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app官网免费下载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豆奶app官网免费下载

豆奶app官网免费下载

作者:包星刀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5:41:09

最新章节:再遇阿金
小说简介:此时正是七武海聚集,在玛丽乔亚吃饭。 难怪刚才乔布少校会欲言又止。 库洛要早知道是七武海在这里,他才懒得在这个地方吃饭。 但来都来了,也就无所谓了。 他就吃个饭,还能怎么着。 听着鹤婆婆的发言,库洛只能苦笑。 "别开我玩笑了,鹤婆婆" 库洛伸手招了招,吩咐后面站着的海军,"给我来份食物,要大份的,还有酒" "是!那边海军应了一声,出门准备了。 说完这话,库洛又恶狠狠的盯了眼对面的熊。 不过这个高大的身影,此时抱着书本,一言不发,仿佛没看到似的。 似乎,已经没多少意识了。 紧接着,库洛就感觉到了一个审视的目光。 他扭头一看,便见那个眼眸如鹰一般的男人,背靠在椅子上,两只脚架在了桌子上,此时正抬着头,看着自己。 见库洛看过来,米霍克对他露出一抹笑意:"好久不见" 他目光下移,看到了库洛的腰间,"你似乎得到了好刀" "不好,比不上你那把" 库洛赶忙摇头。 开玩笑,看他那眼神,好像要跟自己做过一场似的。 "哦?你认识他吗?一个小海军? 不远处的一位高大身影带着审视的眼光看向库洛,笑了起来:"咈咈咈咈咈,还真是有趣" 那个人,毫无形象的坐在餐桌上,双腿交叉,他穿着一条七分裤,脚下则是一双尖头鞋,上身这披着一件粉红色的羽毛大衣,他有着一头金发,带着太阳眼镜,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在座当中,属他的气息最为危险。 天夜叉,唐吉坷德多弗朗明哥。 七武海中,最为危险的男人。 在他旁边的,是正吃着红豆派,嘴里缺着好几颗牙的一个粗犷汉子。 马歇尔d蒂奇。 在他附近,则是脑袋上还有着绷带,长得跟恶魔一样的长脖子。 月光莫利亚。 再加上巴索罗米熊和乔拉可尔米霍克,七武海中,已经到达五个了。 库洛也没理多弗朗明哥,权当看不见,这些危险的男人,和他不是一路的,有什么好交集的。 本来还想找找熊的麻烦,但是他现在意识都快没了,那也没必要了。 香波地的事,他恐怕付出了代价。 很快,食物就上来了,库洛毫不客气的拿起其中一块肉腿骨,三两口就吃掉。 一旁的鹤看着似乎饿坏了的库洛,笑着摇摇头,接着她看了眼对面的七武海,道:"你遇到的话,觉得如何" 正狼吞虎咽吃着东西的库洛动作一滞,果然,整个高层是知道了。 他想了想,如实答道:"很厉害,要不是一些因素,我没那么容易回来" 他知道鹤说的是白胡子,反正高层都知道了,这些问题是可以回答的。 库洛现在想的是怎么样才能不升职,其他的知道了就知道了,这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反正,老早之前,他的实力就被高层知道了。 干掉了金狮子也没什么,他抵死不认的话,海军又没有证据强加给自己功劳。 万一是假的,那海军本部脸就丢大了。 鹤点点头,"毕竟是那个人,很正常,不过你能回来就好。年轻人应当多承担点责任,未来,还得靠你们啊" 库洛扒拉完一碗饭,伸手拿起了前面的烤乳猪,一口咬掉一大块,一边嚼一边道:"鹤婆婆,你就饶了我吧,你应该知道我的,实在是没有那个心" "惫懒的家伙"鹤笑骂一声:"随便你吧,谨记住你的正义就行" 海军当中,库洛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最著名的,不就是他的上级吗。 对于这一点,鹤倒不会觉得那么不可理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自然也不会强求。 但只要是海军就行了。 这么强大的战力,只要不到对立面,那就代表着海军本身的实力在增强。 鹤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看着库洛的目光有些欣慰。 混乱的势力,每年都会新的威胁出现。 