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套可以用几次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狼牙套可以用几次

狼牙套可以用几次

作者:燕星凡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6 23:31:03

最新章节:艾尔巴夫
小说简介:夫者,当以今日为荣" "将来我等为政一方,若也能得百姓如此爱戴便此生无悔矣" 也有人眼尖,"你们看杨学兄" 大家纷纷扭头去看杨和书,他正一脸平静的看着这一幕,只是眼底含着泪水。 就有人感叹道:"此一次,杨学兄算首功吧? "这可不一定,这些百姓感激我们,却不一定全都感激杨学兄" "这是什么意思? "我出去统计户籍,计算死亡人数的时候听不少人抱怨,要不是杨学兄关闭城门,夏州城内不一定会死这么多人" 众人就好似被泼了一桶冰水,感动瞬间消了不少,"这是什么话?不关闭城门,难道任由天花南下吗?京城可有百万人口" "我们是外人,这个道理不难接受,但夏州城内的人会觉得正因为杨大人将天花患者都关在了城里,所以城中染病的人更多,加上太医院来前医药不足,听说那时候为了抢大夫,不少人彻夜在药铺门口等着,最后人不是因为天花而死,却是冻死的" 他道:"这世上,懂得道理的人少,懂得为他人牺牲,为他人着想的人更少,想一想杨夫人是怎么染上天花的吧,还不是有的人认为只要杨学兄家里人也染上了天花就会送出城去寻医问药" 有学生愤怒起来,"太过分了,他们不去恨带入天花的人,却来恨杨学兄,简直是无理取闹。对了,是谁带入天花来着? "你忘了,是牛刺史的小儿子,他抢了一个胡姬,那个胡姬估计没来过中原,水土不服,所以引发了天花" 这是大众的猜想。 "听说牛刺史过后也要进京,为的是告杨学兄以下犯上,软禁上官" "所以才说杨学兄危急,别说首功,他能不被问罪就不错了。以下犯上可是大忌" "但那也是不得已的权宜之计,牛刺史要是通情达理,肯控制疫病,杨学兄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儿?哼,回了京城我一定要宣扬一下此事,过是过,但功也是大功" "不错,想想我们来时看到的病人,已经做了这么多准备却还是有人染上了,也就我们六艺从不懈怠,又年轻体壮才不染上病,要是放任天花出城,夏州以南岂不是成了炼狱? "没错,回京以后我要和我爹说一声,可不能让杨学兄凭白受罪" "正是,我也和我哥说一声" "那我和我祖父说一声" 封宗平悄悄的溜回白善身边,伸手道:"怎么样,我做到了吧? 白善将一袋肉干放在他手上,赞叹道:"这种事果然还是你做最合适" 封宗平将肉干塞进自己的包袱里藏好,不客气的道:"别拐着弯的骂我,其实要不是你跟杨学兄关系太近,你去办肯定也成" 白善微微一笑,道:"回到京城还希望你再帮忙宣扬一下,不用往朝上宣扬,就只学生们之间说一说就行" "为什么,打铁趁热不好吗? 白善摇头,"太过了就有挟舆论逼迫陛下的意思了,我其实就是想和大人们解释一下杨学兄软禁牛刺史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他强调道:"是真的迫不得已,不是进退一步夺职而已,而是进退一步是百万百姓的性命,所以当时什么律法、规则全不在考量之内了" 封宗平若有所思,"我明白了,你是想让大人们认同杨学兄的选择,就算最后他还是会因此被罚,却不会被人延伸出别的含义来" 比如有人攻击:"今日他敢软禁上官,焉知他日不会再因政见不和再软禁上官,甚至冒犯圣驾" 将杨和书的为难之处在学生之间宣扬,既不会对陛下造成压力,又能让百官考量一下杨和书的立场,让他们不至于由此延伸出那种诛心的猜测来。 