锕锕锕锕锕锕锕好大污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锕锕锕锕锕锕锕好大污

锕锕锕锕锕锕锕好大污

作者:石立文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1 22:34:31

最新章节:城市地契
小说简介:满宝就清了清嗓子,很郑重的道:"我们是受杨学兄的委托来找你的" 白善则拦住满宝,左右看了看后问道:"都到你家门前了,话说你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五皇子就转身让他们进门,道:"明达和长豫也在,她们和老六正到处逛呢,我带你们去找他们" 而走远了的杨侯爷也走慢了些,微微回头,正好看到他们跟三人听着失望不已,"只是罚没一些土地吗? 唐鹤没好气的道:"没有证据,他们也就损失一些细作,就算罚没土地,还得找别的罪名呢,你以为容易吗? 他道:"你找出了罪名,那也得看他们认不认,他们不认,你想从他们手里拿地无异于登天。这次是他们理亏,自己心里发虚,所以陛下才能趁机随便找些借口罚没一些土地,不然,一番斗法下来,最后他们几家如何不知道,但夹在中间的官员和百姓不知道要死去多少人" 唐鹤指了自己的鼻子道:"没见我现在都是躲着的,出入小心,生怕哪天出门有人撞死在我的马前,到时候我就只能在牢里和你们相见了" 满宝往后一缩,问道:"那我怎么办? 唐鹤就指了杨和书道:"他不是正护着你吗?连着几日让万田跟着你的车去太医署,还在这风口浪尖上把我们都叫来吃烤鹿肉" 满宝瞪眼,"万田跟着我的车?我怎么不知道? 唐鹤就笑看了白善一眼,道:"你不知道的事儿还多着呢" 杨和书也笑了笑,倒不避讳,直接指了白善道:"他请我帮忙的" 满宝看了白善一眼,又惜命起来了,"那,那我们去见五皇子还合适吗? 杨和书: 唐鹤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杨和书无奈的道:"你们就当是去找五皇子玩儿的,有些话你们要是不好出口,可以悄悄提醒五皇子来找我" 他近来跟父亲的关系有些僵,不好在外人面前与他起冲突。不然传出去,对杨氏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一旦杨氏呈现颓势,只怕皇帝还没做什么,其他世家就先动手了。 所以五皇子可以来找他,但他却不好此时去找五皇子。 白善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后起身,"走吧,这会儿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去看看" 唐鹤就想着去不去凑热闹,唐夫人已经暗暗瞪了他一眼后道:"你们去吧,我们在这儿吃着东西等你们消息" 三个人应了一声,转身就跑了。 反正他们骑马来的,要出门也简单,五皇子的王府离这儿也不是很远,骑马不到两刻钟就到了。 三人系上披风,招呼上前面等着的大吉等人便走。 大吉见他们这么快就出来,还风风火火的,以为他们跟人吵架了呢,结果见他们脸上隐隐带着兴奋,又觉得不像。 等上了马跑出一段,他们这才扯着缰绳让三匹马凑在一起说悄悄话,"世家太可怕了" 白善道:"都是为了利益,辩不得,骂不进,杨学兄不多做挣扎是对的,跟那些人辩不着,跟杨侯爷也辩不着" 白二郎都点头:"也是,就跟先生说的,朽木已腐朽,教导再多对方听不进去也是白费功夫,不如不雕" 满宝就拉着马道:"走吧,那我们就去找可雕的好木头去" 可雕的五皇子此时正被杨侯爷拉着在一旁说话,他叹气道:"那些细作是你外祖父在时送进宫的,本是给你母亲和你的人手,但一直没来得及,谁知你舅舅突然想差走了这一步" 五皇子绷着脸没说话。 杨侯爷看着他的脸色,到底没与他说那些话,而是转口道:"现在家里不方便,不好进宫,不知道娘娘和你在宫中过得如何" 五皇子脸色和缓了一些,道:"母妃哭了好几次,还和父皇求情了,父皇现在都不来看母妃了,不过皇后娘娘来了两次,母妃被安抚住,这会儿情绪好了许多" 五皇子本来是不想问的,但想到舅舅对他一向好,他还是没忍住多问了一句,"真是我舅舅要害鹰奴? 杨侯爷叹息道:"他这也是为了你" 五皇子脸色大变,叫道:"什么叫为了我?