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影视下载免费直播app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玉米影视下载免费直播app

玉米影视下载免费直播app

作者:彭欣狂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09 22:41:46

最新章节:哪哪都不方便
小说简介:白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自觉时机成熟了,于是和满宝道:"再过两日就休沐了,到时候我们去马场看看? 满宝点头,"好呀,对了,叫上殷或一起吧,我正好要给把脉换药,还要给他针灸呢" 白善表示没问题,"你不在药铺给他看病没问题吗? "这有什么,让他到济世堂和我们汇合呗"满宝道:"中秋快到了,最近花市很热闹,我想慢慢的将我手里的花也给卖出去,到时候有些忙,所以我们最好上午就去马场把这事搞定,下午给张敬豪套个麻袋" "还需要套麻袋吗?白善道:"我们三个还能打不过他一个?反正经此一事他肯定知道是我们揍的他,何必还要遮遮掩掩的? 满宝想了想后点头,"也好,遮遮掩掩的,万一他去报官就不好了" 白二郎就坐在一旁抄书,闻言抬起头来问道:"真的要打架吗? 白善没好气的道:"你以前也没少跟我们打架,现在怎么胆子这么小了? 白二郎拍下笔道:"我这是为谁,还不是为了你们,不是你们和先生说的要低调,不要惹祸吗? "我问过了,国子学这边认识他的人没两个,连封宗平都不知道张敬豪是谁,显然他家世不怎么样,文才也一般,所以才这么平平无奇"白善道:"既然是平平无奇的人,我们跟他打架,也就被算在平平无奇里,谁会在意? 满宝道:"我也查过了,他爹现在还在读书呢,他祖父是从四品通议大夫,也没什么实权,放心吧,打了他没事的,而且我们会说清楚缘由,晾他也不敢告诉家里" 她道:"听说他们家家教特别严" 白善和白二郎一起看着她,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和病人们聊天知道的呗,"满宝挺了挺胸膛道:"你们不知道吧,因为我治好了窦珠儿,最近来找我看病的女病人特别多,这里面不乏一些大户人家的帮工,还有女仆,我问她们,只要不是问她们主家的私密,其他家的事她们都很愿意告诉我" 白善和白二郎:"这么方便,坐着看病就能知道这么多了? 满宝点头,深有感触的道:"是啊,难怪纪大夫一再提醒我,去深宅后院里看病的时候既要带着耳朵,也要闭上耳朵,眼睛也要睁一只闭一只,嘴巴更是要紧紧地闭着,不该问的不问,该问的也要斟酌过后才问" 白善:"原来你知道啊,那你怎么不听话? "哎呀,这是在药铺里,又不是在后宅,没必要那么讲究的啦,"满宝道:"而且你不知道,她们可喜欢说这些事了,本来她们看病的时候还满腹忧虑,她们和我说过这些事后就高兴起来了,我觉得不用吃药她们的脉象都健康了不少" 白善和白二郎: 白善不理满宝了,扭头和白二郎道:"你不是一直不明白他是怎么引诱你赌钱的吗?这一次我们就面对面的把这事说清楚" 时隔多日,白善终于又踏进了太学,这一次他依旧是去食堂里找张敬豪,和上一次相比,这一次张敬豪身边围了不少人。 白善直接邀请他明天一起去逛马场,他笑道:"上次你给二郎说的那匹马我们想看一看,要是合适我们就付钱买下了,对了,除了那匹马外,我和我师姐也想买一匹以作学习用" 张敬豪看了一圈正围着他看的同窗,开口就要拒绝,结果他的同桌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好呀,刚才我们还商量着明天休沐去秋游呢,这会儿听着去马场也不错,对了,听说马场里有人打马球,我们还能围观呢" "对了,我们去哪个马场? "还能是哪个?有一人阴阳怪气的道:"当然是敬豪最熟的东郊马场了" 张敬豪根本没有插嘴的机会,白善便跟直接定好了时间,"那明天我们巳时在东郊马场外等你,张公子,你可不要不来呀,不然我还得派人去你家里接你" 张敬豪身边的一些同学听着一脸懵懂,等白善走远了才回过味儿来,扭头看了一眼脸色不好看的张敬豪,问道:"敬豪,他这话说的怎么有股威胁的味道在里面?他不是正有事求你吗? 留下膈应张敬豪的同学也慢慢回过味儿来了,眯着眼睛看向张敬豪,"敬豪,明日你应该会去东郊马场吧? "那当然会去的,"另一人轻笑道:"敬豪可是东郊马场的常客呢,这会儿身强体壮的怎么会不去?他要是真不去,白善说不定还真会派人上门去接" 张敬豪脸色铁青,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起身离开。 不远处的太学甲十班同学愣愣的看着,然后扭头齐齐看向正低头扒饭的白二郎。 