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茄子视频破解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大茄子视频破解

大茄子视频破解

作者:荆紫霜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20 11:30:44

最新章节:生擒凶魂王
小说简介:"先生要求太高了,不然你说哪儿没写好? "我要是知道,我就马上改好了,还能来这里吗?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来的呀,等找到哪儿不好了就改过来" 但满宝显然说服不了白善宝,俩孩子越说火气越大,当着一群大人的面就吵起来,最后白善宝怒道:"那你把我写的那部分还给我,我不跟你一起写了" "还就还,我还不想跟你一起写呢"满宝把胸前挂的布挎包扯过来,这是何氏用积攒的碎布按照她说的又做了一个,这个要大很多,可以装很多东西,比小书箱还要方便。 满宝打开挎包,从里面掏出一叠厚厚的纸,很干脆的展开,把白善宝写的那些纸找出来。 但这篇文章是他们一起合写的,有时候满宝念,白善宝写,他写累了,就换成白善宝思考,念给满宝写。 所以俩人写的东一张西一张,合起来还能勉强算是一篇文章,分开来就啥都不是了。 但满宝和白善宝显然一点儿也不在意,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吵架了,俩人很熟练的把稿纸都放到地上,然后你一张我一张的抽走,有好几张纸上有俩人共同的笔迹。 都是满宝写累了白善宝接笔,或是白善宝写累了满宝接笔。俩人也很干脆,你一张我一张的分了,轮到最后一张时,满宝的小胖手先按在了纸上。 白善宝叫道:"上次吵架就是你拿的这张,这次轮到我了" 满宝道:"这上面我写的最多,你才写了三行字,本来就该我拿的" 眼见着俩孩子为了一张纸都快要打起来了,傅县令忍不住开口,"给我看看" 俩孩子一起抬头,惊讶的发现,呀,原来县令就在这里呀。 傅县令: 众人忍住笑。 然后满宝和白善宝重新将稿子整理好,自从吵过几次架,分过几次稿子后,他们就学乖了,在稿子的底部写上数字,这样都不用看,直接就能按页数把它们整理好。 白善宝把整理好的稿子给傅县令看,眼巴巴的看着他,"县令,我们写的很好吧? 刚开始读书没两年的孩子写出来的文章能好到哪里去? 通篇都是童言稚语,直白得不得了,并没有什么行文的美感,但却有内容。 其实这是一篇建议县衙为服役的劳丁提供足量的热水饭菜的文章,文中先是说了服役的劳丁有多辛苦,当然没有华丽的辞藻,文字还直白,还带着孩子气的话,直白的写到:"他们好可怜的" 傅县令: 但文中并不只有这样的语言,最主要的是,它详细的举出事例表明了这些劳丁是如何可怜的。 谁家里有几个人,家境如何,因为要服役,家里如何如何,每天早上吃什么,吃多少,中午和晚上各自的食物和量也都一一列举出来,县衙午晚提供的食物也都列了出来,显然,这不是凭空写出来的文章,而是调查取证过后写的。 看这童言稚语,显然还感同身受。 傅县令的官是考出来的,他当然知道写好一篇文章的要点是什么,可以说,这篇文章除了没有文采以外,其他的要点全都具备了。 而如果写这篇文章的是两个未满七岁的孩子,那最后的那个缺点也不重要了。 傅县令目中闪过惊喜,他低头看着身前的两个孩子,又看了一眼文章,他叠起来收好,问道:"这篇文章能送给我吗? 满宝问,"县令大人,你觉得我们写得好吗? 傅县令就摸着胡子赞道:"写得不错" 满宝高兴起来,高兴之余又有些惋惜,"那县衙什么时候给劳丁们准备饭菜,每人可以吃多少,是连早饭一起准备吗,可以吃饱吗?我有数据的,县令大人,你要不要? 傅县令张大了嘴巴,他啥时候说过要给他们准备饭菜了? 看一眼手里的文稿,明白过来,他轻咳一声,他明明表达的是文章写得好,没说 好吧,对方还是孩子,问的问题有歧义,他的回答也有歧义。 文章是写得不错,但想让他给服役的劳丁准备足够的热水饭菜是不可能的,因为县衙中没有这一项预算。 现在服役的支出都是有先例的,如果他加大投入,那钱从哪里来? 可对着两双亮晶晶的眼睛,傅县令发现轻咳过后不知道该怎么说。 县丞却笑着接话,"小姑娘,刚才你不是说那周家的摊位是你家的吗? 满宝点头,"是啊" "如果县衙给劳丁们提供了热饭热菜,那你家的东西不就卖不出去了吗? 