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男人装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杨幂男人装

杨幂男人装

作者:慕容修达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2-08-13 05:32:00

最新章节:亲自上场
小说简介:小钱氏将坛子封好,"照这样的天气,封个十天左右就差不多能吃了,要是天热,可以少封两天" 想起她以前封的李子酒会有残渣,便道:"公主们要是紧着喝,那喝的时候可以过一遍布筛,要是不够甜,再调配些糖就是了;要是不急着喝,回去封在凉快的地窖里可以存很久,等想要喝的时候取出来,不要摇动,打开后,残渣应该会沉在下面,只取上面的清酒来喝" 只是听着,长豫就忍不住咽口水了。 她指使宫女来抱酒,宫女便请示要抱多少。 长豫看看满宝三人,又看了看地上的五个坛子,忍痛道:"抱两个好了,一人一坛" 满宝三个也不推辞,直接就一人抱了一坛要拿回房间里放。 小钱氏连忙拦住他们,笑道:"不用放房里,既然是留家里的,那就放在厨房好了" 放在厨房里,温度更高些,酒发酵得会更快。 长豫就迟疑起来,"我们这两坛也要放在厨房里? 小钱氏便迟疑起来,"放在哪儿都可以的,只是我想着厨房总是烧火,发酵会快点儿" 长豫当即道:"那我们的也放厨房" 她回头对抱着酒的宫女们道:"记得,拿到行宫后放厨房里,我们回宫的时候别忘了带" 宫女们应下。 拿了酒,明达便抬头看了一下太阳的位置,有些怅然的道:"我们得去行宫了,不然太晚了到,太子哥哥会担心的" 满宝便把他们送出去,还问,"明天要不要我去行宫找你们玩呀? 明达笑道:"你们要是有空来自然是好的,不过我估摸着你们也不用去行宫,直接去白云观就好,我和太子哥哥说一声,让守卫们放你们上山" 白云观在距离他们行宫不远的地方,在同一片山区里,不过他们这儿离白云观还要更近一些。 满宝他们都没去过白云观,三人商量了一下便点头应约,五人商量好明天在白云观见面。 将俩人送上马车,目送禁卫军们护送她们启程,满宝便摇了摇手,都不等他们走远便转身回去了。 明天就能见着了,他们一点儿也不留恋。 白云观可比玄都观大多了,在崇山峻岭之上,不过马可以沿着山路到半山腰,山门就设在半山腰处,从那里进去,绵延上山,一路上都有白云观的大殿和侧殿。 而上到山顶,向北遥望的那一座比它还要高的山峰上就是雍州行宫。 只不过,皇室只是把那一座山给圈了下来,并没有将宫殿修建到山顶,现在的雍州行宫还是前朝末帝修建的。 虽然是前朝末帝修建的,但宫殿却还保存得不错,保养得也很不错,山中不仅有温汤,另一边还有冷泉,不管是避暑还是过冬,都是上好的选择。 可惜,皇帝很少能到雍州行宫来,倒是底下的皇子公主们时不时的过来住一段时间避暑。 皇帝太忙了,他要出京避暑,那整个行台都要搬到这里来,虽然这里距离京城只有半日的路程,但依旧无端的增加了许多行政成本,所以自他登基后,他来雍州行宫的次数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 倒是太子和恭王常来,熟得就跟京城的皇宫一样,一到地方就各自散开,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但第二天满宝在白云观里看到恭王时便发觉他走路的姿势不太对,似乎伤到了腰, 作为太医,尤其恭王还是她的病患,满宝忍不住多关注了些。 明达看到了,就叹息一声道:"我们昨天回到行宫时才知道,太子哥哥拉着三哥要切磋,三哥推却不过,最后被拉到演武场里摔跤,三哥摔得不轻" 满宝:"东宫的属官没拦住? "东宫的属官才到行宫就下去安排住宿事宜了,就离开了那么一会儿,等收到消息赶到时,前后不到一刻钟,太子哥哥就和三哥切磋了八场了" 满宝:"太丢人了,恭王殿下这一年来白习武了" 一刻钟就输了八场,这是相当于太子殿下一招一扔啊。 