任可推了他一把道:"你别吃了,你师兄刚去威胁了张敬豪" 白二郎轻飘飘的掀起眼皮道:"我知道啊" 他前天晚上就知道了,一点儿也不意外好不好? 任可一脸迷茫,"为什么? 白二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伸出自己还有些痕迹的右手道:"因为这只手吧" 大家一起看着他的爪子,问道:"可你的手不是你老师打的吗? "是呀,可是先生为什么会打我呢?还罚我抄两本《礼记》" "是啊,为什么呢,你也没告诉我们呀,"乔韬道:"我们怎么问你你都不说,这会儿还不说吗? 白二郎叹气,忧伤的摇头道:"算了,还是别告诉你们了,不然我怕你们也会忍不住去威胁他的" 因为他仔细的想了想,虽然依旧没发现张敬豪怎么引诱他赌钱的,但那天他们去的一拨人中,任可和乔韬他们都是输钱的,只有他一个人一次都没输过。 白二郎推己及人,觉得他要是被人引诱着赌钱还输钱了,那一定会气得把人捶扁。 他觉得他到现在都不怎么生气,一定是因为他一文钱都没输,还白得了二百两的原因,嗯,一定是因为这个。 而这个理由更不能告诉同窗他们了,不然他一定会被带着一起揍的。白善替满宝和殷或约好了时间,第二天一早四人便在济世堂见面了。 郑大掌柜对他们非常的欢迎,还拿出了自己的好茶给他们泡了一壶茶,然后还趁了满宝看病的时机给殷或摸了一下脉。 一摸上郑大掌柜便忍不住微微蹙眉,然后看了殷或一眼。 殷或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很小很小的时候,父亲请来的大夫便避在屏风后说他命不久矣,恐怕很难养大,他的身体很弱,补药无用,反而有可能会坏了身体,所以请来的大夫到最后都没敢留下药方。 后来父亲进了一趟皇宫,求来了老谭御医,他每隔两天便要泡药浴,足足泡了一年多又配与针灸治疗才能喝药。 但那药也不敢多吃,通常是吃一段就要停一段,生怕吃多了虚不受补,反而燥热难发,弄坏了身体。 一直到他十三岁那年,老谭太医给他最后下了一方药,然后再没来过,再来就是谭太医了,他的药方那一年总在变,但从两年前开始便不再变,他觉得很奇怪,问祖母,祖母只说他身体变好了,可以不必变来变去的了。 他也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好了,于是兴致勃勃的想要去上学,结果冬天冷,他就是正月里和家里人吃晚食不小心回去晚了,就被风吹了一下就病倒了。 迷迷糊糊间,他听到祖母和父亲说,"好歹要留下一滴骨血来,等他熬过这一次就开始说亲,用那要调理肾元,过个两三年给他娶个媳妇,总能留下一滴骨血的" 从那以后,他便知道了,每日送到他跟前的药不再是替自己喝的,而是替他将来的儿子喝的。 一开始他很不服气,也悄悄的趁出门的时机在外面找大夫看过,结果他们比谭太医还不如呢,都说他活不了两年了。 除了老谭太医和谭太医,满宝是第一个明确的告诉他可以活过二十的人,而满宝给的时间比谭太医父子俩更长,所以他选择相信她。 哪怕最后她治不了他,他没能活到及冠,他也不后悔,至少他现在喝的药是为自己喝的,而不是为了他那没影的儿子喝的。 郑大掌柜收回了手,面上的表情也恢复了正常,他笑着和殷或道:"殷少爷恢复得不错,我就不打搅你们看病了" 殷或听着郑大掌柜虚情假意的安慰,笑着点了点头后让他出去了。 满宝却没听出郑大掌柜的虚伪,只道他是在夸她,于是笑眯眯的还把人送到诊房门口,这才回身看向殷或,"走吧,我们进内室扎针" 殷或愣了一下后问,"怎么扎? "你是说穴道的走位吗,我一会儿一边扎一边告诉你" "不是,"殷或红着脸道:"我是说,我,我要脱掉衣服吗? "是呀,不脱衣服怎么扎?满宝以为他是害怕,安慰他,"你别怕,白善和白二郎他们也都扎过了,你可以问他们,扎针一点儿也不疼的" 殷或看向白善和白二郎。 俩人的脑袋都死死的定住,就是不点头。 满宝生气了,"你们敢说我扎针疼吗? 白善道:"偶尔会扎不到穴道" 白二郎:"然后就会出一点儿血" "那是因为你们还没长大白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自觉时机成熟了,于是和满宝道:"再过两日就休沐了,到时候我们去马场看看? 满宝点头,"好呀,对了,叫上殷或一起吧,我正好要给把脉换药,还要给他针灸呢" 白善表示没问题,"你不在药铺给他看病没问题吗? "这有什么,让他到济世堂和我们汇合呗"满宝道:"中秋快到了,最近花市很热闹,我想慢慢的将我手里的花也给卖出去,到时候有些忙,所以我们最好上午就去马场把这事搞定,下午给张敬豪套个麻袋" "还需要套麻袋吗?白善道:"我们三个还能打不过他一个?反正经此一事他肯定知道是我们揍的他,何必还要遮遮掩掩的? 满宝想了想后点头,"也好,遮遮掩掩的,万一他去报官就不好了" 白二郎就坐在一旁抄书,闻言抬起头来问道:"真的要打架吗? 