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ub二维码链接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lutub二维码链接

lutub二维码链接

作者:程又痕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1 22:40:38

最新章节:江天救人
小说简介:这么疼好不好? 满宝拉着周四郎的右手,拍着他的手背道:"四哥,你就放心吧,就算我正骨的技术不是很好,这后续料理还是很不错的,你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诉我" 再不济她还有科科呢,到时候花积分让科科扫描,好歹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周四郎被她说服了,问道:"后头还要这样又拉又拽吗? 满宝摇头,"骨头正了,以后只要不歪就不会再拉,不过你要是长歪了,那也不是拉,而是要重新打断再正一次" 周四郎一听,抖了一下道:"这也太残忍了吧? "所以你老实呆着,别乱动呀" 周四郎僵着身子点头。 纪大夫听着她吓唬,哦,不,是下医嘱。 笑眯眯的听完,然后便告辞离开了。 满宝送纪大夫出门,周四郎着才抱怨大吉,"你知道纪大夫拉手更疼,你怎么也不提醒我?枉我把你当好兄弟" 大吉:"我以为你会很喜欢纪大夫正骨" 周四郎噎住,道:"我哪知道纪大夫正骨比满宝正骨还要疼的? "长痛不如短痛,"大吉道:"以满小姐的力气,她恐怕拉上一天都拉不好" 周四郎苦着脸道:"那你也应该提醒我一句" 周四郎虽然很害怕骨头移位,但在骨头接上后道第二天也没能老实的呆在屋里,还是起身挪到了院子里坐着晒太阳。 满宝也不拦着他,叮嘱他一番后就要去药铺,结果她还没出门陈二郎便找来了,他还给他们挑来一担的木柴。 他是来告诉他们,其他人都答应了运粮的事,总共是八个人。 周四郎一听,坐不住了,和满宝道:"家里现在应该也收到了信,待他们送信来我们就从这儿启程,我这儿还有几个朋友也能用,估计也有五六人,这就差不多了" 周四郎生怕她真的上街上去给他雇个二三十人来,因此几乎是立刻的包揽下这事,"这事你就别管了,安心去药铺学医术,我让立君跑腿就行,这些事她比你还熟些呢? 满宝很好奇,问道:"四哥,你的朋友是干嘛的? "接这样的活儿,当然就是干苦力的来,行了,你就别问了" 等把满宝和陈二郎支应走,周四郎立即让周立君去找人。 周立君一听他要找三儿,便问道:"四叔,你不是说你朋友是做苦力的吗?怎么找的三儿? 三儿是乞儿,周立君见过他几次,年纪很小,只有八九岁的模样,周立君知道他,还是因为周四郎带着她去找过他,让他带着她在大街小巷的转过。周二郎和周六郎围着周四郎看了看,又拽着满宝问了许久,确定周四郎不会残以后才松了一口气,立即提了包谢过邻居跟他们回家去。 "之前老四只跟我们说你们住在康学街进去的第二条巷子里,却没说是哪一户,我们只能一路问过来" 进了院子,周立君立即给他们倒水,满宝这才问,"二哥,你们怎么来了? 周二郎喝了水后道:"我们能不来吗?家里收到你们的信,吓得半死,我们第二天就收拾东西过来了,搭了小半程的顺风车,那商队要走别的路,我们就只能自己走着来,紧赶慢赶,今天才进的城" 周二郎道:"一路上我们都忧心的很,你们信上也说的不清不楚,只说老四被打劫,东西都被抢了,人也被打了,却不说人怎么样,爹娘一个晚上没睡着,第二天天没亮就叫我去县城里叫上老六一起来看看" 其实他爹的原话是,"人要是出事了,好歹落叶归根,别让他落在外头。满宝和二丫年纪还小,别委屈了老四" 当时周家人心里都沉重得很,周家兄弟要比老周头乐观一些,觉得老四真的要不行了,信上不可能不写明。 不过心里对周四郎的情况还是很担心,毕竟是打劫,谁知道伤成什么样了? 如今他们得了满宝的一再保证,知道周四郎的手臂不会残后便开始教训起周四郎来。 周二郎:"早跟你说了,做事要低调,尤其是赚钱的事,你要不嚷嚷出去,谁知道你运的是麦种?那别人能抢你吗? 周四郎愤愤,"我没嚷嚷,我怎么知道那些人怎么知道我车上是麦种? 周六郎则道:"四哥你也忒傻了,他们抢你就让他们扛走就行了,你一个人还想跟他们十几个人打架不成?你又不是大吉" 他道:"我和五哥小时候打架,还是你教的我们打不过就跑呢,你倒是跑啊" "不错,"周二郎又找到了一个骂周四郎的理由,更加理直气壮的骂起来,"还是七里村的霸王呢,白跟人混成了混混,打不过就跑的道理也不懂,我看你是这半年赚钱赚昏头了吧? "谁说我没想跑的?那也要我能跑得掉呀!周四郎叫道:"他们一冲上来就把我拽下马车,把我摔在地上就拳打脚踢,我能怎么着,正要缩着当缩头乌龟,非被他们打死不可" "而且,我真能跑啊?麦种不要也就算了,我能把马丢了吗,一匹马多少钱你知道吗?那还不是咱家的马"所以周四郎在后面遇见有抢劫倾向的陈二郎时才会那么想保住马车。 