到底是自己的亲哥,明达还是心疼他的,于是道:"一会儿你帮他看看吧" 满宝并没有拒绝,今天不看,回到宫里她还是得看,还不如早治早了。 满宝问:"既然受伤了,他怎么还来? "我们来雍州就是要给皇祖母祈福的,自然要来的" 不然,京里要是知道恭王没上白云观祈福,不仅恭王,就是同行的太子、明达和长豫也都会被问罪,到时候一个只思玩乐,毫无仁孝之心的罪名是跑不了了。 而其中,必定以恭王的罪名最大,其次就是拉着恭王要切磋,以及为他们这一行人之首的太子了。 满宝没想到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这么多,愣了好一会儿才道:"好吧,我一会儿就去给恭王看伤" 太子已经和观主见过,捐了香油钱,由他们为太后祈福。 祈福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念经,免费为雍州城附近的百姓做法事,免费发放福米,消暑药,以及福袋 太子代表皇帝给出去一大笔钱,并勉励了一番白云观为天下安定所作出的贡献,然后就念经去了,他会念经到中午,吃过午饭就会下山回行宫那边狩猎。 至于明达几人,自然是集体活动之后各自行动了。 明达和长豫商量了一下后道:"你们想不想去行宫看一看?我们可以去冷泉那里玩,那里现在可凉爽了,明天我们再去雍州城里玩一玩,今晚你们就留宿在行宫吧" 满宝便和白善白二郎商量了一下,然后应了下来,让大吉挑出一个护卫来先回家去报信。 至于恭王,他咬牙切齿的道:"本王要在白云观里为皇祖母祈福" 太子觉得他是在作秀,因此冷哼了一声,但也没有拦着人。 满宝在白云观后面的客房里给恭王看伤,这种皮肉伤把脉是看不出什么来的,所以满宝让他把衣裳脱了看。 恭王本来已经解开衣带了,扭头看到满宝长得都快他耳朵了,一时就动不了手了。 这人怎么一下长这么高了? 满宝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疑惑的问,"怎么了?们悄悄松了一口气,正想去厨房打水,方氏已经将旁边木桶里晒的水提了上来,从里面舀出两勺水在盆里给明达,笑道:"这水晒了许久,正好可以用" 明达伸手去摸了摸,发现果然是温热的,她好奇不已,"水还能晒? "当然可以了,"满宝道:"夏日的时候,要是不想太费柴火,就用晒的水洗澡" 明达和长豫都是第一次听说,新奇得不行。 等把所有的果子都洗了,长豫就盯着白善和白二郎看,命令道:"你们先吃" 白善:"" 他看了满宝一眼,挑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咬了一口,眼睛微亮,微微点头的和众人道:"这个不错,是甜的,上次我们吃可能是不太熟,所以才酸" 说完,他津津有味的将整个果子都吃了。 长豫一听,立即选了一个特别大的一口咬下,才嚼了一下眼睛就忍不住瞪大,含在嘴里的东西吐也不是,咽下也不好,酸得眼泪都快要下来了。 白善慢条斯理的吃完手中的果子,还洗了洗手,蹙眉看向长豫,忧心的问:"酸的吗?难道是因为不是一棵树上结的果子? 果子都混在一起了,谁知道是不是一棵树上的? 长豫没发觉白善的恶作剧,捂着嘴巴去吐了,真的是太酸了。 她一走,满宝就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伸手拍白善,"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白二郎默默的将刚才拿的梨子放了回去,收回爪子,他就说嘛,总觉得哪儿怪怪的。 