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卡二卡≡卡四卡免费视频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一卡二卡≡卡四卡免费视频

一卡二卡≡卡四卡免费视频

作者:黄芷波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7 01:03:47

小说简介:这一声喊把屋里躲着的人都喊了出来,只见院子里飞快的钻出一个老婆子,只一眼,她就坐倒在地拍着大腿道:"作孽呀,作孽呀,我的孙子啊,郭家的,你赔我孙子! 对门一脸苍白,倒退一步,看到左邻右舍都跑了出来看热闹,立即道:"是她推我然后自己站不稳摔倒的,不干我的事" 满宝见孕妇的婆婆竟然就只是坐在地上拍大腿,而倒在地上的孕妇脸色越来越白,地上晕出了一滩血,她忍不住沉着脸上前,直接进门去摸了摸她的肚子和脉象,然后冲还在吵闹不止的人道:"她要生了,先把人抱到屋里去" 围观的邻居们这才回神,纷纷跑了进来,劝住还在吵架的婆婆和对门,"郭家的,先把人抬到屋里去,大富家的要是有个好歹,就算不是你推的也是因为跟你吵架打架才起的,你家能脱得了干系? 说这话的邻居是个老婆婆,面向干练,显然有些威望,说完了对门又去说孕妇的婆婆,"大富娘,你看你媳妇的脸色,你还要坐在地上闹吗?她要真有个好歹,你家还有钱给大富再娶个媳妇? 大富娘一听,也不坐地拍大腿了,一咕噜爬起来,跟着众人一起将大富家的给抬到了屋里。 老婆婆道:"得叫稳婆" 大富娘抹着眼泪道:"家里穷得只剩下水了,上哪儿找钱请稳婆呀? 老婆婆不由恼道:"那就看着你儿媳妇流血流死? 大富娘就一把抓住正往后挪的郭家的,恨声道:"是你推的我儿媳妇,我都看到了" "不是,不是" 满宝蹙眉,手一直搭着孕妇的脉象,扭头道:"我会接生,去厨房烧水,准备一些干净的麻布" 大富娘快速的接口道:"我家家贫,哪有干净的麻布? 满宝不理她,从袖袋里取出一包针来,一边解开孕妇的衣裳,一边对西饼道:"她这是难产了,需要催生的药,你让大吉去找百草堂的大夫,告诉他说要催生,补气血和止血的汤方,若是有现成的丸药最好,让他马上带着药箱过来,到了这里我再配药" 西饼转身就出去找大吉。 大富娘焦急,"娘子是谁,我家并不认识你,我家可没钱买药材" 满宝解开了孕妇的衣裳,三针下去暂时缓住了流血的速度,这才扭头看向大富娘道:"你儿媳妇要死了" 说罢侧开身让她看床上的血,就这几句话的功夫,床上的薄被子已经被染透,这一下,所有还在七嘴八舌说话的人都停住了嘴巴,怔怔的看着那床血。 她们这才发现大富家的许久不出声了,再去看就见她脸上一点儿血色也看不见,此时正躺在床上一脸恐惧的看着她们。 大富娘这才惊觉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控制,她心中惶恐,忍不住拍着大腿大哭起来,"老大家的呀,要命啊,你这样我可怎么跟大富交代啊" 周满忍不住喝止她,厉声道:"这时候哭什么,还不快去烧热水" 大富娘这才回神,连忙转身手脚麻利的出去烧水。 满宝扫了一圈,点了老婆婆和两个妇人,让她们留下帮忙,然后沉着脸道:"其他人全都给我出去! 众人被这么一吓,纷纷退出去,到了院子才回神,"这是谁家的娘子? "没见过,我看到她身上微皱眉道:"莫要胡言乱语,县令岂是我们能编排的? 宋主簿道:"这屋里就我们三个人,又不会有别人听见,议论议论怎么了?俗话说得好,一朝天子一朝臣,我们换了个县令,自然要换一种行事,还跟以前一样,万一白县令不喜欢路县令那套呢? 方县丞眉头皱得都快能夹死苍蝇了,忍了忍气后道:"保持本心就好" 主簿嗤之以鼻。 