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色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黄瓜视频色

黄瓜视频色

作者:荆凝云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6:07:41

最新章节:杀斗兽场管理人
小说简介:要下雨了? 白善也眼睛亮亮:"唐学兄,我们找你商量些事儿" 白二郎则问,"学嫂,你家有没有茶水? 唐夫人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扭头看向一旁候着的下人时笑脸微沉,"怎么不给客人们上茶?你们是怎么待客的? 白二郎闻言,连忙道:"不怪他们,一开始我们是要坐在屋里的,都是他们两个要看蚂蚁,我也是刚刚这一口包子噎了一下,刚才并不渴" 一旁候着的下人们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连忙进屋去给白二郎倒一杯茶水。 唐夫人这才没追究。 夫妻两个干脆站在路边那窝蚂蚁边上和他们说话。 这蚂蚁显然是刚出现没多久的,还在花坛边上,她就说嘛,家里每天都要打扫一遍,一大早上的怎么就在路上有了这么一窝蚂蚁。 唐县令问白善:"你们找我何事? 白善便三言两语的将这两天正热闹的太医署报考的事儿说了,问道:"学兄治下能不能宣传一下,让合适的女子进太医署学习? 唐县令扬眉笑了笑后道:"巧了,昨天晚上长博也找过我,说起这事来,让我可以在治下找些适龄的小娘子送进去" 满宝眼睛一亮,"杨学兄也来找过你了? 唐县令转了一圈,见前面下人还是多,就指了后面的园子道:"走吧,我们去那后头说" 到了后面园子的亭子里,下人们上了茶后退下去,夫妻俩说话这才完全没了顾忌,"知道你们太医署这一下堵了多少人的路吗? 唐县令笑道:"这会儿大家都等着要看你的笑话呢" 满宝愣愣,"我们堵了谁的路? "你们定下的工作和服役年限,针对的是谁?唐县令微微一笑,转手指了唐夫人道:"你们问她,这几日京中夫人们聚会是不是正恼这事? 满宝惊讶的看着唐夫人,问道:"学嫂,你也想占朝廷的便宜,挖我们太医署的墙脚? 唐夫人正喝茶,闻言差点将茶水给喷了,她无奈的咽下茶水,放下茶杯道:"我用得着吗? 她道:"虽说女医难得,但你与我们家关系好,以后请你就是,等过几年你把弟子教出来,病了花钱请到家里来就是,哪儿用得着特特在家里养一个? 满宝这才放心,连连点头道:"就是嘛,他们也太想不开了" 唐夫人却摇头,"倒不是想不开,女孩儿总比男子娇贵些,我们家是因为人口简单" 唐家人口太简单了,老唐大人丧偶以后一直单身,家里主子就这几个,除了唐夫人全是男的,所以用不着养个女医。 但其他大家大族,不说好几房住在一起,便是一房之中,算上妾室所出的女儿,多的说不定有十来个呢。 比如她在本家的五叔,光闺女就有十二个了,更别说还要算上孙女,家里这么多女孩儿,有些病不好和男大夫张口,要是家里养个女医那就简单多了。 所以包括王氏在内都有想过往太医署里塞人的。 但太医署的那两条规矩出来,他们之前选的人全没用了。 学医用去三年到八年的时间,学成之后再在太医署里工作十五年,等回到他们家里,都过去多少年了? 而且,那时他们还能掌控住人吗? 就是唐夫人都觉得,见识过自由之身带来好处的她们是不可能再回到世家权贵家里的。 满宝听说以后严肃的道:"太医署是我和娘娘想着给各地贫苦的百姓,尤其是贫苦,少有看得起疾病的女子建造的,世家、权贵、甚至是一般的大人和地主,只要有钱,总能请得起大夫。你们养女医求的是便利,他们求的却是命,便利和命岂能相提并论? 唐夫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唐县令也微微收了脸上的微笑,他对三人笑道:"你们的要求并不难,明儿上衙以后我让主簿和衙役们往乡下走一走,或许有人家愿意送女儿进太医署也不一定" 满宝点头,正想提他们花钱请人敲锣打鼓宣传的主意,就听唐县令道:"敲锣打鼓就不必了,那不过是看个热闹,还不如我找里长们谈一谈来得便利" 听说唐县令肯为了他们找里长来谈,白善和满宝顿时眼睛一亮,白二郎将最后一口包子咽下,喝了一口茶后野心勃勃的道:"唐学兄,我们能一起去吗?