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app在线播放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向日葵视频app在线播放

向日葵视频app在线播放

作者:穆英莲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2 16:23:02

最新章节:勿再扰我!
小说简介:周满袖手在一旁看,看他扎完后便点了点头,很是满意,虽然下针的手不是很稳,速度稍显迟缓,但瑕不掩瑜。 她对文天冬道:"这个病症留给你,待看完了病人我教你辨症用药,等他扎完针,你给他摸一下脉象" 文天冬心中大喜,面上却不动声色,恭敬的应下后目送她离开。 周满回到自己的诊室,继续叫下面的病人进门,在后面也没几个病人了,周满看完以后便清闲了下来,她看了一下时间,干脆进屋里找扎针的病人聊天,"下个月你们就要秋收了吧? 小姑娘已经睡着了,没回答,一旁陪同的妇人便连连点头道:"是啊,现在地里的稻穗已经垂下来,再过十来天就能收了" "你们到时候还能来看病吗?周满很好奇,"这次是农闲,所以你们才进城来看病的? 妇人就叹气道:"虽然地里忙,但有病还是得来看的" 话是这样说,但儿子女儿要不是得了这样会断绝后代的病,他们也不会急在这时候上县城看病的。 不仅抓药要钱,来回县城也耗费时间呢。 周满点了点头,开始计划起来,若是农忙了医署没人,她要不要去青州城将医署建起来,顺便去临淄县下乡呢? 此时,北海县大兴屯一户人家里正发生剧烈的争吵,一个少年冲进屋里将一床被子往外抱,铺在了板车上,然后进屋背出一个身形佝偻,瘦削的妇人来 还没等他把妇人放到板车上,屋里一个瘦削的成年男子同样怒气冲冲的出来,直接一脚踹在少年的屁股上,少年往前一扑摔在了板车上 妇人大惊,生怕压到了他,连忙撑起手臂要起身,结果她手臂也没多少力气,一下压在他身上起不来身,见丈夫还要上来踹人,连忙挥舞着手臂挡他,"别打了,别打了,我不去,我不去就是了" 屋里哭着跑出来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和一个四五岁的男孩,俩人都不敢上前,只敢站在一旁哭,声音尖锐的叫着大哥和娘亲 少年一手往后撑住母亲的身体,一手按在板车上爬起来,这才把母亲放在板车上靠着,他双目通红的看着父亲道:"里正说了,父亲打老婆儿子也是犯法的" "放你娘的狗屁,你连命都是我给的,我打你犯的什么法? 少年倔强的仰高了脖子,红着眼圈道:"里正说了,下户去医署看病不要钱,昨天三婶他们去看病回来也说了,他们抓药就是不要钱的,你为什么就不答应让娘去看一看? "她看了有啥用,"男子一脸嫌恶的道:"已经瘫在床上这么多年了,谁能治得好?说是抓药不要钱,谁知是真的还是假的?而且进城不要钱,吃喝住不要钱?就快要秋收了,你就不能听话点吗? 少年坚持道:"我要带娘去看,三婶他们已经去过了,就是免费的! 男子见儿子一再忤逆他,不由暴跳如雷,"我不许! 见他想要动手,少年就上前一步挡在母亲前面,只是双腿有点儿发抖,连声音都有些抖,但他还是直直地看着他,声音很大的喊道:"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去找里正,说你又动手打我们了,里正说了,这是犯法的,这就是犯法的! 想到上次因为儿子告状,里正将他叫去训了一顿,让他大丢脸面,他就不由捏紧了拳头。 但他一时没动作,妇人欲言又止,想要为父子两个说和一下,但抬头看到大儿子单薄的背影,想到这几年生不如死的躺在床上,她便咬咬牙忍了下去,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着这段时间儿子悄悄和她说的话,"特别厉害的大夫,还能给皇帝和皇后看病呢,是个太医,里正家的娘子说,公主就住在她家里,这样厉害的人物,肯定能治好娘的腿" 妇人沉默着,男子也沉默着,少年便转身快速的将倒地的母亲和板车一起扶起来,胡乱的将被子塞在板车上,弯下腰拉起板车时偷偷抬眼看了一下站在门边的弟弟妹妹,他直接拉着车转身走了。 