等长豫回来,大家就看着篮子里的梨子发呆,"摘了这么多,就当个趣儿?也太浪费了" 吃的这种事自然是问大嫂了。 满宝起身道:"我去问我大嫂" 小钱氏看了一下他们摘回来的梨,笑道:"不然就酿梨子酒吧" 她笑道:"用糖和酵母,我给你们做几坛梨子酒,是甜的,应该比李子酒还好喝的" 长豫好奇的问,"果子还能做酒?我只听说过花可以做酒的" 小钱氏道:"花酒我倒不会做,那个容姨会,我只会梨子酿酒,还是满宝找的方子呢" 她以前是不会的,不过是几个孩子现在要应酬了,出门在外,还有在家宴客都要喝一些酒,他们又不喜欢喝。 因为他们喝过的葡萄酒甜丝丝的,所以满宝才想着用其他的果子酿酒,毕竟他们家里种的葡萄似乎还没结果呢。 满宝在百科馆里找了找,最后找了一个李子酒和苹果酒的方子给小钱氏。 小钱氏试着做了做,发现还行,她觉得果子做酒都是大同小异,主要是费钱。 因为其中用到的糖好贵。 也就只有富贵人家会酿这样的酒了,他们这样的人家酿出来也都是给满宝他们喝的。 相比之下,还是用粮食酿的酒更合老周头的味儿,虽然这酒也贵,但粮食总比果子和糖便宜太多了。 一听说酿酒,明达还罢,长豫却很喜欢喝,连忙问,"这样酸的梨子也能酿酒吗?酿出来是酸的还是甜的? 小钱氏老实的道:"酸甜的吧" 她道:"酸甜的比较好喝,太甜的那得多加糖,甜味太浓了会腻,也不好" 满宝当即道:"听大嫂的" 她对长豫道:"吃的事情上听我大嫂的绝对错不了" 正想开口多加糖的长豫迟疑了一下,决定还是听满宝的,于是点头道:"好吧,那就吃酸甜的" 小钱氏就找出坛子来现给他们做。 她经常腌制东西,家里别的可能缺,但坛子是绝对不缺的。 她看了一下那四篮子梨,最后找来了五个干净的坛子,将梨又洗了一遍后便开始削梨。 方氏等人连忙来帮忙,满宝也撸了袖子也动手,却被小钱氏一手拍在手背上道:"动刀呢,你别胡来,你这手可尊贵得很,先去一旁玩,很快就好了" 别看梨子多,但他们人也多,动作还是挺快的。 削了梨就切块,将里面的核去掉,切成一块块的放进坛子里。 周立学翻出了家里所有的糖,抱了来给他娘。 小钱氏估摸了一下觉得差不多了,便点头。 老周头远远的看了一眼,便和钱氏道:"那么大一坛糖,只能做那么点儿酒,简直是作孽" 钱氏横了他一眼道:"你闭嘴吧,那糖还是亲家母带来的呢" 因为满宝他们喜欢吃点心,所以刘老夫人便是来庄子也让人带了不少的糖,就是专门给他们做各种好吃的。 小钱氏没有将坛子码满,而是留了三分之一的空间给它发酵,她将糖和果肉一层铺一层的码进去,满宝蹲在一旁看,见她也不称,完全是凭感觉往里放糖,最多是放梨子的时候会闻一闻。 长豫很好奇,"为什么要闻梨子? 满宝道:"看看酸不酸" 她道:"我大嫂超厉害的,闻着味儿就知道梨子酸不酸,大概有多酸了" 长豫咋舌,"这么厉害? 满宝点头。 小钱氏听了好笑,道:"没有这么厉害,就是估摸出个大概,有个感觉而已" 满宝继续和长豫道:"感觉二字就是天赋了" 长豫看看小钱氏,又看看坛子里的果肉,深以为然的点头。们悄悄松了一口气,正想去厨房打水,方氏已经将旁边木桶里晒的水提了上来,从里面舀出两勺水在盆里给明达,笑道:"这水晒了许久,正好可以用" 明达伸手去摸了摸,发现果然是温热的,她好奇不已,"水还能晒? "当然可以了,"满宝道:"夏日的时候,要是不想太费柴火,就用晒的水洗澡" 明达和长豫都是第一次听说,新奇得不行。 等把所有的果子都洗了,长豫就盯着白善和白二郎看,命令道:"你们先吃" 白善:"" 他看了满宝一眼,挑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咬了一口,眼睛微亮,微微点头的和众人道:"这个不错,是甜的,上次我们吃可能是不太熟,所以才酸" 说完,他津津有味的将整个果子都吃了。 