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新版本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草莓视频app下载新版本

草莓视频app下载新版本

作者:秦盼菱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2 16:10:07

最新章节:疑心生暗鬼
小说简介:满宝和白善感觉游了许久,许久,久到胸中的那口气都快用光了,正考虑着是不是把东西再拿出来吸一口气时,俩人才看到亮光 然后俩人奋力向上游,冒出水后忍不住张开嘴巴来透气,然后一抹脸上的水向四周看去,就见远处正不停的有人在囔,"没看见有人啊——" 还有摇着小舟的人四处打水,也表示没看到人。 满宝和白善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他们不知何时游到湖中心来了。 俩人在湖里一冒头,站在舟上搜索他们的人最先看到,立即用手中的棍子指向湖中心,"人在那儿——" 正在他们落水点附近搜索的人立即呼啦啦的冲他们游过去 躺在岸边的大吉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确认他们两个好好的,这才再次躺倒在地上。 从水里冒出头来的白二郎愣了一会儿就突然叫道:"快跑啊,自己往岸上游,被救了得花千金呢" 这边离湖中心有点儿距离,但白二郎的声音也不小,正划着水休息的白善和满宝一下就听到了。 他们不知道千金的故事,但这不妨碍他们听白二郎的话,于是转身就往岸相国寺那边的岸上游去。 可他们的水技摆在那里,就算游得过人,那也游不过舟呀,他们才往前游了不到三分之一就没劲儿了,然后就被划舟的人赶上了,然后往舟上拉。 拉他们上舟的人还笑道:"小郎君和小娘子别怕,我们就是要赏金也不可能真要千金的,您给个渡资就行" 还在水里扑腾的人特别惋惜,他们和钱擦身而过了。 小舟把他们送回到岸上,封宗平几个不会水,伸手将他们拉上去,关切的问道:"你们没事吧,那两个刺客呢? 白善和满宝脸色还很惨白,闻言道:"在湖底呢" 声音很淡,却让人不由的心下一寒。 白二郎也从水里爬了上来,一屁股坐在大吉身边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声音有些哽咽,他脸上也不知道是水还是泪,只是眼圈有点儿泛红。 躺在地上的大吉总算放心的晕过去了。 满宝连忙扫了众人一眼,见几人身上似乎都带了伤,而大吉伤得最重,连忙蹲下去看他。 白善则扫了周围一眼,见他们附近都是带刀的护卫,不由看向封宗平。 封宗平道:"是京兆府和老唐大人派来的人,多亏了他们才拿下了刺客,哦,还有这些百姓" 白善这才发现护卫圈之外还坐着好几个百姓,他们身上也带着伤,还有不少人从水里爬起来,显然都是下水找他们的。 白善问白二郎,"千金是怎么回事? 白二郎道:"殷或说的,救了我们赏百金,下水救你们赏千金,然后就好多人跳下去了" 封宗平这会儿也忍不住笑了,道:"好在你们自己挣脱了刺客浮上来了,不然我们还真得给千金了" 白善扫了瘫坐在岸上的人一眼后道:"话虽如此,还是应该多些他们,今日的祸事是因我们而起,这样,凡是下水和出手救我们的,每人给十金,受伤了的再多给十金,出力特别多的再给十金" 这话一出,本来焉哒哒坐在地上的参与者们立即兴奋起来,叫道:"小郎君可真是大气啊,不如我们送郎君们回去,我们人多势众,谅那些宵小也不敢再来" 白善便笑道:"那就多谢诸位了" 一旁的京兆府校尉不悦的道:"有我们在就行,何须你们相送? 坐在地上的殷或抬起头来道:"让他们送吧,人多些总是安全点儿,正好把赏金领了" 校尉这才不说话。 满宝已经检查了一下大吉,他伤的有点儿重,好在来的官差带有伤药,已经给他上过止血药了。 她扫了一眼其他也受伤的人道:"送去济世堂吧" 要钱不要命的伤者叫道:"我们不要紧的,还是先送郎君和小娘子回家吧" 满宝:"我也要去看大夫的" 说罢扭头对长寿道:"麻烦你跑一趟回我家,让家里把钱送到济世堂去,我们在那里给赏金就是" 这么多人带回家也危险。 长寿看向殷或。 殷或微微点头。 于是一行人移到了济世堂。 因为有刺客,来相国寺的这一条街都被拦住了。此时不许进也不许乱出,许多人都躲在两边的店铺里,五步一个官兵把守,等他们走后还要筛查刺客。 倒不仅仅是因为殷或和封宗平在此,更重要的是白善和周满在此。 益州王逃了,他已经不用再掩盖自己内心的想法,所以他想杀便杀。 但朝廷也同样不会再掩盖自己的戒备,将对白善和周满的保护放在了明面上。 