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上女领导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傍上女领导

傍上女领导

作者:叶天悔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4:24:18

最新章节:抢先步
小说简介:满宝就叹息一声道:"夫人,我们太医院现在只有三十六人而已,连萧院正都要去带课,要教的课程又多,而且这仅仅是第一年,明年还要招入新生,您别看这才一个班,却至少需要四位先生去教她们,先不论太医们花费的精力,朝廷和陛下为办太医署便花费了不少,她们这些人学成以后是去做私医的,和要入医署到各地去的弟子不一样" 满宝话没说透,但意思很明白。 你们要养的是私医,好意思挖朝廷和陛下的墙脚吗? 座上的皇后便也跟着叹息,"为建造太医署,陛下私库里的钱都花光了,也是因此长豫的婚事才往后推了两年" 众夫人:难道不是周满说女子太早成亲不好,然后皇帝心疼闺女,特地推迟的吗? 前两次宫宴上说的话今天就改口了吗? 但没人会不识趣的将这一点儿点出来。皇后都亲自开口了,便是她们觉得贵,也不会就这几十两银子扯皮。 因此她们对视过后便应了下来,"一百两就一百两吧,不过这名额你可得多给我们留点儿" 满宝道:"那就翻倍好了,十个名额变二十个名额"见她们似乎不太愿意的样子,满宝立即解释道:"这小班上课总能兼顾学生一些,再多,先生精力有限,总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 大家一听,这才莫可奈何的应下。 说完了正经事,宿国公夫人便伸手拉起满宝的手笑道:"周小娘子,这得了空也去我家坐坐,我家老二家的最近身上不好,请了大夫来看才知道是有喜了,想请你去给她看看" 既然已经请了大夫,那她就没必要再看一次了吧? 不过满宝想了想还是点头应下了。 等送走了宿国公夫人等人,满宝看了一眼被留下的赵国公夫人,也躬身退了下去。 一直留在偏殿里等消息的萧院正看见,立即出来,凑上去小声的问道:"怎么样了? 满宝冲他点头,小声道:"一年一百两,二十个名额,她们应下了" 萧院正一愣,问道:"你怎么和她们说的,怎么就应了? 满宝道:"没怎么说,就是说了些太医署的艰难之处而已,而且还有皇后娘娘在呢,她们总不好挖陛下的墙脚吧? 萧院正:那为什么冲着他的时候就好意思? 他抬头看了一眼周满,清了清嗓子道:"这也是你好运,要是前面朝堂上的大人们来谈,那是一两一文都要计算清楚的,必定不会这么爽快" 满宝深以为然的点头,"男人都小气,一点儿也不爽利" 萧院正: 总觉得这话好似有些不对。 "萧院正,她们送来的人要单独教,回头我列个课程出来,您和众太医商议商议? 萧院正立即被转移了注意力,他点点头道:"好,你先把课程列出来,明儿把单子给我后我去找刘太医他们商量" 这事就算定下了。 满宝回到崇文馆就开始摸出纸笔来列她们要学的课程。 最初的课程都是定好的,她需要列的是后面的,但知道了她们想要什么样的大夫,再列出课程来就不难了。 毕竟太医院已经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将整个太医署的课程定了下来,基本上是从那些课程中挑出她们必须要学的课程来就行,还有一些关联性比较大的课程。 下学以后,找过来的白善见她还在埋头苦写,便凑上去看了一眼,问道:"怎么还在写课程,这东西不是早就定好了吗? 满宝一边写一边给他做了解释,道:"我觉得这也算是互惠互利的事儿了,两千两呢,这点儿钱也不少了" 白善便笑问,"陛下还缺这点钱吗? "知道什么是积少成多吗?