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难自禁在线观看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情难自禁在线观看

情难自禁在线观看

作者:秦初宁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7 00:17:29

最新章节:安顿众兽
小说简介:三人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呆的模样,显然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庄户还在传授经验,道:"这鸡要是喂饱了,能多重四五两,正月里肉贵,起码能多出五六文钱" 白善咽了咽口水,"以前我家买的鸡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满宝则是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自己以前买的鸡,似乎她多是中午休息的时候满村转悠着去买的,略微松了一口气,"我应该没被坑过" 白二郎则哈哈大笑起,乐道:"我家从不在外头买鸡,我家庄子里就一直有出产" 白善和满宝一起不理他。 庄户略微有些尴尬,道:"少爷,满小姐,许多人家都这么干的,并不只我们家" 还有庄户小声的道:"这两日白庄头让我们捉了鸡去卖,也都是这么干的" 白善三人:"原来我们也干坑人的事啊" 庄户们: 不过三人都没出声反对,满宝道:"这只特别漂亮的公鸡元宵那天不用特别喂,我们不是卖给吃它的人的" 庄户挠着脑袋问道:"这鸡不拿来吃,还能拿来干嘛? 满宝嘿嘿一笑,"那用处可多啦" 比如还能拿来打架。 三人得到了一大把好看的鸡毛,便找了一块大石头坐着整理,打算把它们做成毽子。 白善一边用刀削尖鸡毛根部,一边问道:"我们这只鸡真能做斗鸡? "试试看,不行我们就拿到我大嫂的店里杀了炖着吃"满宝想了想后又道:"我觉着炒着好像更好吃" 白善:"我也觉得" 他们的小庄子里养了不少鸡鸭,也下了不少的鸡蛋和鸭蛋,所以不愁肉蛋吃。 而现在七里村的日子也比以前要好过许多,大部分人家都养有鸡,基本上都留到过年的时候吃。 更别说老周家了。 他们家在屋后山脚下可是盖了一个大鸡棚,养了近百只鸡,还养了两只大鹅看鸡,有它们在,别说人,就是黄鼠狼都不敢来的。 所以腊月二十八后,村里就总是飘着肉香味。 老周家人多,每天晚上杀一只鸡都能吃得干干净净,偶尔还会奢侈的去大集上买些猪肉或羊肉回来配。 老周头和钱氏要半大孩子吃穷老子,何况是白善他们这样正长身体的少年。 本来昨天旅途劳顿,三人一大早都不太有胃口,但这会儿坐在一起,竟然胃口打开,便你一样我一样的吃了起来。 吃得饱饱的,放下碗筷,满宝这才想起庄先生来,惊叫道:"糟了,我们把先生给忘了" 白善和满宝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吃早食本就有些冒汗了,此时额头直接滴下一滴汗来,"我爹应该会招待的吧? 但大半年的生活习惯依然刻在了骨子里,三人起身要过去给先生请安。 庄先生年纪大了,昨天劳顿,今天便起得晚了点儿,刚洗脸净手呢。 看到他们三个排着队过来请安,便放下毛巾笑问,"吃早食了? 三人给先生行礼请安,这才回答,"吃了,先生,您早食想吃什么? 满宝道:"我大嫂做了豆花,您要不要来一碗? 庄先生含笑点头,"也好" 白二郎道:"先生,我家厨房做了牛肉臊子面,也很好吃" 白善道:"我家的肉粥也不错" 庄先生畅怀的笑道:"那就每样来一些吧" 三人便转身跑着去把东西弄好带过来了。 白老爷看到嫉妒得不行,他养儿子养了这么大,还没吃过他端的一碗面呢。 白二郎根本没看到站在门口的他爹,直接端着面送到庄先生的桌子上,道:"先生,这面得趁热吃" 白善:"说得好像粥不要趁热吃一样" 满宝道:"现在天冷,豆花也要热着吃好吃" 庄先生嫌弃的挥手道:"行了,吃完了便去读早课,虽然放假了,也不该懈怠才是" 三人同时僵住,白二郎看向白善,白善看向满宝,满宝便硬着头皮道:"先生,就快要过年啦,不能让我们休息休息吗? 庄先生掀起眼皮看他们,"没拦着你们休息,但一天十二个时辰呢,你们不能除了睡和吃就是玩吧,早课也该读些书,每日最少得练两张字,尤其是字,这一日不练便手生,我是不是说过,只要不是病得起不来了,每日都要练字? 三人低头应下,乖乖的退下去学习了。 