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和爸乱小说小可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女儿和爸乱小说小可

女儿和爸乱小说小可

作者:滕香怡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09 22:43:03

小说简介:"果然,二者勾结在一起了! 萨博看向了村庄那边燃起的篝火,还有在鼻间若隐若现飘散到这里的香气,脸色倏变,"他们只是肚子饿了吃点东西而已,你们就要抓他们? 说着,他腿脚迈动,迅速奔到库洛跟前,一拳就打了过去。 "我才不会让你们去抓住这些人,这个国家的平民,就由我们来拯救! 当! 拳头与刀刃交接,发出一声脆响。 库洛看着萨博的拳头迅速染上了一层黑色,诧异道:"反应还挺快的" "不要小看我啊,鲁西鲁库洛" 萨博抬头看他,目光带着一丝愤怒,"作为兄弟,正好一并找你算账! 他一拳未中,身躯绕着库洛腾挪,拳脚极快的招呼了上去。 当! 当当当! 库洛单手握着秋水,好整以暇的挡着萨博的进攻,他脑袋一撇,躲过了萨博的一拳,一刀极快挥了过去。 砰! 这一刀直中萨博的身躯,打出一道闷响,将他整个人给逼开。 "兄弟? 库洛一甩秋水,吐了口烟雾,看向往后退却的萨博,"我可不记得我有得罪过你兄弟" 萨博的衣服被这一刀划破,一层武装色从他的躯体上缓缓消退,他盯着库洛,咬牙道:"当时,是你阻拦了艾斯! "哦" 库洛恍然大悟,道:"对,是有这么一回事,你是艾斯的兄弟,那就是草帽那个海贼的兄弟咯?真是稀奇,海贼和革命军的二把手是兄弟" "抓住他啊,鲁西鲁库洛!一旁的纳尔加在那吼着。 库洛噘开嘴,"那可是二把手,好可怕的,我一个上校对付不了,还是一起上吧" "那就一起上! 纳尔加率先出动,余下的政府人员全都跟上,将萨博给包围住。 "萨博,我们来帮忙! 克尔拉叫了一句,闯入了人群中,与纳尔加对上。 此时,那个穿着黑羽毛大衣,脸色苍白带着鸟嘴面具的男人双手一张,身躯化为了大量的乌鸦,拖住了余下的政府人员。 嗖! 人员被围住,萨博趁机穿了过去,手指分开,食指与中指在一起,无名指和小指并拢,武装色席卷其上,往高空一跳,凌空击爪。 "龙爪拳! 呼! 那黑爪直落而下,划过了库洛的身躯,萨博顿住,看着被他击中的库洛宛如水波一样荡漾开,缓缓消失。 "哦哟" 库洛的身影从一旁显现,咬着雪茄惊讶道:"这么大的威势,好可怕呢" 萨博盯着库洛,一字一顿道:"少开玩笑了! "说起来,艾斯跟我有什么关系" 库洛看了眼在被克尔拉和那一群乌鸦拖住的政府人员,道:"真要找人,你应该去找蒂奇啊,找我干什么,我只是做到一个海军的职责而已" "遇到了谁,当然就找谁了" 萨博看着库洛,道:"出海的男儿,生死虽然是自己抉择的,但作为兄弟,这口气当然咽不下" 说完,他继续冲上前,双手呈现龙爪之态,直朝着库洛进攻。 那个力度 库洛就算没有硬接,也能感觉到这招的强大,这个男人的体术以及霸气造诣,并不低。 秋水横挥,刀刃与萨博的龙爪相挥击。 当当当! 萨博手臂宛如残影,打出一连串的攻击,全都打在了库洛的秋水上。 秋水被库洛耍的是水泼不进,挥动的速度异常的密集,任凭萨博怎么进攻,就是突破不了他的防御。 呼! 库洛一刀斜挥,再次逼开萨博,叹了口气,道:"你们这三兄弟算怎么回事,一个比一个变态吗? 那个艾斯,虽然死了,生前看着霸气不显,但其实果实能力不低,见闻色也不弱,至少是个七武海层次。 