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ts伪娘露出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国产ts伪娘露出

国产ts伪娘露出

作者:长孙妙福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11:17:17

最新章节:真相才是快刀!
小说简介:虽然他们这些富家子弟平日里也没少斗鸡赛狗,但真正沉迷其中的很少。 基本上沉迷于其中的都是废人了,不仅在长辈们眼里是废人,在他们这些少年和青年人眼里更是废人。 沉迷赌博,这不是为钱,这简直是毁人一生啊。 大家纷纷倒退两步,离张敬豪远了一些。 张敬豪双目发红的看着白善,低吼道:"你就是为了买马的事冤枉报复我! "那你敢把你那朋友和那假扮马商的人叫来对质吗?白善便嘴角微微一挑道:"你不敢,因为你得罪不起他。本来嘛,你老老实实地吃我们一个回坑,给大家介绍一批好马,损些钱财让你肉疼肉疼也就算了,你偏要把事情摊开了说,既然如此,我不仅让你肉疼,还让你心疼" 白善指着低垂着脑袋的白二郎道:"我师弟是良善,但我白善不是好欺负的" 一旁的满宝连连点头,默默地在心中接道:"还有我! 张敬豪能承认这样的事吗? 那当然是不能,承认了,他以后在国子监里还要不要混了? 但他能把那马商找出来对质吗? 那当然也是不能了,他要是能左右对方,他用得着跑到这里来和白善扯这么多话题吗? 直接把人请到跟前来,照着他的意思说一通不就好了吗? 大家一看他这个反应,心里便各自有了思量。 场面一下安静下来,气氛凝滞。 白二郎左右看了看,轻咳一声问道:"然后呢,我们还要打架吗? 封宗平便以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在外打架是犯法的,要是学里知道了,轻者受罚,重者逐出国子监" 白二郎吓了一跳,"后果这么严重? 他看向白善和满宝:"那我们还打吗? 白善没好气的道:"打什么呀,我们是因为气不过才想要揍他的,现在都把事情说开了,大家以后也都不会上他的当了,还打什么? 他看着张敬豪道:"你好自为之吧,以后你最好躲着我们点儿,不然我说不定还真忍不住揍你一顿" 说罢他一手拉着一个走了。 封宗平见当事者之一走了,而他也看够了热闹,便挥挥手也走了。 其他人互相看看,见张敬豪脸色铁青的站在地上,便也嗤笑一声,三五结伴后各自离开。 殷或跟着白善他们一起走了,等走远了才好奇的问,"我们就这么走了? "当然不了"白善揉了揉拳头道:"说好了要揍他一顿的,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白二郎:"你刚才不还是不揍了吗? "骗他们的你也信啊,没听封宗平说吗,打架是要被罚的" 说罢四人回了自己的马车,让大吉先把马车赶出马场去。 满宝撩开窗帘看着不远处热闹的马场,围在场边的人兴奋的鼓噪起来,不停的有人挥舞着手大喊,"我这里下注,我这里下注" 满宝放下窗帘道:"这里不是好地方,以后你们不许来这种地方了" 白善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低低的道:"我知道了" 马车出了马场便停下,满宝和白善站在车辕上四处看。 经过俩人的商量,他们看中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那小山坡上遍栽桃树,这会儿绿叶葱葱,桃子估计都栽完了,所以也无人看守。 满宝便钻回车里去,从她的背篓里取出笔墨纸来,用左手写了一张纸条出来。 左手写字一般,但也不丑,满宝吹了吹后折叠交给大吉,"去找个人给张敬豪送去" 殷或一直静静地坐在一旁,见状忍不住问,"你冒充的谁? "就是那个马商呗" 殷或一愣,问道:"你们从哪儿查到的那马商的手书? 他让长寿借用殷家的势力去查都没出那马商的背景,他们去把人的字迹都给搞到了? 满宝一脸疑惑,"我们没查到他的手书呀" "那你怎么能假装他的字迹写信? 白善道:"那不是装的他的字迹,而就是她左手写出来的字迹" "不是马商的字迹,张敬豪会信吗? "谁知道呢?