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免费线在线观看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苍井空免费线在线观看

苍井空免费线在线观看

作者:万火冠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09 21:48:27

小说简介:满宝摇头,看了一眼新病人的籍书,看了看她的脸色,一边摸脉一边问了她几个问题,确认病症后开方,这才回答老妇人的问题,"不是家学,而是久病成医" 老妇人看着脸色红润且年纪小的满宝,很怀疑,"你看着不像是久病的人啊" 周立君终于可以坐下歇一歇脚了,闻言道:"那是我们家养得好,我小姑小时候身子可弱了,还没满周岁的时候就得天天抱着药罐子吃药。那时候她吃不下去,那就大伯母先吃了药再喂小姑吃奶" "再大一点儿,每天都要冲一个鸡蛋喝汤,细心养了好些年才养好的" 老妇人就羡慕道:"你们这是大户人家呀,小门小户的,谁家禁得住天天一个鸡蛋的喂啊" 满宝:"养两只母鸡就行了,自己下蛋吃" 满宝将药方交给病人,感叹道:"我家以前是挺有钱的,不过后来我四哥把家底都败光了,然后就穷了,但再穷,我每天一个鸡蛋也都是不少的" 周立君:小姑,你对我们家的家底是有什么误解? 虽然她也才比小姑大两岁,当时的记忆还不是很深,但小时候每天吃的东西她还是有印象的。 四叔在没赌输前,跟现在也是没法比的。 不仅老妇人,就是才拿了药方的病人都感兴趣的竖起了耳朵,但满宝却没再就这个话题往下说,而是叫了下一个病人进来。 老妇人有些惋惜,问道:"那小大夫你的师父很厉害呀,你年纪那么小就可以出师了" 满宝矜持的点头,道:"先生很厉害,主要是我也很聪明就是了,基本上书看过两三遍就记住了" 老妇人: 老妇人一直在医棚里留到了傍晚,等满宝他们快要下工的时候才起身离开。 有她帮忙,周立君轻松了许多,下午有三个病人需要吃药观察,她都只需要拿了药方跑去把药拿回来,熬药的工作交给了老妇人。 满宝为此把荷包里装的预备肚子饿吃的点心送给了她。 老妇人推辞了一番后便接下了。 眼见着时间快到了,满宝便开了一张方子给周立君,道:"去帮我取些药来" 周立君看了一下药量,吓了一跳,"小姑,你要这么多药干嘛? "做药膏,你没看吗,今天来看病的病人中有好几个都是皮肤病,她们自己不会熬制药膏,药房那里也没有准备,基本上都只能开内服的药,不能开外敷的,今晚回去我决定自己做一锅" 已经收工过来串门的纪大夫正好听到这句话,伸懒腰的动作忍不住一顿,他在帘子外轻咳一声,无视那些正盯着他的女病人,高声道:"满宝,你出来一下" 满宝立即给眼前的病人开方,把药方交给她后出去,"纪大夫,您怎么来了? "才敲钟了你没听到吗? 满宝还真没听到。 纪大夫就挥了挥手,也不在意,问道:"你要自己做药膏? 满宝点头。 "你知道药膏要怎么做吗? 满宝点头,自信满满的道:"我背过的,步骤已经倒背如流了" 纪大夫就叹气,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道:"还是太小啊,行了,你也别去抓药想着熬药膏了,明天我从家里拿一些来给你,你要想自己熬制,待过了这几天,有空闲了,你再自己试一试" 说罢,纪大夫转身离开。 可真是个傻孩子,还想着自己连夜熬药膏,累不死你。 纪大夫晃晃悠悠的走了,今天剩下的病人已经不多了,还在排队的人看了看身后,也慢慢的散去,决定明天再来找一点儿。 这两天大夫看的病人都不少了,基本上第一次看过病的都会等第一次药吃完了再来复诊。 所以大家才会抢第一天和第二天的位置,因为他们可以拿着籍书看两次大夫。 而第三天看病的 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满宝的牌子一挂上,医棚前还排着队的人也只能失望的散去,同样决定明天再来排。 