庄先生满意的享受着一室清净,开开心心的吃起早食来。 他也是要回家过年的,不过庄先生也并不急于一时,用过早食,他便和白老爷下了一盘棋,顺便谈了一下白二郎这一年来的学习情况及对未来的规划。 和家长达成共识后,庄先生心内已经快速的形成了一个对白二郎的培养计划。 和白老爷谈过,庄先生便去隔壁拜访了刘老夫人,在她拿了喝了两盏茶,又用了午食,这才回到白老爷这边的客院休息。 待午睡起来,他便背着手进村,在村口的榕树底下找到了老周头,于是他被迎到了老周家,和老周头及钱氏谈了一下满宝。 而满宝他们三个,都等不及家里把他们的行李分出来,便让大吉赶来一辆牛车,高兴的爬到车上让他朝着他们的小庄子前进。 虽然满宝他们不在村里,却一直远程遥控着小庄子的生产。 从中秋到现在,三个多月的时间了,三人都想他们的庄子得很,所以才进入他们的田地范围,三人便蹦下来,欢呼着朝庄子里跑去。 庄子的不少地里种了冬小麦,此时麦子已经长得挺高的了。 满宝他们只停留着看了一会儿,然后便冲着庄子上头的山上跑去。 大吉坐在牛车上慢悠悠的赶车,这会儿是寒冬腊月,山上的果子早摘光了,甚至有些果树只剩下光溜溜的树干和树枝,他实在不明白他们有什么可激动的。 但三人就是一路欢呼着跑到山上,摸了摸他们壮实的果树,满意的直点头,然后就又跑下山去撵养在底下篱笆里的鸡鸭。 山脚下那一片混杂着不少石头的荒地,除了建房子外就搭建了牛棚和鸡棚,鸭棚,里面养了不少鸡鸭。 满宝看着那些漂亮公鸡的毛,道:"想做毽子了" 白善也觉得脚痒痒,白二郎直接道:"我们杀几只公" 满宝鄙视的看他,"就为了鸡毛?那不如直接拔毛,它有这么多毛,一只拔几根没事的吧?像我们,揪一下头发也没事" 白善思考了一下,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于是撸起袖子道:"走,那只尾巴上的那几根最漂亮,我们先抓它" 等庄户们听到动静跑出来,三人已经在篱笆院里追着鸡飞起来了。 众庄户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三人是谁,连忙奔上去道:"少爷,堂少爷,满小姐,你们要什么和我们说,可不敢这么乱抓,万一鸡把你们抓伤了怎么办? 满宝发现这里头的鸡好灵活,跑得快不说,还会挥舞着翅膀飞一小段儿,所以他们总也抓不住。 她有些气喘,停下脚步问,"你们平时都是怎么抓鸡的? "我们都是等夜里赶到鸡棚,把门关了在里头捉的,"庄户问:"满小姐,你们是想吃鸡吗?您看上了哪只,我给你们抓" 满宝摇头,"不想吃鸡,我们只想要鸡尾巴上的那几根毛" 众庄户: 虽然很不能理解,但主子们都这么说了,他们能怎么办呢? 众庄户让满宝他们退出去,先去煮了鸡食过来,把鸡都给引到了鸡棚里,这才开始抓鸡。 抓到鸡便快速的拔了几根它们尾巴上的几根毛,把鸡疼得咯咯叫。 待抓到尾羽最漂亮的那一只时,庄户掂量了一下道:"满小姐,你们晚上要不要吃鸡?要不把这只鸡杀了给你们吃肉?这样尾羽就能全拔了" 三个小脑袋凑上去看了一下那只公鸡,又商量了一下后道:"算了,它长得这么漂亮,还是再养一养吧,也不拔它的尾羽了,等到元宵的时候我们拿它去县城" 庄户:"拿去县城杀?那多麻烦呀,少爷小姐们要吃,我们这儿捉了就能杀好" 满宝:"不是,我们要拿去卖" 庄户就笑眯了眼,对满宝竖起大拇指道:"还是满小姐知道持家,这元宵买肉的人肯定多,满小姐打算带多少只鸡去县城,小的们凌晨起来喂它们一顿,让它们再重一点儿,然后给捉起来"半大孩子吃穷老子,何况是白善他们这样正长身体的少年。 本来昨天旅途劳顿,三人一大早都不太有胃口,但这会儿坐在一起,竟然胃口打开,便你一样我一样的吃了起来。 吃得饱饱的,放下碗筷,满宝这才想起庄先生来,惊叫道:"糟了,我们把先生给忘了" 白善和满宝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吃早食本就有些冒汗了,此时额头直接滴下一滴汗来,"我爹应该会招待的吧? 但大半年的生活习惯依然刻在了骨子里,三人起身要过去给先生请安。 庄先生年纪大了,昨天劳顿,今天便起得晚了点儿,刚洗脸净手呢。 看到他们三个排着队过来请安,便放下毛巾笑问,"吃早食了? 三人给先生行礼请安,这才回答,"吃了,先生,您早食想吃什么? 满宝道:"我大嫂做了豆花,您要不要来一碗? 庄先生含笑点头,"也好" 白二郎道:"先生,我家厨房做了牛肉臊子面,也很好吃" 白善道:"我家的肉粥也不错" 庄先生畅怀的笑道:"那就每样来一些吧" 三人便转身跑着去把东西弄好带过来了。 