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8高清电影院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f8高清电影院

f8高清电影院

作者:雷清天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1 23:30:21

最新章节:开始吧!
小说简介:满宝仔细的想了想,勉为其难的摸出一个银锭来给他。 白善收了钱便大方的对她道:"你放心吧,余下的事儿交给我了" 第二天是十八,是他们的最后一天假期,白善没有再和满宝去苏家,而是自己揣着两锭银子,拉着白二郎出门,先找了地方把银子兑成铜板。 直接兑了半筐铜钱,然后就让大吉拎着竹筐找到了中秋那天替他走街串巷读诗的少年。 三个少年碰面,白善请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然后从竹筐里拎出一吊铜钱,蹲在地上冲他招手。 少爷便蹲在他对面,盯着他手里的铜钱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就扭头看向一旁竹筐里的铜钱。 白善笑问,"想要吗? 少年咽了咽口水,点头。 白善道:"这里一共有二十一吊铜钱,你们京城的银子比我想象的要贵点儿" 少年道:"不是银子贵,是铜钱便宜" 白善点头,一手搭在竹筐上敲了敲,道:"我想让你帮我做件事" 少年道:"我知道,帮你扬名嘛,你那首诗我们都倒背如流了,不用这么多钱,只需要五吊钱,不仅这一坊,我还能让我的人把诗唱到外城去,甚至还去城门口唱,让出入的人都能听到,到时候京城里谁人不识公子? 白二郎目瞪口呆,别说白二郎了,就是白善都惊了一下,他问道:"名气是这么来的? "分两种嘛,像公子这么有钱的便可以这么来,还有的人特别有才,那做的诗就跟天上的神仙做的一样,就是我们这样不识字的唱着都觉得特别的好,那就不需要钱了,我们四处唱着,遇到感兴趣的相公,给他们唱一遍也能得些打赏" 白善:所以他是以财取胜的那一拨? 他略微有些不高兴。 少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立即找补道:"不过白小公子不仅有财,更有才,您年纪这么小就能做出这样的好诗来,将来必定会前途无量" 说罢冲白善嘿嘿的乐。 白善看了他好一会儿后道:"我找你不是传我的诗" 少年立即看向一旁蹲着的白二郎,问道:"那是传这位公子的? "也不是,"白善起身,揉了揉腿问道:"你们这儿就没个坐的地方?蹲着好累" "有啊,有啊,小公子等着"说罢少年往外喊了一声,"小五,搬几块石头来" 几个大孩子立即搬了四块石头过来,不大,但足够他们坐了。 白善也不嫌弃,找了块石头坐下。 少年坐在他对面,白二郎则坐在了白善身边。 大吉左右看了看,把石头拎到远远的一边坐下,不参与三个少年的话题。 白善问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的叫大山" "大山?好名字! 白二郎看向白善,不明白这个名字好在哪儿。 大山却很高兴,乐哈哈的道:"我爷给取的,说取了这个名字我就能像山一样壮了" 白善和白二郎看着瘦胳膊瘦腿,连脑袋和脖子都很瘦的大山表示怀疑。 不过白善没怎么显露出来,他轻咳一声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你知道京城的邳国公吗? 大山愣愣的点头,纠结了一会儿道:"小公子,这要是造谣的事儿我们可不传的" "不是造谣" 大山憋了好一会儿后小声道:"就是真事我们也不敢传的,万一大官儿们查起来,我们就都活不成了" 白善道:"不是让你传他们家,让你传的是我师姐" 他将邳国公之子坠马受重伤,满宝开腹输血救人的事儿绘声绘色的如实描述了一遍,不仅大山,就是已经二次听的白二郎都听呆了。 毕竟上次白善他们说没说的那么详细,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过程,最主要的是结果。 这会儿再听才知道中间还有那么多事呢。 白善一下说太多话,和大吉要来竹筒喝水,这才继续道:"我要你传的就是这个故事" 少年也总算是回神了,他为难道:"这个故事也太长了,都能当说书的说了" 白善想了想后道:"也不要你照实全搬,比如你跟一个人说,小公爷脏腑破裂出血,周小大夫开刀把他的肚子打开,把里面的脏腑给缝好了;然后你可以和另一个人说,小公爷失血太多,要救不活了,周小大夫就给他输血把人给救活了" 白善道:"只有当人细问了,你再告诉他这其中这么多的事儿" 他道:"你不是说你们唱诗唱得好还有赏吗,那你们说故事说得好,应该也有赏才对吧? 大山眼睛一亮,目光便飘向一旁的竹筐。 