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免费qq群看v片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2018免费qq群看v片

2018免费qq群看v片

作者:华辉凡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09 22:41:10

小说简介:? "是呀,"任二狗憨憨的道:"大人,这边驿站好些年没住人了,来这的官员多是住在对面客栈里的" 白善就问:"我看隔壁还有一家客栈,那是谁开的? 任二狗就挠了挠脑袋,摇头,"不知道,不过隔壁做主的是章掌柜" 白善初来乍到,哪儿知道章掌柜是谁? 满宝就直接问了,"章掌柜是谁? 任二狗,"章掌柜便是章掌柜呀,他还挺和气的,有时候见我打扫门前还会和我打招呼,所以我会连着他家的一起扫了" 众人: 白善沉默了一阵后问道:"你给他打扫门前,你们驿丞不生气吗? "不生气呀,我把对面客栈的门前也扫了" 满宝看着一脸老实的任二狗,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其他人也摇头失笑,商量起来,"怎么办?总不能真住这儿吧? 他们倒是不缺被褥,本来他们自己就有,可士兵和护卫们怎么办? 而且这整个店里就一个伙计,别说吃饭,怕是连烧的热水都不够用的。 白善想了想,叫来黎管事,"去隔壁问问,他们家客栈和守城门的偏将有什么关系" 黎管事一愣,"直接问? "直接问,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没时间和他们来客套的,直接问就是" 黎管事应下,转身就出门去。 白善和满宝就抬头重新打量这个驿站,很好奇的问任二狗,"你们驿站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做生意的? 任二狗摇头,表示不知道,还道:"我进来前还以为很忙咧,进来才知道整个店里就我一个人,每日就是打扫和擦洗东西,剩下的一个人也不见,好在东家从不拖欠工钱,也给我送吃的,我才乐意的" 满宝见台阶上的石头还算干净,主要是太久没人走了,又一直被打扫,风吹雨打的不干净才怪。她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招手让他坐下一起说话。 任二狗谢绝了,让他们坐,他则蹲在一旁,乐道:"我们唠嗑喜欢蹲着" 满宝道:"我们就不喜欢,蹲着会脚麻" "那是因为你们不会蹲,我们村里的人都喜欢蹲着" 白善见他这么憨,而且年纪也不是很大,便笑问:"你今年多大了? "十九了" 白善:"也没比我大几岁,你没娶媳妇? 他摇头,乐哈哈的道:"我三哥刚娶了媳妇,家里没钱了,我娘说让我再等两年,到时候我存了点儿钱,家里再给点儿就能说媳妇了" "那你家离这里远吗?许久不回去会不会想家? "会呀,"任二狗说,"我家离这儿可远了,走路要走上一天,一般时候我是不想的,但干完活儿我就想了,这里都没人和我说话,只能出去扫门外的地时才有人和我说两句" "但这里工钱高,还包吃包住,东家对我也好,从不要求我干活儿,还说这些屋子空着也没啥,但我拿了钱就不能闲着,我娘说了,在外头干活儿得勤快,这样东家才喜欢,我一直很勤快"任二狗隐约知道他们是官儿,于是绞尽脑汁的想要夸一下自己,"你们去房间里看,我连角落里的灰尘都擦干净了的" 满宝点头,能擦干净的是干净了,就是忘了通风,所以一进去里面就是一股霉味儿。 任二狗见他们听得认真,还能时不时的应和自己一两句,他心里就高兴不已,他已经很久没和人说这么多话了,就是他哥哥们来看他,说的也不过是"你好好听话,手脚勤快点儿,不要乱花钱,把钱存着娶媳妇"这样的话。 但现在这几位客人不会叮嘱这些,反而对他日常干的活儿很感兴趣,于是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白善他们不仅知道了他家里有四个兄弟和三个姐妹,还知道他这差事是他娘托了他三姨父的妹妹家的二儿子走了驿丞的关系才得到的。 