满宝道:"这个地方不知道节省,那个地方不知道开流,所有人都不知道节俭,陛下就是有金山银山也不够用的" "户部更不用说,自我知道户部和国库后,我就没听哪一个官说过国库丰盈的,年年钱都不够使,上次我们太医署想要多添置一副药柜,就在单子上列了二十两银子,结果户部都给划去了,说一副药柜就足够,哪儿需要两副的? 满宝摇头道:"抠门得紧,我们太医署要是自己有钱,再买药柜的时候还用得着和户部申请吗?直接就买了,还能一次买十副" 白善乐,"用五副丢五副吗? 满宝也乐,点头道:"没错" 而赵国公夫人在所有人走后,走上前去温声问皇后,"娘娘,陛下的私库真的空了? 皇后就浅笑道:"陛下也是为了民生" 赵国公夫人便道:"那也不能将钱都用在外头上,那到底是你们的私房,也该为自己,为孩子留一些" 她道:"长豫公主到底年纪不小了,就是再拖,这一二年也该说亲了,更别说五皇子就要出宫开府,还要去封地就藩,这一桩桩一项项哪儿不要钱? 当然,皇子就藩的王府是要户部出钱,工部来建的,但刚建成的宅子里能有什么? 最后不还得皇帝和皇后来贴补? 纵然杨贵妃会给她儿子准备,但皇帝也会给的,就是皇后娘娘,就算只是为了面子也会出一些钱的,何况皇后对五皇子还不错,那出的更不少了、 赵国公夫人都忍不住替皇后忧心,低声问道:"要不要我和国公送些钱进来? "千万别,"皇后拦住了她,笑道:"嫂嫂拖家带口的也不容易,宫里便是艰难些也不至于如此,您放心" 赵国公夫人便叹气,"我听说娘娘已经裁减了一批宫女,前儿又给太医署送去了一批宫女,外头都说,宫中艰难呢" 皇后没想到外面会传出这样的话来,忍不住道:"那不过是太医署在外面招不到合适的女孩儿,我这才从宫里选了人顶上的" 见赵国公夫人一脸不信的模样,皇后便顿了顿后转开话题,"嫂嫂怎么也和她们一样想着往太医署要人了?赵国公沉默了一下后附耳过去小声道:"老大家的小闺女,才七岁呢,近来这胸口就疼得不行,我们摸着似乎有肿块,嬷嬷们看不出什么来,又不好往外请大夫,只能往外报了个丫头的名字抓了些药回来吃,只是效果一般" 她叹息道:"听那些大夫的意思,不是什么大的毛病,可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总忧心,所以想着家里还是有个女医才方便" 皇后想起身体越发康健的明达,忍不住点了点。 明达以前的身体总不好,和她一样的老毛病,特别是春天柳絮翻飞的时候她都难受。 宫里倒是及时请了太医,但有时严重起来她身上隐秘一些的地方也会起疹子,只靠形容让太医诊治多少差了一些。 但自周满进宫以后,春天时明达只要远着柳絮就不再又太大的毛病,今年明达宫里主动叫太医的次数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 皇后理解了她们,心底叹了一口气后道:"等明日我让周满去府上看一看孩子吧" 赵国公夫人本是想等周满休沐后再请人上门的,听见皇后明天就啃让人出宫去看诊,连忙感激的跪下替小孙女谢恩。 皇后伸手扶住她,笑道:"嫂嫂与我也太见外了,这事应该早些与我说的" 太医院里的太医偶尔会接到诸如去给大臣们或他们的家属看病的命令,满宝这还是第一次接到这样明确的命令,以前都是出宫休沐后人家上门来请的。 所以接了命令的满宝还是挺稀奇的。 一大早将昨天写好的课程表交给了萧院正,她就提着药箱出宫去了。 荣四给她赶车,正要出宫时,正好遇上郑辜三个要进宫扎针去,满宝想了想,叫住他们,点了刘医女道:"你跟我去出诊" 刘医女一听,立即提了自己的药箱爬上马车,郑辜和小芍只能羡慕的看着她们走远。 