只要赢了这一点儿,杨和书就不惧了。 封宗平就道:"那可不是一袋肉干的量" "回去我给你送十袋" "别,"封宗平道:"肉干这会儿值钱,等回了京城可就不值钱了" 现在他要肉干是因为夏州城肉少呀,嘴里没味儿成什么样了,等回了京城,他封公子还缺肉吗?封宗平一行人冒着寒风上路,殷或没走,他体弱,所以光明正大的要多留一段时间,等天气暖和一些再走。 跟来的禁军当然不会催促,还留下两个来照顾保护他。 京城的消息出了正月才送到夏州来,皇帝召杨和书及牛刺史进京询问。 而太医院和太医署一众人也一同被召回京城,大理寺有官员亲自来请人。 夏州城最后的那几个天花病人死了一个,其他都治愈出去了,别院被上上下下打扫了一遍,还给了原主人。 但谁都知道,几年之内,这三个院子怕是都不会住人。 为此杨和书亲自上门感激三个别院的主人,当初他们肯拿出院子来给杨和书收留病人便是大善。 杨和书的折子,牛刺史的折子,还有满宝及卢太医的折子是跟着封宗平他们一起入京的,甚至比他们还早两天进京,毕竟送折子的官差可不会像他们走得这么慢。 这一次杨和书进京没有带崔氏和儿子,他只带了一个万田入京,将大部分人手都留给了她,还给了她一个玉戒指,笑道:"父亲派来的人我安排在了城外的职田庄子上,我走以后你就带着孩子住到庄子上吧,紧闭门户等我回来" 崔氏接过戒指,认真的点了点头,她隐约知道些,那些人并不是一般的护卫,而是杨家以前养的部曲,只是后来天下承平,一些人被放籍进了军中,还有一些人则留在家里做护卫。 崔氏有些没落了,但手里依旧有不少能用上的部曲,何况杨氏? 有他们在身侧,她和孩子就能平安了。 崔氏抓着他的手低低的道:"夫君,我在夏州等着你" 杨和书低低应了一声,轻声道:"夏州经此一疫,元气大伤,就这么走了,我心中不甘" 他努力了两年才站稳脚跟,让朔方县有了点儿起色,就这么离开另外找个地方重头开始,他的确是不甘。 而且 他看了崔氏一眼,虽然妻子无恙,但当时她的确是被害得快没命了,他查不到证据,可不代表什么都做不了。 有些事做起来需要证据,但有些事却是不需要的,只需从心就好。 杨和书拍了拍她的手,转身去了客院。 客院里,周满等人也在热闹的收拾行李,满宝速度最快,因为她有一个侄女和一个侄媳妇帮忙,所以收完就跑去找白善三人,"龚三太太请我吃最后一顿羊蝎子,贴饼子,你们去不去? 白大郎跟着封宗平回去了,殷或搬到了白善他们隔壁,闻言笑道:"前儿不是才吃过吗?怎么又吃? "前儿吃的是鹿筋"满宝咽了咽口水,"不过说真的,夏州的鹿真好吃,比京城的好吃多了" 不仅鹿筋好吃,鹿肉也好吃。 白善深以为然的点头,"还便宜" 俩人对视一眼,忍不住嘿嘿一笑。 前天龚三太太请他们吃了鹿筋,于是白善便趁机了解了一下活鹿,果然,和京城不一样,在夏州这里要买到活鹿要简单得多。 因为这里不仅有野生的,也有圈养的。 在马场里围上一块草地就可以养鹿,然后到了秋冬时就拿出来放到草场上给公子小姐们狩猎,那赚的钱可比单卖鹿肉要赚钱。 而且这里许多鹿的祖宗都是野鹿,只是被圈养起来后生了一代又一代,味道比野鹿的味道更好。 白善就买了两头不同品种的小鹿,然后和满宝骑着马到了大草原上上供给了小岳父。 回来就借口说箭法练得不好让鹿跑了。 除了白二郎和殷或,其他人都没怀疑,嗯,其他人也就是知道他买鹿的龚三和龚三太太而已。 因为怕他们伤心,所以今天他们没有请吃鹿肉,而是请吃的是羊蝎子,以为他们喜欢打猎的龚三太太还道:"羊比鹿好猎,你们要是想打猎,那我让人赶些羊到草原上让你们练练手? 到时候她让人往里头赶上百来头羊,就不信他们射不中。 