或许在国家大事的面前,皇帝还不是很在乎两少年的生死,但老唐大人说了,"此还涉及朝廷颜面,陛下,他们二人皆是功臣之后,又揭发了益州王恶行,若还在天子脚下让他们被益州王所杀,有损的便是朝廷的脸面和陛下的威严" 因为这一句话,皇帝连禁军都派出来了。 他们一路上畅通无阻的到了济世堂。 这些病人有点儿不一般,算半个自己人,所以郑大掌柜立即带着丁大夫等人插队处理起来。 大吉和白善等人被接到后院去治疗,其他因为帮忙而受伤的路人则在前堂排队看病,但还有很多只是下了水湿漉漉的,他们便坐在门外一边拧衣服,一边晒太阳。 丁大夫亲自处理大吉身上的伤,满宝给他打下手。 大吉身上的伤口很多,且多是剑伤,好在都没伤在要害,但有两道伤口有点儿深。 丁大夫清理伤口后缝起来,等把伤口都处理干净,小芍也把药熬好了。 满宝便施针把大吉弄醒,让他喝了药再继续昏。 封宗平几个也都受了伤,也就只有殷或是受惊,自己往后退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擦破了点儿皮而已。 不过封宗平几个人伤的也不是很重,毕竟主力都在大吉那边,他们就对付两个,还有那么多百姓帮忙呢。 等把所有人的伤口都处理好,白二郎这才盯着白善和满宝看,"你们脸色怎么还这么苍白?是不是也受伤了? 满宝自己就可以给自己检查,摸了自己一通后道:"没事,被打了几下,没有内出血,也没有断骨头,就是会肿痛几天而已" 白善则有点儿严重,丁大夫检查过后道:"他得小心,我给他开些内里止血的药,有可能伤到了肋骨"不太有钱的封宗平闻言,心中忍不住腹诽,这又不是杀他的,他凭什么给钱啊? 但还是应和了一声,叫道:"没错,我是刑部尚书的孙子,快来救命啊——" 他们也就会些三脚猫功夫,最多因为好看和兴趣学过一些剑术,但他们又不是要上战场去打仗,也不是要去做游侠,中看不中用好不好? 跟这些亡命之徒比起来差远了,也就是因为生死一线,反应灵敏些才暂时拖住了人,但回击是不可能的,几个少年一起,哇哇大叫的乱砸东西,也就拖住了两个刺客而已,剩下的四个围着大吉,还有两个跟着满宝他们跳进了水里 但殷或这一叫还是有效果的,走在附近的人,胆小惜命的都跑了,但也有小贩拎着扁担帮忙打一下,勉强让他们没被刺客一刀捅了 殷或躲在长寿身后,见状捂住胸口喘了一口气后道:"凡帮忙的,事后都奉上十银道谢,功高者十金! 瞥眼看到水里没了白善和满宝的踪迹,他心中一突,叫道:"谁要是能把水里的那位小郎君和小娘子救上来,赏千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还真有人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 满宝和白善一落水便冒出头来,然后就要往岸上游。 他们是会游水,却并不精通,还是小时候在七里村时跟着周四郎他们一起下河摸鱼时学的,能浮起来游得动而已。 他们喜欢玩水,却也对水有一种天然的畏惧。 但俩人才往前游了两下,岸上便跳下两个人,他们一身平民打扮,手中持刃,挥手就要朝他们刺来 白善心中一突,下意识的便拉住满宝往下一沉,刀子扎进水里,离满宝的脸只有一寸的距离。 一入水满宝就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但白善的眼睛却是半睁着,看到这一幕,他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放开满宝,伸手就抓住那双手,往他那边一拉,然后就狠狠地一咬。满宝和白善感觉游了许久,许久,久到胸中的那口气都快用光了,正考虑着是不是把东西再拿出来吸一口气时,俩人才看到亮光 然后俩人奋力向上游,冒出水后忍不住张开嘴巴来透气,然后一抹脸上的水向四周看去,就见远处正不停的有人在囔,"没看见有人啊——" 还有摇着小舟的人四处打水,也表示没看到人。 满宝和白善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他们不知何时游到湖中心来了。 俩人在湖里一冒头,站在舟上搜索他们的人最先看到,立即用手中的棍子指向湖中心,"人在那儿——" 正在他们落水点附近搜索的人立即呼啦啦的冲他们游过去 躺在岸边的大吉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确认他们两个好好的,这才再次躺倒在地上。 从水里冒出头来的白二郎愣了一会儿就突然叫道:"快跑啊,自己往岸上游,被救了得花千金呢" 这边离湖中心有点儿距离,但白二郎的声音也不小,正划着水休息的白善和满宝一下就听到了。 他们不知道千金的故事,但这不妨碍他们听白二郎的话,于是转身就往岸相国寺那边的岸上游去。 