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弄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天天弄

天天弄

作者:武辉柳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7 00:49:18

最新章节:这事我管了
小说简介:紧紧的贴近地面,满宝听了好一会儿就听到地面传来哒哒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但仔细一听,又似乎近在眼前。 她眼睛大亮,抬眼看向对面的白善。 白善也听到了,同样惊喜不已,他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将脑袋贴紧地面,闭上眼睛仔细一听,这些哒哒声也不尽相同,有声重一些的,也有声浅一些的,很多声音混杂在一起,但有相当一部分是重合的。 白善的手指忍不住跟随这些声音一起上下敲动 满宝听了一会儿,坐起来问大吉,"你怎么听出这些声音是马、是牛还是羊的? 大吉顿了一下后道:"一听就知道了" 他思考了一下后道:"马蹄声要重一些,也要厚重一些,蹄子的大小是不一样的,落地的声音也不一样。满小姐听多也能分辨出来" 满宝就沉思,"所以还是要多听" 白善还是第一次趴在地上听这样的声音,还是挺稀奇的,就和满宝商量,"等回到车队,我们也趴着听一听,这样还能听见马车的声音" 满宝点头。 大吉: 俩人却已经看向一个方向,兴奋的问大吉,"大吉,声音是不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大吉看了一眼后点头,"是的,那座山丘之后应该有人" 他道:"现在雪都融化了,草地都冒了青芽,放牧的牧民应该会迁徙寻找更好的草地,我们应该是遇上部落迁徙了" 满宝和白善对视一眼,跃跃欲试起来,"我们去看看? 大吉则是回头看了一下来路,"少爷,我们离开车队太远了,不如先回到官道上,我听声音他们是要往东去的,我们往北,应该能相遇" "那我们先去看看,先打探打探消息也是好的"满宝见大吉不是很放心的样子,她就道:"我就远远的看一眼,绝不跑出去" 她在心里问科科,"科科,山丘的另一面是不是有人? "是,"科科现在被主系统时不时的盯着,除非发现需要收录的物种,不然它从不主动说话,不过满宝既然问了,它也并不会只回答一句而已,而是会友情提供更多的信息,它道:"很多人,很多马、牛和羊" 可惜,品种它全部都收录过了。 满宝一听,更加放心了,和大吉道:"既然是迁徙,那多半可以做朋友" 这种全族迁徙的部落,一般都会与人为善,不会特意与人交恶。 大吉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儿,于是三人收好挖出来的药材,上马后朝着山坡跑去。 那座山坡看着挺近,但他们也跑了有一刻钟才到,放慢速度,让马从侧边绕到山坡上,三人在到达坡顶前下来,安抚下马后就弯着腰上前,三人趴在坡顶上往下看。 就见下面是密密麻麻的牛群和羊群,不少牧民骑在马上正驱赶着他们往前去,而更后面则是聚集的牧民,他们移动速度很慢,以他们的眼力勉强可以看到被围在中间车上的老人和小孩儿 "这就是全族吗,人不是很多呀" 白善仔细的看了看后道:"应该是个小部族,不过他们的牛羊真多" "是啊,真多" 满宝有点儿流口水,"就是看着都好小" 大吉:"满小姐,现在才春天" 羊是要养到秋天才卖出去的,所以自然小了,不过 大吉仔细看了看,发现羊群中的老羊其实也不少,只不过都分散围着羊群,将小羊护在中间,所以看着不显而已。 白善也发现了这一点儿,他沉吟道:"竟然还有这么多成羊,看来去年他们生意不太好,自己也没有宰杀多少。 满宝的目光则还是扫过后面那些带着不少行李的老幼牧民,道:"杨学兄说年初那会儿因为天花他们死了不少人" 白善和大吉都没说话。 人死了,但他们的牛羊却会留下来。 俩人就这么肩并肩的趴着看这一大群马牛羊从山坡底下走过,牧民的车队也走到了眼前,正慢悠悠的经过,满宝可以看到大人们脸上的愁苦和孩子们脸上的笑容。 白善跟随他们的行进转了一下脑袋,下巴处被压的一株花就被冒出来,白善抬手要压下去,压到一半认真的看了看,就扯了一下满宝,"这是不是药? 满宝看了一眼后道:"是红花,可以活血化瘀,一会儿挖了" 俩人正说话,大吉突然道紧紧的贴近地面,满宝听了好一会儿就听到地面传来哒哒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但仔细一听,又似乎近在眼前。 她眼睛大亮,抬眼看向对面的白善。 