满宝道:"说不定信呢,他来就省了我们不少力气了,他要是不来就在外面等一等他,到时候在路上拦住打了就是" 殷或:"你们不怕他告诉学里? "不怕,他才是最不想学里知道这件事的人吧?白善看着满宝轻笑道:"就算学里知道了,我们也不会被处分的" 满宝就伸出自己的拳头道:"我可不是你们国子监的人,你们先生罚不到我身上吧? 殷或看着满宝的小身板表示怀疑,"你能打得过他? "一半一半吧,但我也不怕,他们会拉架的"满宝看向白善和白二郎,"对吧? 俩人一起点头,白二郎道:"这个我熟,拉偏架嘛,那我们一会儿还要不要套麻袋? "套吧,"满宝道:"虽然我们不惧被他看到,但其实还是不要让他看到的好" 殷或就看见他们在马车里摸了摸,摸出一个大麻袋来。 殷或: 大吉找到了一个在马场里跑腿的人,给了他十文钱道:"把这封信送给太学的张敬豪公子,他现在人就在马场里,应该是在售马场外" 那人接了钱道:"张公子嘛,我熟,放心,一准给送到" 大吉挑了挑眉,等他跑远以后就回去驾车离开。 他带着殷家的下人在山坡的一个山坳处找到了一个好位置,将马车往里牵一点儿,人在外面一点儿也看不到。 大吉放下车凳扶着主子们下来,几人手里拿着麻袋,小手一挥就要上山。 长寿愣愣的,见自家的公子也要上山,连忙要拦住,"少爷,这个热闹咱别去凑了吧? 要是老夫人知道他们家少爷去干这么危险的事,就算少爷保他,他恐怕也会被老夫人剥皮的。 殷或道:"我不会打架,就远远的看着就好" 他长这么大还没见人套过麻袋,更没见过人被套麻袋,所以很好奇。虽然他们这些富家子弟平日里也没少斗鸡赛狗,但真正沉迷其中的很少。 基本上沉迷于其中的都是废人了,不仅在长辈们眼里是废人,在他们这些少年和青年人眼里更是废人。 沉迷赌博,这不是为钱,这简直是毁人一生啊。 大家纷纷倒退两步,离张敬豪远了一些。 张敬豪双目发红的看着白善,低吼道:"你就是为了买马的事冤枉报复我! "那你敢把你那朋友和那假扮马商的人叫来对质吗?白善便嘴角微微一挑道:"你不敢,因为你得罪不起他。本来嘛,你老老实实地吃我们一个回坑,给大家介绍一批好马,损些钱财让你肉疼肉疼也就算了,你偏要把事情摊开了说,既然如此,我不仅让你肉疼,还让你心疼" 白善指着低垂着脑袋的白二郎道:"我师弟是良善,但我白善不是好欺负的" 一旁的满宝连连点头,默默地在心中接道:"还有我! 张敬豪能承认这样的事吗? 那当然是不能,承认了,他以后在国子监里还要不要混了? 但他能把那马商找出来对质吗? 那当然也是不能了,他要是能左右对方,他用得着跑到这里来和白善扯这么多话题吗? 直接把人请到跟前来,照着他的意思说一通不就好了吗? 大家一看他这个反应,心里便各自有了思量。 场面一下安静下来,气氛凝滞。 白二郎左右看了看,轻咳一声问道:"然后呢,我们还要打架吗? 封宗平便以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在外打架是犯法的,要是学里知道了,轻者受罚,重者逐出国子监" 白二郎吓了一跳,"后果这么严重? 他看向白善和满宝:"那我们还打吗? 白善没好气的道:"打什么呀,我们是因为气不过才想要揍他的,现在都把事情说开了,大家以后也都不会上他的当了,还打什么? 他看着张敬豪道:"你好自为之吧,以后你最好躲着我们点儿,不然我说不定还真忍不住揍你一顿" 说罢他一手拉着一个走了。 封宗平见当事者之一走了,而他也看够了热闹,便挥挥手也走了。 其他人互相看看,见张敬豪脸色铁青的站在地上,便也嗤笑一声,三五结伴后各自离开。 殷或跟着白善他们一起走了,等走远了才好奇的问,"我们就这么走了? "当然不了"白善揉了揉拳头道:"说好了要揍他一顿的,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白二郎:"你刚才不还是不揍了吗? "骗他们的你也信啊,没听封宗平说吗,打架是要被罚的" 说罢四人回了自己的马车,让大吉先把马车赶出马场去。 满宝撩开窗帘看着不远处热闹的马场,围在场边的人兴奋的鼓噪起来,不停的有人挥舞着手大喊,"我这里下注,我这里下注" 满宝放下窗帘道:"这里不是好地方,以后你们不许来这种地方了" 白善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低低的道:"我知道了" 马车出了马场便停下,满宝和白善站在车辕上四处看。 