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肉枪闯天下全文阅读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一根肉枪闯天下全文阅读

一根肉枪闯天下全文阅读

作者:董晶槐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12:16:39

小说简介:巷,最后选定了一个院子。 但罗大郎他们没有定两个房间,而是看到隔壁一间房里住了有十个人后便也只定了一间房。 出门在外,钱能省就省。 第二天中午,他熬了药给妻子喂下后就和兄弟们又一起把人抬到了太医署去。 满宝趁着吃饭的功夫给她扎针,今天她又收治了一个重症病人,也是病得起不来身,只能抬着来的人。 所以帐子里新添了一张木板床,因为户部小气,所以连个帘子都没有,好在都是妇人,倒不用特别拘谨。 躺在另一边床上的妇人有些嫌弃她身上的被子,还小声嘀咕了一句,"不会有虱子吧? 从对方身上盖的被子便可以看得出家境,罗大娘子微微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拉了拉身上的被子不让落到她那边太多。 罗大娘子都听到了,正在低声教着刘三娘怎么扎针的满宝当然也听到了,她抬头看了一眼对方,然后道:"这个天是不会有虱子的,放心" 妇人闻言略微有些尴尬,她年纪比较大,家中孙女都比周满大了,所以被她回了一句,她有些羞恼和不满,但因为她是太医,她不敢说什么,只是暗暗看了罗大娘子一眼。 满宝叮嘱完了刘三娘,便上前站在俩人之间,不巧正好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对刘三娘略微点头道:"来吧,你来试试看" "是"刘三娘上前解开罗大娘子的衣裳,捏着针按照师父教的针法行针,满宝在一旁不时的指点一下,"行针的效果和行针的顺畅也很有关系,并不是扎对了穴位,捻针正确就可以了,气在穴中,你若行政顺畅,那气流转起来也顺畅,所以一定要流畅,不可凝滞" 这都是一开始就学过的,满宝此时不过是再强调一句。 师徒二人一个教一个学,时间倒是过得很快,等罗大娘子行针结束,俩人就帮她把衣服穿好,然后将罗大郎叫进来,"可以了,把人带回去吧,注意保暖,按时吃药,在吃的什么不要太简省,可以买些肉回来熬了肉粥给她吃,不然吃鸡蛋也可以" 她道:"吃药重要,但吃食也很重要,食材用得了,不仅可以强身治病,还不会有毒性,所以你得让她吃好" 罗大郎认真的听着,然后连连点头,他谢过周满后便将人抬了出去。 满宝送走他们,转过身带着刘三娘去看新收治进来的病人,她是中风偏瘫,但只是左半边身子没多少知觉了,说话还是没多少影响的。 满宝觉得这个病例好,而且男女都通用,于是扭头对刘三娘道:"去把石修叫进来一起学,还有周立如他们,让他们进来学习" 刘三娘应下,于是出去,不一会儿就呼啦啦进来一群人。 老妇人: 刚才在外面石修已经摸过她的脉,所以这会儿满宝并没有让他继续切脉,而是拿起她的左手,松开,道:"看到了吗,左手无力,一松开就落在了床板上,判断它是否可以恢复的还有一个更准确的方法" 老妇人张了张嘴巴,脸皮涨得通红,满宝就是大夫,察言观色是第一,见状立即停下教学,温声安抚她道:"老太太别急,他们就是来看看您" 老妇人忍不住怒道:"那刚才给那产妇治病的时候怎么不进来看? 满宝笑道:"那是扎针了,这里面有男学生,病人不愿意,我们也不会强求,老太太现在还只是问诊,一会儿扎针的时候男学生也是要出去的" 她道:"您放心,他们不会唐突了您的" 一个学生忍不住嘀咕,"这场义诊本就是为了给我等学习才办的,看都不给看,学习什么? 