皇后想了想后道:"你去选一批年龄合适,机灵些的孩子出来给太医署送去,让她们都去考一考,要是考中了,将来她们就是良籍,放了她们的籍书,一切照着太医署的规矩来就是" 尚姑姑闻言停顿了一下,低声问道:"那之前选定放出宫去的名单" "照常放了吧,"皇后道:"这几年宫中也没添什么新人,反倒是几个孩子都就藩去了,现在老五也快要定亲出宫去开府,我想太医署那边也选不了几个人去,各处紧一紧就是了" 尚姑姑便笑道:"娘娘仁厚" 是真的仁厚。 自皇后做皇后以后这已经是第三次放归年长的宫女了。 若没有帝后的恩德,宫女终其一生都是不可能出宫的,而年老的姑姑,除了几个主子身边得用的外,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太好的结局。 而宫中这么多宫女,她们都是会老的,而宫中为什么少见老宫女? 因为大部分都活不到年老的时候。 太监和宫女为什么那么热衷收干儿子、干女儿?求的就是将来他们年老体弱伺候不动主子以后能够有人照料一二。 不至于被送到浣衣局或冷宫那样的地方去干苦力,就是送去了,他们带出来的徒弟和干儿子干女儿但凡照应一下,活计也能轻省一些,能隔三差五的得些他们漏出来的吃食和药材。 没错,他们的要求也就仅此而已。 哪怕尚姑姑是皇后身边的人,她也收有一个徒弟的,也是防老用的。 所以,皇后肯让年长的宫女带着她们多年的积蓄出宫去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恩惠了。 就算宫外的生活也艰苦,但有宫里的积蓄在,身上再有一两样本事的,总能安稳度过晚年,反倒比在宫里还要好一些。 年纪要不是特别大的,四十岁以下的,说不定还能找个鳏夫嫁了,带一带对方的儿子孙子,说不定晚年也有个依靠呢? 周满的提议,还给宫里人更多的念想了。 当然,满宝此时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是觉得太医署的女弟子名额不招满,她就太丢人了,对下一届招生也很不利,所以才想着一定要招够学生来。 却不知道这一提议在皇宫里,尤其是在宫女之间造成多大的轰动。 不少过了十八岁,已经不合格的宫女暗暗落泪,后悔自己生早了。 更年长一些的却想得更开,然后对一群年纪还小,却也进宫好些年的小宫女们道:"你们运气来了,若能进太医署,说不得将来我们见面,我们还得叫你们一声大人呢" 有小宫女小声问:"就和见到周小大人一样吗? "这就得看你的本事了,你要能有周小大人的医术,自然一样的" 大家便升起些壮志来。 于是和尚姑姑报名的小宫女不少,她们年纪虽小,却也不是傻的,知道这是光明正大离开皇宫,且有着远大前程的不多机会之一,自然要好好把握。 宫里在报名,周立如也听了小姑的话去报名,然后这两天一直抱着医书在背。 周立君为此还照顾起她的一日三餐来,简直是当祖宗一样伺候了。 周立学几个看得目瞪口呆,很不解,"不是有小姑在吗? 周立如一手拿着书,一手抓着馒头,一边吃一边看,头也不抬的道:"小姑特特说了,她不能给我走后门,太医院里好多太医都盯着她呢" 她叹气道:"大师兄和三师兄年纪超过了,所以他们俩是拿的小姑争取来的名额进的,到我这里要求可能就严格了些,所以我得比其他人考得更好才行,不然只怕是进不了体疗科" 体疗科要求最为严格,是唯一一门要求报考的学生识字,而且最好有些基础医理的科目,学制八年。 "小姑说了,我今年要是考不上体疗科,那就先不进太医署,明年再考" 周立学就乌鸦嘴问,"万一明年也考不中呢? 周立如还没反应,周立君先伸手拍了他一下,然后和周立如笑道:"别听你三哥胡说" 周立学就道:"我这是合理怀疑,总要把最坏的结果考虑到吧" 周立如道:"小姑说,明年要是还考不上,那就考针学,我针学肯定能进,先在针学里学一两年,再想着转到体疗科去" 周立固道:"三姐,你要是考进去了学成后岂不是也得进医署里工作十五年? 周立如自信的道:"我都想好了,我将来也考太医院,进宫当要下雨了? 