满宝连忙道:"算了,我们那天就是起了一点儿兴致,对打猎一般的" 龚三太太点头,其实心里还是惋惜的,这俩人先前也不说,要知道他们是想打猎,她带他们去草场呀,交了钱进去跑几圈,打中了付钱,打不中当玩儿了。 偏自己买了鹿到草原上射着玩儿,那又不是谁家的草场,就是跑了也没处找去,白费了两只小鹿。 夏州城如今已经恢复了烟火气,不少店铺都开门了,所以龚三太太直接请他们去她最常去的那家羊肉馆里吃。 她道:"别看这馆子小,做的羊蝎子却是最地道的,还有贴的饼子特别好吃,又软绵又劲道,之前你们在我家吃的味道都没这好,唉,明天你们就要走了,不然我还能多带你们来吃几次" 满宝已经闻到了香味,连连点头。 他们看向窗外,笑道:"现在街上人多了许多" "这哪叫多呀,"龚三太太也看了一眼,道:"疫病之前才叫多呢,那时候北来的,东去的,西往的,南上的都要经过我们夏州城,客商似云来,尤其这两年杨县令手松,进出城的东西收的杂税少,不管是东南西北哪儿的客商都喜欢到夏州城来先过一遍手,就越发的热闹了,现在人少了许多" 不仅他们夏州城的人死了不少,一些过路的客商也病死了不少,夏州城一下成了伤心地,短期内失去了这么多客商,加上世人又对天花有些畏惧的,更不会来了。 她叹息一声,东家端了一个大铁锅上来,将桌子中间的木板抽掉,将铁锅放上去,再从底下抽出一块板子便将火烧起来。 这和他们在龚三太太家吃的羊蝎子不太一样,她家是做好后盛在盆里端上来的,店家的这是要现做? 现做是不可能的,羊蝎子在后厨已经炖了一段时间,这会儿端上来是已经快要可以吃的了。 他揭开盖子,热气腾的冒起来,肉香扑鼻而来,连殷或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腹中饥饿。 店家拿了一个盆出来,当即捏了面饼就摊在铁锅边上 大家闻着慢慢散发出来的麦香,再混着肉香,都没忍住咽了咽口水。 这羊蝎子似乎是有些好吃呢。封宗平一行人冒着寒风上路,殷或没走,他体弱,所以光明正大的要多留一段时间,等天气暖和一些再走。 跟来的禁军当然不会催促,还留下两个来照顾保护他。 京城的消息出了正月才送到夏州来,皇帝召杨和书及牛刺史进京询问。 而太医院和太医署一众人也一同被召回京城,大理寺有官员亲自来请人。 夏州城最后的那几个天花病人死了一个,其他都治愈出去了,别院被上上下下打扫了一遍,还给了原主人。 但谁都知道,几年之内,这三个院子怕是都不会住人。 为此杨和书亲自上门感激三个别院的主人,当初他们肯拿出院子来给杨和书收留病人便是大善。 杨和书的折子,牛刺史的折子,还有满宝及卢太医的折子是跟着封宗平他们一起入京的,甚至比他们还早两天进京,毕竟送折子的官差可不会像他们走得这么慢。 这一次杨和书进京没有带崔氏和儿子,他只带了一个万田入京,将大部分人手都留给了她,还给了她一个玉戒指,笑道:"父亲派来的人我安排在了城外的职田庄子上,我走以后你就带着孩子住到庄子上吧,紧闭门户等我回来" 崔氏接过戒指,认真的点了点头,她隐约知道些,那些人并不是一般的护卫,而是杨家以前养的部曲,只是后来天下承平,一些人被放籍进了军中,还有一些人则留在家里做护卫。 崔氏有些没落了,但手里依旧有不少能用上的部曲,何况杨氏? 有他们在身侧,她和孩子就能平安了。 崔氏抓着他的手低低的道:"夫君,我在夏州等着你" 杨和书低低应了一声,轻声道:"夏州经此一疫,元气大伤,就这么走了,我心中不甘" 他努力了两年才站稳脚跟,让朔方县有了点儿起色,就这么离开另外找个地方重头开始,他的确是不甘。 而且 他看了崔氏一眼,虽然妻子无恙,但当时她的确是被害得快没命了,他查不到证据,可不代表什么都做不了。 有些事做起来需要证据,但有些事却是不需要的,只需从心就好。 