可他们的水技摆在那里,就算游得过人,那也游不过舟呀,他们才往前游了不到三分之一就没劲儿了,然后就被划舟的人赶上了,然后往舟上拉。 拉他们上舟的人还笑道:"小郎君和小娘子别怕,我们就是要赏金也不可能真要千金的,您给个渡资就行" 还在水里扑腾的人特别惋惜,他们和钱擦身而过了。 小舟把他们送回到岸上,封宗平几个不会水,伸手将他们拉上去,关切的问道:"你们没事吧,那两个刺客呢? 白善和满宝脸色还很惨白,闻言道:"在湖底呢" 声音很淡,却让人不由的心下一寒。 白二郎也从水里爬了上来,一屁股坐在大吉身边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声音有些哽咽,他脸上也不知道是水还是泪,只是眼圈有点儿泛红。 躺在地上的大吉总算放心的晕过去了。 满宝连忙扫了众人一眼,见几人身上似乎都带了伤,而大吉伤得最重,连忙蹲下去看他。 白善则扫了周围一眼,见他们附近都是带刀的护卫,不由看向封宗平。 封宗平道:"是京兆府和老唐大人派来的人,多亏了他们才拿下了刺客,哦,还有这些百姓" 白善这才发现护卫圈之外还坐着好几个百姓,他们身上也带着伤,还有不少人从水里爬起来,显然都是下水找他们的。 白善问白二郎,"千金是怎么回事? 白二郎道:"殷或说的,救了我们赏百金,下水救你们赏千金,然后就好多人跳下去了" 封宗平这会儿也忍不住笑了,道:"好在你们自己挣脱了刺客浮上来了,不然我们还真得给千金了" 白善扫了瘫坐在岸上的人一眼后道:"话虽如此,还是应该多些他们,今日的祸事是因我们而起,这样,凡是下水和出手救我们的,每人给十金,受伤了的再多给十金,出力特别多的再给十金" 这话一出,本来焉哒哒坐在地上的参与者们立即兴奋起来,叫道:"小郎君可真是大气啊,不如我们送郎君们回去,我们人多势众,谅那些宵小也不敢再来" 白善便笑道:"那就多谢诸位了" 一旁的京兆府校尉不悦的道:"有我们在就行,何须你们相送? 坐在地上的殷或抬起头来道:"让他们送吧,人多些总是安全点儿,正好把赏金领了" 校尉这才不说话。 满宝已经检查了一下大吉,他伤的有点儿重,好在来的官差带有伤药,已经给他上过止血药了。 她扫了一眼其他也受伤的人道:"送去济世堂吧" 要钱不要命的伤者叫道:"我们不要紧的,还是先送郎君和小娘子回家吧" 满宝:"我也要去看大夫的" 说罢扭头对长寿道:"麻烦你跑一趟回我家,让家里把钱送到济世堂去,我们在那里给赏金就是" 这么多人带回家也危险。 长寿看向殷或。 殷或微微点头。 于是一行人移到了济世堂。 因为有刺客,来相国寺的这一条街都被拦住了。此时不许进也不许乱出,许多人都躲在两边的店铺里,五步一个官兵把守,等他们走后还要筛查刺客。 倒不仅仅是因为殷或和封宗平在此,更重要的是白善和周满在此。 益州王逃了,他已经不用再掩盖自己内心的想法,所以他想杀便杀。 但朝廷也同样不会再掩盖自己的戒备,将对白善和周满的保护放在了明面上。 或许在国家大事的面前,皇帝还不是很在乎两少年的生死,但老唐大人说了,"此还涉及朝廷颜面,陛下,他们二人皆是功臣之后,又揭发了益州王恶行,若还在天子脚下让他们被益州王所杀,有损的便是朝廷的脸面和陛下的威严" 因为这一句话,皇帝连禁军都派出来了。 他们一路上畅通无阻的到了济世堂。 这些病人有点儿不一般,算半个自己人,所以郑大掌柜立即带着丁大夫等人插队处理起来。 大吉和白善等人被接到后院去治疗,其他因为帮忙而受伤的路人则在前堂排队看病,但还有很多只是下了水湿漉漉的,他们便坐在门外一边拧衣服,一边晒太阳。 丁大夫亲自处理大吉身上的伤,满宝给他打下手。 大吉身上的伤口很多,且多是剑伤,好在都没伤在要害,但有两道伤口有点儿深。 丁大夫清理伤口后缝起来,等把伤口都处理干净,小芍也把药熬好了。 满宝便施针把大吉弄醒,让他喝了药再继续昏。 封宗平几个也都受了伤,也就只有殷或是受惊,自己往后退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擦破了点儿皮而已。 不过封宗平几个人伤的也不是很重,毕竟主力都在大吉那边,他们就对付两个,还有那么多百姓帮忙呢。 等把所有人的伤口都处理好,白二郎这才盯着白善和满宝看,"你们脸色怎么还这么苍白?是不是也受伤了? 满宝自己就可以给自己检查,摸了自己一通后道:"没事,被打了几下,没有内出血,也没有断骨头,就是会肿痛几天而已" 白善则有点儿严重,丁大夫检查过后道:"他得小心,我给他开些内里止血的药,有可能伤到了肋骨"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2 16:10:0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