草帽就更别说了,卡普教导了那么多年,只是缺少历练而已,估计等他再出山,历练够了,实力也会有一个十足的长进。 还有这个萨博 年纪轻轻的就是革命军二把手,你说他弱,那是没人信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很年轻,比自己还要年轻。 "想到你们,就会觉得,时代是真的在汹涌啊" 库洛说道:"话说,你不去造反,在这里和我纠缠真的好吗?我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上校,你找我麻烦也改变不了什么,不如去干干正事? "先阻止你抓捕村子的人,也是正事" 萨博冷声道:"世界政府的走狗,少在这里糊弄人了! "鱼人空手道! 另一边,克尔拉抓住了纳尔加的空隙,摆出了标准的一记直拳,狠狠的打在了纳尔加的腹部上。 遭受重击,纳尔加一个趔趄,眼睛一翻,差点没昏过去,但是他牙齿咬,一道岚脚踢了过去,克尔拉往后一闪,躲过这岚脚的攻击。 作为学会六式的强者,纳尔加的意志力就算不强,但肯定说不上弱。 这个女人的力道十足,但纳尔加还是能承受得住的。 "克尔拉,不要和他纠缠了,先去村子救助一下其他人"萨博急声说道。 "明白! 克尔拉瞬间脱身,不再和纳尔加纠缠,而纳尔加想要追上,却被一群乌鸦给缠住,逼的他站稳脚跟,击打着那些乌鸦。 这些乌鸦的速度很快,最关键的是,它们的力道也不低,啄人一下,是能啄出血洞的。 而萨博此时继续冲向库洛,不管怎么说,他要把这个男人给拖住,不让他及时回去。 "我说你们" 库洛看向要穿过自己往村子赶的克尔拉,又看向了冲来的萨博,轻叹口气:"看来只是这样,无法让你们走呢,那么" "斩波! 呼! 克尔拉忽然一惊,下意识身躯就翻滚了下去,一道巨大的金色斩击顺着她的头顶飞了过去,直冲天际,往着月亮上极快飞翔。 "喂" 克尔拉喉咙涌动,干咽了一下,脸上冷汗就流了下来,"开玩笑的吧,这么快的吗? 这道斩击,她刚才已经从那头山猪身上看到过了,但是她想不到的是,居然能怎么快,她根本感应不过来!阴影披着月光在地上仰起一道烟尘。 那是一头巨大的野猪,往上突起的獠牙在月下散发着寒芒,四蹄撩起,往前奔跑着。 野猪的背上,有着一团像是野菜一样的奇异草垛,微微泛着光芒。 自然之风,虫之国的奇景。 就在野猪冲撞往前的那一刻,在它后方的山坡上,几个人出现在那。 "一笑先生,劳烦你了" 萨博看着底下那在旷野中奔涌的野猪,沉声道:"这家伙是让虫之国民众吃不饱饭的罪魁祸首之一,它的速度太快,我们抓不住它,如果是一笑先生的能力的话,肯定没有问题" 他旁边,克尔拉和乌鸦都站在那里,注视着那头大野猪。 "喂,萨博,那里有个老爷爷在那呢"克尔拉急道。 "还请尽快出手,一笑先生! "嗯" 一笑闭着双眸,仗刀竖在身前,右手握着,刚想拔刀,忽然一愣,道:"在下为报一饭之恩,答应与你等解决霍乱虫之国的野兽,不过这份恩情,在下暂时还不了了" "一笑先生? 萨博看向一笑,见他迟迟不出手,眼见着那野猪已经快奔到田地了,萨博牙齿一咬,迅速从山上跳下,直朝着那野猪奔去。 "可恶,来不及了啊! 以他自己的速度,根本追不上这野猪。 如果能追上的话,他也不会放任这野猪到处跑了。 现在,哪里还来得及! 呼! 就当萨博往前冲之际,自村落处一道巨大的金色斩击冲天而起,直奔着那头巨大野猪而去,斩击撞到野猪的脑袋,让野猪奔跑的形体止住。 斩击之光,在周围大放光明,宛如一轮落入凡尘之月,盯着野猪巨大的躯体,让它不断的往后。 "嗷! 嘭!!! 斩击在野猪的脑袋上消失,野猪惨嚎一声,脑袋冒出一团硝烟,眼睛一翻,巨大的身躯倒了下去。 "自然之风" 上土愣愣的看着那头倒下去的野猪,接着回头看去,就见库洛单手握着一把黑刀,施施然的走来。 "老头,用不着表露什么决心,那份心思,藏下去就好" 库洛另一只手屈起小指,一边掏着耳朵一边道: "你知道什么叫fg吗?就是有些话说出来了就会起相反的效果,比如战场上有士兵说打完这场战他就回去结婚什么的,那他一般都回不去战场,回去了未婚妻也有可能是别人的,就算结了婚孩子也不一定是自己的" "这种恐怖的效应,就是因为说出了心中的话,所以啊,不要随意吐露出来,尤其你这么大年纪的,很容易出事的啊" "海军老爷" 上土呆呆的看着他走过来,又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倒在远处的野猪,"自然之风,倒下去了吗? "眼睛不会看吗? 库洛咂咂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东西把这玩意儿打晕了,话说这玩意儿皮还挺厚,皮子应该不错,回头扒了回去装扮一下我的家" "鲁,鲁西鲁库洛! 后方的萨博瞳孔紧缩,失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走吧,回去了,我们继续吃东西"库洛跟没听到似的,把秋水一收,往回走去。 "站住,鲁西鲁库洛!萨博大声道。 "那个,海军老爷,有人叫你?我听到了库洛您是姓鲁西鲁吗?上土张了张口,看了眼萨博,对库洛道。 "啥? 库洛支起耳朵,细细听了一阵,摇头道:"没有人啊,你听错了,大晚上的没人喊我" "鲁西鲁库洛上校! 就在这时,一群黑衣人跑到了这边,纳尔加这时候也醒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在巨大野猪旁的库洛,正想质问,忽然就看到了那后方站着的一个金发男子。 明亮的月光下,那人的面容,清晰可见。 "萨博! 纳尔加惊道:"革命军二把手,参谋总长,萨博!你居然在这里?!别动,我们要逮捕你! 萨博眼睛一眯,"政府人员吗? "萨博! 此时,克尔拉和乌鸦赶到,与萨博站在一块,看向了纳尔加率领的cp3,还有背对着他们的库洛。 "喂,那个是鲁西鲁库洛?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政府的人,他们勾结到一块了吗?克尔拉惊道。 "海军老爷,他们真的在叫你"上土又提醒了一句。 库洛喷出一口烟雾,叹了口气,转过身,咬着牙道:"老子都当做没听到了,这个时候乖乖退走不好吗,你要真闲着没事去蜕之镇去蝶之镇煽动造反啊,跑这来干什么" 说着,他假装露出惊疑之色,"什么?革命军?二把手?在哪呢! 纳尔加咬了咬牙,你这也太假了吧! 他横了库洛一眼,深吸口气,现在不是找他算账的时候,眼前的革命军重要。 "库洛上校,快点抓住这些革命军,这可是一条大鱼!库洛本来就没想跟这些人有冲突。 革命军又跟他没仇没怨的,他有病去找这些人麻烦。 革命军的事,那是世界政府自己要搞定的对象,海军没那个职责。 要不是战国元帅亲自打来电话,他连掺和都不掺和。 本来他就不想掺和,随便打打革命军撤退他假装追击一番,任务完成,回去去找那个什么洛家老祖解开莉达的血脉诅咒,然后回飞马岛过自己的小日子去。 这都计划好好的,但是这些人非不让他如愿。 