太子哥哥是嫡长子,就算不是太子哥哥,上面还有三哥四哥呢,舅舅他怎么能有如此想法" "殿下别怕,陛下知道此事是他一人所为,与你无关的"杨侯爷安抚下他,道:"陛下还是很疼殿下的,看这次没有牵连殿下和娘娘就知道了" "只是可惜你舅舅,他现在还在狱中生死不知" 五皇子张了张嘴巴,半响后道:"不是说于水什么都不肯招,已经把所有罪责揽过了吗? "他只是一个下人,说一切是他自作主张于理不合,杨溶肯定会被问罪,端看罪大罪小,若陛下肯网开一面,说不得只拿他一人,若不然,水乐街杨府上下只怕都被株连,唉,你表哥那侄子才两岁,若被株连,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五皇子就张了张嘴巴。 杨侯爷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拿出一封信道:"这是我给娘娘的信,如今宫中管得严,外面的消息很难再递送进去,所以只能托你往回送了,对了,你这王府建起来了,明年就该开府了吧? 五皇子愣愣的接过,点头。 杨侯爷就笑道:"开府是大喜事,需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一些钱来,屋里的摆设你也得布置成自己喜欢的,花销不少" 五皇子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大舅舅,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母亲是我堂妹,你舅舅真要有个什么,以后就得我来照顾你们,舅舅照顾外甥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杨侯爷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你先去玩儿吧,难得出宫一趟,要玩得尽兴,对了,身上的钱够不够? 虽然五皇子说够,但杨侯爷还是把身上的钱袋子摘了下来塞进他手里,让他有空可以上主街逛一逛,"给娘娘买些东西,也让她高兴高兴,不要太憋闷了" 五皇子连连点头,亲自把人送出王府侧门,看着人走了才要转身回府,然后就听到一阵马蹄声。 他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白善和周满白诚一起勒住马给杨侯爷让了一下,等杨侯爷一行人的马过便冲他飞奔而来。 白善三人从马上跳下,上下打量过他后就看向他手里还拿着的钱袋,一脸的惊讶,"你不会被收买了吧? 五皇子就眉头一皱,把钱塞进袖子里,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杨和书闻言便忍不住笑了一声,放松的靠在身后的后靠上,颔首笑道:"那你们问吧,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白善和满宝对视一眼,白善就问道:"徐雨是你们家的细作? 杨和书摇头,看了一眼唐鹤后道:"若我猜得不错,她应该是我堂叔祖特意培养送进宫的,和她前后脚进去的人应该不少,当时五皇子也才两三岁吧,他这是为以后准备" 一直听得一头雾水,已经放弃提问的白二郎瞪大了眼睛,听懂了这一番话,忍不住脱口而出,"五皇子要去争位吗? 杨和书就忍不住笑了,摇头道:"他一个两三岁的娃娃,知道什么是争位?那不过是他的外祖父给他准备,以防万一的。总不能将来他真的有此能力或有此想法时才准备人手吧? 都说了各世家都会往宫里送人手以待将来。 这点付出,他们给得起,只看将来的机遇,能成自然最好。 白二郎还没想明白,白善已经心思电转,想到刚才杨和书和唐鹤的话,他道:"五皇子没有这个意思,所以杨溶是要逼五皇子不得不争? 杨和书没回答这个问题,沉默以对,这毕竟是诛族之罪。 但沉默足以说明一切。 满宝和白善一起皱起眉头,问道:"那杨侯爷的意思呢? 这次杨和书回答了,"我父亲无意参与" 白二郎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道:"还好,还好" 大家就一起扭头看他,满宝暴躁道:"你闭嘴! 白善则直接拿起桌子上烤好的一盘肉塞他手里,"快吃" 白二郎拿着盘子一脸抑郁。 无意参与,而不是反对,也就是说,他在听之任之。 