白善特别大方的道:"就照你刚才说的,不仅这一坊,内城、外城、还有城门口,你都要叫人去传,这一筐的铜钱都是你的" 大山想了想后点头,"好" 然后伸手就要去拿竹筐,白善一把按住,将手中的那吊铜钱塞到他手里道:"这是定金,剩下的,等我看到了效果再付" 大山一愣,"小公子还不相信我? 白善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是不信你,你也说了,以前你们只传一首诗,现在却要传这么长的一个故事,你们总要适应适应。这一吊钱便是给你们试的" 大山沉默了一下后抱好怀里的钱,和白善躬身道:"白小公子放心,我们一定不叫你失望" 白善满意的点头,起身道:"我们住在常青巷,你们往那儿一打听便能找到我们,这对你们来说不难吧? "不难" 白善又问:"刚才的故事你都记下了? "全都记下了" 虽然故事很长,但大山却觉得比记一首诗还要容易点儿,一首诗,他记着记着,过一两天不记了就忘了,但刚才的那个故事,他觉得他恐怕这辈子都忘不掉。 他很有些好奇,"白小公子,这个故事当真是真的? "当然"白善轻咳一声,扬起脖子来道:"你要不信可以去济世堂里打听打听,她是济世堂里的坐堂大夫,叫周满" 大山咽了咽口水,"把肚子剖了还能活? 白善瞥了他一眼,没作答,大山便明白了,觉得传这个可比传诗有趣多了。 他拍了拍胸膛道:"白小公子放心,这会儿我明白了,您就瞧好吧"面的事儿虽然太混乱他不记得了,但被杜宇用马球棒抽了一下的记忆还是在的。 太子轻咳一声道:"你的马受伤了,肚子上被划了一道,它才发疯的" 苏坚一愣,记忆这才回来了点儿,"我说呢,我都快要翻回马背上了,它怎么突然撂蹄子了,谁暗算了我的马? 太子看了眼他已经骨折的脚道:"你的脚,靴子底下嵌了一颗钉子" 苏坚微愣后脸色一白,"被人算计了?谁干的?你家老三? 苏老夫人忍不住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苏坚立即收口,这才发现屋里的人似乎有点儿多。 太子也伸手拍了拍他的手道:"你就安心养病吧,这些事情交给我们来处理就好,父皇已经着令封尚书来查了" 苏坚喃喃,"竟然惊动了封尚书,那不是" 那他们和三皇子争锋相对的那些事儿也会被查出来? 他一个劲儿的给太子使眼色。 太子却不是很在意,挥手道:"你好好养伤吧,下个月是太后千秋,你总要进宫的吧? 苏老夫人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你这次伤得不轻,可得好好的养着" 苏坚应下,和太子道:"殿下,你和小妹说一声,就说我没事儿了,让她别担心" 太子应了一声,起身离开,给他休息的时间。 苏老夫人便也起身带着人出去,三太太犹豫了一下,没走。 满宝和郑太医这才撸了袖子打算给他细致的检查一下。 满宝对小厮道:"打两盆温水来,再来一盆开水" 小厮应下,很快带着人把水端上来,然后躬身退了出去。 满宝就净了手后去解他的衣服。 苏坚瞪圆了眼睛,看着满宝的脸回忆了半天也没回忆起她是谁,主要她看着一点儿也不像丫头啊。 他有些不自在,却又动弹不得,便问道:"你,你是谁? 三太太忙解释道:"夫君,她是大夫,给你看病的" "不是,这不是有太医在吗,为什么还要个女娃给我看病? 虽然他是个大男人,但被一个女大夫看着也很别扭好不好? 满宝已经把他的衣服解开了,还解开了肚子上的绷带,仔细的看了看后对郑太医道:"还有些渗血,我们清洗一下再给上新药" 郑太医也仔细的看了一下伤口,应下。 商量好要上的药后,满宝这才一边泡了白布条给他轻轻的擦拭伤口,一边回道:"别害羞呀,昨天你肚子里的脏腑我都翻过了,该看不该看的我都看了" 苏坚脸色一白。 三太太连忙握住他的手安慰他。 满宝在屋里处理苏坚,而屋外的白善却是听了一肚子的瓜。 没办法,他一点儿都没掩饰自己的存在,就坐在石凳上老实的写东西,结果赶来的邳国公和刚从屋里出来的太子苏老夫人就跟看不见他一样,就站在他不远处讨论起事情来。 比如,和杜家的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这件事到底是谁的算计,是三皇子,还是别的他们不知道人? 皇帝对这件事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最主要的是,这几天太子他们到底对三皇子做了啥事,封尚书要是查,会不会把那些事儿查出来。 查出来以后要怎么办。 怎么办呢? 太子是一点儿也不担心,他冷笑一声道:"孤就是找人弹劾他了,也找人把他的人拉下来了,他能怎么的?国公尽管去查害三郎的人,这件事不用担心" 邳国公见他这么杠,忍不住语重心长的道:"殿下,陛下和娘娘对你都寄予厚望,三皇子是您的同胞弟弟,您就算心里再不满,面上也不要显露出来" 太子怒气勃勃,"我把他当同胞弟弟,他拿我当同胞哥哥了吗?