董县尉连忙在俩人之间打圆场,让气氛重新缓和下来后也忍不住议论起来,"不过我们这位新县令是真的豪富啊,昨日你们或许没看到,我却是看到了的,那后头骡马拉的行李车上全是行李" "行李车上拉的不是行李是什么? "人啊,"董县尉理直气壮的道:"我家人出行的时候就两三个包袱,这我都嫌多,剩下的地方全坐的人,结果他们光行李就拉了两车,那箱子垒着箱子,显然是照着最大负荷来装的,而且我仔细看了看,那上头的箱子都是好箱子,后面还有一辆拉人的车上有行李,那才是下人们的,所以说我们这位白县令豪富" 他笑道:"想当年路县令来我们北海县上任时只一辆车,两个仆人,夫人虽是后面才过来,但带来的下人也才三个,两个孩子一起,行李也才半车呢" 宋主簿见方县丞眉头似乎有更皱的趋势,微微一笑道:"就是可惜年轻了些,不然下衙了还能够一起相约去等春楼里喝酒,哈哈哈哈" 董县尉也忍不住笑,"这有何不可,春风一等少年心嘛,县令大人这样的说不得才是楼里姑娘们最欢迎的" 方县丞头疼的扶额,干脆起身离开。 董县尉想拦,却被宋主簿拉住,等方县丞走了,他这才冷哼了一声,和董县尉道:"今晚县令要见各方,待吃过饭我们可以叫上县令去等春楼里一玩" 董县尉:"白大人去等春楼,到底便宜的是谁啊? 宋主簿想到白善那张脸,还真是,到底是谁嫖谁啊? 白善这会儿才吃上午饭,他给周满夹了一筷子菜,和她说了一下县衙里的情况,"来前路县令只和我点评过两个人,一个是方县丞,说他方正有度,另一个是宋主簿" 白善说到这里笑了笑,"昨日宋主簿不在,所以你没见着,我今日见了他,表面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个人,路县令说他知情识趣,出身北海县宋家" 一般能够说某某县某家的都是当地有名望的大族,最少势力也不会小。 好比周家,人家提起来只会说七里村周家,那还不是单指老周头家,而是指整个村里姓周的人家。 因为在之前,周家也只能在村里论,就是放到乡里,那都是听都没听说过的。 满宝问道:"特特提了他的出身,难道他这个主簿当上还跟他家的势力有关? 白善道:"多少会有些关系的,但我今天翻过户房的一些账目和记录,最近的一些做得还是可以的,看面相也不是酒囊饭袋,肯定是有能力的" 对于白善这个县令来说,他不介意对方之前是怎么上位的,他在意的是他能不能办事。 吃过午饭,俩人休息了一下,白善继续去县衙里上班,满宝则带上大吉和西饼溜溜达达的出门去了。 西饼还想套车的,但见大吉不动弹便看向周满,周满道:"套什么车呀,昨日看着北海县的县城跟我们罗江县的县城也差不多大,用脚逛就行" 大吉就是这么想的。 于是三人就走着玩儿去了,不,是置办东西去。 今日不是集市,街上有商贩,但不多,行人更少,满宝逛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现在是农忙时节啊" 大吉点头。 "难怪人这么少"满宝放心了点儿,不然人这么少,白善要管好这个县就太难了。 满宝溜溜达达的逛起来,也不只逛街上的小摊位,她几乎逢店就入,看见需要的东西就买,没有将逛一逛,问一问价钱。 店家看她是生面孔,说的官话又与他们的有些不同,便知道是外地来的,只不知是跟着客商来的,还是旅人来的,一时拿捏不住,但见她衣着不俗,后面又带着一个很漂亮的丫头,便忍不住将价格往上提了提。 满宝惋惜的叹息一声,没有买,转身出去后和大吉西饼道:"可惜店家赶客,不然还是可以买的" 声音不大,但店里的人肯定听到了。 大吉: 他瞥了一眼促狭的周满没说话。 满宝丢下店里懵逼的店家,一脸欢快的换到下一家去,逛着逛着就逛到了药铺。 