杨和书再这一点儿上倒不避讳,道:"他自以为进可攻退则能立即抽身离开,却没想到他和杨溶那边牵扯太深,此时已经很难撕扯开了" 他看向唐鹤,问道:"若我没猜错,这次你们从宫中查出来的探子中,有一部分是我父亲放在里面的吧? 唐鹤没点头,但也没摇头,他不能将机密外泄,他可什么都没说。 杨和书就扭头对白善和周满点点头,"徐雨很难接触到那些人,更难发现,我更倾向于他们之所以能找到人,是因为杨溶的探子出卖了我父亲或我祖父安插进去的人" 唐鹤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悄悄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目光,唐夫人气得伸手拧了一下他大腿。 唐大人嘶了一声,大庭广众之下,没敢叫出声来。 满宝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那些探子嘴巴就这么硬,什么都没招供吗? 杨和书喝了一口茶,唐鹤左右看了看,见大家都看着他,只能含糊道:"也不是" "就算招供,知道自己主家是谁的也不多,"杨和书也不为难他,直接代他道:"比如徐雨,她就不知道她在为谁效命。但这并不代表大理寺就拿他们没办法。就算少一部分口供和证据,但情理在,他们就能问罪" "比如于水是杨溶的管家,只要确定了是于水指使的徐雨,即便他将所有责任揽在自己身上,随便找个借口说他就是想害太子和太子妃,大理寺也不会信,该问罪杨溶还是会问罪杨溶" 这就是合乎情理。 于水是他府上的管家,不是他们说无关就无关的,连傻子都不信的话能糊弄谁? 所以他们得给皇帝找个首罪。 而作为水乐街杨府的姑奶奶,杨贵妃自然也可以指使于水为她办事,她是顶罪的最合适人选。 杨和书对俩人道:"你们要去见五皇子,大可以直接告诉他,我父亲和杨溶牵连过深,一旦杨溶被问罪,我父亲有可能会被他连累,所以他劝他们母子认下这事儿" 白善很好奇,"杨学兄为何不愿意救杨侯爷? 杨和书苦笑道:"我这才是救他,壮士断腕,虽失一臂,但保全了其他,大可以重整旗鼓,他这样,不仅会让自己身陷泥淖不可自拔,也会让整个杨氏被拖入深渊" 此情此景若是去年,太子无子,还是那样暴躁易怒,自暴自弃且不理政事,他倒是会考虑推一手,让太子和恭王两败俱伤后再推五皇子上位。 可今年太子不仅有了孩子,性情也慢慢回到了过去,重新得到朝臣的支持,帝后又都宠爱信重他,五皇子本就机会渺茫,何况五皇子自己都没那个心思,直接连那渺茫的机会都没有了。 杨和书最不喜强人所难,五皇子既然没有那个心,杨溶如此处心积虑的拉五皇子下水就很为他所不喜。 很多话他不方便和周满等人说,甚至,他都不能和身边的妻子与好友道出口,因为那是各家心底最卑鄙的打算。 各家,尤以崔家为首,很不喜太子。太子手段凌厉与当今如出一辙,不管他们面上怎样友好与隐忍,都改不掉太子与皇帝心底一样的果断与傲气。 他可以看到,至少未来二十年内,太子会像陛下一样重推官学,广开科举,进一步收缩定品举官之措;氏族志已经修过一次,谁也不知道太子登位后还会不会再修一次,崔氏已经从一等降到了三等;各地世家豪门侵占良田的不在少数,陛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到太子上位,为了立威,他肯定会拿此事开刀 连他都能看到的将来,他那些各位世交叔伯们肯定也都看出来了。 显然,他们更想要一个能够与他们共治天下的君王。 可是,皇帝和太子想做的那些事,除了重修氏族志那一条外,其他的也都是他杨和书想做的。 所以在他看来,他和皇帝太子的政见是相合的,而和他父亲 杨和书叹息了一声,扭头看着窗外的天色道:"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若没有了,就起身过去吧,这会儿应该刚刚好" "有!满宝举起手,认真的问道:"五皇子不顶罪,大理寺最后会怎么判杨溶,还有那些往宫里塞探子的人家? 杨和书想了想后道:"可能会被罚没一些土地吧,杨溶,可能会被流放"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1 22:34:3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