白善没好气的道:"你以前也没少跟我们打架,现在怎么胆子这么小了? 白二郎拍下笔道:"我这是为谁,还不是为了你们,不是你们和先生说的要低调,不要惹祸吗? "我问过了,国子学这边认识他的人没两个,连封宗平都不知道张敬豪是谁,显然他家世不怎么样,文才也一般,所以才这么平平无奇"白善道:"既然是平平无奇的人,我们跟他打架,也就被算在平平无奇里,谁会在意? 满宝道:"我也查过了,他爹现在还在读书呢,他祖父是从四品通议大夫,也没什么实权,放心吧,打了他没事的,而且我们会说清楚缘由,晾他也不敢告诉家里" 她道:"听说他们家家教特别严" 白善和白二郎一起看着她,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和病人们聊天知道的呗,"满宝挺了挺胸膛道:"你们不知道吧,因为我治好了窦珠儿,最近来找我看病的女病人特别多,这里面不乏一些大户人家的帮工,还有女仆,我问她们,只要不是问她们主家的私密,其他家的事她们都很愿意告诉我" 白善和白二郎:"这么方便,坐着看病就能知道这么多了? 满宝点头,深有感触的道:"是啊,难怪纪大夫一再提醒我,去深宅后院里看病的时候既要带着耳朵,也要闭上耳朵,眼睛也要睁一只闭一只,嘴巴更是要紧紧地闭着,不该问的不问,该问的也要斟酌过后才问" 白善:"原来你知道啊,那你怎么不听话? "哎呀,这是在药铺里,又不是在后宅,没必要那么讲究的啦,"满宝道:"而且你不知道,她们可喜欢说这些事了,本来她们看病的时候还满腹忧虑,她们和我说过这些事后就高兴起来了,我觉得不用吃药她们的脉象都健康了不少" 白善和白二郎: 白善不理满宝了,扭头和白二郎道:"你不是一直不明白他是怎么引诱你赌钱的吗?这一次我们就面对面的把这事说清楚" 时隔多日,白善终于又踏进了太学,这一次他依旧是去食堂里找张敬豪,和上一次相比,这一次张敬豪身边围了不少人。 白善直接邀请他明天一起去逛马场,他笑道:"上次你给二郎说的那匹马我们想看一看,要是合适我们就付钱买下了,对了,除了那匹马外,我和我师姐也想买一匹以作学习用" 张敬豪看了一圈正围着他看的同窗,开口就要拒绝,结果他的同桌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好呀,刚才我们还商量着明天休沐去秋游呢,这会儿听着去马场也不错,对了,听说马场里有人打马球,我们还能围观呢" "对了,我们去哪个马场? "还能是哪个?有一人阴阳怪气的道:"当然是敬豪最熟的东郊马场了" 张敬豪根本没有插嘴的机会,白善便跟直接定好了时间,"那明天我们巳时在东郊马场外等你,张公子,你可不要不来呀,不然我还得派人去你家里接你" 张敬豪身边的一些同学听着一脸懵懂,等白善走远了才回过味儿来,扭头看了一眼脸色不好看的张敬豪,问道:"敬豪,他这话说的怎么有股威胁的味道在里面?他不是正有事求你吗? 留下膈应张敬豪的同学也慢慢回过味儿来了,眯着眼睛看向张敬豪,"敬豪,明日你应该会去东郊马场吧? "那当然会去的,"另一人轻笑道:"敬豪可是东郊马场的常客呢,这会儿身强体壮的怎么会不去?他要是真不去,白善说不定还真会派人上门去接" 张敬豪脸色铁青,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起身离开。 不远处的太学甲十班同学愣愣的看着,然后扭头齐齐看向正低头扒饭的白二郎。 任可推了他一把道:"你别吃了,你师兄刚去威胁了张敬豪" 白二郎轻飘飘的掀起眼皮道:"我知道啊" 他前天晚上就知道了,一点儿也不意外好不好? 任可一脸迷茫,"为什么? 白二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伸出自己还有些痕迹的右手道:"因为这只手吧" 大家一起看着他的爪子,问道:"可你的手不是你老师打的吗? "是呀,可是先生为什么会打我呢?还罚我抄两本《礼记》" "是啊,为什么呢,你也没告诉我们呀,"乔韬道:"我们怎么问你你都不说,这会儿还不说吗? 白二郎叹气,忧伤的摇头道:"算了,还是别告诉你们了,不然我怕你们也会忍不住去威胁他的" 因为他仔细的想了想,虽然依旧没发现张敬豪怎么引诱他赌钱的,但那天他们去的一拨人中,任可和乔韬他们都是输钱的,只有他一个人一次都没输过。 白二郎推己及人,觉得他要是被人引诱着赌钱还输钱了,那一定会气得把人捶扁。 他觉得他到现在都不怎么生气,一定是因为他一文钱都没输,还白得了二百两的原因,嗯,一定是因为这个。 而这个理由更不能告诉同窗他们了,不然他一定会被带着一起揍的。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9 22:41:4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