白善也听到了,同样惊喜不已,他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将脑袋贴紧地面,闭上眼睛仔细一听,这些哒哒声也不尽相同,有声重一些的,也有声浅一些的,很多声音混杂在一起,但有相当一部分是重合的。 白善的手指忍不住跟随这些声音一起上下敲动 满宝听了一会儿,坐起来问大吉,"你怎么听出这些声音是马、是牛还是羊的? 大吉顿了一下后道:"一听就知道了" 他思考了一下后道:"马蹄声要重一些,也要厚重一些,蹄子的大小是不一样的,落地的声音也不一样。满小姐听多也能分辨出来" 满宝就沉思,"所以还是要多听" 白善还是第一次趴在地上听这样的声音,还是挺稀奇的,就和满宝商量,"等回到车队,我们也趴着听一听,这样还能听见马车的声音" 满宝点头。 大吉: 俩人却已经看向一个方向,兴奋的问大吉,"大吉,声音是不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大吉看了一眼后点头,"是的,那座山丘之后应该有人" 他道:"现在雪都融化了,草地都冒了青芽,放牧的牧民应该会迁徙寻找更好的草地,我们应该是遇上部落迁徙了" 满宝和白善对视一眼,跃跃欲试起来,"我们去看看? 大吉则是回头看了一下来路,"少爷,我们离开车队太远了,不如先回到官道上,我听声音他们是要往东去的,我们往北,应该能相遇" "那我们先去看看,先打探打探消息也是好的"满宝见大吉不是很放心的样子,她就道:"我就远远的看一眼,绝不跑出去" 她在心里问科科,"科科,山丘的另一面是不是有人? "是,"科科现在被主系统时不时的盯着,除非发现需要收录的物种,不然它从不主动说话,不过满宝既然问了,它也并不会只回答一句而已,而是会友情提供更多的信息,它道:"很多人,很多马、牛和羊" 可惜,品种它全部都收录过了。 满宝一听,更加放心了,和大吉道:"既然是迁徙,那多半可以做朋友" 这种全族迁徙的部落,一般都会与人为善,不会特意与人交恶。 大吉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儿,于是三人收好挖出来的药材,上马后朝着山坡跑去。 那座山坡看着挺近,但他们也跑了有一刻钟才到,放慢速度,让马从侧边绕到山坡上,三人在到达坡顶前下来,安抚下马后就弯着腰上前,三人趴在坡顶上往下看。 就见下面是密密麻麻的牛群和羊群,不少牧民骑在马上正驱赶着他们往前去,而更后面则是聚集的牧民,他们移动速度很慢,以他们的眼力勉强可以看到被围在中间车上的老人和小孩儿 "这就是全族吗,人不是很多呀" 白善仔细的看了看后道:"应该是个小部族,不过他们的牛羊真多" "是啊,真多" 满宝有点儿流口水,"就是看着都好小" 大吉:"满小姐,现在才春天" 羊是要养到秋天才卖出去的,所以自然小了,不过 大吉仔细看了看,发现羊群中的老羊其实也不少,只不过都分散围着羊群,将小羊护在中间,所以看着不显而已。 白善也发现了这一点儿,他沉吟道:"竟然还有这么多成羊,看来去年他们生意不太好,自己也没有宰杀多少。 满宝的目光则还是扫过后面那些带着不少行李的老幼牧民,道:"杨学兄说年初那会儿因为天花他们死了不少人" 白善和大吉都没说话。 人死了,但他们的牛羊却会留下来。 俩人就这么肩并肩的趴着看这一大群马牛羊从山坡底下走过,牧民的车队也走到了眼前,正慢悠悠的经过,满宝可以看到大人们脸上的愁苦和孩子们脸上的笑容。 白善跟随他们的行进转了一下脑袋,下巴处被压的一株花就被冒出来,白善抬手要压下去,压到一半认真的看了看,就扯了一下满宝,"这是不是药? 满宝看了一眼后道:"是红花,可以活血化瘀,一会儿挖了" 俩人正说话,大吉突然道殷或的斗篷可不止这一件,还有好几件呢,最冷的时候穿的,冷的时候穿的,刚冷的时候穿的,不冷不热的时候穿的,甚至热的时候穿的,下雨的时候穿的 光是斗篷就收了一个箱子,所以他的行李最多。 满宝在入睡前打着哈欠去找聂参军,正巧,白善也找了过来。 "他是真的行商吧? 聂参军道:"下官没有看出不对来" 那多半就是了,满宝和白善放心的去睡觉,第二天一早起床时,护卫们已经开始在烧水熬粥了。 满宝伸了伸胳膊腿,转了转身体后便转身去洗漱,几人还照常拿着书在广袤的草原上读了有三刻钟左右,等早食都准备好了,这才收了书去用饭。 尤老爷看得目瞪口呆,机械的往嘴里塞了一饼子,暗道:我现在彻底相信他们这一趟出门不是主要出外差了。 尤老爷虽然想和他们结交,但对于商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他们是不可能等待周满他们一起走的。 因此吃过干粮,尤老爷便过来和庄先生告别,打算先行一步。 庄先生笑眯眯的送走他们,等他们走远了才扭头和正埋头吃粥的弟子和学生们道:"知道什么是赶路吗?