做得超级大了,朝廷会不会处理我,怎样处理" 众人: 连白善都没想到她有这个心思,半响无语。 满宝对上他的目光,道:"这叫防患未然,不是正常的吗? 刘焕还一脸迷茫,连忙叫停,"等一下,这事儿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既然明知道那是个马蜂窝,为什么还要去捅? 他也不傻,虽然他们说话绕了一点儿,他费了老大劲儿才明白过来,但身为户部尚书的孙子,他还是知道权贵涉及商事是一件很敏感的事儿。 他扭头和周满道:"就你家那小生意,药膏一个月能卖出一百罐吗? 满宝:"不能,现在好像是二十多罐? "所以这么小的作坊你担心什么?从小耳濡目染的刘焕道:"所以你担心什么?别说那药膏不是你卖的,就是你卖的也没什么事吧,你是太医呀,是大夫呀,润脂膏说白了也是药膏,你给病人开药膏怎么了? 满宝立即和明达长豫道:"听到没有,听到没有,这些都是空子,像这样的空子还有许多呢,要想不与民争利,那需要填补的空子可多了" 众人:这是狠起来连自己的路都堵了呀。满宝掰着手指头数自己知道的各种空子,"说是官员不能经商,但朝中的官员谁没有一两个下人名下挂着商铺在外行走的?再不济还有亲戚好友,都可以合作,基本上只要自己不倒下,这些合作就能长长久久的进行下去" 她也不避讳,直接道:"比如我们太医署的太医,萧院正家里就有好几个药铺,就挂在他两个儿子名下,刘太医他们虽没有自己的药铺,却都有亲近的药铺,偶尔去那些药铺里挂单坐堂,或是帮他们出诊一些请不到太医却又极重要的病人" "还有替药铺引荐一些药商,就凭这些,不用出钱每年都有分成拿,"满宝道:"我出自济世堂,郑大掌柜就暗示过几次可以从京城这边的铺子里拿出一成的收益来给我" 长豫和明达张大了嘴巴,明达好奇的问,"那你拿了吗? 满宝摇头,"我也心动过,但仔细想想,拿了这一成收益,将来责任就多了,我要是去了别处心里也不自在,所以还是丁是丁,卯是卯,算了" 殷或:"可你不也时不时的去济世堂坐堂吗?我听我大姐说,有人想从太医署里请你出诊,不过太医署这边没批,最后还是走的济世堂的路子才请到了你" "咦,你说的是裴家娘子吗?满宝道:"我上次休沐只出了这一个外诊" 她笑道:"她给了钱的,有诊金,为何不出诊?说起来我还要谢郑大掌柜为我招揽病人呢,这算是互惠,我怎么好意思再从郑大掌柜那里拿钱? 白善道:"这就是脸皮薄和脸皮厚的区别了,但在官场中多混几年的官员,若爱财,再薄也变厚了。所以这样指望官员自律是不行的,得有规矩才行" 明达道:"朝中已经明确规定官员不能经商,还要怎么规定呢,总不能要求他们家的下人和亲戚都不能经商吧? "这个肯定不行,"都不用白善和满宝表示反对,白二郎直接道:"以后白善要是考中进士出仕了,我却没考中,那我肯定要回家种地的" 他道:"农忙之余肯定还要做一些生意维持生计,要是亲戚也不能做生意,那我怎么办? 众人: 明达好奇的看他,问道:"你还做生意? "那是,"白二郎道:"我这么多地呢,收获的粮食得往外卖,要是在外面看到好看的绸缎锦绫等也可以带回绵州和益州嘛" 他爹就是这么干的,不过他爹很少亲自干这样的事儿,都是让管事出面,他再管着管事就行。 一旁的火炉水开了,咕噜噜的响起来,放在上面的锅里冒出阵阵的肉香味儿,正想说话的殷或一顿,转过头去问道:"怎么还有蒸肉? 满宝道:"我今天让先生带进来的" 长豫也闻到了香吻,吸了一口气道:"可真香呀,你带了几碗来? "三碗,先生带进宫来的我全拿来了"满宝对殷或道:"这个你可以多吃一些,先生说我大嫂说了,宫里的贵人们肯定不缺油水,所以这次她把粉码得稍厚一些,下面又垫了好些萝卜,蒸肉没那么油腻了" 殷或面色没多少变化的道:"其实和之前一样的也可以" 刘焕扭头问,"你吃过? 殷或点头,"过年的时候他们送了一些给我" 当时他收到这份年礼时还惊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收到蒸好的肉做年礼,可那天晚上他就吃了两块,剩下的都让他爹和祖母及六姐吃了,很是惋惜。 刘焕就在香味中嫉妒,"你们为什么不给我送? 满宝眨眨眼,忍不住和白善对视一眼,迟疑道:"下次给你也送一份?