郑辜道:"所以做女子也是有好处的" 郑芍:"大师兄,我还是喜欢做男子" 郑辜瞟了他一眼后道:"我也没说我就想做女子了呀,走吧,正好今儿报上来的名单不多,少了她一个,我们能多分几个病人" 郑芍:"二师姐不在,那些宫女恐怕不会让我们扎针" 郑辜:"没事,我们能把所有内侍抢了也行" 刘医女上次见满宝是在前天,师兄妹三个轮流上前请教问题,一个只有两刻钟的时间,时间很紧,今天难得有时间,刘医女就从药箱里掏出自己的笔记,顺便问了一句,"师父,我们去哪儿? "去赵国公府,他们家的小娘子似乎生病了,娘娘让我去看看" 刘医女就把笔记给收起来了,问道:"是什么病啊? "不知道,来传口谕的宫女没说" 到了赵国公府,不必俩人上前,荣四停好马车后便先一步上前敲门了,"周太医奉命来给府上的小姐看诊" 门房立即就懂了,一边让人去后院通知主人,一边拆门槛让他们进去。 荣四等他们拆掉门槛后便拉了马车进去,放下车凳让她们下车。 刘医女要帮师父拿药箱,满宝看了一眼她另一手提的,见她坚持便干脆把药箱给她拿了。 很快有嬷嬷来领她们去后院,一大早的,赵国公府的小姐还没醒呢。 嬷嬷低声解释道:"小姐身子不适,这几天都起得晚些" 满宝点头表示理解,她身体不舒服时也喜欢睡觉,睡觉是可以调理身体的。 俩人在偏房里等了一会儿,赵国公府的世子夫人过来和满宝打招呼,也是担心女儿。 俩人再偏房里坐了好一会儿,丫鬟便过来请人。 赵小姐半靠在床上,身上穿着里衣,头发简单的拢了一下,看到母亲也来了,便坐直了来,正要下床行礼,就被世子夫人按住。 世子夫人一脸心疼的道:"你身子不适就躺着,母亲又不是别人,何须你多礼? 赵小姐红着眼睛应下,抬头看了周满和刘医女一眼,又低下头去了。 满宝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见她似乎除了心情不太好外没什么毛病,便对世子夫人道:"夫人,我能不能给赵小姐把个脉? 世子夫人连忙起身相让,和满宝道:"周太医快请,这孩子病了好几天了,总是说胸口疼,我只有这一个女儿,所以不免心疼些,还请周太医仔细的诊治诊治" 满宝应下,先伸手摸了摸赵小姐的脉,只看得出来她的脉有点儿燥,今儿一早没吃早饭外就看不出什么来了。 不过一大早上的,饭都没吃,为什么会这么燥? 满宝问道:"你哪儿疼? 赵小姐就低下头去不说话,头恨不得埋到胸口那儿去。 一旁的奶嬷嬷立即帮忙开口,"是胸口,左胸上疼" 满宝吓了一跳,"是肉疼还是心疼? 左胸里面可是心脏呢。 赵小姐还是不说话,奶嬷嬷便道:"是肉疼,奴婢摸着似乎还有个肉瘤的样子,瞧着倒像是长苞,可小姐年纪还小,按说是不应该的" 赵小姐头更低了。 满宝皱了皱眉,看了一圈屋里站着的十来个人,干脆挥手道:"你们先退下吧,就,就世子夫人和奶嬷嬷留下就好" 世子夫人一愣,然后也看出了女儿的不自在,连忙让下人们都退下。 刘医女没走,而是站到了周满的另一边,这样好看着。 满宝看了奶嬷嬷一眼,然后就对赵小姐道:"你别怕,你哪里疼告诉我,我摸一摸" 赵小姐脸色通红,扭捏着赵国公沉默了一下后附耳过去小声道:"老大家的小闺女,才七岁呢,近来这胸口就疼得不行,我们摸着似乎有肿块,嬷嬷们看不出什么来,又不好往外请大夫,只能往外报了个丫头的名字抓了些药回来吃,只是效果一般" 她叹息道:"听那些大夫的意思,不是什么大的毛病,可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总忧心,所以想着家里还是有个女医才方便" 皇后想起身体越发康健的明达,忍不住点了点。 明达以前的身体总不好,和她一样的老毛病,特别是春天柳絮翻飞的时候她都难受。 宫里倒是及时请了太医,但有时严重起来她身上隐秘一些的地方也会起疹子,只靠形容让太医诊治多少差了一些。 但自周满进宫以后,春天时明达只要远着柳絮就不再又太大的毛病,今年明达宫里主动叫太医的次数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 皇后理解了她们,心底叹了一口气后道:"等明日我让周满去府上看一看孩子吧" 赵国公夫人本是想等周满休沐后再请人上门的,听见皇后明天就啃让人出宫去看诊,连忙感激的跪下替小孙女谢恩。 