老妇人听闻,气得鼻子冒火,张嘴就要骂,满宝已经连忙致歉道:"学生不懂事,是我等先生之过,我们回去就罚他,老太太别生气" 但老妇人还是噼里啪啦的骂了出来。 满宝就叹息一声,不再劝解,任由她骂,等她骂完了才又道了一个歉,然后领着学生们呼啦啦的出来,让病人家属进去陪同。 她将这些学生领进太医署,直接站在边上说话,"石修,你来说一说" 石修:"我,我们不应该口出不逊,惹怒病人" "这话是没错,不过我问的是病人的病情,刚才她骂人的时候你们没看她的脸色吗?她的左手指还抖动了一下" 众学生:所以老师是让他们在骂声中看病吗? 满宝微微皱眉,看向刘三娘,"你来说"刘三娘跟着满宝的时间长,习惯了她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这时候也有点儿愣,然后想了想后道:"她脸色红胀,似乎是极生气,骂人反而更好,这样将怒气发散出来,总比郁结于胸要好" 不然怒气积累多了,只怕另半边身子也要瘫了。 满宝微微点头,开始教他们何为察言观色,还有五脏调理之法。 等里面的病人脾气发得差不多了,满宝这才带着石修和刘三娘进去,将其他人留在了外面。 病人家属一脸抱歉的样子,满宝只对他们点点头便继续给老妇人诊断起来,等考校完石修和刘三娘,满宝这才定下针法,然后让石修出去,亲自指点刘三娘扎针。 老妇人见是刘三娘扎针,有些不情愿,"周太医不亲自扎吗? 满宝笑着安抚她道:"都是一样的,我就在边上看着,您放心,她扎的和我扎的一样的" "那怎么一样,您是老师,她是学生,您是太医,她不过是个医助而已" 满宝道:"只有她没动过的针法我才会亲自动手,您现在要用的这套针法她以前用过的" 妇人便道:"可学生和先生到底还是有些差别的" 满宝便皱了皱眉,顿了一下还是伸手从刘三娘手里接过针,"我给您试试看" 满宝一边扎针一边给刘三娘讲解,等扎完针,满宝便给她开了一张药方让她家里去抓药。 老妇人见满宝转身出去开方许久都不再回来,不由用右手拍了拍床叫人,在外伺候的丫头立即进来,躬身道:"老太太,您有什么吩咐? "周太医呢? "周太医在看病呢"话音才落,老妇人的儿子也进来了,一边让人将人抬出去一边高兴的道:"娘,药已经抓好了,周太医说只要好好吃药就有好转的可能" "你没请周太医以后去家里扎针吗? 她儿子一愣,然后有些尴尬的道:"娘,她是太医,又住在宫里,不好请的" "那你请过了吗?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没请过,老妇人有些生气,"你都没请过怎么知道请不到?今天来扎针的那个妇人你没看到吗?她昨天已经来过了,周太医都愿意再替她扎针,你怎么会请不到她?多给些钱就是了" 她儿子: 他不是没请过人,他娘瘫痪以后他先请的济世堂的丁大夫,知道济世堂在太医院里有一个半太医。 一个是郑太医,周满也算出身济世堂,所以她就是不姓郑,那也是半个济世堂的人。 可是他请过,不仅周满,郑太医也没请来,后来他还给周宅递过帖子和送过礼物。 不过礼物被礼貌的退了回来,周满的五哥亲自来说周太医忙,没空出外诊 既然当时请不来,他觉得这会儿也很难请到,在他们之前也不是没有富贵人家来问诊,但从没听说过谁能请得到周太医出外诊,也就只有几个病状比较特殊的,她跟人约定了时间在济世堂问诊。 他想起了什么,眼睛顿时一亮,道:"对啊娘,我可以去问一下,或许周太医愿意,到时候我们也去济世堂里问诊就是" 说罢转身出去找周满。 满宝已经接诊了新的病人,正在指点石修和刘三娘问诊,老妇人的儿子过来询问,满宝便想了想后道:"其实她的病还是要放宽心,再慢慢吃药疏通,扎针也的确有助益,只是我忙,怕是不能按时给她扎针" 满宝指了一旁的刘三娘道:"你或许问一下刘医助,她可能有空" 刘三娘: 他也知道太医难请,而且周满每旬只有两天可以出宫,外诊的机会很难轮得到他,所以她一拒绝,他就不再问,顺势看向一旁的刘三娘,点头哈腰的笑起来。 