长豫一听,立即选了一个特别大的一口咬下,才嚼了一下眼睛就忍不住瞪大,含在嘴里的东西吐也不是,咽下也不好,酸得眼泪都快要下来了。 白善慢条斯理的吃完手中的果子,还洗了洗手,蹙眉看向长豫,忧心的问:"酸的吗?难道是因为不是一棵树上结的果子? 果子都混在一起了,谁知道是不是一棵树上的? 长豫没发觉白善的恶作剧,捂着嘴巴去吐了,真的是太酸了。 她一走,满宝就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伸手拍白善,"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白二郎默默的将刚才拿的梨子放了回去,收回爪子,他就说嘛,总觉得哪儿怪怪的。 等长豫回来,大家就看着篮子里的梨子发呆,"摘了这么多,就当个趣儿?也太浪费了" 吃的这种事自然是问大嫂了。 满宝起身道:"我去问我大嫂" 小钱氏看了一下他们摘回来的梨,笑道:"不然就酿梨子酒吧" 她笑道:"用糖和酵母,我给你们做几坛梨子酒,是甜的,应该比李子酒还好喝的" 长豫好奇的问,"果子还能做酒?我只听说过花可以做酒的" 小钱氏道:"花酒我倒不会做,那个容姨会,我只会梨子酿酒,还是满宝找的方子呢" 她以前是不会的,不过是几个孩子现在要应酬了,出门在外,还有在家宴客都要喝一些酒,他们又不喜欢喝。 因为他们喝过的葡萄酒甜丝丝的,所以满宝才想着用其他的果子酿酒,毕竟他们家里种的葡萄似乎还没结果呢。 满宝在百科馆里找了找,最后找了一个李子酒和苹果酒的方子给小钱氏。 小钱氏试着做了做,发现还行,她觉得果子做酒都是大同小异,主要是费钱。 因为其中用到的糖好贵。 也就只有富贵人家会酿这样的酒了,他们这样的人家酿出来也都是给满宝他们喝的。 相比之下,还是用粮食酿的酒更合老周头的味儿,虽然这酒也贵,但粮食总比果子和糖便宜太多了。 一听说酿酒,明达还罢,长豫却很喜欢喝,连忙问,"这样酸的梨子也能酿酒吗?酿出来是酸的还是甜的? 小钱氏老实的道:"酸甜的吧" 她道:"酸甜的比较好喝,太甜的那得多加糖,甜味太浓了会腻,也不好" 满宝当即道:"听大嫂的" 她对长豫道:"吃的事情上听我大嫂的绝对错不了" 正想开口多加糖的长豫迟疑了一下,决定还是听满宝的,于是点头道:"好吧,那就吃酸甜的" 小钱氏就找出坛子来现给他们做。 她经常腌制东西,家里别的可能缺,但坛子是绝对不缺的。 她看了一下那四篮子梨,最后找来了五个干净的坛子,将梨又洗了一遍后便开始削梨。 方氏等人连忙来帮忙,满宝也撸了袖子也动手,却被小钱氏一手拍在手背上道:"动刀呢,你别胡来,你这手可尊贵得很,先去一旁玩,很快就好了" 别看梨子多,但他们人也多,动作还是挺快的。 削了梨就切块,将里面的核去掉,切成一块块的放进坛子里。 周立学翻出了家里所有的糖,抱了来给他娘。 小钱氏估摸了一下觉得差不多了,便点头。 老周头远远的看了一眼,便和钱氏道:"那么大一坛糖,只能做那么点儿酒,简直是作孽" 钱氏横了他一眼道:"你闭嘴吧,那糖还是亲家母带来的呢" 因为满宝他们喜欢吃点心,所以刘老夫人便是来庄子也让人带了不少的糖,就是专门给他们做各种好吃的。 小钱氏没有将坛子码满,而是留了三分之一的空间给它发酵,她将糖和果肉一层铺一层的码进去,满宝蹲在一旁看,见她也不称,完全是凭感觉往里放糖,最多是放梨子的时候会闻一闻。 长豫很好奇,"为什么要闻梨子? 满宝道:"看看酸不酸" 她道:"我大嫂超厉害的,闻着味儿就知道梨子酸不酸,大概有多酸了" 长豫咋舌,"这么厉害? 满宝点头。 小钱氏听了好笑,道:"没有这么厉害,就是估摸出个大概,有个感觉而已" 满宝继续和长豫道:"感觉二字就是天赋了" 长豫看看小钱氏,又看看坛子里的果肉,深以为然的点头。
本页面更新于2022-08-13 05:32:00
返回顶部