皇后伸手扶住她,笑道:"嫂嫂与我也太见外了,这事应该早些与我说的" 太医院里的太医偶尔会接到诸如去给大臣们或他们的家属看病的命令,满宝这还是第一次接到这样明确的命令,以前都是出宫休沐后人家上门来请的。 所以接了命令的满宝还是挺稀奇的。 一大早将昨天写好的课程表交给了萧院正,她就提着药箱出宫去了。 荣四给她赶车,正要出宫时,正好遇上郑辜三个要进宫扎针去,满宝想了想,叫住他们,点了刘医女道:"你跟我去出诊" 刘医女一听,立即提了自己的药箱爬上马车,郑辜和小芍只能羡慕的看着她们走远。 郑辜道:"所以做女子也是有好处的" 郑芍:"大师兄,我还是喜欢做男子" 郑辜瞟了他一眼后道:"我也没说我就想做女子了呀,走吧,正好今儿报上来的名单不多,少了她一个,我们能多分几个病人" 郑芍:"二师姐不在,那些宫女恐怕不会让我们扎针" 郑辜:"没事,我们能把所有内侍抢了也行" 刘医女上次见满宝是在前天,师兄妹三个轮流上前请教问题,一个只有两刻钟的时间,时间很紧,今天难得有时间,刘医女就从药箱里掏出自己的笔记,顺便问了一句,"师父,我们去哪儿? "去赵国公府,他们家的小娘子似乎生病了,娘娘让我去看看" 刘医女就把笔记给收起来了,问道:"是什么病啊? "不知道,来传口谕的宫女没说" 到了赵国公府,不必俩人上前,荣四停好马车后便先一步上前敲门了,"周太医奉命来给府上的小姐看诊" 门房立即就懂了,一边让人去后院通知主人,一边拆门槛让他们进去。 荣四等他们拆掉门槛后便拉了马车进去,放下车凳让她们下车。 刘医女要帮师父拿药箱,满宝看了一眼她另一手提的,见她坚持便干脆把药箱给她拿了。 很快有嬷嬷来领她们去后院,一大早的,赵国公府的小姐还没醒呢。 嬷嬷低声解释道:"小姐身子不适,这几天都起得晚些" 满宝点头表示理解,她身体不舒服时也喜欢睡觉,睡觉是可以调理身体的。 俩人在偏房里等了一会儿,赵国公府的世子夫人过来和满宝打招呼,也是担心女儿。 俩人再偏房里坐了好一会儿,丫鬟便过来请人。 赵小姐半靠在床上,身上穿着里衣,头发简单的拢了一下,看到母亲也来了,便坐直了来,正要下床行礼,就被世子夫人按住。 世子夫人一脸心疼的道:"你身子不适就躺着,母亲又不是别人,何须你多礼? 赵小姐红着眼睛应下,抬头看了周满和刘医女一眼,又低下头去了。 满宝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见她似乎除了心情不太好外没什么毛病,便对世子夫人道:"夫人,我能不能给赵小姐把个脉? 世子夫人连忙起身相让,和满宝道:"周太医快请,这孩子病了好几天了,总是说胸口疼,我只有这一个女儿,所以不免心疼些,还请周太医仔细的诊治诊治" 满宝应下,先伸手摸了摸赵小姐的脉,只看得出来她的脉有点儿燥,今儿一早没吃早饭外就看不出什么来了。 不过一大早上的,饭都没吃,为什么会这么燥? 满宝问道:"你哪儿疼? 赵小姐就低下头去不说话,头恨不得埋到胸口那儿去。 一旁的奶嬷嬷立即帮忙开口,"是胸口,左胸上疼" 满宝吓了一跳,"是肉疼还是心疼? 左胸里面可是心脏呢。 赵小姐还是不说话,奶嬷嬷便道:"是肉疼,奴婢摸着似乎还有个肉瘤的样子,瞧着倒像是长苞,可小姐年纪还小,按说是不应该的" 赵小姐头更低了。 满宝皱了皱眉,看了一圈屋里站着的十来个人,干脆挥手道:"你们先退下吧,就,就世子夫人和奶嬷嬷留下就好" 世子夫人一愣,然后也看出了女儿的不自在,连忙让下人们都退下。 刘医女没走,而是站到了周满的另一边,这样好看着。 满宝看了奶嬷嬷一眼,然后就对赵小姐道:"你别怕,你哪里疼告诉我,我摸一摸" 赵小姐脸色通红,扭捏着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4:24:1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