白善也眼睛亮亮:"唐学兄,我们找你商量些事儿" 白二郎则问,"学嫂,你家有没有茶水? 唐夫人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扭头看向一旁候着的下人时笑脸微沉,"怎么不给客人们上茶?你们是怎么待客的? 白二郎闻言,连忙道:"不怪他们,一开始我们是要坐在屋里的,都是他们两个要看蚂蚁,我也是刚刚这一口包子噎了一下,刚才并不渴" 一旁候着的下人们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连忙进屋去给白二郎倒一杯茶水。 唐夫人这才没追究。 夫妻两个干脆站在路边那窝蚂蚁边上和他们说话。 这蚂蚁显然是刚出现没多久的,还在花坛边上,她就说嘛,家里每天都要打扫一遍,一大早上的怎么就在路上有了这么一窝蚂蚁。 唐县令问白善:"你们找我何事? 白善便三言两语的将这两天正热闹的太医署报考的事儿说了,问道:"学兄治下能不能宣传一下,让合适的女子进太医署学习? 唐县令扬眉笑了笑后道:"巧了,昨天晚上长博也找过我,说起这事来,让我可以在治下找些适龄的小娘子送进去" 满宝眼睛一亮,"杨学兄也来找过你了? 唐县令转了一圈,见前面下人还是多,就指了后面的园子道:"走吧,我们去那后头说" 到了后面园子的亭子里,下人们上了茶后退下去,夫妻俩说话这才完全没了顾忌,"知道你们太医署这一下堵了多少人的路吗? 唐县令笑道:"这会儿大家都等着要看你的笑话呢" 满宝愣愣,"我们堵了谁的路? "你们定下的工作和服役年限,针对的是谁?唐县令微微一笑,转手指了唐夫人道:"你们问她,这几日京中夫人们聚会是不是正恼这事? 满宝惊讶的看着唐夫人,问道:"学嫂,你也想占朝廷的便宜,挖我们太医署的墙脚? 唐夫人正喝茶,闻言差点将茶水给喷了,她无奈的咽下茶水,放下茶杯道:"我用得着吗? 她道:"虽说女医难得,但你与我们家关系好,以后请你就是,等过几年你把弟子教出来,病了花钱请到家里来就是,哪儿用得着特特在家里养一个? 满宝这才放心,连连点头道:"就是嘛,他们也太想不开了" 唐夫人却摇头,"倒不是想不开,女孩儿总比男子娇贵些,我们家是因为人口简单" 唐家人口太简单了,老唐大人丧偶以后一直单身,家里主子就这几个,除了唐夫人全是男的,所以用不着养个女医。 但其他大家大族,不说好几房住在一起,便是一房之中,算上妾室所出的女儿,多的说不定有十来个呢。 比如她在本家的五叔,光闺女就有十二个了,更别说还要算上孙女,家里这么多女孩儿,有些病不好和男大夫张口,要是家里养个女医那就简单多了。 所以包括王氏在内都有想过往太医署里塞人的。 但太医署的那两条规矩出来,他们之前选的人全没用了。 学医用去三年到八年的时间,学成之后再在太医署里工作十五年,等回到他们家里,都过去多少年了? 而且,那时他们还能掌控住人吗? 就是唐夫人都觉得,见识过自由之身带来好处的她们是不可能再回到世家权贵家里的。 满宝听说以后严肃的道:"太医署是我和娘娘想着给各地贫苦的百姓,尤其是贫苦,少有看得起疾病的女子建造的,世家、权贵、甚至是一般的大人和地主,只要有钱,总能请得起大夫。你们养女医求的是便利,他们求的却是命,便利和命岂能相提并论? 唐夫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唐县令也微微收了脸上的微笑,他对三人笑道:"你们的要求并不难,明儿上衙以后我让主簿和衙役们往乡下走一走,或许有人家愿意送女儿进太医署也不一定" 满宝点头,正想提他们花钱请人敲锣打鼓宣传的主意,就听唐县令道:"敲锣打鼓就不必了,那不过是看个热闹,还不如我找里长们谈一谈来得便利" 听说唐县令肯为了他们找里长来谈,白善和满宝顿时眼睛一亮,白二郎将最后一口包子咽下,喝了一口茶后野心勃勃的道:"唐学兄,我们能一起去吗?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6:07:4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