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无翼乌漫画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日本无翼乌漫画

日本无翼乌漫画

作者:裴思香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11:59:07

最新章节:有事啊
小说简介:奇,"这个药怎么没听你以前提过? 周满道:"我已经也没听说过呀" 她理直气壮的道:"是因为医署里有个肺痨的病人,我查询医书时得知,有一种药可从土里菌种中提取,但太难了,我试过几次,做不到,后来倒是听说还有一种跟它一样也是从霉菌中提出来的药,只是它治的不是肺痨,而是火毒一类的疾病" "但这种药很危险,有的人不适用,适用的人也不能多用,所以我才没想着研制,"周满道:"文天冬在青州城有几个病人,他们都是个工匠,干活儿时不小心用收去接铁器,手都被扎破了,有两个很快就愈合了,但有两个却很难愈合,或许是因为前段时间天热,还惊风了" 周满叹息一声道:"我前两日还去青州城看过,其中一个已经用药开始好转,但另一个却依旧不见好转多少,只能不好不坏的拖着,这个药可以治他,如果他能用这个药的话" 白善问:"如果用不了呢? "那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殷或一愣一愣的,"只是一道小伤口而已" "是啊,但惊风就不一样了,风毒入体,短则一二日,长则二月左右,治不好就是死了" 它不像别的病,治不好也能拖着,说不定还能活上几年甚至是几十年,比如肺痨。 也是因为这个,文天冬对这个药很上心,他非常细致的将罐子里的油脂全都撇出来,只留下底下的水。 他看了看,觉得撇得够干净了,这才转着有点儿僵硬的脖子起身。 小寇上来道:"文大人,白大人来接周大人出去用饭了,您的午食也已经备好,您看是在哪儿用? 文天冬要盯着药液,因此道:"端来,我在门口吃吧" 吃完饭他就等着先生回来。 白善和殷或因为实在好奇她这个药,因为听疗效,似乎对铁器所伤引起的惊风很有奇效。 这样的药若是用在战场上 尤其是白善上过战场,而殷或也见识过,父亲又是将领,对此更是在意。 周满却很严谨,"理论上是这么说的,但因为这药我也很陌生,所以不能立即大范围的用于人体,得和种痘一样,先小范围的试用,确认足够安全后才能放到药铺里,送到战场上" 白善和殷或敷衍的点头,"先看看做出来的药是什么样的" 于是他们跟着过来一起围观。 到了这一步便是用炭了,周满让西饼将她准备好的东西一一拿上来摆在桌子上,她一一给文天冬介绍,顺便让他将步骤和需要准备的东西都写下来,她一一指给他看,"这是甑气水,一会儿用来洗炭的,这是醋,醋加水变成酸水,这是海草煮成的水,和酸相反,它是碱性的" 文天冬一一记下,然后将炭放进小罐里,让它将里面的汁液都吸收干,然后他小心的倒出来,用纱布垫着一个大海碗,将炭倒在了上面,将纱布发在了漏斗上,漏斗底部也夹着一团纱布,可以再过滤一次,然后文天冬用甑气水细细地清洗炭 然后用酸水,最后用了海草水 他看了周满一眼,得到她的认同后便将这一份液体分成了一份一份的,然后他端着去前面找他昨天晚上从青州带回来的病人。 ??晚上十一点见 ? ???? ()奇,"这个药怎么没听你以前提过? 周满道:"我已经也没听说过呀" 她理直气壮的道:"是因为医署里有个肺痨的病人,我查询医书时得知,有一种药可从土里菌种中提取,但太难了,我试过几次,做不到,后来倒是听说还有一种跟它一样也是从霉菌中提出来的药,只是它治的不是肺痨,而是火毒一类的疾病" "但这种药很危险,有的人不适用,适用的人也不能多用,所以我才没想着研制,"周满道:"文天冬在青州城有几个病人,他们都是个工匠,干活儿时不小心用收去接铁器,手都被扎破了,有两个很快就愈合了,但有两个却很难愈合,或许是因为前段时间天热,还惊风了" 周满叹息一声道:"我前两日还去青州城看过,其中一个已经用药开始好转,但另一个却依旧不见好转多少,只能不好不坏的拖着,这个药可以治他,如果他能用这个药的话" 白善问:"如果用不了呢? "那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殷或一愣一愣的,"只是一道小伤口而已" "是啊,但惊风就不一样了,风毒入体,短则一二日,长则二月左右,治不好就是死了" 它不像别的病,治不好也能拖着,说不定还能活上几年甚至是几十年,比如肺痨。 也是因为这个,文天冬对这个药很上心,他非常细致的将罐子里的油脂全都撇出来,只留下底下的水。 他看了看,觉得撇得够干净了,这才转着有点儿僵硬的脖子起身。 小寇上来道:"文大人,白大人来接周大人出去用饭了,您的午食也已经备好,您看是在哪儿用? 文天冬要盯着药液,因此道:"端来,我在门口吃吧" 吃完饭他就等着先生回来。 白善和殷或因为实在好奇她这个药,因为听疗效,似乎对铁器所伤引起的惊风很有奇效。 这样的药若是用在战场上 尤其是白善上过战场,而殷或也见识过,父亲又是将领,对此更是在意。 周满却很严谨,"理论上是这么说的,但因为这药我也很陌生,所以不能立即大范围的用于人体,得和种痘一样,先小范围的试用,确认足够安全后才能放到药铺里,送到战场上" 白善和殷或敷衍的点头,"先看看做出来的药是什么样的" 于是他们跟着过来一起围观。 