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塞秀直播都播什么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哇塞秀直播都播什么

哇塞秀直播都播什么

作者:令狐才松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5:28:12

最新章节:我选武舞
小说简介:等聂参军揪着三个受伤的贼寇回来时,三人正跪在满宝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讲述他们这几天悲惨的生活。 "去年我们也是走的这一条官道,并没有贼寇,谁知道今年山里就埋伏了这么凶残的马贼?我们老爷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保住性命要紧,所以他们要钱,我们就给钱,要把货全抢了,我们也都给他们" 三人说到这里哭声一顿,满宝就问:"然后呢? 三人抹眼泪,"或许是见我们老爷太过配合,他们就把我们全抓了带上山,想要我们跟他们一起落草为寇" 满宝几人:"这就有点儿过分了" "可不是,我们都是有家有业的,怎能抛家弃舍的留在这里当马贼?三人道:"只是他们拿着刀,我们也不敢直接就说狠了,因此只说考虑一下,我们又帮着做些劈柴烧火的事儿,这才让他们对我们不是那么戒备" 只是依旧日常有人看守,不能离开固定的区域。 "昨天晚上他们大当家的过寿,大家就热闹了一场,我们才趁着天初亮那会儿去给他们打水煮东西的空隙跑出来的" 本来他们昨天晚上就想跑了,只是出了门看到树林里黑黝黝的,伸手不见五指不说,还冷飕飕的,他们很担心密林里有猛兽,所以才等天亮了才借口给他们打水烧水,然后悄悄跑出来。 昨天晚上大多数人都喝酒了,不喝酒的人也闹腾到很晚才睡下,一大早起来不仅要煮东西,还要收拾清洗昨天晚上留下的残羹冷炙,所以就是负责厨房的人都没不乐意那么早起床,尤老爷他们这才能找到机会跑出来。 三人哭着请求周满,"周大人,求您救一救我们老爷吧" 满宝就问道:"你们一共跑出来几个人? "算上我们三一起一共十五个,只是跑出来后没多久就惊动了人,老爷就让我们分开跑了,这样活着跑出去的机会大些,不论是谁,只要活着回去就要给各自的家里报个信" 满宝问道:"他们各自往哪个方向跑你们还记得吗? 三个伙计面面相觑,挠着脑袋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年纪最大的那个迟疑的指了两个方向道:"我们都跑了一天了,也不知道他们变了方向没有" 那当然是变了,不仅变了,还变得很离谱呢。 满宝只看了一眼便看向聂参军。 聂参军想了想道:"先回去,天黑以后这些贼寇还不回去,马贼们应该就知道出事了,我们得先找好地方驻扎" 大家将三个贼寇押送回去,到了地方,前去伏击另一处的人也带着人回来了,尤老爷便在其中。 他已经和庄先生相认,再看到周满几人还是忍不住再流一次眼泪。 他们六人身上的伤并不重,都是刮伤和摔伤,派去的士兵和护卫们也都没受伤,毕竟他们不仅是伏击还带了弓箭,以逸待劳,以二对一,再被伤到就说不过去了。 "八个贼庄先生在后面的马车里听了全程,见聂参军虽心动,却迟迟不肯应,便掀开帘子走了出来,笑道:"聂参军去吧" 聂参军回头。 庄先生便指了白善几个道:"我这几个弟子虽然本事一般,君子六艺却是从小学着的,聂参军把他们也带上。也让他们历练一下" "这怎么行?聂参军道:"周大人怎可涉险? 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位未来的驸马爷,白善虽没有特殊的身份,但他在陛下和太子殿下那里的份量也不小。 庄先生道:"此去西域,危险的地方且多着呢,此时有你们护佑,贼寇又不多,正好让他们见识历练一下,日后再遇见危险也就知道躲闪,聂参军身上的担子也轻一些" 聂参军:他们老老实实的待着他的担子就很轻了。 