刘三娘: 刚才帐子里他娘可是很嫌弃她来着。 她不由看向师父,想知道她是真心,还是假意。 满宝对上她的目光便淡淡的道:"老太太这样的病症也不多见,你若有时间,不如去看看" 刘三娘便听明白了,于是扭头和男子道:"我每旬也只有两日空闲" 两人简单的交流了一下上门问诊的时间,男子就屁颠屁颠的回去告诉他娘了。 老太太一听不乐意了,"怎么请的是刘医助?她不过是周太医的徒弟" 她儿子便道:"虽是徒弟,但也是医助,娘,太医院的医助就是下一个太医啊" "那她现在不还不是吗? "可周太医请不到呀" 老太太就道:"抬着我去,我亲自去请" 她儿子: 他无奈,只能叫了人将老太太抬出去,但满宝根本没空理她,她才开口满宝便笑道:"老太太,不是我不愿意,而是实在忙,所以要让您失望了" 老太太没想到她拒绝得这么干脆,忍不住道:"那今日中午那妇人您还亲自给她问诊呢,听说这几日她都要来" 满宝便笑道:"她病得比较重,但今日您也看到了,她的针灸也是我弟子行的,我就在一旁看着而已" "可她的针法总是周太医定下的" 满宝只是笑了笑,低下头去给人开了药方,看了刘三娘和石修一眼,见他们都写下脉案后就点点头,然后道:"下一位" 说完才对老太太道:"老太太的针法也是我定下的" 老太太虽然霸道蛮横一些,但又不蠢,她听出了周满的推脱之意,知道再求也没有用,只能心情不愉的让人将她抬走。 这样的病人三天半下来其实满宝也遇见不少,可并没有影响多少心情。 因为下一个病症总是很及时的就上前,而且他们开义诊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培养学生,这一次,学生们都收获良多。 就是她,也参观了萧太医他们收治的特殊病症,学习到不少东西。 义诊结束,刘太医正式批准石修这九名学生和郑辜三人一样入太医院做医助。 这样一来,太医院里的医助更多了,一个太医手底下最少有三个医助听命。刘三娘跟着满宝的时间长,习惯了她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这时候也有点儿愣,然后想了想后道:"她脸色红胀,似乎是极生气,骂人反而更好,这样将怒气发散出来,总比郁结于胸要好" 不然怒气积累多了,只怕另半边身子也要瘫了。 满宝微微点头,开始教他们何为察言观色,还有五脏调理之法。 等里面的病人脾气发得差不多了,满宝这才带着石修和刘三娘进去,将其他人留在了外面。 病人家属一脸抱歉的样子,满宝只对他们点点头便继续给老妇人诊断起来,等考校完石修和刘三娘,满宝这才定下针法,然后让石修出去,亲自指点刘三娘扎针。 老妇人见是刘三娘扎针,有些不情愿,"周太医不亲自扎吗? 满宝笑着安抚她道:"都是一样的,我就在边上看着,您放心,她扎的和我扎的一样的" "那怎么一样,您是老师,她是学生,您是太医,她不过是个医助而已" 满宝道:"只有她没动过的针法我才会亲自动手,您现在要用的这套针法她以前用过的" 妇人便道:"可学生和先生到底还是有些差别的" 满宝便皱了皱眉,顿了一下还是伸手从刘三娘手里接过针,"我给您试试看" 满宝一边扎针一边给刘三娘讲解,等扎完针,满宝便给她开了一张药方让她家里去抓药。 老妇人见满宝转身出去开方许久都不再回来,不由用右手拍了拍床叫人,在外伺候的丫头立即进来,躬身道:"老太太,您有什么吩咐? "周太医呢? "周太医在看病呢"话音才落,老妇人的儿子也进来了,一边让人将人抬出去一边高兴的道:"娘,药已经抓好了,周太医说只要好好吃药就有好转的可能" "你没请周太医以后去家里扎针吗? 她儿子一愣,然后有些尴尬的道:"娘,她是太医,又住在宫里,不好请的" "那你请过了吗?