孤好容易才有了一个孩子,结果" "他想做太子,和孤说呀,来和孤抢呀,杀我的子嗣,他敢杀我的子嗣" 白善见太子满脸通红,眼睛都快要鼓出来,烦躁的原地转圈,邳国公连忙安抚他,太子却一挥袖子挡开他,怒道:"此事没有转圜的余地,孤不管这事背后还有谁,但孩子是他下手弄掉的一点儿错儿也没有! 太子声音都哽咽了,他红着眼圈咬牙切齿道:"亲兄弟,亲兄弟啊,这可能是我唯一的子嗣了" 这要是别人弄掉的,他或许还没这么恨! 邳国公和苏老夫人皆沉默了下来。 那个孩子虽然不是长在他们女儿的肚子里,但他们也期盼了很久,只要生下来,太子妃可以抱到身边抚养,是儿子最好,女儿也不差,好歹是一个孩子。 可偏偏他们这么小心翼翼,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两位老人家都叹息一声。 太子拂袖而走。 国公老夫妻两相望许久,最后幽幽地一叹,正要相携离开,一转头便发现坐在石凳上的白善正提着笔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 邳国公夫妻:现在叫清场还来得及吗? 自然是来不及了,但俩人想了想,刚才他们说的事既是机密,但也不是机密。 因为最后封尚书多半都会查出来,所以隐瞒与否似乎意义都不大。 于是俩人冲白善点了点头,相护扶着离开了。 白善琢磨了一下,摇了摇头后对处理好伤患出来的满宝道:"我觉得太子这条路要走不通了" 满宝问:"为什么? 白善当时没回答,一直到回到家里才道:"太子自己从心底就放弃了储君之位,他自己先弃了,自然争不赢了" "那是三皇子要赢了?满宝问:"我们现在投奔过去,和三皇子打个交道还来得及吗? 白善想了想后道:"如果太子侍妾的那个孩子果真是三皇子弄掉的,我想皇帝也不会属意三皇子的,我们是要伸冤,不是要参与夺嫡" 满宝一想也是,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白善道:"我觉得这会儿扬你名比扬我名容易多了,来,给我十两银子" 满宝捂住口袋问:"干什么? 白善:"作你扬名的资本,放心吧,等你成了名扬京城的大夫,你很快就把钱挣回来了,想想昨天晚上苏家给你送了多少东西"白二郎一头雾水的跟白善回家,车上问道:"给满宝扬名?她又不科举,扬名做什么? 白大郎道:"挣钱" "二十两银子呢,得看多少个病人才能把钱挣回来?白二郎隐约觉得不对,"不对呀,今天早上我怎么听见她念叨的是,你从她那里拿了十两银子? 白善瞥他一眼,没说话。 白二郎立即摸身上,发现自个身上没带这么多银子,只能找出一锭五两的银子,他塞给白善道:"你也帮我补一份儿? 白善把钱丢回去给他,道:"你做梦呢你,以你的才气,要扬名,我不问你要双倍的价钱就不错了" 白二郎愤愤道:"借口,你这分明是重色轻友" "胡说,她也是友! 白二郎一想还真是,但总觉得哪儿不太对。 白善转开话题道:"明天就要去上学了,你作业做完了吗?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 "早做完了,"白二郎自得了一下,"两篇策论,全是我自己想出来,写出来的" 白善不太真心的冲他竖起一个大拇指。 白善今天也就出门办这么一件事,然后便去书房里找了本闲书坐在院子的树底下看,其实半天没翻过一页。 他在想这几天的事,然后又将他们入京后做的每一件事,发生在他们身边的每一件事都想了一遍。 确认没有遗漏后才想今后的路要怎么走。 书上说,聪明的人都是走一步看十步,先生也说做事要三思而后行。他没有书上的那些天才那么聪明,但他却可以去做先生说的三思而后行。 至少要走一步,看到前面的三步要怎么落脚才好。 庄先生站在书房前看了他一会儿,微微点头,转身回了书房。 白善在家里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满宝则在邳国公府里和郑太医他们探讨医术。 苏坚虽然醒了,但还是昏睡的时间多,烧有时候是退的,但有时候又是低烧,偶尔还会升级为高烧。 所以三位太医都不敢离开。 宫里也来了旨意,皇帝就让他们在邳国公府,一定要治好小公爷。 三位太医在这方面的经验还算有些丰富,所以除非高烧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大家都是轮流值守。 这一值守,精力就回来了。 所以这一天一大早,满宝去邳国公府,检查完苏坚的情况,又看了一下药方后,除了值守的太医外,另外两位太医也从各自的房间里出来,让小厮守着苏坚,然后他们在院子里的桌子边上一坐,四人就开始激烈的交流起医术来。 开膛破肚这样的医术不是谁都敢开的,至少郑太医他们就只见过范太医这么看,且面对的大多是武人。 除此外就是一些传言了。 比如齐国公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1 23:30:2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