男子见状,大怒,气得将院子里的凳子给踢飞了,一边大骂起来。 站在门边的两个孩子吓得一个激灵,女孩立即拉着弟弟悄悄退回了屋里,然后回屋拿起一个包裹溜到母亲的房间里,推开窗丢出去。 少年果然在窗后,他接住包裹,叮嘱小女孩,"你看好弟弟,离他远一点儿,他要是打你,你就跑到村子里,顺便谁家,钻进去就好了" 小女孩点头。 少年推起板车正要走,妇人突然道:"大郎,我们把你妹妹和弟弟都带上吧" 少年一愣,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弟弟妹妹正趴在窗口那里,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少年心内一滞,不知为何也有些害怕起来,他爹动手还是有分寸的,前提是不能喝酒,他一喝起酒来,手上就没分寸了。 以前他和娘亲在家还能护住他们,他们要是不在家 少年放下板车,回到窗下,小声道:"爬出来,我抱你们" 小女孩和小男孩大喜,一前一后的从窗口那里爬出去 少年将窗户关上,推起板车就快步走,"快点,让他发现我们就走不了了" 小女孩立即牵着弟弟小跑着跟上 在北海县另一个方向的小溪村里,一个少女正飞快穿过村子跑回家,她气喘吁吁的推开门,大叫道:"娘,娘,去县城看病的二伯母他们回来了,他满宝以为她们要半个月后才来的,没料到第三天就又来了,而且这一次她们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男子。 院子里全是求诊的女子,带着的孩子最大的也不过十岁上下,全在文天冬那边排队问诊,所以男子一进来,不仅自己脸色通红,有点儿举不动脚,女子们也呼啦啦的离他老远,尽量躲着他走。 男子说什么也不愿意往周满那边去了,坚定的站在了文天冬那一排队伍的后面。 他娘拽了他许久他也不肯挪步,"娘,这边是男大夫,都是大人,我在这边看也是一样的" "哪里一样了,你没听人说吗,文大人还是周大人的学生呢,这先生自然是比学生厉害的,你赶紧过来" "我不! 妇人抬手就捶他。 一旁的儿媳妇见了忙道:"娘,不然我与您去排队,等到了再把夫君叫过去就是" 好容易才说服了他来看大夫,可别还没看就把人给打跑了。 妇人一想也是,就夸儿媳妇,"还是你想的周全" 自从知道儿媳妇的身体没毛病,有毛病的有可能是她儿子后,对着儿媳妇她就一直有些气虚,不自觉的就有些讨好。 婆媳两个拉着小姑娘先去排队了,等轮到他们的时候,儿媳妇就过去边上将男子拽了进去。 却不知这种欲盖弥彰的动作更引人注目。 周满对他们的觉悟却很满意,一看到男子便招手笑道:"过来,我与你看看" 男子脸色涨红,几乎同手同脚的上前,在周满的示意下坐下。 见他脸色困窘,明达非礼勿视,起身带着宫女转过一道屏风,出了后门往后院去了。 屋里一下只剩下听吩咐的西饼和病人一家了。 周满看了看男子的脸色,问了他一些问题,因为问题太过私密,他支支吾吾的不肯说。 他娘就捶了他一下,"问你你就说,这可关系到咱家的子孙后代" 男子这才支支吾吾的说了。 周满便起身走到他身边,直接上手按了他身上几个穴位,问了一下他的感受后便道:"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我给你开一些药,再给你扎针,嗯,你每隔五日来一趟医署,我给你换药和扎针,先服药三个月看看效果" 妇人没想到还真是她儿子的问题,连忙问道:"不知他是什么问题? 男子脸色通红,然后又有些白。 周满安抚他们道:"弱精,这毛病可治的,而且他也还年轻,压力不必太大,回去后注意休息,但也要保证精神,莫要颓废" 妇人一再询问,得到保证可以治疗后这才拿着药方要去抓药,走到门口才反应过来,连忙拉了她女儿道:"大人,您再给我女儿扎个针? 周满点头答应,反正她哥哥要扎,顺手再给她扎也不费多少时间。 