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没请过,老妇人有些生气,"你都没请过怎么知道请不到?今天来扎针的那个妇人你没看到吗?她昨天已经来过了,周太医都愿意再替她扎针,你怎么会请不到她?多给些钱就是了" 她儿子: 他不是没请过人,他娘瘫痪以后他先请的济世堂的丁大夫,知道济世堂在太医院里有一个半太医。 一个是郑太医,周满也算出身济世堂,所以她就是不姓郑,那也是半个济世堂的人。 可是他请过,不仅周满,郑太医也没请来,后来他还给周宅递过帖子和送过礼物。 不过礼物被礼貌的退了回来,周满的五哥亲自来说周太医忙,没空出外诊 既然当时请不来,他觉得这会儿也很难请到,在他们之前也不是没有富贵人家来问诊,但从没听说过谁能请得到周太医出外诊,也就只有几个病状比较特殊的,她跟人约定了时间在济世堂问诊。 他想起了什么,眼睛顿时一亮,道:"对啊娘,我可以去问一下,或许周太医愿意,到时候我们也去济世堂里问诊就是" 说罢转身出去找周满。 满宝已经接诊了新的病人,正在指点石修和刘三娘问诊,老妇人的儿子过来询问,满宝便想了想后道:"其实她的病还是要放宽心,再慢慢吃药疏通,扎针也的确有助益,只是我忙,怕是不能按时给她扎针" 满宝指了一旁的刘三娘道:"你或许问一下刘医助,她可能有空" 刘三娘: 他也知道太医难请,而且周满每旬只有两天可以出宫,外诊的机会很难轮得到他,所以她一拒绝,他就不再问,顺势看向一旁的刘三娘,点头哈腰的笑起来。 刘三娘: 刚才帐子里他娘可是很嫌弃她来着。 她不由看向师父,想知道她是真心,还是假意。 满宝对上她的目光便淡淡的道:"老太太这样的病症也不多见,你若有时间,不如去看看" 刘三娘便听明白了,于是扭头和男子道:"我每旬也只有两日空闲" 两人简单的交流了一下上门问诊的时间,男子就屁颠屁颠的回去告诉他娘了。 老太太一听不乐意了,"怎么请的是刘医助?她不过是周太医的徒弟" 她儿子便道:"虽是徒弟,但也是医助,娘,太医院的医助就是下一个太医啊" "那她现在不还不是吗? "可周太医请不到呀" 老太太就道:"抬着我去,我亲自去请" 她儿子: 他无奈,只能叫了人将老太太抬出去,但满宝根本没空理她,她才开口满宝便笑道:"老太太,不是我不愿意,而是实在忙,所以要让您失望了" 老太太没想到她拒绝得这么干脆,忍不住道:"那今日中午那妇人您还亲自给她问诊呢,听说这几日她都要来" 满宝便笑道:"她病得比较重,但今日您也看到了,她的针灸也是我弟子行的,我就在一旁看着而已" "可她的针法总是周太医定下的" 满宝只是笑了笑,低下头去给人开了药方,看了刘三娘和石修一眼,见他们都写下脉案后就点点头,然后道:"下一位" 说完才对老太太道:"老太太的针法也是我定下的" 老太太虽然霸道蛮横一些,但又不蠢,她听出了周满的推脱之意,知道再求也没有用,只能心情不愉的让人将她抬走。 这样的病人三天半下来其实满宝也遇见不少,可并没有影响多少心情。 因为下一个病症总是很及时的就上前,而且他们开义诊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培养学生,这一次,学生们都收获良多。 就是她,也参观了萧太医他们收治的特殊病症,学习到不少东西。 义诊结束,刘太医正式批准石修这九名学生和郑辜三人一样入太医院做医助。 这样一来,太医院里的医助更多了,一个太医手底下最少有三个医助听命。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12:16:3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