你说你一个革命军,你碰到海军你纠缠什么。 你们不是一直东躲西藏然后暗中造反的嘛,什么时候明目张胆的跟人对干了。 但是这几个,尤其是那个萨博,就是纠缠他不放。 你说你见好就收不行吗,那老头你看不见吗?还是那头野猪你看不见? 老子信号放这么满,结果白放给瞎子看。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稍微演一下 了。 正好,他也有些事情要办,借着革命军的手,完全可以。 库洛闭上眼睛,见闻色发散出去,锁定了一下目标,这才睁开眼,那眼中,有红芒闪过。 看到这一幕,萨博登时摆开架势,脸色凝重。 鲁西鲁库洛,作为在顶上战争表现抢眼,在处刑台上多次阻挡路飞和白胡子海贼团拯救艾斯的海军,自然是被萨博关注过。 因此,他比更多人都知道这个家伙的情报。 和他们一样,都是出身东海,蛰伏在东海十年时间才进入本部,到达本部之后,其晋升职位就火箭一般的上升,从东海的一名曹长,到现在已经到达本部上校职位了。 尤其是顶上之后,基本上视规矩如无物,仗着自己是大将直属,无视世界政府的规则。 这一点虽然对他们而言是好事,但也代表着,这个男人是个不守规矩的危险男人,他们内部判断,这个男人一定有其他目的。 尤其是他的实力,根据线人和情报发来的消息,可以判断出,非常之强! 萨博其实并不想在这个国度遇到他,因为这会大大破坏计划的可行性,甚至说,可能会失败! 但是他无法放任这个村落不管。 虫之国的弊端太多了,四个镇子的人才是虫之国真正的居民,而余下的人,和蚂蚁没什么区别,没有人会在乎这些人的生死。 萨博要的,就是借此战争机会,摧毁虫之国的统治,拯救这些平民们! "拖住一点就行了" 萨博深吸口气,双手的武装色更为浓重,想道:"只要一点点时间,乌鸦也会把村落里的人带走" "革命军小哥,在那想什么呢,我要来了哦" 库洛握紧秋水,对着萨博笑道。 那个笑脸,在那凝滞住。 萨博瞳孔一缩,只觉头顶都冒出寒气来,下意识的,他脑袋一低。 呼! 秋水所带的黑芒在月光下亮起,自萨博的头顶横挥过去。 那道身影,如水波一样荡漾化开,而出现在萨博旁边的,正是库洛! 残影斩! "哦躲开了呢,令人惊讶" 库洛惊讶了一声,横挥的秋水登时调转了一个方向,一刀竖劈下去。 砰!! 萨博双手举起,招架住秋水的刀刃。 "好重! 他咬着牙,感觉手臂都要麻了。 这一刀,让他的脚深深陷入了土地里。 "挡得好啊革命军小哥,注意哟" 库洛笑了一声,刀刃顺着萨博的双手滑下去,在他双手上激荡开一团火花,从反方向贴着他的手臂,一刀从下往上挥举开。 "斩波" 金色的斩击,盯着萨博的双手,直往斜上方的天空冲去。 "对了,就是这个方向" 库洛抬头看了眼,脚步一动,就要追击过去。 就在他刚抬起脚的时候,从远处山峰中,忽然飞来一道紫色斩击,将他打出的金色斩击给抵消掉。 哒、哒、哒 木杖敲击地面的声音,缓缓响起。 库洛诧异的转过头,看着一个紫色的高大之人,拄着木杖,一点一点的靠近。 "喂,不是吧" 库洛愣住,惊讶道:"你也来掺和一手? "在下未能偿还革命军小哥的一饭之恩,如今有机会,自然要施以援手" 那高大之人缓步走来,对着库洛缓缓道。 一笑! 没了斩击,萨博从天空落下,对着一笑道:"谢了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9 22:43:0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