满宝叹息道:"是啊" "那你还希望县衙给劳丁们提供热饭热菜吗? "当然呀,"满宝道:"虽然有些可惜,但这是好事呀,就像我那么喜欢吃鱼,之前每天都盼着河坝破了,这样我们每天都能下河捞鱼吃了,但我爹说了,要是河坝不修好,来年入夏下大雨,河水有可能把我们家的庄稼全淹了,说不定把我都淹了,所以虽然可惜,但还是修坝吧" 傅县令与众人: 小半天的功夫,他们不止一次的听他们说河坝破的事了。 县丞看向白善宝,问道:"小郎君也这样认为吗? 白善宝道:"是呀,就是挣钱而已嘛,不能卖饭菜挣钱,那可以卖其他的东西挣钱呀" 夏天的时候,一到下学时间两个孩子就往外跑,庄先生想给他们开小灶都招不到人,后来他留意了一下,发现俩孩子是冒着大太阳去拔积雪草,一问才知道,他们打算晒干了卖给济世堂,满宝问过郑掌柜,积雪草有些不够用,所以要另外收购一些。 当时庄先生就给他们讲了钝刀子砍树和磨刀砍树的故事,告诉俩孩子,磨刀不误砍柴工,而他们读书就和磨刀一样,要想将来挣到足够多的钱,如今还是该以读书为主,因为读好了书,钱"先生要求太高了,不然你说哪儿没写好? "我要是知道,我就马上改好了,还能来这里吗?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来的呀,等找到哪儿不好了就改过来" 但满宝显然说服不了白善宝,俩孩子越说火气越大,当着一群大人的面就吵起来,最后白善宝怒道:"那你把我写的那部分还给我,我不跟你一起写了" "还就还,我还不想跟你一起写呢"满宝把胸前挂的布挎包扯过来,这是何氏用积攒的碎布按照她说的又做了一个,这个要大很多,可以装很多东西,比小书箱还要方便。 满宝打开挎包,从里面掏出一叠厚厚的纸,很干脆的展开,把白善宝写的那些纸找出来。 但这篇文章是他们一起合写的,有时候满宝念,白善宝写,他写累了,就换成白善宝思考,念给满宝写。 所以俩人写的东一张西一张,合起来还能勉强算是一篇文章,分开来就啥都不是了。 但满宝和白善宝显然一点儿也不在意,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吵架了,俩人很熟练的把稿纸都放到地上,然后你一张我一张的抽走,有好几张纸上有俩人共同的笔迹。 都是满宝写累了白善宝接笔,或是白善宝写累了满宝接笔。俩人也很干脆,你一张我一张的分了,轮到最后一张时,满宝的小胖手先按在了纸上。 白善宝叫道:"上次吵架就是你拿的这张,这次轮到我了" 满宝道:"这上面我写的最多,你才写了三行字,本来就该我拿的" 眼见着俩孩子为了一张纸都快要打起来了,傅县令忍不住开口,"给我看看" 俩孩子一起抬头,惊讶的发现,呀,原来县令就在这里呀。 傅县令: 众人忍住笑。 然后满宝和白善宝重新将稿子整理好,自从吵过几次架,分过几次稿子后,他们就学乖了,在稿子的底部写上数字,这样都不用看,直接就能按页数把它们整理好。 白善宝把整理好的稿子给傅县令看,眼巴巴的看着他,"县令,我们写的很好吧? 刚开始读书没两年的孩子写出来的文章能好到哪里去? 通篇都是童言稚语,直白得不得了,并没有什么行文的美感,但却有内容。 其实这是一篇建议县衙为服役的劳丁提供足量的热水饭菜的文章,文中先是说了服役的劳丁有多辛苦,当然没有华丽的辞藻,文字还直白,还带着孩子气的话,直白的写到:"他们好可怜的" 傅县令: 但文中并不只有这样的语言,最主要的是,它详细的举出事例表明了这些劳丁是如何可怜的。 谁家里有几个人,家境如何,因为要服役,家里如何如何,每天早上吃什么,吃多少,中午和晚上各自的食物和量也都一一列举出来,县衙午晚提供的食物也都列了出来,显然,这不是凭空写出来的文章,而是调查取证过后写的。 看这童言稚语,显然还感同身受。 傅县令的官是考出来的,他当然知道写好一篇文章的要点是什么,可以说,这篇文章除了没有文采以外,其他的要点全都具备了。 而如果写这篇文章的是两个未满七岁的孩子,那最后的那个缺点也不重要了。 傅县令目中闪过惊喜,他低头看着身前的两个孩子,又看了一眼文章,他叠起来收好,问道:"这篇文章能送给我吗? 满宝问,"县令大人,你觉得我们写得好吗? 傅县令就摸着胡子赞道:"写得不错" 满宝高兴起来,高兴之余又有些惋惜,"那县衙什么时候给劳丁们准备饭菜,每人可以吃多少,是连早饭一起准备吗,可以吃饱吗?我有数据的,县令大人,你要不要? 傅县令张大了嘴巴,他啥时候说过要给他们准备饭菜了? 看一眼手里的文稿,明白过来,他轻咳一声,他明明表达的是文章写得好,没说 好吧,对方还是孩子,问的问题有歧义,他的回答也有歧义。 文章是写得不错,但想让他给服役的劳丁准备足够的热水饭菜是不可能的,因为县衙中没有这一项预算。 