药房那边依然是最满宝摇头,看了一眼新病人的籍书,看了看她的脸色,一边摸脉一边问了她几个问题,确认病症后开方,这才回答老妇人的问题,"不是家学,而是久病成医" 老妇人看着脸色红润且年纪小的满宝,很怀疑,"你看着不像是久病的人啊" 周立君终于可以坐下歇一歇脚了,闻言道:"那是我们家养得好,我小姑小时候身子可弱了,还没满周岁的时候就得天天抱着药罐子吃药。那时候她吃不下去,那就大伯母先吃了药再喂小姑吃奶" "再大一点儿,每天都要冲一个鸡蛋喝汤,细心养了好些年才养好的" 老妇人就羡慕道:"你们这是大户人家呀,小门小户的,谁家禁得住天天一个鸡蛋的喂啊" 满宝:"养两只母鸡就行了,自己下蛋吃" 满宝将药方交给病人,感叹道:"我家以前是挺有钱的,不过后来我四哥把家底都败光了,然后就穷了,但再穷,我每天一个鸡蛋也都是不少的" 周立君:小姑,你对我们家的家底是有什么误解? 虽然她也才比小姑大两岁,当时的记忆还不是很深,但小时候每天吃的东西她还是有印象的。 四叔在没赌输前,跟现在也是没法比的。 不仅老妇人,就是才拿了药方的病人都感兴趣的竖起了耳朵,但满宝却没再就这个话题往下说,而是叫了下一个病人进来。 老妇人有些惋惜,问道:"那小大夫你的师父很厉害呀,你年纪那么小就可以出师了" 满宝矜持的点头,道:"先生很厉害,主要是我也很聪明就是了,基本上书看过两三遍就记住了" 老妇人: 老妇人一直在医棚里留到了傍晚,等满宝他们快要下工的时候才起身离开。 有她帮忙,周立君轻松了许多,下午有三个病人需要吃药观察,她都只需要拿了药方跑去把药拿回来,熬药的工作交给了老妇人。 满宝为此把荷包里装的预备肚子饿吃的点心送给了她。 老妇人推辞了一番后便接下了。 眼见着时间快到了,满宝便开了一张方子给周立君,道:"去帮我取些药来" 周立君看了一下药量,吓了一跳,"小姑,你要这么多药干嘛? "做药膏,你没看吗,今天来看病的病人中有好几个都是皮肤病,她们自己不会熬制药膏,药房那里也没有准备,基本上都只能开内服的药,不能开外敷的,今晚回去我决定自己做一锅" 已经收工过来串门的纪大夫正好听到这句话,伸懒腰的动作忍不住一顿,他在帘子外轻咳一声,无视那些正盯着他的女病人,高声道:"满宝,你出来一下" 满宝立即给眼前的病人开方,把药方交给她后出去,"纪大夫,您怎么来了? "才敲钟了你没听到吗? 满宝还真没听到。 纪大夫就挥了挥手,也不在意,问道:"你要自己做药膏? 满宝点头。 "你知道药膏要怎么做吗? 满宝点头,自信满满的道:"我背过的,步骤已经倒背如流了" 纪大夫就叹气,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道:"还是太小啊,行了,你也别去抓药想着熬药膏了,明天我从家里拿一些来给你,你要想自己熬制,待过了这几天,有空闲了,你再自己试一试" 说罢,纪大夫转身离开。 可真是个傻孩子,还想着自己连夜熬药膏,累不死你。 纪大夫晃晃悠悠的走了,今天剩下的病人已经不多了,还在排队的人看了看身后,也慢慢的散去,决定明天再来找一点儿。 这两天大夫看的病人都不少了,基本上第一次看过病的都会等第一次药吃完了再来复诊。 所以大家才会抢第一天和第二天的位置,因为他们可以拿着籍书看两次大夫。 而第三天看病的 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满宝的牌子一挂上,医棚前还排着队的人也只能失望的散去,同样决定明天再来排。 药房那边依然是最些话叮嘱你" 满宝道:"你可尝尝用凉水冷敷,不可用过热的水清洗,衣裳要干净"柔软什么的,她已经不会提出来了,因为提出来也只是让对方烦恼,她们可做不到。 满宝给她扎了针便出去,让周立君注意看时间。 临近午时的时候,有差役将她的食盒送过来,满宝看了一下时间,低下头去给病人开方,然后便拿了牌子要挂出去先吃饭。 帘子一掀开,便见外面的人齐齐抬起头看过来,满宝看了隔壁医棚一眼,见纪大夫已经挂上了牌子,排在他医棚最前面的病人也盘腿坐在了地上等候。 