不过庄先生亲自开口,聂参军还是被说服了,于是他带着一行人转到大道上,庄先生等人则留下。 殷或也跟着凑热闹,聂参军看了他好几眼,倒没有让他留下,不过他让一个士兵先去勘察,然后将马放在山脚下,侧边山坡高出一截,草木又茂盛,所以马放在这里被完全遮挡住,除非上了大道不然就是站在山上往下看也看不见。 然后他带着他们跳上山,当然,他和士兵们是跳的。 他回头看向身后的人。 这道山坡足有半人高,临近道路的一边应该是修缮过,被人铲掉了一些泥土,所以是呈九十度的坡,连个缓冲都没有。 白善他们一看,将袍子撩起来栓在腰带上,退后两步助跑就跳上去了,留下殷或和刘焕愣愣的站在底下看。 刘焕左右看看,最后也撸了袖子,上前就趴在坡上,抬脚就往上爬。 聂参军: 白善和白二郎立即伸手揪住他的后衣领往上拉,成功帮他拉了上来。 刘焕起身拍了拍身上沾上的草屑,和白善白二郎一起回头看向殷或,招手道:"快来,我们拉你" 殷或谢绝了,看向他家的家将。 于是一个家将直接抱着他就跳了上去。 满宝三人目露失望,刘焕则是张大了嘴巴,小声道:"你怎么不早说,我也就不爬了" 殷或低声回道:"你动作太快了" 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聂参军已经给他们找好了地方,转回来后将他们领到一个山坡下,让他们趴着,"你们就在这儿等着" 他正色道:"周大人,出京前我们说好了,安全这样的事儿得听我的" 满宝就老实趴好了,点头道:"我知道,我们就在这儿给你们鼓劲,你们放心去吧" 聂参军带着人走了。 大吉带着白家的护卫看了眼殷家的家将,双方点了点头,留下两个跟着他们一起趴着,剩下的人则在周围找了视线更好的地方埋伏好。 大吉就趴在一旁,看几个少年趴着趴着又不老实起来,悄悄的将眼前的草往两边分了分,然后眯着眼朝外面看。 他并没有阻拦,而是侧着耳朵埋在地上听,很快便听到了动静。 满宝和白善也听到了,眼中闪过亮光,都提起精神来。 白二郎也贴着地面听了听,小声问他们,"你们都听到了? 满宝和白善一起点头。 而带着人悄悄往前潜行的聂参军等人也看到了正跌跌撞撞往这边跑的三人,他们身后追着四个带刀的人,紧追着他们身后,也不知道是故意戏耍他们,还是真的无力了,他们就是追不上三人,只是紧紧地追在人身后。 聂参军右手抬起做了几个动作,让人分散开,然后拿出弓箭来 能够远程解决的事儿就不应该近身解决 五支箭矢从不同的方向射向四个贼寇 贼寇吓了一跳,立即躲闪,有三人躲闪不及,一人直接毙命,两个则是被射中肩膀和大腿倒在了地上。 剩下一人躲开箭矢,他不知道暗中有多少人,想也不想转身便要跑。 聂参军已经抽出刀,直接踩着几棵树借力追上去,一下落在了人的前面,转身便和人打起来 士兵们涌出,放过逃命的三人直接冲上前去,将受了减伤的砍倒在地,有一个还要补刀,被一个士兵拦住,"大人说了要留活口,你用刀口砍,回头还得周太医拿药来治,不划算" 那些药可都是给他们准备的,用在这些贼寇身上也太浪费了。 士兵一想还真是,于是用刀背拍了贼寇好几下,怒目道:"老实点儿,不然杀了你们" 比贼寇还像贼寇。 贼寇瞬间不敢说话了。 士兵们将俩人绑起来,那边聂参军一脚将人踢飞过来,对方想要爬起来就吐了两口血,有些站立不住。 身后伸来一只脚直接将人踩趴下了,不等他挣扎就被扭了手绑起来。 聂参军左右看了看,"还真没有埋伏啊,对了,那三人呢? 士兵们一怔,往后看了看,那三人早没人影了,"跑了? 聂参军皱眉,"带上人我们回去" 满宝他们正趴在地上听动静,虽然只听到些咚咚的声音,但他们也听得津津有味,正听得起劲儿,大吉突然抬起头来向前面看去。 白善也听到了隐约的呼救声,也抬起头来,悄悄的开了一些草往前看。 大家一看,立即凑上去一起看。 就见远处,有三个人隐隐绰绰的往这边跑,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的呼救,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大家还是听到了。 