现在服役的支出都是有先例的,如果他加大投入,那钱从哪里来? 可对着两双亮晶晶的眼睛,傅县令发现轻咳过后不知道该怎么说。 县丞却笑着接话,"小姑娘,刚才你不是说那周家的摊位是你家的吗? 满宝点头,"是啊" "如果县衙给劳丁们提供了热饭热菜,那你家的东西不就卖不出去了吗? 满宝叹息道:"是啊" "那你还希望县衙给劳丁们提供热饭热菜吗? "当然呀,"满宝道:"虽然有些可惜,但这是好事呀,就像我那么喜欢吃鱼,之前每天都盼着河坝破了,这样我们每天都能下河捞鱼吃了,但我爹说了,要是河坝不修好,来年入夏下大雨,河水有可能把我们家的庄稼全淹了,说不定把我都淹了,所以虽然可惜,但还是修坝吧" 傅县令与众人: 小半天的功夫,他们不止一次的听他们说河坝破的事了。 县丞看向白善宝,问道:"小郎君也这样认为吗? 白善宝道:"是呀,就是挣钱而已嘛,不能卖饭菜挣钱,那可以卖其他的东西挣钱呀" 夏天的时候,一到下学时间两个孩子就往外跑,庄先生想给他们开小灶都招不到人,后来他留意了一下,发现俩孩子是冒着大太阳去拔积雪草,一问才知道,他们打算晒干了卖给济世堂,满宝问过郑掌柜,积雪草有些不够用,所以要另外收购一些。 当时庄先生就给他们讲了钝刀子砍树和磨刀砍树的故事,告诉俩孩子,磨刀不误砍柴工,而他们读书就和磨刀一样,要想将来挣到足够多的钱,如今还是该以读书为主,因为读好了书,钱索,要保证宿主的安全,像分析权衡宿主所处环境的安危是最基本的,自然,涉及到的方面它都可以从百科馆内调取。 但 算了,还是告诉她吧,科科道:"宿主,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远古堤坝,只能简单的蓄水和放水,蓄水也不是全蓄,而是减缓上游流到下游的水流,以达到截取水资源的目的" 在科科看来,这样的建筑实在没多少技术可言,百科馆内记载的,在古时候的二十世纪,人类就拥有了相对先进的铸造堤坝的技术,那时的人类甚至可以通过水力发电了。 不过小孩子的脚要一步一步的迈,宿主学习也要一点一点的来,总不能让远古时候的人类去学古时候的知识,她就是想学,恐怕也没有实践的基础。 满宝可不知道科科的芯片里闪过了这么多电流,虽然科科把这个堤坝贬得很低,但满宝还是听得津津有味,然后还根据自己的理解以更幼稚的语言向白善宝传达。 "看到了吗,那根木头跟那根木头间有好大的洞,以后水就从那里往下流,如果上面的水很多,那就把那个东西往上抽,水就可以哗哗的往下流了,哇,那是不是鱼也可以往下游了? "一定是的,"白善宝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道:"水流一急,鱼就回不了家了,它们肯定会被冲下去的,到时候我们就又可以网鱼了" 满宝流着口水道:"我家的鱼都吃完了,好想吃鱼啊" "我家的也是,不过你家的鱼这么多,怎么也吃得这么快? "卖了呀,"满宝理直气壮的道:"我大哥卖了大半,剩下的就自己吃了,可惜我家的缸不够大,不然可以装更多的鱼,我娘说了,只要鱼是活的就可以一直留着给我吃" "你真笨,不会在家里挖个池塘吗?我家里就有池塘,里面就养着鱼,不过那鱼好像不能吃" 满宝哈哈大笑,抱着肚子乐,"我家那么小,要怎么挖池塘呀? 白善宝也经常去满宝家里玩,闻言一想,也哈哈大笑起来,"我知道,在你的床底下挖个洞,把鱼放在里面,睡醒了想吃伸手就能抓到" 满宝不愿意,"那不如在我四哥五哥他们的房间里挖呢,那块地方大,能装更多的鱼" 守在一旁的衙役和周四郎:俩破孩子。 周四郎忍了忍,问道:"你们看完了没有,琢磨出这河坝是怎么修筑了吗? 衙役正想说话,一抬头便忍不住脸色一变,直接站直要行礼,却被来人止住。 满宝和白善宝还蹲在堤坝边上,背对着众人,面对着堤坝道:"差不多了,差不多了,四哥,这堤坝你可得好好修,我们家就在下游呢,这堤坝不仅能放水,最主要的是它能拦水,夏天下好多雨的,要是拦不住水,好大的水冲下来把我淹了怎么办? 周四郎就站在满宝身侧,闻言翻了个大白眼道:"你就在家里,淹了谁也淹不了你好不好? "谁说的,我要上学呢,学堂就在河边,河水一上涨,那不是先淹的我吗? 周四郎一想,还真是,他忍不住嘿嘿笑起来,"你以后要是不听话,我就在河坝上凿个洞,让水专门下去淹你"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20 11:30:4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