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茄子安慰自己会出水在线直播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用茄子安慰自己会出水在线直播

用茄子安慰自己会出水在线直播

作者:雷采冠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6 23:57:31

最新章节:你那就是怕老婆
小说简介:凉州和他们之前到过的城镇都不一样,和夏州也不一样。 它城墙是土黄色的,城中的房屋也大多是土黄色,走在街上的人和中原的人也有很大的区别,主要是他们的衣服色彩很浓重,对比之下,衣着偏素的几人走在其中反倒更突出些。 但是只要看他们衣服上的纹路,以及那质感就知道不是一般的布料,所以路边饭馆的伙计特别热情的招待他们。 最后白善他们选了一家看上去比较大的饭馆进去,选了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却没有进包厢,直接坐在视野开阔的二楼大堂。 白善往下看了一眼,留意到来往的青年男子大多手中带着刀剑,便点头道:"应该是,回头让魏行人去打探一下情况" 庄先生看了一会儿下面后对满宝道:"虽然我们是路过,并不在凉州公干,不过既然来了,你不如和给凉州刺史去一封帖子,能够坐下来说说话也好" 他道:"我要是没记错,段刺史当年是太子举荐的" 满宝小声道:"我不是太子的人" 庄先生笑道:"这有什么要紧,外面的人认为你们是就行了" 他们这一行人,满宝跟太子亲近,他是太子的侍讲,白善四人又都是太子的伴读,要说他们这一队人不是太子的人,别人可未必会信。 白善却道:"我倒觉得这事儿不急,反正也要留两天休整,不如明天我们上街去采买添置些东西,后儿再去递帖子,万一人家自己找上门来了呢? 庄先生略一思索,觉得有道理,毕竟他们这一行人里不仅有满宝这个深得帝心的太医,还有殷或这个县男呢。 此时的他们并不是无权无势的白丁了,说不定段刺史真的会先找上门来。 于是庄先生点头。 周立如见他们说完了,立即道:"那我叫伙计来点菜" 没有菜单,但伙计很机灵,可以将菜单全都背下,几人听着菜单点了好几样,然后道:"再来两盆白米饭" 伙计一愣后道:"公子小姐们见谅,今日的白天光初亮,满宝他们的车队已经收拾好,阿依娜和阿古谷跟在族长和巫的身后将人送到官道上。 他们一走,图图部的人也要离开这里继续迁徙了。 这一别,将来可能真的再也见不着面了。 所以阿依娜一时没走,而是和阿古谷多留了一会儿,目送他们的车队没影了才转身回去。 他们骑着马去追前面的族长和巫,阿古谷突然叫住她,阿依娜疑惑的勒住马回头,"怎么了? 阿古谷有些激动,面色又有些复杂,"我以为你会和周小姐一起走呢,你留下是因为我吗? 阿依娜微愣,"你听到了? 阿古谷点头,"就听到了一句,我一直害怕" 阿依娜笑了笑道:"是为了你,但也不止是为了你" 阿古谷不信,毕竟她跟族里的关系不算和睦,他一度以为她会偷偷的跑走。 阿依娜却是看着前方连绵的山坡,以及已经上到山坡上的巫等人,"这里还有很多我在意的人,我不想走,也不能走" 阿古谷不解,阿依娜的父母早就过世了,弟弟也死了,现在最亲近的就是叔叔一家,可他们一家对阿依娜也不是很好。 他有些忧心,"阿依娜,你怨恨巫吗? 阿依娜没说话,直接骑马走了。 怨恨他吗? 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很多本事是他教的,没有他,她和弟弟可能早几年就冻死了。 但是,弟弟的死也是因为他,却又不单纯的是因为他。 满宝坐在车上,也回头看了一眼图图部的方向。 白善正在给庄先生背书,刚背完一篇,顺着往窗外看了一眼,问道:"怎么了? 庄先生也看向满宝。 满宝迟疑了一下后道:"昨天晚上阿依娜睡在我的帐篷里。她有很多事情不解,先生,我也不解" 她道:"阿依娜说她心里很难受,每一天都在煎熬之中,问我有没有药可以治她" 庄先生道:"这是心病,心病需需要心药,她有什么心病? "她觉得很困惑,"满宝想到刚才站在路边送他们的阿依娜,心情也有些低落,"她和她弟弟从小相依为命,她说如果没有巫他们可能很小的时候就冻死了,她很多本事都是巫教的" "可是巫献祭了她弟弟"满宝道:"可是她知道,骨禄并不认为天神可以治疗天花,也不觉得献祭了祭品后天神就会保佑他们,可骨禄还是献祭了" "她有些怨恨骨禄,可骨禄告诉她,他是巫,他得保证部族的安定,这是作为巫的责任。