为此他们家还付出了两头羊和两尺存下来的好布。 他赚的钱得先把家里的羊和布还了才能存下自己的钱娶媳妇。 白善他们还知道,他的东家,哦,也就是驿丞一般是不会来这里的,隔上几天他们才有可能在门口遇见,然后驿丞会跟他说两句话便进对门的客栈。 当然,大多数的时候驿丞是不会和他说话的,而是和他点点头就进去,因此隔壁的章掌柜能够和他说话,任二狗才那么开心的替人家把门前的路都扫了。 白二郎忍了忍,没忍住,和他道:"驿丞不是你的东家,你的东家是朝廷,不对,应该说是县衙,是刺史府,知道吗? 任二狗愣愣的摇头,和他道:"我是驿丞请来的,工钱也是驿丞给的" 白二郎"哎呀"一声,叫道:"那又怎么样,衙门还没算他玩忽职守的罪呢" 任二狗心一紧,有些着急的看着他们,"你,你们要抓我们东家? 他虽然不太聪明,但也知道,驿丞要是没了,那他估计也不能再在驿站里干了。 白善顿了一下便问:"你知道皇帝吗? 任二狗点头,"这个谁不知道? "知道就好,"白善一脸正色的道:"这个驿站是皇帝的" 任二狗瞪大了眼睛。 "皇帝才是你的东家,驿丞不过是皇帝找来管理驿站的,就跟隔壁的章掌柜一样,是个掌柜而已"白善道:"所以你的工钱是皇帝给了驿丞,由他代发给你的,包括你吃的也都是皇帝给的" 任二狗激动得嘴巴都发抖了,"我,我的东家是皇帝? 满宝和白二郎五人一起扭头看着白善,看他面不改色的点头,"不错,就是皇帝!任二狗还没从他的东家是皇帝这个冲击中回神,驿丞便笑眯眯的从外面进来,老远就冲他们行礼,"大人们见谅,见谅,我刚出去公干,没得及迎接,大人们怎能坐在这儿?二狗还不快把大人们请到正堂去" 白善和满宝对视一眼,站起身来,并没有顺着驿丞的话进堂屋,而是带着疏离的笑站在一旁,听到声音的庄先生却从正堂里出来,蹭了两杯茶的聂参军跟在后面出来。 驿丞的目光就从白善几个身上移到了庄先生身上,见他身后的聂参军带刀,身上是六品武服,忍不住眉头就是一跳,不过他依旧面不改色,热情的冲着庄先生就去,行礼后问道:"大人怎么称呼,这是要去哪方公干? 庄先生微微颔首,也疏离的道:"敝姓庄,要去的是西域,你这是驿站吧,不知可能安排我们住下? 他指了白善他们道:"他们都是随行的家属,你看着安排在哪儿合适? "原来是庄大人,"驿丞一脸为难的道:"大人应该也看到了,这驿站年久失修,实在是不能住人,唉,也是我等无能,在衙门里没什么人脉关系,想要申请修缮总是不得,不瞒大人说,我刚才就是去县衙里办这事儿的,这才姗姗来迟,耽误了迎接大人" 驿丞道:"大人是公干,虽然我们驿站又破又小,却不能委屈了大人,这样,我为大人引荐一客栈,到时候和县衙里打书结算,大人只需付超出的那部分" "简直是岂有此理,"庄先生不等他说完便怒气腾腾的道:"没想到沙州竟有如此渎职的县衙,驿站都破损成了这样却还是压着你的修缮款" 驿丞的话被截断,只能点头继续哭穷,"是啊,但大人也知道,我们是微末小官儿,在大人们那里是说不上话的" "没关系,"庄先生道:"等我们见到了沙州刺史一定为你说两句公道话,说不定到时还能越过县衙直接将修缮的款项放到你这里来" 驿丞的眉眼剧跳,心开始不安起来,他抬眼打量庄先生,"庄大人认识我们刺史? 庄先生没说认识,也没说不认识,而是道:"总是要上门拜访的,你放心,到时候我必定提一提" 他们要出关可不得见刺史吗? 正说着话,黎管事轻手轻脚的回来,只是因为驿丞就站在边上,他不好上前与他咬耳朵,因此只冲他点了点头。 白善就心中有数了,趁着驿丞还没继续那个话题,上前恭敬的道:"先生,黎管事已经在他处定好了房间,先生舟车劳顿,不如先去歇息,过后再和驿丞详聊就是,反正离的也不是很远" "也好,"庄先生就点头,扭头和聂参军道:"走吧" 聂参军忍不住露出一嘴的牙齿,笑嘻嘻的带着人簇拥庄先生和周满他们出门。 白善则留在了后面,笑着和驿丞点头道:"我家先生素来重诺,既然说到就一定会做到的,你放心" 驿丞张大了嘴巴,想说他可以不用做到的,但白家的护卫们已经护送着白善出去,而士兵和护卫们也将马车押送出去。 