到了这一步便是用炭了,周满让西饼将她准备好的东西一一拿上来摆在桌子上,她一一给文天冬介绍,顺便让他将步骤和需要准备的东西都写下来,她一一指给他看,"这是甑气水,一会儿用来洗炭的,这是醋,醋加水变成酸水,这是海草煮成的水,和酸相反,它是碱性的" 文天冬一一记下,然后将炭放进小罐里,让它将里面的汁液都吸收干,然后他小心的倒出来,用纱布垫着一个大海碗,将炭倒在了上面,将纱布发在了漏斗上,漏斗底部也夹着一团纱布,可以再过滤一次,然后文天冬用甑气水细细地清洗炭 然后用酸水,最后用了海草水 他看了周满一眼,得到她的认同后便将这一份液体分成了一份一份的,然后他端着去前面找他昨天晚上从青州带回来的病人。 ??晚上十一点见 ? ???? ()等文天冬一走,柳大郎的媳妇便坐在床边掩面哭泣。 柳大郎面色呆滞了一下后道:"别哭了,我这还没死呢你就哭,等我死了,你还能哭得出来吗? 柳大媳妇被噎住,不过想到柳大郎都快要死了,她便决定不与他一般见识,默默地坐在一旁抹眼泪。 柳大郎安静了一会儿就扭头问她,"咱屋里现在还剩下多少钱啊? 柳大媳妇道:"不剩多少钱了,就还有三吊多" 柳大郎便道:"留着,以后给孩子娶媳妇用" 柳大媳妇:"那你棺材怎么办? 柳大郎就看向柳二郎,和他道:"我想要爹的棺材,我看他老人家还能活很久,我山上种的树给他,等以后我家大郎娶媳妇了,让他出钱给他爷打一副棺材" 柳二郎:"我是没什么意见的,但爹那儿" 他老人家不一定会答应呀。 不过柳二郎还是应了下来,反正他都快要死了,先应下来再说,他爹要是不答应,他也没办法呀。 柳大媳妇更加哀切了,眼睛哭得红肿。 柳二郎只能安慰她,"大嫂,大哥运气算好的了,这段时间医署治病可不要咱的药费" 柳家的家境还行,按照划分属于中户,所以他们能省诊费,药费却是要自己出的。 但自从柳大郎的伤口惊风,柳家决定放弃治疗后,文天冬就劝说着他们继续接受治疗,不仅诊费免了,连药费也免了。 这次从青州城到北海县还是坐的文大人的车,连车钱也食宿也都省了。 是的,为了让柳家不放弃,试一下他们的新药,周满同意了文天冬包食宿的建议。 柳二郎的话并没有安慰到柳大媳妇,虽然这段时间治病不花钱,但病也没好啊。 对他们来说,只要病没好,那就是无用的。一想到失去丈夫的后果,柳大媳妇又忍不住哭了。 他们都已经做好了接受最坏结果的准备,但没想到柳大郎虽然没好转,但也没恶化,一连三天都没有要死的迹象。 不说柳二郎和柳大媳妇,就是柳大郎都瞪大了眼睛,有了点儿信心,"我,我是不是能好了? 而此时,每天要跑试验房十六趟的文天冬兴奋的叫出了声,转身跑去找周满,"大人,先生,大人,结果出来了,结果出来了! 周满立即起身与他去试验房看。 就见三份药液中,没有沾染药液的部分长了青霉,而有药液的地方没有长。 文天冬兴奋的问道:"这就是有用吧? 周满点头,"对,有用" 文天冬立即道:"我这就去给他用药" 周满拦住他,"先用针沾上一点儿试试情况,若是没有坏的反应再给他用" 文天冬应下。 等他把药液端到病房里才想起来问,"先生,这是喝的? "不,是注射的,"周满道:"先在皮下试一点儿,若没有不良反应便注射到肌肉之中" 这个就需要另外准备东西了,但医署别的少,各种针和器具却不少,所以文天冬很快找了东西过来。 他先用一根中空的针取了一点点药液,然后听从周满的建议扎了他的手腕一下。 文天冬将针取出来,见手腕上长起一个包,便看向周满。 周满扶着肚子看了看,又看了看针,觉得药已经进去了。 使药液通过肌肤进入体内,对于他们大夫来说并不困难,就是对一些特定人群来说都不难。 比如喜欢在箭头、刀剑、镖头上涂抹毒药的人来说。 见血封喉的毒药还是很少的,大部分毒药涂抹在武器上伤人后进入肌肤,造成的后果更多是麻痹、心慌、眼晕、呕吐等使人失去战斗力的作用。 也是从有这种涂抹毒药的法子之后,大夫们便知道了,药物除了从口入外,从肌肤上进入,治疗效果有可能更好,更直观。 因为相同的毒药,从嘴里喝进去,很有可能会被肠胃中的东西杀死,反倒减缓了毒发的时间; 倒是从肌肤上进入,可以更快的进入血液中,少过了两道路,反而毒发更快。 这个道理不仅周满知道,萧院正和太医院里的其他太医也是知道的。 在她去西域前,他们就探讨过毒药快速起效的方法,当时就提到过,既然药物从肌肉中进入起效更快,那是不是可以通过肌肤入药治疗疾病呢? 奈何他们条件有限,也只是想一想而已,真正付诸于行动,肌注的话,这算是第一例吧。 等了有一刻钟,周满看了看那小包后对文天冬微微点头。 文天冬就问柳大郎,"可有哪里不舒服?心慌不慌,有没有想吐之类不舒服的? 柳大郎摇头。 文天冬还谨慎的摸了摸脉,然后将位置让给周满。 周满也摸了一下,看了一下他的脸色后觉得没什么问题,于是点头,"给他用上药吧" 文天冬高兴的应下,然后问道:"用多少? 周满见他想去拿猪膀胱,吓了一条,"你用这个给他注射,让他死吗? 文天冬道:"这已经是最小的了,要弄更小的得另外缝制了" 周满便指了针道:"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11:59:0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