两年前的火拳艾斯,今年的极恶世代,每一年每一年,都会有那些拥有着大资质的人出现。 反观海军,对比起海贼来,新血其实没那么多。 卡普的徒弟虽然不错,但成长起来需要时间。 斯摩格和缇娜虽然出来了,但想要到决定海军走向,也还差了几分。 库洛,则是近年来高层所有人都满意的一个。 他是老海军,入伍有十年了。 对海军认同感很强,虽然本身是个惫懒的家伙,但那个战力,足以将这份惫懒抵消。 "喂喂喂,好无聊啊,那个女人怎么还没过来" 突然,多弗朗明哥叫了起来,"快让我等得不耐烦了啊,咈咈咈咈咈" "桀哈哈哈哈,没耐心可不行,做什么事都得有耐心啊"马歇尔d蒂奇吃着红豆派,大声笑着。 "说起来,是少了两个人" 库洛扫了他们一眼,然后拿起旁边的酒杯,正准备一饮而尽,然而这时,附近一个酒杯伸了过来。 他一看,米霍克正举着酒杯,对着他面露微笑。 库洛愣了一下,举起酒杯和米霍克碰了碰,而后一饮而尽。 "女帝波雅汉库克在赶来的路上,不过来之前,她想去趟推进城,也不知道其原因。至于甚平他被关进去了,因为强烈反对我们的行动,让他冷静一下" 鹤也盯着这些七武海,缓缓道:"海贼能有官方身份,自然是因为世界政府,而这时候不听世界政府的命令,那么官方身份自然就不存在了" "咈咈咈咈咈,这是在警告我们吗,鹤" 多弗朗明哥放声大笑:"放心吧,我们可没跟世界政府作对的打算,至少暂时没有" "嘿嘻嘻嘻,白胡子啊,有可能的话,我想收集他的尸体"月光莫利亚也嬉笑出声。 "桀哈哈哈哈,那你还真是厉害啊"蒂奇看了他一眼,大笑着。 "真是无聊啊" 多弗朗明哥笑罢,眼睛转了一圈,突然浮起狞笑,手指微微一动。 突然,在库洛附近的一名海军少将身躯一震,自己突然站了起来。 "怎,怎么回事! 那少将一脸惊恐,"我身体怎么不受控制了! "喂,多弗朗明哥,你又干了什么!一名中将下意识看向多弗朗明哥,大声吼着。 "咈咈咈,太无聊了,不如找点乐子怎么样" 多弗朗明哥手指一动,那名被控制的少将突然拔出刀,对着那说话的中将砍了过去。 "不要,可恶,我控制不了自己,快躲开!少将惊慌的说着。 "可恶! 那中将躲了一刀,咬了咬牙,噌的一声也将刀拔了出来,对着那少将,似乎是准备进攻。 多弗朗明哥低声笑着:"对嘛,这样才有乐趣,表演一出戏让我看看吧" "桀哈哈哈哈,那还真是一场杰出的好戏啊!蒂奇将红豆派吃光,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 "嘿嘻嘻嘻,打起来,杀起来吧!莫利亚笑容中带着十足的恶意。 "不! 就当少将举起刀,准备和那中将厮杀的时候,突然,多弗朗明哥的手指一滞,脸上流下了一丝冷汗。 莫利亚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笑容僵住。 "桀哈哈哈,看来戏是看不成了"蒂奇在那干笑了两句,额头也浮现了一滴汗水。 他们统一的,看向了那个在对面,正吃着东西的库洛。 库洛刚巧把一只烤乳猪啃完,拿起手边的餐巾,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而后继续擦手。 自他身上,迸发出浓重的杀气,那杀气几乎化为实质,冲击着对面的七武海。 他盯着对面几个混球,缓缓道:"我现在心情不怎么好,所以能不能让我安静的吃完饭呢,海上的垃圾们"库洛的心情那是糟透了。 被熊拍飞后,什么好处都没落着,哪怕在天上待着都不行,还遇到了凯多自杀。 这都算了,如果能逃掉这场战争他就认了,总得有点好处是不是。 结果计划半天,在香波地被雷利捶,完了拍飞了被白胡子捶,到天上还被凯多捶。 这个捶的程度,他感觉自己参加战争都没那么费劲。 而且克洛那个白痴还愣是给他提了一级上去。 让他连在边缘划水的办法都没有。 搞半天,绕一圈,他还得去参加战争。 这如何让他心情不糟。 好不容易吃个饭,还得跟这群七武海一起。 那也算了,他能安静吃个饭也行。 但是,这群海上垃圾都是闹腾的闲不下来的主。 库洛这下子如何能忍住,他连安静吃个饭的要求都没了吗?! 浓厚的杀气如实质般击打着那些七武海。 熊毫无动静,似乎没感应到这杀气似的。 莫利亚脸色难看,他完全猜不到,一个普通的海军,其杀气程度居然这么高。 "虾虾虾虾"他干笑几声,凝重的盯向了库洛。 "桀哈哈哈,真是恐怖的男人"蒂奇看了库洛一眼,眼眸深处藏着一抹惊惧。 "还真是" 米霍克抬头看了眼库洛,笑道:"一如既往的惊人杀气" "咈咈咈咈" 多弗朗明哥惊了一阵之后,突然笑了起来,太阳镜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他看不清眼中神色。 他看着库洛片刻,手指忽然一动。 那名被控制的少将调转方向,一刀朝着库洛竖劈而来。 当! 一把悬浮起来的短阔剑,挡住了少将的刀刃上。 库洛看都没看,掏出一支雪茄点燃上,又递给米霍克一支,"来一支? "免了"米霍克摇摇头。 库洛点点头,抽了一口,喷出烟雾。 蹭! 又一把短阔剑出鞘,急速绕到那少将身后,剑刃一挑,少将的身躯便跪倒在地直喘气。 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消失了。 鹤看了一眼,隐隐的能看到一些细微的丝线从那少将身上被挑开。 "你也给我表演一出戏吧"库洛对多弗朗明哥说道。 嗖! 樱十木枯两把剑在空中旋转一圈,如离弦之箭一般,突然冲射向多弗朗明哥。 砰! 餐桌忽然从多弗朗明哥的位置往前崩出几道口子,他手臂直伸,两把剑就挡在了他的跟前,像是被什么东西此时正是七武海聚集,在玛丽乔亚吃饭。 难怪刚才乔布少校会欲言又止。 库洛要早知道是七武海在这里,他才懒得在这个地方吃饭。 但来都来了,也就无所谓了。 他就吃个饭,还能怎么着。 听着鹤婆婆的发言,库洛只能苦笑。 "别开我玩笑了,鹤婆婆" 库洛伸手招了招,吩咐后面站着的海军,"给我来份食物,要大份的,还有酒" "是!那边海军应了一声,出门准备了。 说完这话,库洛又恶狠狠的盯了眼对面的熊。 不过这个高大的身影,此时抱着书本,一言不发,仿佛没看到似的。 似乎,已经没多少意识了。 紧接着,库洛就感觉到了一个审视的目光。 他扭头一看,便见那个眼眸如鹰一般的男人,背靠在椅子上,两只脚架在了桌子上,此时正抬着头,看着自己。 见库洛看过来,米霍克对他露出一抹笑意:"好久不见" 他目光下移,看到了库洛的腰间,"你似乎得到了好刀" "不好,比不上你那把" 库洛赶忙摇头。 开玩笑,看他那眼神,好像要跟自己做过一场似的。 "哦?你认识他吗?一个小海军? 不远处的一位高大身影带着审视的眼光看向库洛,笑了起来:"咈咈咈咈咈,还真是有趣" 那个人,毫无形象的坐在餐桌上,双腿交叉,他穿着一条七分裤,脚下则是一双尖头鞋,上身这披着一件粉红色的羽毛大衣,他有着一头金发,带着太阳眼镜,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在座当中,属他的气息最为危险。 天夜叉,唐吉坷德多弗朗明哥。 七武海中,最为危险的男人。 在他旁边的,是正吃着红豆派,嘴里缺着好几颗牙的一个粗犷汉子。 马歇尔d蒂奇。 在他附近,则是脑袋上还有着绷带,长得跟恶魔一样的长脖子。 月光莫利亚。 再加上巴索罗米熊和乔拉可尔米霍克,七武海中,已经到达五个了。 库洛也没理多弗朗明哥,权当看不见,这些危险的男人,和他不是一路的,有什么好交集的。 本来还想找找熊的麻烦,但是他现在意识都快没了,那也没必要了。 香波地的事,他恐怕付出了代价。 很快,食物就上来了,库洛毫不客气的拿起其中一块肉腿骨,三两口就吃掉。 一旁的鹤看着似乎饿坏了的库洛,笑着摇摇头,接着她看了眼对面的七武海,道:"你遇到的话,觉得如何" 正狼吞虎咽吃着东西的库洛动作一滞,果然,整个高层是知道了。 他想了想,如实答道:"很厉害,要不是一些因素,我没那么容易回来" 他知道鹤说的是白胡子,反正高层都知道了,这些问题是可以回答的。 库洛现在想的是怎么样才能不升职,其他的知道了就知道了,这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反正,老早之前,他的实力就被高层知道了。 干掉了金狮子也没什么,他抵死不认的话,海军又没有证据强加给自己功劳。 万一是假的,那海军本部脸就丢大了。 鹤点点头,"毕竟是那个人,很正常,不过你能回来就好。年轻人应当多承担点责任,未来,还得靠你们啊" 库洛扒拉完一碗饭,伸手拿起了前面的烤乳猪,一口咬掉一大块,一边嚼一边道:"鹤婆婆,你就饶了我吧,你应该知道我的,实在是没有那个心" "惫懒的家伙"鹤笑骂一声:"随便你吧,谨记住你的正义就行" 海军当中,库洛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最著名的,不就是他的上级吗。 