不等大吉动作,蹲在树枝上的殷家护卫便跳了下去,正好挡在他们身前。 跑过来的三人吓了一跳,也不待看清楚人,转身就要换方向跑,殷家的人道:"别跑了,我们是来救你们的" 话是这么说,但三人还是往回跑了好远一段路,这才躲在树后小心的探头看过来。 护卫无语道:"你们是尤老爷的伙计?周大人在前面等着你们" 毕竟同路过一段时间,护卫虽不知他们的姓名,却眼熟,一眼扫过去就认出了他们,也是因为这个他才肯跳出来的。 但三个伙计没有护卫这份眼力,他们迟疑不已,白二郎忍不住要起身,却被大吉一把按住,他起身来走出去,"周大人在此,你们过来回话" 三个伙计一看到大吉就认出他来了,对其他护卫他们不认识,但这个护卫却是时刻跟在那位周大人和白公子身边的,三人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悲戚的冲上前要抱大吉,"大吉护卫" 大吉: 护卫: 这差别对待也太明显了吧?等聂参军揪着三个受伤的贼寇回来时,三人正跪在满宝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讲述他们这几天悲惨的生活。 "去年我们也是走的这一条官道,并没有贼寇,谁知道今年山里就埋伏了这么凶残的马贼?我们老爷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保住性命要紧,所以他们要钱,我们就给钱,要把货全抢了,我们也都给他们" 三人说到这里哭声一顿,满宝就问:"然后呢? 三人抹眼泪,"或许是见我们老爷太过配合,他们就把我们全抓了带上山,想要我们跟他们一起落草为寇" 满宝几人:"这就有点儿过分了" "可不是,我们都是有家有业的,怎能抛家弃舍的留在这里当马贼?三人道:"只是他们拿着刀,我们也不敢直接就说狠了,因此只说考虑一下,我们又帮着做些劈柴烧火的事儿,这才让他们对我们不是那么戒备" 只是依旧日常有人看守,不能离开固定的区域。 "昨天晚上他们大当家的过寿,大家就热闹了一场,我们才趁着天初亮那会儿去给他们打水煮东西的空隙跑出来的" 本来他们昨天晚上就想跑了,只是出了门看到树林里黑黝黝的,伸手不见五指不说,还冷飕飕的,他们很担心密林里有猛兽,所以才等天亮了才借口给他们打水烧水,然后悄悄跑出来。 昨天晚上大多数人都喝酒了,不喝酒的人也闹腾到很晚才睡下,一大早起来不仅要煮东西,还要收拾清洗昨天晚上留下的残羹冷炙,所以就是负责厨房的人都没不乐意那么早起床,尤老爷他们这才能找到机会跑出来。 三人哭着请求周满,"周大人,求您救一救我们老爷吧" 满宝就问道:"你们一共跑出来几个人? "算上我们三一起一共十五个,只是跑出来后没多久就惊动了人,老爷就让我们分开跑了,这样活着跑出去的机会大些,不论是谁,只要活着回去就要给各自的家里报个信" 满宝问道:"他们各自往哪个方向跑你们还记得吗? 三个伙计面面相觑,挠着脑袋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年纪最大的那个迟疑的指了两个方向道:"我们都跑了一天了,也不知道他们变了方向没有" 那当然是变了,不仅变了,还变得很离谱呢。 满宝只看了一眼便看向聂参军。 聂参军想了想道:"先回去,天黑以后这些贼寇还不回去,马贼们应该就知道出事了,我们得先找好地方驻扎" 大家将三个贼寇押送回去,到了地方,前去伏击另一处的人也带着人回来了,尤老爷便在其中。 他已经和庄先生相认,再看到周满几人还是忍不住再流一次眼泪。 他们六人身上的伤并不重,都是刮伤和摔伤,派去的士兵和护卫们也都没受伤,毕竟他们不仅是伏击还带了弓箭,以逸待劳,以二对一,再被伤到就说不过去了。 "八个贼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5:28:1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