满宝抬头看了看药铺的匾额——仁和堂,满宝听说过,也和京城仁和堂的大夫见过面,论过病症,但还未去过仁和堂呢。 再一看隔了两个店铺的另一家药铺,嘿,这个眼熟,百草堂! 她熟啊,就他们京城济世堂的对面,早上去得早,两边的大夫还能面对面的端着一碗馄饨坐在店门口对着吃呢。 满宝便提脚笑眯眯的进去了。 在里面招呼的学徒看见她便一顿,倒不是认出周满了,而是他每日迎来送往这么多人,笑着上药铺,还笑得这么开心的,似乎也就见过这一次,这可真是长见识了。 学徒心里想着,脸上也扬起笑容上前,"客官要点儿什么?是问诊还是抓药?这一声喊把屋里躲着的人都喊了出来,只见院子里飞快的钻出一个老婆子,只一眼,她就坐倒在地拍着大腿道:"作孽呀,作孽呀,我的孙子啊,郭家的,你赔我孙子! 对门一脸苍白,倒退一步,看到左邻右舍都跑了出来看热闹,立即道:"是她推我然后自己站不稳摔倒的,不干我的事" 满宝见孕妇的婆婆竟然就只是坐在地上拍大腿,而倒在地上的孕妇脸色越来越白,地上晕出了一滩血,她忍不住沉着脸上前,直接进门去摸了摸她的肚子和脉象,然后冲还在吵闹不止的人道:"她要生了,先把人抱到屋里去" 围观的邻居们这才回神,纷纷跑了进来,劝住还在吵架的婆婆和对门,"郭家的,先把人抬到屋里去,大富家的要是有个好歹,就算不是你推的也是因为跟你吵架打架才起的,你家能脱得了干系? 说这话的邻居是个老婆婆,面向干练,显然有些威望,说完了对门又去说孕妇的婆婆,"大富娘,你看你媳妇的脸色,你还要坐在地上闹吗?她要真有个好歹,你家还有钱给大富再娶个媳妇? 大富娘一听,也不坐地拍大腿了,一咕噜爬起来,跟着众人一起将大富家的给抬到了屋里。 老婆婆道:"得叫稳婆" 大富娘抹着眼泪道:"家里穷得只剩下水了,上哪儿找钱请稳婆呀? 老婆婆不由恼道:"那就看着你儿媳妇流血流死? 大富娘就一把抓住正往后挪的郭家的,恨声道:"是你推的我儿媳妇,我都看到了" "不是,不是" 满宝蹙眉,手一直搭着孕妇的脉象,扭头道:"我会接生,去厨房烧水,准备一些干净的麻布" 大富娘快速的接口道:"我家家贫,哪有干净的麻布? 满宝不理她,从袖袋里取出一包针来,一边解开孕妇的衣裳,一边对西饼道:"她这是难产了,需要催生的药,你让大吉去找百草堂的大夫,告诉他说要催生,补气血和止血的汤方,若是有现成的丸药最好,让他马上带着药箱过来,到了这里我再配药" 西饼转身就出去找大吉。 大富娘焦急,"娘子是谁,我家并不认识你,我家可没钱买药材" 满宝解开了孕妇的衣裳,三针下去暂时缓住了流血的速度,这才扭头看向大富娘道:"你儿媳妇要死了" 说罢侧开身让她看床上的血,就这几句话的功夫,床上的薄被子已经被染透,这一下,所有还在七嘴八舌说话的人都停住了嘴巴,怔怔的看着那床血。 她们这才发现大富家的许久不出声了,再去看就见她脸上一点儿血色也看不见,此时正躺在床上一脸恐惧的看着她们。 大富娘这才惊觉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控制,她心中惶恐,忍不住拍着大腿大哭起来,"老大家的呀,要命啊,你这样我可怎么跟大富交代啊" 周满忍不住喝止她,厉声道:"这时候哭什么,还不快去烧热水" 大富娘这才回神,连忙转身手脚麻利的出去烧水。 满宝扫了一圈,点了老婆婆和两个妇人,让她们留下帮忙,然后沉着脸道:"其他人全都给我出去! 众人被这么一吓,纷纷退出去,到了院子才回神,"这是谁家的娘子? "没见过,我看到她身上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7 01:03:4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