对于这一点,鹤倒不会觉得那么不可理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自然也不会强求。 但只要是海军就行了。 这么强大的战力,只要不到对立面,那就代表着海军本身的实力在增强。 鹤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看着库洛的目光有些欣慰。 混乱的势力,每年都会新的威胁出现。 两年前的火拳艾斯,今年的极恶世代,每一年每一年,都会有那些拥有着大资质的人出现。 反观海军,对比起海贼来,新血其实没那么多。 卡普的徒弟虽然不错,但成长起来需要时间。 斯摩格和缇娜虽然出来了,但想要到决定海军走向,也还差了几分。 库洛,则是近年来高层所有人都满意的一个。 他是老海军,入伍有十年了。 对海军认同感很强,虽然本身是个惫懒的家伙,但那个战力,足以将这份惫懒抵消。 "喂喂喂,好无聊啊,那个女人怎么还没过来" 突然,多弗朗明哥叫了起来,"快让我等得不耐烦了啊,咈咈咈咈咈" "桀哈哈哈哈,没耐心可不行,做什么事都得有耐心啊"马歇尔d蒂奇吃着红豆派,大声笑着。 "说起来,是少了两个人" 库洛扫了他们一眼,然后拿起旁边的酒杯,正准备一饮而尽,然而这时,附近一个酒杯伸了过来。 他一看,米霍克正举着酒杯,对着他面露微笑。 库洛愣了一下,举起酒杯和米霍克碰了碰,而后一饮而尽。 "女帝波雅汉库克在赶来的路上,不过来之前,她想去趟推进城,也不知道其原因。至于甚平他被关进去了,因为强烈反对我们的行动,让他冷静一下" 鹤也盯着这些七武海,缓缓道:"海贼能有官方身份,自然是因为世界政府,而这时候不听世界政府的命令,那么官方身份自然就不存在了" "咈咈咈咈咈,这是在警告我们吗,鹤" 多弗朗明哥放声大笑:"放心吧,我们可没跟世界政府作对的打算,至少暂时没有" "嘿嘻嘻嘻,白胡子啊,有可能的话,我想收集他的尸体"月光莫利亚也嬉笑出声。 "桀哈哈哈哈,那你还真是厉害啊"蒂奇看了他一眼,大笑着。 "真是无聊啊" 多弗朗明哥笑罢,眼睛转了一圈,突然浮起狞笑,手指微微一动。 突然,在库洛附近的一名海军少将身躯一震,自己突然站了起来。 "怎,怎么回事! 那少将一脸惊恐,"我身体怎么不受控制了! "喂,多弗朗明哥,你又干了什么!一名中将下意识看向多弗朗明哥,大声吼着。 "咈咈咈,太无聊了,不如找点乐子怎么样" 多弗朗明哥手指一动,那名被控制的少将突然拔出刀,对着那说话的中将砍了过去。 "不要,可恶,我控制不了自己,快躲开!少将惊慌的说着。 "可恶! 那中将躲了一刀,咬了咬牙,噌的一声也将刀拔了出来,对着那少将,似乎是准备进攻。 多弗朗明哥低声笑着:"对嘛,这样才有乐趣,表演一出戏让我看看吧" "桀哈哈哈哈,那还真是一场杰出的好戏啊!蒂奇将红豆派吃光,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 "嘿嘻嘻嘻,打起来,杀起来吧!莫利亚笑容中带着十足的恶意。 "不! 就当少将举起刀,准备和那中将厮杀的时候,突然,多弗朗明哥的手指一滞,脸上流下了一丝冷汗。 莫利亚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笑容僵住。 "桀哈哈哈,看来戏是看不成了"蒂奇在那干笑了两句,额头也浮现了一滴汗水。 他们统一的,看向了那个在对面,正吃着东西的库洛。 库洛刚巧把一只烤乳猪啃完,拿起手边的餐巾,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而后继续擦手。 自他身上,迸发出浓重的杀气,那杀气几乎化为实质,冲击着对面的七武海。 他盯着对面几个混球,缓缓道:"我现在心情不怎么好,所以能不能让我安静的吃完饭呢,海上的垃圾们"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5:41:0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