见四哥激动得脸都红了,想到他脑子还没好透,满宝连忙帮周四郎说话,"二哥,六哥,你们快别说四哥了,抢劫这种事谁想遇到呀,甭管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的,反正他们是坏人就是了" "就是,就是,"周四郎委屈道:"你们不去骂抢我的人,骂我做什么? "谁说不骂?周二郎道:"我们都骂了一路了,这不是骂够了才骂你的吗? 周六郎:"不仅我们骂,爹和娘在家里也骂呢,骂得可厉害了,爹和娘还去求天尊老爷,求他降下天雷劈死那些恶人呢" 满宝:"最近几天益州城都没打雷" 周四郎: 说完闲话,总算是说起了正事,周六郎问道:"家里开始收粮了吗? "收的屁的粮啊,知道你被抢了,我们连饭都吃不下了,哪里还能想着收粮的事?周二郎道:"要不是现在家里的山药,女贞子,生姜正是收获的紧要时候,连大哥和老三都要来的" 周四郎立即道:"二哥,那药材我可都找好卖家了,你们可别生鲜的贱卖出去" "我知道,老五媳妇知道炮制药材,她做的比我们还好些,我们拿到县城的药铺去问过了,郑掌柜都说比以前我们做的好呢,所以除了郑掌柜要的一些,其余的我们都收好了,回头给你运到益州城来" 周四郎这才松了一口气,看向满宝,示意她提一提雇人运粮的事。 之前满宝写信回去让家里准备大批的麦种,周二郎等人没怎么关注,毕竟比起生意来,还是周四郎的生死更重要。 但现在周四郎好好的活着,那生意就显得比周四郎重要多了。 周二郎想了想道:"一下买这么多麦种,还不能赊,咱家得掏空家底吧?更别说你们还在益州城里租车雇人了,这得多少钱? 满宝便招呼周立君去把算盘拿来,给周二郎算了一笔账,"二哥,再过几日就入冬了,唐县令要赶在年前把麦种都发下去,那我们就得在冬至之前把所有的麦种交接给他,我算了一下" 满宝和周立君算过,一车能拉大约多少斤的麦子,算上购买麦子的价格以及运送的车马费,人工费,他们大约还能赚多少钱。 而他们是计划一次性运送十五车的麦种 周二郎愣愣,问道:"能赚这么多? 满宝点头,"你问四哥,他来回一趟才能赚多少钱? 周二郎根本都不用问他,因为这半年来他们兄弟之间没少算账,他当然知道周四郎这一趟来回大约能赚多少钱。 "虽然四哥一车赚的钱是比我们租车雇人一车赚的多,但他的一车就是一趟,我们的一趟能赚多少? 周二郎心里剧烈的斗争了一下,然后一拍大腿道:"行,明天我就去找车行坐车回去和爹娘说,我和大哥在附近几个村子都寻摸过,要找十五车道麦种不难,最多三天就给你们弄好" 周二郎道:"所以这样,我走后三天,你们就去租车雇人,让老六带他们回家运粮怎么样? 周六郎点头,"就这么办,但是二哥,我身上没什么钱了,这雇人还好说,我找的那些人都可以先赊着,等从唐县令那里结了账再发就是,但车行租车不仅要租金,还得押金呢,那可是不能赊欠的"这么疼好不好? 满宝拉着周四郎的右手,拍着他的手背道:"四哥,你就放心吧,就算我正骨的技术不是很好,这后续料理还是很不错的,你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诉我" 再不济她还有科科呢,到时候花积分让科科扫描,好歹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周四郎被她说服了,问道:"后头还要这样又拉又拽吗? 满宝摇头,"骨头正了,以后只要不歪就不会再拉,不过你要是长歪了,那也不是拉,而是要重新打断再正一次" 周四郎一听,抖了一下道:"这也太残忍了吧? "所以你老实呆着,别乱动呀" 周四郎僵着身子点头。 纪大夫听着她吓唬,哦,不,是下医嘱。 笑眯眯的听完,然后便告辞离开了。 满宝送纪大夫出门,周四郎着才抱怨大吉,"你知道纪大夫拉手更疼,你怎么也不提醒我?枉我把你当好兄弟" 大吉:"我以为你会很喜欢纪大夫正骨" 周四郎噎住,道:"我哪知道纪大夫正骨比满宝正骨还要疼的? "长痛不如短痛,"大吉道:"以满小姐的力气,她恐怕拉上一天都拉不好" 周四郎苦着脸道:"那你也应该提醒我一句" 周四郎虽然很害怕骨头移位,但在骨头接上后道第二天也没能老实的呆在屋里,还是起身挪到了院子里坐着晒太阳。 满宝也不拦着他,叮嘱他一番后就要去药铺,结果她还没出门陈二郎便找来了,他还给他们挑来一担的木柴。 他是来告诉他们,其他人都答应了运粮的事,总共是八个人。 周四郎一听,坐不住了,和满宝道:"家里现在应该也收到了信,待他们送信来我们就从这儿启程,我这儿还有几个朋友也能用,估计也有五六人,这就差不多了" 周四郎生怕她真的上街上去给他雇个二三十人来,因此几乎是立刻的包揽下这事,"这事你就别管了,安心去药铺学医术,我让立君跑腿就行,这些事她比你还熟些呢? 满宝很好奇,问道:"四哥,你的朋友是干嘛的? "接这样的活儿,当然就是干苦力的来,行了,你就别问了" 等把满宝和陈二郎支应走,周四郎立即让周立君去找人。 周立君一听他要找三儿,便问道:"四叔,你不是说你朋友是做苦力的吗?怎么找的三儿? 三儿是乞儿,周立君见过他几次,年纪很小,只有八九岁的模样,周立君知道他,还是因为周四郎带着她去找过他,让他带着她在大街小巷的转过。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1 22:40:3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