祭品并不一定是她弟弟,但她弟弟抽到了东西,那就是他,每个人的性命都是一样的,就算是她可怜,她弟弟可怜,也不能让别人来代替她弟弟" "所以她又觉得不能怨恨骨禄,可是怨恨族人,她也做不到"满宝道:"她放走她弟弟被抓回来后,有怨恨责怪她的人,但也有帮助怜惜她的人,可这些人都是她弟弟被献祭的原因,她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怨恨他们" 庄先生惊住了,他没想到那个那小姑娘身上还有这样的故事,而且这么的复杂。 白善也惊住了,"她留下不会是想要报仇吧? 满宝摇头,"不是,她想做巫" 她到现在还记得阿依娜昨晚上轻声说出这话时的语气,声音很小,却很坚定。 因为是在黑暗中,所以她没看到她的神态,但满宝可以想象得出来,她一定很坚定,"我不知道该不该怨恨他们,我心里很难受,我既想恨他们,但似乎又爱他们,但我知道,不管我是怨恨还是热爱,我都不想我弟弟那样的事再发生,所以,我要当巫" "只有做了巫,我才能阻止这样的事" 但满宝觉得不是,"先生,她做了巫真的就能阻止这样的事吗? 庄先生沉默了一下后道:"如果不开化,仅凭她的一己之力是阻止不了的" 他道:"她不能顺应民意,那图图部可以换一个巫,巫,看似不容侵犯,但那是在他有足够的拥护前提下,要是没有,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而已" 白善道:"骨禄既然知道实情,为何不开化族民? 庄先生叹息道:"因为群众愚昧,要开化需要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和心力,他们连温饱尚且不能自主,谈何开化? 满宝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是从哪本书上看到过的,"所以开化对他们来说不一定是好事? 白善不赞同,"但也不会就是坏事,人聪明点儿有什么不好,就算是多了纷争,但聪明起来就意味着可以赚到更多的资源,更可能解决温饱,后代也会过得更好" "极个别的开化和聪明造就的是个别人的富裕,但群体的开化,那就是群体的富裕和强大,"白善是从满宝手里看到过很多别人没看过的书的人,有些书就是庄先生和白二郎都没见过,他想,地府一定是一个特别的世界,里面的人不仅有特殊的能力,还都很聪明。 那不是个别,也不是少数,而是整个世界的人都比他们这里的人聪明,所以,"如果天下人都能得到开化,那就是整个世界都往前一步,比现在强大" 庄先生眨眨眼,问道:"整个世界往前一步是怎样的? 白善道:"至少温饱都不会有问题了吧? 满宝歪头想了想道:"既然是都开化,那就是每个人都读过书了,那就是都可以读书" 庄先生就笑道:"何其艰难,如今百户之中可能才有一户读书人家,想要每个人读书前得先让每户有一个读书人,那就要比现在强一百倍,再想每一个人都能读书,那不知要比现在强上多少倍才行了" 他道:"如今大晋已经是难得的强国,周围藩国皆以陛下为天可汗,古往今来,再没有比现在更强盛的时候了" 所以比现在强盛百倍,哪是那么简单的? 白善和满宝也是这么认为的,一起点头后叹息道:"难啊" 然后满宝问,"那阿依娜的心病怎么治呢? 庄先生就怜悯的道:"这个得靠她自己,自己想通,找出一条路来自然最好,想不通,那就只能继续痛苦和困惑着,只希望她初心不变,只是保持着困惑,而不会真的怨恨起来,那样不仅伤人,也伤己"白善见满宝有些忧虑,不由伸手握住她的手安慰的看着她。 满宝低头看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劝慰的好办来,只能叹息道:"也只能靠她自己了" 车窗被敲了敲,白善扭头看去,就见白二郎骑马跑在马车边上,他叫道:"你们不是背书吗,怎么这么久,我们要打叶子牌,缺人" 说完了才冲庄先生讨好的笑笑,招呼道:"先生,你要打叶子牌吗? 庄先生静静的看了他一眼后道:"你明日加背一篇狐假虎威吧" 白二郎就笑不出来了,白善和满宝对视一眼,笑了一下后和庄先生告辞,俩人才到车辕上便有护卫牵了马上来,和马车同行,满宝先上马,然后是白善。 三人的马跑到边上,后面两辆马车也慢慢离开队伍停下,白善问,"你们四个人不是刚好吗? 白二郎道:"立如不打叶子牌,我们给她出钱她都不打" 马车停下,刘焕撩开帘子和他们抱怨道:"满宝,你是不是吓三侄女了,不然她怎么就不肯打叶子牌呢? 