经过俩人的商量,他们看中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那小山坡上遍栽桃树,这会儿绿叶葱葱,桃子估计都栽完了,所以也无人看守。 满宝便钻回车里去,从她的背篓里取出笔墨纸来,用左手写了一张纸条出来。 左手写字一般,但也不丑,满宝吹了吹后折叠交给大吉,"去找个人给张敬豪送去" 殷或一直静静地坐在一旁,见状忍不住问,"你冒充的谁? "就是那个马商呗" 殷或一愣,问道:"你们从哪儿查到的那马商的手书? 他让长寿借用殷家的势力去查都没出那马商的背景,他们去把人的字迹都给搞到了? 满宝一脸疑惑,"我们没查到他的手书呀" "那你怎么能假装他的字迹写信? 白善道:"那不是装的他的字迹,而就是她左手写出来的字迹" "不是马商的字迹,张敬豪会信吗? "谁知道呢?满宝道:"说不定信呢,他来就省了我们不少力气了,他要是不来就在外面等一等他,到时候在路上拦住打了就是" 殷或:"你们不怕他告诉学里? "不怕,他才是最不想学里知道这件事的人吧?白善看着满宝轻笑道:"就算学里知道了,我们也不会被处分的" 满宝就伸出自己的拳头道:"我可不是你们国子监的人,你们先生罚不到我身上吧? 殷或看着满宝的小身板表示怀疑,"你能打得过他? "一半一半吧,但我也不怕,他们会拉架的"满宝看向白善和白二郎,"对吧? 俩人一起点头,白二郎道:"这个我熟,拉偏架嘛,那我们一会儿还要不要套麻袋? "套吧,"满宝道:"虽然我们不惧被他看到,但其实还是不要让他看到的好" 殷或就看见他们在马车里摸了摸,摸出一个大麻袋来。 殷或: 大吉找到了一个在马场里跑腿的人,给了他十文钱道:"把这封信送给太学的张敬豪公子,他现在人就在马场里,应该是在售马场外" 那人接了钱道:"张公子嘛,我熟,放心,一准给送到" 大吉挑了挑眉,等他跑远以后就回去驾车离开。 他带着殷家的下人在山坡的一个山坳处找到了一个好位置,将马车往里牵一点儿,人在外面一点儿也看不到。 大吉放下车凳扶着主子们下来,几人手里拿着麻袋,小手一挥就要上山。 长寿愣愣的,见自家的公子也要上山,连忙要拦住,"少爷,这个热闹咱别去凑了吧? 要是老夫人知道他们家少爷去干这么危险的事,就算少爷保他,他恐怕也会被老夫人剥皮的。 殷或道:"我不会打架,就远远的看着就好" 他长这么大还没见人套过麻袋,更没见过人被套麻袋,所以很好奇。既然张敬豪不死扛着了,白善自然也要改变一下策略,总不好让人觉得他们得理不饶人。且掰开了讲也好,他们本来就不是为了马的事闹那么大一出。 白善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好奇起来,有人起哄道:"那白公子倒是说一说,你这是为什么呢? 白善便看着张敬豪轻笑道:"张公子,这马场是你带着他们来的,人也是你给介绍的,现在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我可未必信" "我这师弟单纯,从不会多想,我却是个疑心病重的,你说那是你的朋友,马的价格是你自作主张,可我师弟却说,自看到了那匹马后,基本上都是那马商给他介绍,你只是在一旁附和这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马" 张敬豪立即道:"那人是我临时雇来的,并不是我的朋友" "巧了,我也见过那马商,还带我师弟过来看过,确认了就是他,张公子既然是临时雇来的,不如这会儿再去临时雇一趟?我给你指个路" 张敬豪低着头没说话。 "白公子,你不是说不是为马的事吗?怎么说了半天还是马的事? "我说的不是马的事,我说的是卖马的人的事,"白善道:"那人和这马场有点儿关系,难怪我师弟说,他们那天进门的时候便有人热情相迎,不仅帮着停好了马车,还一路送到打马球的地方安排好座位,还给大家送了茶水点心。可今天我们单独来的时候可什么都没享受到呀" "还有茶水点心? "看马球的位置不是得花钱买吗? 白善挑了挑嘴唇道:"何止送了茶水点心,还指点了我师弟他们赌马球,我听说那天除了我师弟外,大家都输了一些钱? 