杨和书拍了拍她的手,转身去了客院。 客院里,周满等人也在热闹的收拾行李,满宝速度最快,因为她有一个侄女和一个侄媳妇帮忙,所以收完就跑去找白善三人,"龚三太太请我吃最后一顿羊蝎子,贴饼子,你们去不去? 白大郎跟着封宗平回去了,殷或搬到了白善他们隔壁,闻言笑道:"前儿不是才吃过吗?怎么又吃? "前儿吃的是鹿筋"满宝咽了咽口水,"不过说真的,夏州的鹿真好吃,比京城的好吃多了" 不仅鹿筋好吃,鹿肉也好吃。 白善深以为然的点头,"还便宜" 俩人对视一眼,忍不住嘿嘿一笑。 前天龚三太太请他们吃了鹿筋,于是白善便趁机了解了一下活鹿,果然,和京城不一样,在夏州这里要买到活鹿要简单得多。 因为这里不仅有野生的,也有圈养的。 在马场里围上一块草地就可以养鹿,然后到了秋冬时就拿出来放到草场上给公子小姐们狩猎,那赚的钱可比单卖鹿肉要赚钱。 而且这里许多鹿的祖宗都是野鹿,只是被圈养起来后生了一代又一代,味道比野鹿的味道更好。 白善就买了两头不同品种的小鹿,然后和满宝骑着马到了大草原上上供给了小岳父。 回来就借口说箭法练得不好让鹿跑了。 除了白二郎和殷或,其他人都没怀疑,嗯,其他人也就是知道他买鹿的龚三和龚三太太而已。 因为怕他们伤心,所以今天他们没有请吃鹿肉,而是请吃的是羊蝎子,以为他们喜欢打猎的龚三太太还道:"羊比鹿好猎,你们要是想打猎,那我让人赶些羊到草原上让你们练练手? 到时候她让人往里头赶上百来头羊,就不信他们射不中。 满宝连忙道:"算了,我们那天就是起了一点儿兴致,对打猎一般的" 龚三太太点头,其实心里还是惋惜的,这俩人先前也不说,要知道他们是想打猎,她带他们去草场呀,交了钱进去跑几圈,打中了付钱,打不中当玩儿了。 偏自己买了鹿到草原上射着玩儿,那又不是谁家的草场,就是跑了也没处找去,白费了两只小鹿。 夏州城如今已经恢复了烟火气,不少店铺都开门了,所以龚三太太直接请他们去她最常去的那家羊肉馆里吃。 她道:"别看这馆子小,做的羊蝎子却是最地道的,还有贴的饼子特别好吃,又软绵又劲道,之前你们在我家吃的味道都没这好,唉,明天你们就要走了,不然我还能多带你们来吃几次" 满宝已经闻到了香味,连连点头。 他们看向窗外,笑道:"现在街上人多了许多" "这哪叫多呀,"龚三太太也看了一眼,道:"疫病之前才叫多呢,那时候北来的,东去的,西往的,南上的都要经过我们夏州城,客商似云来,尤其这两年杨县令手松,进出城的东西收的杂税少,不管是东南西北哪儿的客商都喜欢到夏州城来先过一遍手,就越发的热闹了,现在人少了许多" 不仅他们夏州城的人死了不少,一些过路的客商也病死了不少,夏州城一下成了伤心地,短期内失去了这么多客商,加上世人又对天花有些畏惧的,更不会来了。 她叹息一声,东家端了一个大铁锅上来,将桌子中间的木板抽掉,将铁锅放上去,再从底下抽出一块板子便将火烧起来。 这和他们在龚三太太家吃的羊蝎子不太一样,她家是做好后盛在盆里端上来的,店家的这是要现做? 现做是不可能的,羊蝎子在后厨已经炖了一段时间,这会儿端上来是已经快要可以吃的了。 他揭开盖子,热气腾的冒起来,肉香扑鼻而来,连殷或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腹中饥饿。 店家拿了一个盆出来,当即捏了面饼就摊在铁锅边上 大家闻着慢慢散发出来的麦香,再混着肉香,都没忍住咽了咽口水。 这羊蝎子似乎是有些好吃呢。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6 23:31:0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