她在脉案上写下针法,问男子,"你是要我扎针,还是要文大人扎? 男子连忙问:"文大人也能扎针吗? "自然,他也是学过针灸的" 男子立即道:"我要文大人扎" 周满便点了点头,将纸交给他,"过去找文大人吧,将这张纸交给他,他就知道了" 不等妇人反对,男子拿了纸就走,他可不要再当着女大夫的面脱掉衣服扎针了。 他以为他去了文天冬那边就算躲过了,却没想到他脱光了只穿着一条裤子趴在床上时,周满和文天冬一起进来了。 男子: 他恨不得当即晕过去,但晕不过去,只能趴着装死。 文天冬不觉得有什么,在京城的时候,多少男子求到太医署来要请周博士问诊,有一些还是千里迢迢从外地赶来的。 脱衣服怎么了? 在教学男子不育这一堂课时,周大人甚至面向外面招募病人,招来的病人她会免费看诊,但需要给她的学生教学。 不仅他们,针灸科的其他女同学,还有体疗科的女同学都是跟着一起观摩的。 来报名求医的病人依旧络绎不绝。 有些病人钱财有限,在济世堂堵不到周博士,有没有能力通过官方求医,就只能在太医署外等着,就等着太医署招募病人时一拥而上报名。 所以他不觉得周满出现在这里有什么问题,难道先生她看的男人身体还少吗? 周满主要是来看文天冬施针的。 别看到京城和周满求医的不育患者很多,但落到这些学生手里的病人,几乎没有。 除了周满,他们还会向刘太医、济世堂那边的丁大夫等人求诊,反正就是不太信得过太医署里还没毕业的学生。 也就周满了,仗着自己的名声招募来一批病人给他们观摩学习,但也只能观摩。 已经承诺了人家,只要给学生们看,她就亲自治疗,那治病的事就不能假以他人之手,所以文天冬还是第一次上手给不育的病人扎针。 周满袖手看着他动作,几乎不出声。 文天冬拿出自己的针袋来,深吸一口气后便开始在他的身上寻找穴道,他按了按他的后背,让他放轻松。 虽然男人们很不想承认,但不可否认的是,生孩子就是两个人的事,生不出孩子来,有可能是女子的原因,自然也有可能是男子的原因。 虽然这方面请医问药的夫妻很少,但杏林界也自有数据和推测。 凡是出身正统的大夫都知道,不育与不孕差不多是一半一半吧,两者数量应该是差不多。 文天冬在太医署曾经听周太医和刘太医他们蹲在一起聊天推测,认为这种平衡也是属于阴阳的一部分。 这天下的男女,除了打仗和天灾人祸等一系列的外因外,数量其实是差不多的,一半一半,老天爷似乎有意在控制阴阳,连数量都要差不多。 以他们多年的看诊经验和各药铺医馆回馈的数据来看,这天下不孕不育的男女其实也差不多是一半一半。 就连长寿的男女数量,也差不多是一半一半。 以至于有段时间太医署里特别流行这句话"一半一半吧",这口头禅就是从这儿来的。 既然不育的人有这么多,那能看这个病的大夫就很有前途了,文天冬也有意掌握这门技艺的,因此他拿出了自己最好的状态,瞄准了穴位就开始扎下去周满袖手在一旁看,看他扎完后便点了点头,很是满意,虽然下针的手不是很稳,速度稍显迟缓,但瑕不掩瑜。 她对文天冬道:"这个病症留给你,待看完了病人我教你辨症用药,等他扎完针,你给他摸一下脉象" 文天冬心中大喜,面上却不动声色,恭敬的应下后目送她离开。 周满回到自己的诊室,继续叫下面的病人进门,在后面也没几个病人了,周满看完以后便清闲了下来,她看了一下时间,干脆进屋里找扎针的病人聊天,"下个月你们就要秋收了吧? 小姑娘已经睡着了,没回答,一旁陪同的妇人便连连点头道:"是啊,现在地里的稻穗已经垂下来,再过十来天就能收了" "你们到时候还能来看病吗?周满很好奇,"这次是农闲,所以你们才进城来看病的? 妇人就叹气道:"虽然地里忙,但有病还是得来看的" 话是这样说,但儿子女儿要不是得了这样会断绝后代的病,他们也不会急在这时候上县城看病的。 不仅抓药要钱,来回县城也耗费时间呢。 周满点了点头,开始计划起来,若是农忙了医署没人,她要不要去青州城将医署建起来,顺便去临淄县下乡呢? 