白老爷看到嫉妒得不行,他养儿子养了这么大,还没吃过他端的一碗面呢。 白二郎根本没看到站在门口的他爹,直接端着面送到庄先生的桌子上,道:"先生,这面得趁热吃" 白善:"说得好像粥不要趁热吃一样" 满宝道:"现在天冷,豆花也要热着吃好吃" 庄先生嫌弃的挥手道:"行了,吃完了便去读早课,虽然放假了,也不该懈怠才是" 三人同时僵住,白二郎看向白善,白善看向满宝,满宝便硬着头皮道:"先生,就快要过年啦,不能让我们休息休息吗? 庄先生掀起眼皮看他们,"没拦着你们休息,但一天十二个时辰呢,你们不能除了睡和吃就是玩吧,早课也该读些书,每日最少得练两张字,尤其是字,这一日不练便手生,我是不是说过,只要不是病得起不来了,每日都要练字? 三人低头应下,乖乖的退下去学习了。 庄先生满意的享受着一室清净,开开心心的吃起早食来。 他也是要回家过年的,不过庄先生也并不急于一时,用过早食,他便和白老爷下了一盘棋,顺便谈了一下白二郎这一年来的学习情况及对未来的规划。 和家长达成共识后,庄先生心内已经快速的形成了一个对白二郎的培养计划。 和白老爷谈过,庄先生便去隔壁拜访了刘老夫人,在她拿了喝了两盏茶,又用了午食,这才回到白老爷这边的客院休息。 待午睡起来,他便背着手进村,在村口的榕树底下找到了老周头,于是他被迎到了老周家,和老周头及钱氏谈了一下满宝。 而满宝他们三个,都等不及家里把他们的行李分出来,便让大吉赶来一辆牛车,高兴的爬到车上让他朝着他们的小庄子前进。 虽然满宝他们不在村里,却一直远程遥控着小庄子的生产。 从中秋到现在,三个多月的时间了,三人都想他们的庄子得很,所以才进入他们的田地范围,三人便蹦下来,欢呼着朝庄子里跑去。 庄子的不少地里种了冬小麦,此时麦子已经长得挺高的了。 满宝他们只停留着看了一会儿,然后便冲着庄子上头的山上跑去。 大吉坐在牛车上慢悠悠的赶车,这会儿是寒冬腊月,山上的果子早摘光了,甚至有些果树只剩下光溜溜的树干和树枝,他实在不明白他们有什么可激动的。 但三人就是一路欢呼着跑到山上,摸了摸他们壮实的果树,满意的直点头,然后就又跑下山去撵养在底下篱笆里的鸡鸭。 山脚下那一片混杂着不少石头的荒地,除了建房子外就搭建了牛棚和鸡棚,鸭棚,里面养了不少鸡鸭。 满宝看着那些漂亮公鸡的毛,道:"想做毽子了" 白善也觉得脚痒痒,白二郎直接道:"我们杀几只公" 满宝鄙视的看他,"就为了鸡毛?那不如直接拔毛,它有这么多毛,一只拔几根没事的吧?像我们,揪一下头发也没事" 白善思考了一下,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于是撸起袖子道:"走,那只尾巴上的那几根最漂亮,我们先抓它" 等庄户们听到动静跑出来,三人已经在篱笆院里追着鸡飞起来了。 众庄户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三人是谁,连忙奔上去道:"少爷,堂少爷,满小姐,你们要什么和我们说,可不敢这么乱抓,万一鸡把你们抓伤了怎么办? 满宝发现这里头的鸡好灵活,跑得快不说,还会挥舞着翅膀飞一小段儿,所以他们总也抓不住。 她有些气喘,停下脚步问,"你们平时都是怎么抓鸡的? "我们都是等夜里赶到鸡棚,把门关了在里头捉的,"庄户问:"满小姐,你们是想吃鸡吗?您看上了哪只,我给你们抓" 满宝摇头,"不想吃鸡,我们只想要鸡尾巴上的那几根毛" 众庄户: 虽然很不能理解,但主子们都这么说了,他们能怎么办呢? 众庄户让满宝他们退出去,先去煮了鸡食过来,把鸡都给引到了鸡棚里,这才开始抓鸡。 抓到鸡便快速的拔了几根它们尾巴上的几根毛,把鸡疼得咯咯叫。 待抓到尾羽最漂亮的那一只时,庄户掂量了一下道:"满小姐,你们晚上要不要吃鸡?要不把这只鸡杀了给你们吃肉?这样尾羽就能全拔了" 三个小脑袋凑上去看了一下那只公鸡,又商量了一下后道:"算了,它长得这么漂亮,还是再养一养吧,也不拔它的尾羽了,等到元宵的时候我们拿它去县城" 庄户:"拿去县城杀?那多麻烦呀,少爷小姐们要吃,我们这儿捉了就能杀好" 满宝:"不是,我们要拿去卖" 庄户就笑眯了眼,对满宝竖起大拇指道:"还是满小姐知道持家,这元宵买肉的人肯定多,满小姐打算带多少只鸡去县城,小的们凌晨起来喂它们一顿,让它们再重一点儿,然后给捉起来"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7 00:17:2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