大雨几人好奇的看了看驿丞的脸色,然后笑嘻嘻的追了出去,心情奇异的好了许多。 黎管事根本没定房间,不过要住宿又不困难,一句话的事儿,有钱还怕没住的地方吗? 而隔壁的掌柜和伙计本来就站在门口,看到他们一群人呼啦啦的从驿站里出来,没往对面去,却是朝着他们这儿来了,再看领头的是刚才来问话的管事,顿时精神一振,立即笑逐颜开的迎上去,"快请进,快请进,客人们是要住店是吧,来人,快把后头两个院子腾出来给贵客们" 等驿丞带着任二狗追出来时满宝他们已经进了隔壁客栈的大门,第一辆马车则跟着伙计的指引进了一条巷子,那里可以直通后面两个院子。 驿丞张了张嘴巴,看了半晌后回头瞪视任二狗,"你跟他们说了什么? 任二狗还没从原来他的东家是皇帝驿丞在白善几人面前如此小心的震撼中回神,被劈头问了这么一句,他就呆呆的道:"没说什么呀,就说我家有四个兄弟,我得存钱娶媳妇" "行了,行了,"驿丞打断他的话,皱眉想了想,虽然很想把人从里面拉出来,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不说这样抢客是行业里的大忌,运来客栈的身后也不是他能无顾忌抢客的。 驿丞皱着眉头想了许久,扭头问任二狗,"他们有没有说我在对面开了家客栈? 任二狗是憨,但又不是傻,他虽然没有直接说过,但是 意思应该是有的吧? 他死死地低着头,不敢抬头,只能含糊的道:"没说过" 驿丞就松了一口气,但想到现在人在隔壁,章掌柜很可能会主动提及。 他皱了皱眉,问道:"他们有没有说过会在这儿留几天? 这个却是没有说,于是任二狗很坚定的摇头。 驿丞就皱着眉头走了,真是的,这几个官儿怎么这么较真,驿站这么破烂,不是连门都不该进吗? 直接去住客栈多好,竟然还好似要追究到底一样。 虽然麻烦,但驿丞并不心慌,这样的事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但都很好解决,那些出公差的官员也不会为这样的小事留下和他打官司,因此多数是不了了之。 少数不能了之的,他送一些礼,多说一些好话也就完事了。 驿丞背着手走了,而在运来客栈的章掌柜却很细心的安排他们的住宿,两个院子,还有剩下的上房,底下的各个房间也全都准备好给他们。 他表示就是下房也不会塞很多人进去,一个房间十二个人的床位他只会安排住十个人,房费都是一样的。 热水免费提供,还有热汤等等 因为他们竟然在驿丞来以后还住到他这个客栈来,他就觉得和他们有缘,还志同道合,因此一路热情的招待,还道:"贵客们要在这里用饭,我今晚就送贵客们一桌一道萝卜丝,是我们店里的开胃小菜,很好吃的" 打算休息过后就出去吃的满宝几人听了立即决定今天晚上在这里用饭。 于是章掌柜笑眯眯的吩咐伙计去准备饭菜。? "是呀,"任二狗憨憨的道:"大人,这边驿站好些年没住人了,来这的官员多是住在对面客栈里的" 白善就问:"我看隔壁还有一家客栈,那是谁开的? 任二狗就挠了挠脑袋,摇头,"不知道,不过隔壁做主的是章掌柜" 白善初来乍到,哪儿知道章掌柜是谁? 满宝就直接问了,"章掌柜是谁? 任二狗,"章掌柜便是章掌柜呀,他还挺和气的,有时候见我打扫门前还会和我打招呼,所以我会连着他家的一起扫了" 众人: 白善沉默了一阵后问道:"你给他打扫门前,你们驿丞不生气吗? "不生气呀,我把对面客栈的门前也扫了" 满宝看着一脸老实的任二狗,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其他人也摇头失笑,商量起来,"怎么办?总不能真住这儿吧? 他们倒是不缺被褥,本来他们自己就有,可士兵和护卫们怎么办? 而且这整个店里就一个伙计,别说吃饭,怕是连烧的热水都不够用的。 白善想了想,叫来黎管事,"去隔壁问问,他们家客栈和守城门的偏将有什么关系" 黎管事一愣,"直接问? "直接问,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没时间和他们来客套的,直接问就是" 黎管事应下,转身就出门去。 