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先版电影院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抢先版电影院

抢先版电影院

作者:段文绿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7 01:08:32

最新章节:贫穷程度
小说简介:本部,马林梵多,此时的马林梵多正在建设当中,高大的本部建筑,有一半还在修缮。 元帅办公室内。 "让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老夫管不着! 啪! 战国愤怒的一摔电话,朝着一旁在那翘着二郎腿,剪着指甲的黄衣大爷吼道。 "波鲁萨利诺!这就是你的属下!没一个让人省心的。你听他打的什么报告,要在萌岛建立海军基地?!谁给他的权力?世界政府准许了吗?知不知道这样会有非常严重的事故!那可是两个王国的外交! "哦~生气的战国桑好可怕呢"黄猿噘开嘴,惊讶道。 "少来了,波鲁萨利诺! 战国把桌子拍的砰砰响,道:"老夫都快退休了知道吗,快退休了! 面对着战国几乎吃人的目光,黄猿耸耸肩,道:"那我也没办法呢,库洛虽然是我的属下,但他做事从来也不向我打报告,我也很为难的" "他不报告,你就不能管管吗!战国咆哮出声。 一旁的鹤坐在椅子上,双手撑着下巴,等战国咆哮完,才缓缓道:"现在是怎么解决这件事,萌岛那个位置,当基地确实不错,握着不少航道,之前给那个波拿巴·波罗帕太可惜了,库洛解决掉他,也是一桩好事" "鹤婆婆说的有道理呢,那个矮子,一直都不是什么好人"黄猿赞同道。 "这点我知道" 战国坐回椅子上,手指捏着眉心,一副头痛的模样,"主要是该怎么和世界政府解释,可恶,到退休了我还要和那些家伙斡旋吗" "战国先生,你现在还是元帅呢,是不是该多负一点责任"黄猿轻飘飘的道。 "波鲁萨利诺,你没资格说这话! 战国瞪了他一眼,而后重重叹了口气,"也罢,就由我这个临近退休的人,再去斡旋一番吧,通知库洛那个小鬼,既然要当海军基地,那就做的漂亮点,这个时候,可不能出丑闻" 鹤点点头:"这个节骨眼,的确得做的漂亮一点,上面可是盯着我们呢" "我明白了" 黄猿站起身,"就由我这个大将,亲自去和库洛打招呼吧,也显得正式一些" "这个混蛋,对他自己的下属倒是护的厉害" 战国盯着黄猿的背影,冷哼了一声。 鹤摇摇头:"他很喜欢库洛呢,那个男人,也值得我们如此做" "要不是看在他顶上战争表现的卖力,这个责任早就让他自己扛起来了! 战国想了想,还是不忿道:"就算如此,那个小鬼应该可以表现更好的" 鹤摇摇头:"所有人都像是萨卡斯基那就乱套了,而且,你这次并没有推荐萨卡斯基吧,你心里也不认同不是吗" 战国沉默一阵,叹道:"萨卡斯基太刚烈了,由他执掌海军的话,只会肆意消耗生命。我们已经完成了战略目标,接下来就是静待世界格局发生变化,再慢慢的想办法才是。太激进,对现在来说不是好事" "恐怕没那么简单" 鹤想了一下,道:"库赞那小子有前科,世界政府不会同意一个放走罪犯的人当元帅,波鲁萨利诺刚刚被取消了资格,那边能推荐的,估计就是萨卡斯基了" "让他们自己抉择吧,我都要退休了,不管谁来做这个位置,海军还是海军" 萌岛。 临时海军基地门口,库洛坐在一块大石上,手上拿着刚刚发来的传真文件,雪茄从左边的嘴咬到了右边的嘴,而后吐了口烟雾。 他拍了拍文件,笑道:"朝中有人好做官,老爷子要亲自过来视察基地,代表这事妥了,至于扯皮的事,那跟我没关系了" 他将文件递给一旁探头想看的莉达,转头对站在跟前的上尉道:"接下来我们在这驻扎一段时间,萌岛的民心还不稳,这时候要是走的话,这里的人会以为我们放弃他们,会大乱的" "中校,这里什么都没有咱们的补给不一定够" 上尉为难看了眼后方的海军基地,那就是个空壳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不够就去买,这点还要我教你? 库洛挑了挑眉,道:"克洛,克洛你人呢,死哪去了? "大声一点,库洛!声音这么小我根本听不见!你这样还配当海军吗?! 人群之外,响起了克洛的大叫之声。 库洛挑了挑眉,朝声音方向看了过去。 海军们散开,克洛推着眼镜,一脸神清气爽的走了过来,在他身后,是倒在地上鼻青脸肿的萨兹尔。 "你在做什么?他问道。 "库洛先生,我在训练库洛,萨兹尔·库洛" 克洛说道:"他现在还不是海军,所以需要经过我的严格训练,才有资格成为正式的海军。所以没事的时候,我就会打,不是训练他,简称没事打库洛" 你的意思我很懂,但我总觉得你在针对老子? 是错觉吗? "搞什么蛇皮,没事的话去指挥一下,该采购什么东西搬什么东西,都交给你,入夜之前,老子要在这过夜"库洛瞪了他一眼。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做" 克洛完全没有一点被当工具人的感觉。 反正已经习惯了。 而且他刚刚发泄过,心情舒畅的很。 "库洛,你要在这里驻扎下去了?莉达看完文件,问道。 "我傻我在这驻扎" 库洛翻了个白眼,指着前方大海,"这是什么地方,一个小香波地,各种海贼都会经过这里,这里要做成海军基地,那就一定会被各种海贼纠缠,我驻扎在这,不就是给自己找功劳立吗? "老爷子不是要过来吗,这段时间把居民安顿好就行了,到时候老爷子一来我就走,这地方丢给他处理去,找个海军换防一下,不就可以了吗" 他的任务是巡航,不是驻扎,战国要和世界政府扯皮肯定还要时间,这段时间搞定这里,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要是这里没多少海贼,他倒是乐意驻扎在这,驻扎一辈子都行,但你指望一个通往十来条航道的岛屿没有海贼,那才是不正常。道: "你们两个国家都说萌岛是你们的领地,但是萌岛这么些年都没有被你们所掌握,你们作为坐落在两个航线的国家,不专心发展,每天想着打战,还要争夺一个卡在航线中间的岛屿" "你们不知道你们打来打去的,会让海贼有可趁之机,我作为海军,在这里提一个建议吧,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海军基地了,由我们海军来接管" "我们保证航道通行,让商人通过航道想去哪个国家就去哪个国家,也不会有海贼,你们各自回你们的航线发展,不再进行战争" "谁赞成,谁反对" 库洛靠在椅子上。 这两个国家,也不想打了,这点库洛能看出来,现在打,完全就是时局和传统如此,正这座岛争争抢抢的,也说不准是谁的,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他来给这个台阶, "我反对!依诺克一拍桌子,大声道:"就算是海军,也无权决定这座岛的归属! 啪! 库洛一巴掌将依诺克打的身躯一旋,重重的倒在地上。 他一脚踏在桌子上,叼着雪茄,恶狠狠道:"老子这么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话,你特么说反对就反对,给你脸了?你个老逼蹬,不服去世界政府告我! 说着,他看向萨洛尔。 "你呢,你也反对? 萨洛尔看着在地上抽搐的依诺克,又看了看一脸不爽的库洛,脑袋摇的如拨浪鼓一样。 "我完全没意见" 所以你一开始就照直说,何必把人喊进酒馆一副谈判的架势。 谈判就是要谈啊,不谈怎么有结果,咱们就是想谈谈,你谈的空间都不给人,你这个玩法不对啊"没意见的话就这么定了吧" 库洛坐了回去,嚣张的叼着雪茄,"萌岛周边的海域以及来回的航道不允许有任何战争,当然,你们愿意绕个大圈继续打我也没意见,我是海军,又不是你们王国的大臣,管不了那么多" "话是这么说,但是库洛先生" 萨洛尔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你说这里是海军基地,我没意见,但是王国的高层不一定会答应,毕竟你这连个基地都没有,你光说这里是基地的话,也没什么证据是不是" "没错! 地上抽搐的依诺克一咕噜爬起来,扒在了桌子上,"你说这里是海军基地,批文呢?基地呢?一艘军舰可代表不了什么,你阻止得了我们,你阻止得了我们王国全体的力量吗,你阻止得了那些随时能变化成海贼的武装商人吗,更别提还有那些本就邪恶的海贼! "阻止得了阻止不了,那也是我们海军的事情,至于基地" 库洛离开座位,朝外走去,"谁说没有基地的,你们来看,那不就是基地吗? 他走到外面,指着上城区空无一物的山坡,煞有其事的说着。 几人一同出去,萨洛尔沉默不言,依诺克顿了一阵子,捂着肿起来的腮帮子咬牙道:"你这是对我的侮辱,就算是死,我也绝不承认你这里有基地! 他刚说完,库洛就抬起手。 依诺克怪叫一声,抱着头躲到了萨洛尔的身后。 "慌什么,老子又不打你" 库洛瞥了他一眼,五指紧握,说道:"我说它有,它就有! 轰! 