我们给你们家的年礼也不薄吧,这蒸肉又不值钱,而且你家人好多,给你一碗,你能吃到一块吗? 刘焕一想也是,他们家人好多,跟殷或他们家不一样。 见糊弄过去了,满宝悄悄松了一口气。 长豫见他们又跑题,就忍不住敲着桌子问道:"话说你们还讨不讨论了? 满宝就安抚她道:"别急嘛,这种事儿一次两次也论不出来的,反正你离出嫁还有好长呢,又不急着做生意" 明达这会儿已经不急了,她喝了一口茶,看出来了,只怕论事是真,吃好吃的也是真,甚至开心聊天也是真。 她也扭头对长豫道:"要不你别想着做生意了,和我一样,到时候把封地打理好就可以了,魏家清贵,魏公子未必适应你的奢华" 长豫就道:"那我们可以分开住嘛,他住到魏家去,我住在公主府里,多好?我还自在些呢" 明达没想到姐姐还有这个想法,瞪圆了眼睛,满宝也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夫妻不住在一起吗? 长豫理所当然的道:"当然可以不住在一起,我好几个姐姐和姐夫就不住在一起,有事儿再把驸马叫去公主府说话就是" 白善都忍不住好奇起来,"那驸马与公主的关系好吗? 长豫想了想后道:"有不好的,自然也有好的" 满宝摇摇头,和她道:"我爹娘就没分开过" 白善:"我现在有点儿同情魏兄了" 长豫: 明达却不这样认为,她道:"这是皇家公主的特权,女子在世间不易,只许你们男子眠花宿柳,决定是否回家,就不许女子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生活的地方? 满宝赞同的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白善:"我现在住的是你的房子" 白二郎则道:"其实一人一套房子还是太大了,要一起玩儿还得走好远的路,实在想自在,一人一个院子呗,既自在,要是想一起说话,一起玩了也好走到一起" 殷或:"我们真的不说一说官员和皇亲国戚经商的事儿了吗? 白善道:"其实这个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些问题都是总所周知的,我目前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至亲不能在官员任职管辖之地经商,其中至亲包括三代以内的亲属以及妻族两代以内的亲属;还有就是税务勘定严格些,尽量减少偷税漏税"满宝掰着手指头数自己知道的各种空子,"说是官员不能经商,但朝中的官员谁没有一两个下人名下挂着商铺在外行走的?再不济还有亲戚好友,都可以合作,基本上只要自己不倒下,这些合作就能长长久久的进行下去" 她也不避讳,直接道:"比如我们太医署的太医,萧院正家里就有好几个药铺,就挂在他两个儿子名下,刘太医他们虽没有自己的药铺,却都有亲近的药铺,偶尔去那些药铺里挂单坐堂,或是帮他们出诊一些请不到太医却又极重要的病人" "还有替药铺引荐一些药商,就凭这些,不用出钱每年都有分成拿,"满宝道:"我出自济世堂,郑大掌柜就暗示过几次可以从京城这边的铺子里拿出一成的收益来给我" 长豫和明达张大了嘴巴,明达好奇的问,"那你拿了吗? 满宝摇头,"我也心动过,但仔细想想,拿了这一成收益,将来责任就多了,我要是去了别处心里也不自在,所以还是丁是丁,卯是卯,算了" 殷或:"可你不也时不时的去济世堂坐堂吗?我听我大姐说,有人想从太医署里请你出诊,不过太医署这边没批,最后还是走的济世堂的路子才请到了你" "咦,你说的是裴家娘子吗?满宝道:"我上次休沐只出了这一个外诊" 她笑道:"她给了钱的,有诊金,为何不出诊?说起来我还要谢郑大掌柜为我招揽病人呢,这算是互惠,我怎么好意思再从郑大掌柜那里拿钱? 白善道:"这就是脸皮薄和脸皮厚的区别了,但在官场中多混几年的官员,若爱财,再薄也变厚了。所以这样指望官员自律是不行的,得有规矩才行" 明达道:"朝中已经明确规定官员不能经商,还要怎么规定呢,总不能要求他们家的下人和亲戚都不能经商吧? "这个肯定不行,"都不用白善和满宝表示反对,白二郎直接道:"以后白善要是考中进士出仕了,我却没考中,那我肯定要回家种地的" 他道:"农忙之余肯定还要做一些生意维持生计,要是亲戚也不能做生意,那我怎么办? 