输了钱的任可等人连连点头,"我把一月的零用钱输了大半出去,才八月初呢,这次来马场已经决定把剩下的钱也花光了,不过我再不赌了" 乔韬也点头,"我比你们还惨,我是把一整个月的零花钱都输出去了,现在都是借同窗的钱" 白善目光便泛冷的盯着张敬豪道:"不巧,我师弟那天赢了有小二百两,兴高采烈的回家,正打算下次再来把自己的积蓄拿出去玩儿,把买那一千五两的千里马挣回来呢" 大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齐齐扭头去看白二郎。 白二郎便垂下了脑袋。 有人感叹:"赢了二百两啊" 同时有人道:"真是好算计啊" 说完彼此对视一眼,一个道:"不是吧,你不会也心动了吧,知道在这里头打马球的都是谁吗你就敢下注?还想着赢一千五百两? "恐怕不输个三五千两,你是见不着回钱的" 大家都不是傻子,白善不说透,他们或许想不到,但他都点得这么明白了,大家再想不明白就是傻子了。 一时大家看向张敬豪的目光都变了。 张敬豪强壮镇定道:"白公子,我知道你恼怒我骗白二郎买马,可你也不用如此猜忌我,我也是太学的学生,怎么可能引同学赌球? "何况这赌球本来就是风雅之事,连陛下都爱看打马球许彩头,我们不过是玩个乐子而已,"张敬豪道:"你们看这里有这许多下注的人" "那是别人,"白善打断他的话,"不论是谁,赌球都是有赢有输,除非对这球队极其熟悉的人,不然不可能一连四场都赢球" 众人听了张敬豪的辩解,一时觉得他说的也有理,但又觉得白善说的也没差,于是摇摆不定起来。 白善道:"至于为什么,理由不就是现成的吗?我师弟明明与你交好,还和你同是太学的学生,结果你竟然用一匹马坑他千余两,这是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为钱呗!旁边一人替他回答了。 白善:"你既然可以为了钱拿马骗人,为什么不可以为了钱引他入赌? 白善指着白二郎道:"这傻子可是打算先拿自己的本钱进马场里赌球,将买马的钱挣到了再买马的,你直接骗了他买马,等他把马牵回家,我们又不是傻子,学里的同学也不是傻子,大家总能看出他被你骗了" "就算你事后死不承认,对你的名声多少也有些影响,多不划算呀?白善道:"相反,你拿一匹千里马吊着他,让他源源不断的从家里拿钱到马场赌球,永远都赢不到那份钱,永远都买不到那匹所谓的千里马" "而且以他的性格,恐怕过个一两月,他早把初衷给忘在了脑后,心里眼里只有把输出去的钱赢回来了" 张敬豪心脏剧跳,叫道:"白公子,你可不要冤枉我,那日他可是赢了钱的" "他要是没赢钱,我今天也不会来找你了"白善指着任可和乔韬道:"你问他们,他们可还会再赌球? 俩人连连摇头,再也不会了,第一次赌球就输得那么惨,多来几次他们还活不活了? 大家一看,看向张敬豪的目光就变了。 骗白二郎千余两买马听着是可恶,但这事传出去还真不怎么恶劣。 最多同学们觉得张敬豪奸诈,却会觉得他聪明,哪怕是先生知道了也不会责备的,因为六学里时不时的就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不过不会有人骗买马,多数是书学的学长临摹了好的字画当真品一样忽悠人买,或是算学的学长拿着算盘坑他们这帮学弟;也有可能国子学的学长拿着块玉四处晃荡着骗人 这种事,只要不过分,六学的博士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放过,学里的同学们也都当个笑话看,除了被骗的学生郁闷一阵,其他的没什么毛病。 只不过学长们都很有分寸,哪怕是骗学弟们,也会在合理的价格范围内,有的完全就是图个乐子,最后还是会把钱花出去,比如请被骗的学弟到状元楼里喝一顿好酒 这样的事情多了,被骗的学生倒也不觉得多倒霉了。 但这种事都是在学里进行的,像张敬豪这样在学外进行,且还骗这么大的一笔钱的一个也没有。 但这没什么,最恐怖的是他的目的是骗赌呀!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11:17:1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