天空悬浮着的废墟轰然降落在山坡上,那些废墟在降落之时就开始排列组合,愣是搭建出了一个海军基地堡垒的模样,那上头挂着一个巨大的狮子头,门口两边还坐落着两个大石狮子,而在最上端,有着海军的和平海鸥标志。 "你看,这不有了嘛" 库洛来了一句,没有一丁点自觉的他的上尉说道:"待会发个报告,就说我和若尔曼以及苏克奈两国贵族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下进行协谈,两国初步决定将萌岛给我们海军划为基地,具体细节,让上面去敲定" 他把‘亲切友好’几个字,咬的极重。 萨洛尔:"" 依诺克:"" 所以,这哪里亲切友好了? "我会向世界政府反应的! 依诺克深深的朝库洛看了一眼,带着人走了。 打是打不起来了,这座岛在这个海军的强力施压下,也不会有任何的闪失,再待下去也没意义。 "我也告退了,你等你的上级来处分你吧,如此任性,世界政府不会纵容你的" 萨洛尔说着,又顿了一下,看着依诺克带人远去,低声道:"老实说我很感谢你,不管是若尔曼还是苏克奈,其实都不想打了,但这是我们的传统,我们是改变不了什么的。如果你真的有本事可以让两国和平,那是一件大好事,如果你做不到你最好能做到,谁也不想肆意的浪费生命" 他带着人,也离开了。 两国的舰队,一前一后,驶入大海。 他们走之前,附近的居民才敢出来。 几个老一辈的人颤抖着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老泪纵横,"怎么会,为什么他们会来,难道萌岛又将遭受战乱吗? 二十年的和平,让年轻一代的人已经忘了当年萌岛的惨状,但是他们还记得,那种到处都是尸体,没有任何生产,只有混乱的海贼和趁机抓捕奴隶的商人在这里。 火焰、焦炭、死尸,那种环境,老一辈还历历在目,他们根本不想再体验这种如人间地狱一样的场景了。 "为什么会这样! 一名老者大吼道:"明明已经给波罗帕大人贡献了,我的儿子,我的女儿,全交给波罗帕大人了,说好的给我们带来和平呢,为什么两国的舰队会过来!那么我们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他们注定会来,那就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啊! "我的孩子也是当年波罗帕大人征召了我的孩子,之后我就再也看不见了,可现在和平呢,和平在哪里! 一群老者纷纷叫嚷着,几名中年妇人相拥在一起,默默而泣,他们的孩子,或者他们的丈夫,也被波罗帕征召过,再也没有回来。 这些,都是为了和平,他们甘愿忍耐和‘进贡’,可现在和平不存的话,那么之前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人群嘈杂起来,每个人脸上开始出现悲愤之色。 库洛扫了一眼,默默吐出一口烟雾,他握住了秋水刀柄,‘锃’的一声露出一截缝隙。 呼! 杀气化为实质,压迫着每个人的神经,这突如其来的强大气势,让这些人纷纷一静。 "都听着" 库洛将秋水收了回去,大声道:"波罗帕,你们这里的爵士,因为一个意外十足跌落悬崖摔死了,被海水冲走了,连尸体都没找到,这也就意味着,你们从此以后用不着向他‘进贡’些什么东西,因为这里由我们海军接手,从现在开始,这里将成为海军基地" "这里将比以前更为和平,除了你们的税金之外,你们什么都不用交,我们将保护你们的人身安全! "波罗帕大人死了? "海军会保护我们的安全?! "那这样的话,是不是再也没人强迫我们出人了" 人群纷纷攘攘,交头接耳起来。 有浮现喜色的,有露出担忧的。 喜悦是不用再向统治者交人,而担忧,是在担心海军是否能有波罗帕的威望,能否维持住这里的和平。 "真的死了吗,那个波拿巴·波罗帕" 一名老者走了出来,颤颤巍巍,再三确定道:"那个家伙,不,那个矮子,真的死了? 见库洛点头,老者顿时捶胸跺脚,手舞足蹈了一阵子,才掩面哭泣起来。 他就是刚才,儿子女儿,都给波罗帕征召的那个老者。 "海军大人,你真的能保护我们的安全吗? 他抬起头,一张老脸已如浸水了一样。 库洛环视一圈,看着他们担忧又害怕的神色,缓缓道:"我以海军的荣誉担保,你们不会有事"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7 01:08: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