周立如推开他从车上跳下来,"谁是你三侄女,我是小姑的三侄女,可不是你的" 她道:"你们打叶子牌都赌钱,赌钱我不玩儿。而且我本来就不会" "不会可以学嘛,"刘焕一直鼓动她,道:"都说了我们给钱,输了算我们的" "不行!周立如瞥了他一眼道:"我爷爷说过,赌钱这种事儿,开始了就不可能停下,除非打断腿" 当然她四叔就差点被打断腿才改过来的。 刘焕: 满宝跳下马,问道:"你们要赌钱啊? 刘焕强调道:"目的不是赌钱,而是打叶子牌! "那干嘛用钱?满宝道:"谁输了谁去刷马好了" 白善道:"或者到了下一个城请客吃饭" 刘焕惊,"一次?那可比赌钱还贵。 白善想了想后道:"输的次数最多的吧" 满宝就鼓励他们,"冲鸭" 大家就一起扭头看她,"你不来? 满宝直接摇头,"我不来,我没钱" 众人: "而且你们四个人刚好" 殷或就道:"我们也不介意多添一个人" "有这个的规矩? "规矩都是人定的,"白善道:"打个牌而已" 满宝还是不想来,主要是她要是输了,万一忍不住让科科给她作弊怎么办? 周立如趁机道:"小姑,你帮我检查我背的医书吧" 满宝立即点头,"你们先打,我去检查立如的功课" 于是丢下四人就和周立如手拉着手去后面的一辆马车上。 大吉等护卫收好他们的马,牵到身边看着他们。 最后四人还是决定战一把,于是爬上马车。 白善道:"我来分牌吧" 刘焕嘀咕道:"她们姑侄俩可真小气" 白二郎见怪不怪,不过师姐被这么说他就不高兴了,"他们家不兴赌钱" "小赌怡情,何必这么严格? 殷或问道:"你的钱很多吗? 白善也看向刘焕。 刘焕摇头,"不多,不过一顿饭的钱还是有的,而且我也不一定会输"他可是常陪他祖母打叶子牌的。 然后刘焕就一直输,直到连着输了四把他才觉得不对,他看看白善,又看看殷或,大叫道:"不公平,你们俩联手! 白善面色不变的道:"我们又没有明牌,有什么不公平的?而且你有见我们沟通出牌吗? 刘焕就扭头看向白二郎,白二郎抱着牌瑟瑟发抖,"别看我,我就是和你联盟也打不过他们俩" 刘焕瘪了瘪嘴,"我不甘心,再来! 满宝在后面听到刘焕的叫声,打了一个哈欠道:"果然赌博不好" 她决定睡觉! 周立如也背完了课文,帮着满宝将木榻拉出来,她躺下睡觉,她就坐在门边拿出闲书来看。 一路奔波,一行人进了凉州城。 白善他们一点儿话也不想说了,进了凉州城后直奔驿站,直接洗头洗澡,然后就呼和着要喝热汤。 凉州城是边关大城,平时没少有官员公干在这里住下,就是现在,他们驿站里就有两位官员带着从属住着呢,不过,周满他们这一波人是最多的。 饶是驿站不小,伙计也多,一时也忙得不行。 满宝洗完澡,披着还有些湿的头发出来,踢掉鞋子后舒舒服服的盘腿坐在床上,和进去洗澡的周立如道:"我刚才看见街上好多西域人,晚上我们出去逛街好了" 他们走了好久的草原才到的凉州,一路上驿站都没遇到两个,遇到了里面还没人,就算是能遇到一些放牧的牧民,满宝和周立如也觉得寂寞得很。 因此满宝一提议,周立如就高兴的应下了。 白善他们也想出去玩,于是洗漱好后收拾一番,下楼去喝他们点的热汤时就计划了出去,顺便在外面吃个晚食。 六个少年结伴去请庄先生。 庄先生也想出去玩儿,于是打扮一新要跟他们出门,驿丞听见,不由道:"大人,凉州城晚上宵禁,天黑之前你们得回来,不然被巡逻的士兵抓到,就是大人有命在身也不好脱身" 这话是和满宝说的,因为他知道周满是在场官职最大的,也是这支队伍的主官。 满宝微讶,问道:"凉州城不开夜市吗? 她去过的城市都有夜市呀。 驿丞就笑道:"除了特定的节日外,凉州城都是不开夜市的" 庄先生也反应过来,和满宝道:"因为凉州是边关吧,那我们用了晚食再稍微逛一逛就回来" 满宝只能答应。 于是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出门,满宝道:"我还得去药铺一趟,添置一些药材" 白善道:"明天再去吧,今天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吃东西" 满宝没有意见,打算路上看一看哪儿有药铺。 结果一路逛过去,一个药铺都没看见,她不由认真的看起来,等庄先生他们打听到好吃的进了一个饭馆后,满宝才回神,她道:"这里好多打铁的铺子,一路走下来有四家呢" 白善也注意到了,"因为是边关重镇?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6 23:57:3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