此时,北海县大兴屯一户人家里正发生剧烈的争吵,一个少年冲进屋里将一床被子往外抱,铺在了板车上,然后进屋背出一个身形佝偻,瘦削的妇人来 还没等他把妇人放到板车上,屋里一个瘦削的成年男子同样怒气冲冲的出来,直接一脚踹在少年的屁股上,少年往前一扑摔在了板车上 妇人大惊,生怕压到了他,连忙撑起手臂要起身,结果她手臂也没多少力气,一下压在他身上起不来身,见丈夫还要上来踹人,连忙挥舞着手臂挡他,"别打了,别打了,我不去,我不去就是了" 屋里哭着跑出来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和一个四五岁的男孩,俩人都不敢上前,只敢站在一旁哭,声音尖锐的叫着大哥和娘亲 少年一手往后撑住母亲的身体,一手按在板车上爬起来,这才把母亲放在板车上靠着,他双目通红的看着父亲道:"里正说了,父亲打老婆儿子也是犯法的" "放你娘的狗屁,你连命都是我给的,我打你犯的什么法? 少年倔强的仰高了脖子,红着眼圈道:"里正说了,下户去医署看病不要钱,昨天三婶他们去看病回来也说了,他们抓药就是不要钱的,你为什么就不答应让娘去看一看? "她看了有啥用,"男子一脸嫌恶的道:"已经瘫在床上这么多年了,谁能治得好?说是抓药不要钱,谁知是真的还是假的?而且进城不要钱,吃喝住不要钱?就快要秋收了,你就不能听话点吗? 少年坚持道:"我要带娘去看,三婶他们已经去过了,就是免费的! 男子见儿子一再忤逆他,不由暴跳如雷,"我不许! 见他想要动手,少年就上前一步挡在母亲前面,只是双腿有点儿发抖,连声音都有些抖,但他还是直直地看着他,声音很大的喊道:"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去找里正,说你又动手打我们了,里正说了,这是犯法的,这就是犯法的! 想到上次因为儿子告状,里正将他叫去训了一顿,让他大丢脸面,他就不由捏紧了拳头。 但他一时没动作,妇人欲言又止,想要为父子两个说和一下,但抬头看到大儿子单薄的背影,想到这几年生不如死的躺在床上,她便咬咬牙忍了下去,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着这段时间儿子悄悄和她说的话,"特别厉害的大夫,还能给皇帝和皇后看病呢,是个太医,里正家的娘子说,公主就住在她家里,这样厉害的人物,肯定能治好娘的腿" 妇人沉默着,男子也沉默着,少年便转身快速的将倒地的母亲和板车一起扶起来,胡乱的将被子塞在板车上,弯下腰拉起板车时偷偷抬眼看了一下站在门边的弟弟妹妹,他直接拉着车转身走了。 男子见状,大怒,气得将院子里的凳子给踢飞了,一边大骂起来。 站在门边的两个孩子吓得一个激灵,女孩立即拉着弟弟悄悄退回了屋里,然后回屋拿起一个包裹溜到母亲的房间里,推开窗丢出去。 少年果然在窗后,他接住包裹,叮嘱小女孩,"你看好弟弟,离他远一点儿,他要是打你,你就跑到村子里,顺便谁家,钻进去就好了" 小女孩点头。 少年推起板车正要走,妇人突然道:"大郎,我们把你妹妹和弟弟都带上吧" 少年一愣,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弟弟妹妹正趴在窗口那里,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少年心内一滞,不知为何也有些害怕起来,他爹动手还是有分寸的,前提是不能喝酒,他一喝起酒来,手上就没分寸了。 以前他和娘亲在家还能护住他们,他们要是不在家 少年放下板车,回到窗下,小声道:"爬出来,我抱你们" 小女孩和小男孩大喜,一前一后的从窗口那里爬出去 少年将窗户关上,推起板车就快步走,"快点,让他发现我们就走不了了" 小女孩立即牵着弟弟小跑着跟上 在北海县另一个方向的小溪村里,一个少女正飞快穿过村子跑回家,她气喘吁吁的推开门,大叫道:"娘,娘,去县城看病的二伯母他们回来了,他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2 16:23:0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