白善和满宝就抬头重新打量这个驿站,很好奇的问任二狗,"你们驿站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做生意的? 任二狗摇头,表示不知道,还道:"我进来前还以为很忙咧,进来才知道整个店里就我一个人,每日就是打扫和擦洗东西,剩下的一个人也不见,好在东家从不拖欠工钱,也给我送吃的,我才乐意的" 满宝见台阶上的石头还算干净,主要是太久没人走了,又一直被打扫,风吹雨打的不干净才怪。她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招手让他坐下一起说话。 任二狗谢绝了,让他们坐,他则蹲在一旁,乐道:"我们唠嗑喜欢蹲着" 满宝道:"我们就不喜欢,蹲着会脚麻" "那是因为你们不会蹲,我们村里的人都喜欢蹲着" 白善见他这么憨,而且年纪也不是很大,便笑问:"你今年多大了? "十九了" 白善:"也没比我大几岁,你没娶媳妇? 他摇头,乐哈哈的道:"我三哥刚娶了媳妇,家里没钱了,我娘说让我再等两年,到时候我存了点儿钱,家里再给点儿就能说媳妇了" "那你家离这里远吗?许久不回去会不会想家? "会呀,"任二狗说,"我家离这儿可远了,走路要走上一天,一般时候我是不想的,但干完活儿我就想了,这里都没人和我说话,只能出去扫门外的地时才有人和我说两句" "但这里工钱高,还包吃包住,东家对我也好,从不要求我干活儿,还说这些屋子空着也没啥,但我拿了钱就不能闲着,我娘说了,在外头干活儿得勤快,这样东家才喜欢,我一直很勤快"任二狗隐约知道他们是官儿,于是绞尽脑汁的想要夸一下自己,"你们去房间里看,我连角落里的灰尘都擦干净了的" 满宝点头,能擦干净的是干净了,就是忘了通风,所以一进去里面就是一股霉味儿。 任二狗见他们听得认真,还能时不时的应和自己一两句,他心里就高兴不已,他已经很久没和人说这么多话了,就是他哥哥们来看他,说的也不过是"你好好听话,手脚勤快点儿,不要乱花钱,把钱存着娶媳妇"这样的话。 但现在这几位客人不会叮嘱这些,反而对他日常干的活儿很感兴趣,于是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白善他们不仅知道了他家里有四个兄弟和三个姐妹,还知道他这差事是他娘托了他三姨父的妹妹家的二儿子走了驿丞的关系才得到的。 为此他们家还付出了两头羊和两尺存下来的好布。 他赚的钱得先把家里的羊和布还了才能存下自己的钱娶媳妇。 白善他们还知道,他的东家,哦,也就是驿丞一般是不会来这里的,隔上几天他们才有可能在门口遇见,然后驿丞会跟他说两句话便进对门的客栈。 当然,大多数的时候驿丞是不会和他说话的,而是和他点点头就进去,因此隔壁的章掌柜能够和他说话,任二狗才那么开心的替人家把门前的路都扫了。 白二郎忍了忍,没忍住,和他道:"驿丞不是你的东家,你的东家是朝廷,不对,应该说是县衙,是刺史府,知道吗? 任二狗愣愣的摇头,和他道:"我是驿丞请来的,工钱也是驿丞给的" 白二郎"哎呀"一声,叫道:"那又怎么样,衙门还没算他玩忽职守的罪呢" 任二狗心一紧,有些着急的看着他们,"你,你们要抓我们东家? 他虽然不太聪明,但也知道,驿丞要是没了,那他估计也不能再在驿站里干了。 白善顿了一下便问:"你知道皇帝吗? 任二狗点头,"这个谁不知道? "知道就好,"白善一脸正色的道:"这个驿站是皇帝的" 任二狗瞪大了眼睛。 "皇帝才是你的东家,驿丞不过是皇帝找来管理驿站的,就跟隔壁的章掌柜一样,是个掌柜而已"白善道:"所以你的工钱是皇帝给了驿丞,由他代发给你的,包括你吃的也都是皇帝给的" 任二狗激动得嘴巴都发抖了,"我,我的东家是皇帝? 满宝和白二郎五人一起扭头看着白善,看他面不改色的点头,"不错,就是皇帝!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09 22:41:1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