这才是" 满宝毫不在意,"我们又不赶时间,先生,我们也赶过路的,还急行军过呢" 白善道:"我们年前急行来夏州时可是连大腿都磨破了,速度比尤老爷快多了" 意思是他们不缺这个经验,没必要再累积。 庄先生就摇了摇头,问他们:"你们打算走多久到凉州? 满宝道:"快了,快了,先生,听说再往前去还有一截长城,我们要不要去爬长城? 其实夏州之前也有一段长城,只不过他们三次进出都没路过长城,所以没去过,前两天他们就已经全部出了那一段长城的防护范围,不过,再往前去又有一段,听说风景还不错。 庄先生想了想后道:"算了,回来再看吧,我们先往玉门关去" 他看向刘焕,"中途会过肃州境内,你可要特意绕道肃州城去见你父母? 刘焕想也不想就拒绝,"还是去找方子要紧,我们直走就是,没必要特意到肃州城" 刘焕本来和父母就不太熟,他这次还是偷跑出来的,虽然后面有祖父母的支持了,但他还是心虚。 心虚之下更不想去肃州见父母了。 于是一行人加快速度,尤老爷就见识了他们车马的速度,明明每天他们都会更早出发,但过了午时他们就是能追上他们,晚上总能在一处宿营。 白善他们特别喜欢找尤老爷说话,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邀请他一起吃饭,然后聊聊天。 尤老爷也不能白吃,但他带着的吃食是真的不多,他只能从自己的货品中拿出一些茶叶送他们。 白善很高兴的收下了,虽然这些茶叶并不比他们自己带的好,但也是人家的心意不是? 尤老爷松了一口气,连续两天,他能说的全说了,感觉要找不出话来和他们说了。 此时,他们才找到晚上宿营的地方,车马才停下,庄先生拿了一个马扎坐在地上,长出一口气。 找过来的尤老爷忍不住笑,"先生累了? 庄先生笑道:"还好,只是这车坐久了身子有些僵硬,不过最要紧的还是总遇不上人,心中有些烦闷" 尤老爷便道:"草原上就是这样,牧民们总是搬迁,所以集市也跟着流动,这次因为天花疫情,我比往年晚了一个月出门,记忆中在的集市和部落都碰不上了" 不错,连续五天时间满宝他们都没碰见当地的牧民,更别说集市了,连驿站都破破烂烂的一个人也没有。 聂参军看过,猜测应该是天花过后就没人在此了,所以他们也没有住在驿站里,依旧是在外面找了地方驻扎。 虽然天花已经过去,但谁也不知道驿站里是不是死过天花病人,驿站的人走前是否把里面清理干净 所以他们没住。 不过聂参军却将驿站的位置记了下来,打算到下一个城镇时和守军汇报一下,怎么官道上的驿站竟无人看守和经营? 若是发生紧急军情,无人提供车马怎么办? 不仅聂参军,满宝和白善等人也都记了下来,白善更是掏出一卷画纸,慢慢的摊开来,计算好大概的比例后在上面记下驿站的位置,做好标记后就拿出一本册子将此事记下。 满宝盯着地图看,扭头看见后道:"看样子草原上的天花比杨学兄知道的还要严重" 白善点头,偏头想了想后道:"今年草原上的粮食应该会紧俏,铭学在凤州那边不是与人谈了一批粮食? 向铭学就要和周立君成亲了,他也就改口叫对方的名字,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一口一个向大哥。 满宝摸着下巴道:"这样一来,药材这些东西卖出的反而会少,今年四哥手里的生意怕是要不好做" 虽然这样想,但满宝并不多操心,就算不好做,也不过是赚得少一些罢了,等到秋冬,太医署的第一批学生前往地方医署,需要准备的药材变多,做药材生意不会亏本的。 这是草原,草原上的药材还是挺多的,没见过的物种也不少,科科很快扫描到了三种它没收录过的植物,满宝便骑马背着药篓去挖。 白二郎他们不想骑马了,所以只白二郎跟着一起去,大吉照常跟在俩人身后跑。 满宝为了消失的植物不显眼,她不仅会多挖一些要收录的植物,看见草地上有她认识的药材,她也会挖下来,这样杂七杂八的丢在药篓里,别说跟着的大吉,就是白善,她到底给没给小岳父他都不确定。 挖得不亦乐乎时,大吉突然趴在了草地上听。 白善和满宝一看,立即也趴倒,兴致勃勃的将耳朵贴在草地上听,半晌,满宝问对面趴着的白善,"你听到什么了吗? 白善:"没有,虫叫声算不算? 于是俩人坐起来一起看向大吉。 大吉:"少爷,满小姐,我听到了声音,有马蹄声,但更多的似乎是牛马走动的声音,我们可能遇到放牧了" 满宝和白善对视一眼,又趴在草地上自习的听,半天还是什么都没听出来。 大吉看了看后道:"少爷,别嫌弃草地脏,贴紧了听" 白善就抬起脑袋,低头看了看身下的草地,最后掏出帕子来放在草地上,这才贴近了听。 满宝见状,有样学样。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7 00:49:1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