众人: 明达好奇的看他,问道:"你还做生意? "那是,"白二郎道:"我这么多地呢,收获的粮食得往外卖,要是在外面看到好看的绸缎锦绫等也可以带回绵州和益州嘛" 他爹就是这么干的,不过他爹很少亲自干这样的事儿,都是让管事出面,他再管着管事就行。 一旁的火炉水开了,咕噜噜的响起来,放在上面的锅里冒出阵阵的肉香味儿,正想说话的殷或一顿,转过头去问道:"怎么还有蒸肉? 满宝道:"我今天让先生带进来的" 长豫也闻到了香吻,吸了一口气道:"可真香呀,你带了几碗来? "三碗,先生带进宫来的我全拿来了"满宝对殷或道:"这个你可以多吃一些,先生说我大嫂说了,宫里的贵人们肯定不缺油水,所以这次她把粉码得稍厚一些,下面又垫了好些萝卜,蒸肉没那么油腻了" 殷或面色没多少变化的道:"其实和之前一样的也可以" 刘焕扭头问,"你吃过? 殷或点头,"过年的时候他们送了一些给我" 当时他收到这份年礼时还惊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收到蒸好的肉做年礼,可那天晚上他就吃了两块,剩下的都让他爹和祖母及六姐吃了,很是惋惜。 刘焕就在香味中嫉妒,"你们为什么不给我送? 满宝眨眨眼,忍不住和白善对视一眼,迟疑道:"下次给你也送一份?我们给你们家的年礼也不薄吧,这蒸肉又不值钱,而且你家人好多,给你一碗,你能吃到一块吗? 刘焕一想也是,他们家人好多,跟殷或他们家不一样。 见糊弄过去了,满宝悄悄松了一口气。 长豫见他们又跑题,就忍不住敲着桌子问道:"话说你们还讨不讨论了? 满宝就安抚她道:"别急嘛,这种事儿一次两次也论不出来的,反正你离出嫁还有好长呢,又不急着做生意" 明达这会儿已经不急了,她喝了一口茶,看出来了,只怕论事是真,吃好吃的也是真,甚至开心聊天也是真。 她也扭头对长豫道:"要不你别想着做生意了,和我一样,到时候把封地打理好就可以了,魏家清贵,魏公子未必适应你的奢华" 长豫就道:"那我们可以分开住嘛,他住到魏家去,我住在公主府里,多好?我还自在些呢" 明达没想到姐姐还有这个想法,瞪圆了眼睛,满宝也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夫妻不住在一起吗? 长豫理所当然的道:"当然可以不住在一起,我好几个姐姐和姐夫就不住在一起,有事儿再把驸马叫去公主府说话就是" 白善都忍不住好奇起来,"那驸马与公主的关系好吗? 长豫想了想后道:"有不好的,自然也有好的" 满宝摇摇头,和她道:"我爹娘就没分开过" 白善:"我现在有点儿同情魏兄了" 长豫: 明达却不这样认为,她道:"这是皇家公主的特权,女子在世间不易,只许你们男子眠花宿柳,决定是否回家,就不许女子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生活的地方? 满宝赞同的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白善:"我现在住的是你的房子" 白二郎则道:"其实一人一套房子还是太大了,要一起玩儿还得走好远的路,实在想自在,一人一个院子呗,既自在,要是想一起说话,一起玩了也好走到一起" 殷或:"我们真的不说一说官员和皇亲国戚经商的事儿了吗? 白善道:"其实这个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些问题都是总所周知的,我目前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至亲不能在官员任职管辖之地经商,其中至亲包括三代以内的亲属以及妻族两代以内的亲属;还有就是税务勘定严格些,尽量减少偷税漏税"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7 01:09:1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