她便也要把自己休息的牌子挂上,就见站在最前面的病人脸色苍白,身子晃了一下,满宝下意识的上前两步扶住她。 然后就闻到了她身上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满宝蹙眉,将牌子塞给出来的周立君,然后扶着病人进医棚里,"你哪儿不舒服? 满宝看了一眼她手里攥的籍书,"高氏? "是,"高氏小声道:"妾身生产后就一直恶露不尽" 满宝问:"看过大夫吗? "看过的,吃过几天药,但没什么用处" 满宝扶着她在凳子上坐下,摸了摸她的脉后皱眉问,"自你生产到现在多久了? "已经出了月子了" "具体是几天? 高氏眼眶一红,道:"三十二日了" "吃了几日药,什么时候吃的? "吃了三日,"高氏有些心虚的道:"大约是九月初一开的药,那会儿恶露很多,我有些害怕,家里便带我去看了一次大夫" "有方子吗? "有,有的"高氏连忙从怀里将方子拿出来给满宝看。 她把方子收得很好,满宝展开看了一眼,微微颔首道:"这方子并没有错,你当时应该坚持多吃几日药的" 高氏垂下眼眸不说话,要是有钱当然能吃,没钱那能买药吃呢? 满宝将方子放下,让她躺到内室的床上给她检查了一下,"我可以给你针灸,但头三天要连灸,三天之后隔天灸,你可到济世堂来找我" 满宝顿了顿后道:"针灸我不收你的钱" 高氏眼睛微亮,连忙问道:"周大夫可能帮我多开几天的药? 满宝摇头:"这儿的药有限,我只能给你开三天的,这是规矩" 高氏哀求道:"还请周大夫帮帮我,家里实在拿不出钱来买药了,不然您给我加重药量,我拿回去以后一副药吃两天怎么样? 满宝: 她按下高氏,让她躺好,然后从针袋里取了针,两针下去她便觉得困倦不已,眼皮就沉重起来,立时不说话了。 满宝满意,这才掀起她的衣服扎针。 可以说,高氏的病症,满宝才是最熟悉的,因为和母亲钱氏,二禄的娘陈氏一样,根由都是气虚。 自然,每个人的脉象都是不同的,可总有相通之处。而其中又与陈氏的病症最为相似。 满宝曾经为了陈氏扎了有一年的针灸,如今陈氏都能下地干活儿了。 所以对于这个病症她很胸有成足,下针的手又稳又快,她看了一下刻漏,让周立君看好时间后便出去开方。 恶露不净,那不仅要补虚,还要祛瘀理气,针灸便是以祛瘀理气为主,但药上也不能怠慢了。 知道她只能免费领三天的药,满宝皱着眉头在心里过了一遍药单上的药,这才斟酌着下方。 等把她的方下了,她这才去拿食盒吃饭。 医棚里没有窗,满宝还是更喜欢坐在外面露天的地方吃饭,她才端了饭在空地上坐下,一个人就凑了上来,满宝吓了一跳。 周立君立马把她小姑护在身后,皱着眉头看眼前脏兮兮的老妇人,问道:"你想干嘛?要看病得排队" "小大夫不认得我了?我是昨天看病的妇人啊" 满宝探头去看她,半响才点头,"记得,你是肚子疼的那位老奶奶" "正是,正是,小大夫的记性可真好" 满宝看着比昨天还要黑,还要脏的老妇人半响说不出话来,"您,您怎么变成这样了? 老妇人不在意的挥手道:"我才去领了赈济粮,不小心摔了两下,不打紧的,好在我东西没丢" 老妇人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罐子来,打开给满宝看,笑眯眯的道:"小大夫你看,这是我自家腌的菜,可好吃了,特别的下饭,送给你吃" 满宝看了一眼,觉得没有大嫂做的好,于是犹豫着没伸手,推回去道:"您自己吃就好,我们不收礼的" 老妇人便板着脸道:"小大夫莫不是嫌我的菜脏吗? "这倒不是,腌菜都长这样,就是我家里就有,所以您还是自己拿回去吃吧" "那不行,都拿来了,您自家有是自家的,这却是我的一片心意"说着一个劲儿的往满宝手里塞,满宝推辞不过,只能收了。 老妇人见了笑眯眯的道:"小大夫,您看您现在有空吗?我觉得我肚子还有些疼,还是那么大,不如您再给我扎扎针?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9 21:48:2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